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459章 不用担心,死不了

第1459章 不用担心,死不了

        老妇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小碗米糊,突然发现自己上了年纪也不是坏事,因为知道晚上不能多吃,所以一开始就杜绝了抢食的可能,转头看了看低头慢慢吃酱菜的池非迟,总觉得一群人有‘饭菜好了忘厨子’的嫌疑,沉默了一下,“如果喜欢酱菜,明天离开的时候带一点回去。”

        所以,酱菜以后吃也行,年轻人跟他们抢啊!

        难道还要她老人家看不下去,帮忙动手吗?!

        “不用,”池非迟抬头回应道,“我只是很久没吃酱菜了,觉得新鲜,明天新鲜感就过了。”

        老妇人一时无话可说,行吧,人家自己做的食物好吃,自己吃惯了,突然觉得她的酱菜有新鲜感也正常。

        半个小时的风卷残云,桌上一个个盘子变得空荡荡,帮忙收拾好之后,一群人跟着老妇人上二楼。

        大庭茜再次不高兴起来。

        她都没能吃多少,菜就没了。

        这群小孩子怎么这么能吃!

        安达赖人见状,上前跟池非迟搭话,“还真是美味啊,想想我以后没法吃到这种美食,怎么都不甘心,您是厨师吗?”

        金主觉得没吃够,那就要打听好怎么让金主吃够。

        香原风雅秒懂,跟着笑道,“如果是的话,能不能麻烦您把任职的地方告诉我们?我们也想光顾一下!”

        “不是啦,”光彦笑着回头对两人道,“池哥哥不是厨师,准确来说,是暂时没怎么去上班的兽医吧。”

        “至于任职地点,”元太摸着下巴,“说是真池宠物医院应该不会错。”

        步美一脸天真地笑道,“所以,真要说起来,去宠物医院也不可能吃到池哥哥做的菜。”

        元太低头叹气,“池哥哥也不是天天做菜,我们平时也很少吃到,其他人就更别想了。”

        “是、是吗……”

        安达赖人和香原风雅感觉脑子有点卡壳。

        今晚这是开始了工作中的地狱模式了吗?

        前面带路的老妇人在二楼走廊间停下,转身看池非迟等人,伸手指着尽头,“两位就带着孩子们去那边,走到底靠右边的那个大房间,应该够你们住了。”

        “是~”三个孩子笑着跑向房间。

        阿笠博士和池非迟路过老妇人身边时,转头笑道,“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老妇人难得客气了一句,又回头对后面的大庭茜三人道,“至于你们,两个男人去睡屋那头走到底左手边的房间……你就跟我睡走廊旁边这个房间!”

        “啊?”大庭茜不满皱眉,双手叉腰道,“可是我想跟他们同一个房间啦!”

        老妇人瞪着三人道,“男女生到了七岁以后,就不能同坐同睡!”

        “啊?”大庭茜装傻,“这是什么咒语啊?”

        “你一个还没结婚的年轻女孩说的什么话啊,”老妇人恼怒道,“真是不知羞耻!”

        走廊尽头,进了房间的三个孩子从行李袋里拿着东西,听着外面的吵闹声议论。

        “不知羞耻是什么东西啊?”元太疑惑。

        光彦担忧地看步美,“我们已经七岁了耶,可以睡一个房间吗?”

        步美一脸无奈,“而且我也还没有结婚。”

        阿笠博士只能一阵干笑。

        这让他怎么解释嘛……

        床铺好,一群人去洗漱完,回屋睡成一排。

        阿笠博士靠窗,池非迟靠门,五个小孩子在中间,算是‘出门最佳护卫阵型’。

        大概是时间太晚了,五个孩子和阿笠博士很快睡着。

        池非迟的手机一直是振动模式,和打盹半天的非赤用手机翻了一会儿网页新闻,昨眼链接方舟,把能量耗了一半多,这才躺好睡觉。

        没多久,外面下起了雨。

        雨点打在三楼屋顶茅草上,传下来只剩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催眠,也很让晚饭多喝了些汤的光彦憋尿醒了。

        “洗手间是在一楼……”

        光彦起身看了看黑漆漆的房间,脑海里开始冒出‘献祭小孩子亡魂从外面飘荡进来’的念头,哆嗦了一下,尽量不惊醒其他人,轻手轻脚地绕到后方,往门口走。

        不用怕,不用怕,都是假的。

        他们这里有冷着脸很吓人池哥哥,还有灰原这个森林公主……

        不过等他离开房间,还要穿过二楼黑漆漆的走廊、去一楼的楼梯、一楼的走廊,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可怕,要是他遇到什么鬼怪,池哥哥和灰原又在房间里,肯定来不及支援……

        昏暗中,池非迟坐起身,看着光彦脚扭在一起伸手、缩手、伸手、缩手,无语拉开被子起身,低声道,“我陪你去。”

        “啊?”

        光彦吓了一跳,回头见是池非迟,长长松了口气。

        “主人,你要出去啊……”非赤感觉到凉意,迷糊嘀咕着一串不明字音,后半截搭在柯南脖子上的身体带动前半身,往温暖的地方缩。

        光彦脸色一变,连忙拉开门,光脚往外跑,压低的声音很急切,“抱歉,我快憋不住了……”

        池非迟看了看被非赤绕颈的柯南,出门跟上了光彦。

        就算非赤收紧身子,柯南在被勒死前就会醒过来,然后惊醒非赤,那就不用担心,死不了。

        ……

        一楼。

        光彦上完洗手间,洗手的时候,才跟等在门外的池非迟低声说起话,“池哥哥,你还没睡吗?还是我把你吵醒了?”

        “我没睡多久。”

        池非迟听着厨房那边窸窸窣窣的磨刀声,没有说实话。

        有人跑到房间门口,就在他旁边,双腿夹紧扭来扭去,他是多没警惕心才会没察觉?

        “我还以为是我不小心把你吵醒了……”光彦踮脚开门,出了洗手间,也听到了厨房里有声音,当下就好奇走了过去,“这是什么声音啊?好像是厨房传来的……”

        厨房门开了一道缝隙,光亮从里面投出来。

        屋里,老妇人坐在一块磨刀石前,低着头,脸色阴郁,一声不吭地磨着一把红色刀柄的长菜刀。

        “唰呲……唰呲……唰呲……”

        刀和磨刀石一下下摩擦,发出的声音在夜里听起来十分瘆人。

        池非迟走到门口,和僵住的光彦一起看着门缝后的老妇人。

        小孩子好奇心就是这么强,现在有点尴尬,他是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还是出声打断人家磨菜刀?

        光彦呆了呆,抬手拉上池非迟的衣角,放轻脚步往楼梯口挪,到楼梯上,才一脸不安地放开池非迟的衣角,快步往上跑,压低声音发颤道,“池哥哥,我、我们必须去把大家叫起来,一定要逃出去!不、不然会被杀掉的!”

        池非迟见光彦快被吓哭了,无语跟上光彦,“有我在,她就算再拿一把刀,也杀不了我们。”

        光彦一顿,放慢脚步往房间去,神色依旧不安,“可、可是……她说不定是山妖婆婆啊,说不定会很厉害的法术!”

        房间里,柯南做了个噩梦。

        梦里,他揭穿一个犯人的犯罪手法后,对方突然跑到他身后,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挟持了他。

        看着对面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的视线渐渐模糊,感觉那个犯人勒他的脖子越来越用力……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醒了,感觉脖子上缠了好几圈异物,伸手摸到光滑冰凉的东西,脑子懵了一下,才想起这是非赤,顿时睡意全无,‘嗖’一下坐起了身。

        谋杀!池非迟和非赤这是谋……咦?池非迟呢?

        门外走廊里,传出压低的说话声。

        “那我们把小哀丢过去。”

        “呃,可是,灰原没有被献祭掉,对吧?她根本就不会什么法术啊,我看我们还是快点跑吧……”

        “刷啦。”

        门被拉开,柯南坐在被窝里,双手把缠在他脖子上的非赤拽下来,无语瞥门口的两个人,“池哥哥,光彦,你们大晚上去哪里了啊?”

        灰原哀也被吵醒了,坐起身揉了揉眼,抬手看手表,“还不到四点,你们在干什么啊……”

        “柯、柯南?灰原?”光彦在昏暗中看清了坐着的两人,难看的脸色舒缓了一下,又紧张起来,“快逃!大家快……”

        “啊——”

        屋外院子的方向传出女人的惨叫声,柯南脸色一变,扭头看去,“这是……”

        “是那个大姐姐的声音!”光彦脸色煞白。

        柯南立刻起身往外跑,一路穿过走廊和楼梯,跑到门口。

        雨淅淅沥沥地下,院子里,安达赖人蹲在地上,抱着脖子上有一道血痕的大庭茜,神色焦急地连声呼喊,“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了?茜小姐?”

        在柯南之后,老妇人也急匆匆跑到走廊下,“发生什么事了?”

        再之后是香原风雅,一愣后,跑向雨里的两个人。

        柯南回神,转头对老妇人大声喊道,“通知警察和救护车,快点!”

        “茜小姐?!”香原风雅上前蹲下,见大庭茜怎么叫都没反应,转头道,“赖人先生,总之,先把她抱进去吧!”

        “啊,是……”安达赖人一脸慌张地抱起大庭茜。

        池非迟晚到一步,没有跑进雨里,在门口侧身让路,让两人把大庭茜搬到客厅里。

        阿笠博士和其他人也赶到了客厅,围了上前。

        柯南折返回来,在大庭茜身旁蹲下,伸手探了一下呼吸和脉搏,“不行了,颈动脉被锐利的凶器重重割了一刀,失血过多……”

        “为时已晚了。”灰原哀轻声道。

        跪坐在一旁的香原风雅忙道,“喂,小弟弟,你不要在那里乱说!”

        “风雅!”安达赖人唤了一声,神色沉重地朝香原风雅摇了摇头。

        香原风雅颓然垂首,“怎么会这样……”

        安达赖人叹了口气,起身走到鱼缸前。

        “你说是锐利的凶器?”灰原哀向柯南确认。

        “是啊,照一般常理推断就是利刃,小刀或者菜刀,”柯南说着,低头思索,“问题是,到底是谁、为什么、在这种时间用什么样的利刃杀死了她,而且还是在这种深山里……”

        池非迟站在柯南身后,提醒道,“你这个问题说了等于没说。”

        柯南一噎,无语转头看了看池非迟。

        这么说也没错,现在情况就是‘两眼一抹黑,啥都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