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27.赠你一枚金蝶贝

27.赠你一枚金蝶贝

        水六儿……

        她是北海的第六个孩子,也是水君第一个女儿。

        都说物以稀为贵,这水六儿也是如此了。

        她性子火热,法力略胜其他人一筹,却难以控制,自己经常情绪失控引发洪水。

        她从小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北海龙宫,不懂得什么是风景。

        只知道自己的家就算是这六界的一处好风景。

        直到有一日她遇到了偷东西的他……百里长卿!

        她在红珊瑚后面,远远地看着他,只道这人真美!

        若只论自家阿哥的话,怕是都没有几个能比得上他。

        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没有角的外来人。

        当然除了还没长角的她,还有一些原本无角的水族。

        后来她得知,这个一袭青衣的男子居然是长生山凉华宫的凌霄神尊——百里长卿!

        传闻凉华宫以男子为众,女子鲜少到没有。

        而这百里长卿生性更是又淡又懒又嗜酒的,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

        她年少正心热,自是不怕!

        还向整个水族发誓,她水六儿有朝一日定要拿下他百里长卿!

        将他风风光光地娶入这北海龙宫!

        后来,她发现……自己竟是做了个白日梦。

        纵然她浑身解数都无法踏入这凉华宫内,更别说娶他百里长卿了。

        不,她起码还是踏入过的,只是事后还是被丢出来了……

        她心灰了也意冷了,自知这神尊只能奉为神尊,放在那里白看着,其实是不中用的。

        她思来想去,昼夜辗转给了自己无数个理由,最后还是晃悠悠地钻进了自家龙宫。

        这一钻,便是数年……

        直到她在龙宫闷得慌,偷摸着下界玩,正巧碰到了正在浣衣的逢祈君。

        这一碰,便是一眼难忘。

        于是,她沉浸了多年的芳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小君儿,他的脸长得不算惊为天人的,起码是比不上凌霄神尊的,可也算是耐看的。

        自从她在水里看了他很多日子之后,她在心里便暗暗决定了:她,水六儿!要娶这个小生回家!

        她水六儿好歹也是这北海龙宫最得宠的公主,既然她娶不到神尊,(那是因为那个神尊不爱女色)难道还娶不到一个凡人为妻吗?!

        她说干就干,后来引得逢祈君不得已连连转地儿。

        那一段回忆藏在她的心里,像是蚌壳里最大最白最圆润的一颗珍珠,不曾与外人谈起……

        “姑娘,伤口小生已经帮你处理好了,你也该回去了。”逢祈君一抹额头的汗,起身道。

        水六儿顺势抱住他的胳膊,摇晃着嗲道:“我不,我不回去,小君儿我要你背我——”

        她伸开双臂,闭上眼睛,一脸期待,却只迎来了逢祈君从床榻上拿来的一床薄被,“六儿别闹,夜深你也该回去了。”

        水六儿将薄被搭在椅背上,逢祈君抬手将薄被按在她身上,“姑娘你可别折煞小生了。”

        “我在这房间里下了禁制,没有人能进来,小君儿,你就跟我回去吧——”

        任她软语求道,逢祈君都不曾动摇半分,只是无计可施,“你明知道……我对你只是对妹妹一般。可为什么……”还跟我这穷书生死缠烂打呢?

        水六儿拨浪浪地摇头,“不是的,小君儿,我喜欢你是真的……你是第一个不怕我原身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敢和我共处多日的人。”

        她身怀强势仙力,自是难以控制。

        父王便囚她在龙宫,龙宫里的水族没有人敢和她多说半个字,只怕她仙力失控,祸及自己。

        唯他,只他一人,敢和她说话!

        她便再次沉沦。

        这次沉沦,即使是死缠烂打,令她放下一切身段和尊严,她也要娶他回家!

        “嫁给她!嫁给她!嫁给她!”水六儿肩部的一个白蝶贝张合着贝壳重复道。

        若不仔细看,怕是会将它当作水六儿肩部的一件普通饰品。

        没想到这个小白蝶贝才几日没见,说人话居然不结巴了。

        逢祈君盖上白蝶贝的壳,对水六儿道,“那是姑娘你识人尚少,小生我自是不配的。”

        水六儿眼帘微垂,抚摸着白蝶贝,“你还记得它,说起来,还是小君儿……当初我们一块弄下这个小贝壳的呢!”

        水六儿右手虚掏,一个金蝶贝赫然出现,她弯眉笑道:“这次,这枚金蝶贝你可要收下啊—”

        逢祈君无动于衷。

        水六儿将金蝶贝往桌上重重一拍,“不然,我就不走了!六儿我就赖死在你这里了!”

        我才不信你能赶我出去,你能打得过我吗?

        不能。

        逢祈君语默半响,这才抬袖拿起金蝶贝。

        水六儿开心地晃了晃腿,差点把伤口弄开,差点露出蛟尾,逢祈君忙叮咛:“小心伤口。”

        “好嘞—小君儿,那我明天再来看你啊—”

        她就这么热情而来,洒脱而去,挥手去了禁制,身形消失在逢祈君的眼睛里。

        逢祈君指尖轻触着金蝶贝的冰冷的外壳,耳边遥遥回响着那阵阵清脆的铃铃声,像是绵延了亘古的泉水叮咚……

        天乍破,阳光如金粉覆了这刚刚经雨的祈过之山。

        百里长卿的屋里也乍破,不过,是被一声鹤唳捅破了细碎曦光。

        元竹本想自己睡完一觉,那个所谓的诀会失效,从而让她恢复成人身。

        后来,她发现……她真是做梦!

        她长鸣一声,又是有气无力地垂下了脑袋。

        百里长卿听罢她这声惨叫,一手揉耳一手顺了鹤毛一把,“竹儿乖,天亮而已,不必作惊。”

        元竹真是欲哭无泪,心里涓涓泪河扬长而去。

        她哪里是因为天亮惊吓着了?

        她还是一只有点胆气的鹤好吗?

        “还是……当鹤的你最是乖巧。”起码不会到处惹麻烦。

        百里长卿抱起它,将它往床里面放了放,自己下床穿衣去了。

        元竹一朝成鹤身,连那衣服都随着她进了乾坤袋。

        细长的脚踝处,系着一个小似圣女果的乾坤袋,这是她刚发现的……

        像她这种妖,本来自身化人便带着一套衣服。

        只可惜她再次化人成仙没有成功,身上为妖渡劫时的衣服都没了。

        只剩下百里长卿给她的这件衣服,这件衣服偏偏还不是她自己的,也无法自身收纳,多亏这个懒神尊还有点良心,不忘给她一个乾坤袋。

        虽说,神仙都不用乾坤袋这种肉眼可见的……俗物,都是动辄使用虚鼎那种可隐而不见的物件。

        可她……一只成仙未竟的鹤,还是算了吧。

        不打百里长卿虚鼎这个主意了,她怕是打了也是无济于事,只能自讨苦吃。

        她可不想被他清蒸了吃,起码要红烧,那才有滋味……

        呸!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