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35.清蒸草鱼,布雨挽留

35.清蒸草鱼,布雨挽留

        虽然,水六儿圆瞳一瞥,透过漏风破烂的窗户,扫一眼外面,这个地方有点烂,但是,四哥曾经教导他,爱一个人应当不分高低贵贱。

        她还是先委屈一会儿,等着将小书生娶回龙宫,再过神仙日子吧。

        怎料想,没等她那悲惨至极,连雨神都痛哭流涕的苦情大戏开始。

        小书生便打断她的话,许她在此地安住一段时间。

        只不过,他说,他本不是这里人,也住不长远,有朝一日仍然是要走的。

        她也没多在意,只想着现在能够待在他的身边便好。

        日子如树叶,一片片地凋谢成泥。

        水六儿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小书生怎么这么喜欢吃鸡,而且还是变着花样吃。

        今天野鸡炖蘑菇;明天摘栗子,弄个栗子炖山鸡;后天,干脆支架子,生火烤野鸡。

        她一个水族,平日里天天吃水货,刚吃野鸡时还是很喜欢的。觉得味道不同于以前吃的那些,新奇得很。

        可如今她天天吃鸡,倒也是吃腻歪了的。

        终有一日,水六儿一看端上来的蘑菇炖鸡,一下子趴倒在桌,眼睛无力地扫着面前黄澄澄的鸡肉,光有气儿地呻吟,“小、小书生——咱能不能不吃鸡了?”

        小书生筷子一顿,抬眼看向水六儿,“那姑娘想吃什么?”他放下筷子。

        水六儿一听有戏,这就来劲了,一下子从凳子上弹起来,“鱼!我要吃红烧鱼!”大有要吃光所有鱼的气势。

        小书生应道:“好,明天小生亲自为姑娘捉鱼。”

        水六儿听了,乐得海星耳坠直摇,“哗啦啦——”地敲着下方白水晶。

        次日,天乍明,一道轻轻的“吱呀——”声扰醒了本无清梦的水六儿。

        水六儿一掀被子,“铃铃——”地向门口奔去。

        小书生每个月有几天的晚上都会隔三差五地出去几天,她起初不习惯,后来也渐渐地习惯了偶尔夜出的小书生。

        闯入她热情圆瞳里的是一身狼狈的小书生——他下半身湿透了,水不停地顺着他的衣角流下来,流了一地水渍。

        令人奇怪的是……他的上半身的水渍很少,只有零星的几滴,还是不小心被鱼扑腾溅上的。

        小书生见水六儿起身了,将因水黏在额前的一缕发往耳后一别,道:“姑娘快回去,秋日天凉,小心冻着。”

        水六儿眼睛瞅到他手里拎着的一条草鱼,眼弯成玫瑰花瓣儿,朝着他一笑:“没事没事,我的小书生真是个贤惠的好媳妇儿——”

        “姑娘莫要取笑小生。”经过水六儿多次的不要脸“攻击”,小书生的脸红得越发没有之前的迅速,只是脸颊微微一晕。

        他的皮肤白皙,这一晕,像是不小心被红胭脂轻轻地一扑,红白分明得很,似梨花喝了玫瑰酒,酡红醉醉。

        水六儿自觉地拿过小书生手里的鱼,放入厨房,随即又没心没肺地睡回笼觉去了。

        空余小书生手起刀落,刮鳞片。

        留鱼汤咕噜的声音回荡在略有些色彩单调的陋室里。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鱼香味儿慢慢地掀开秋日薄凉的天空,唤醒新一天的味觉。

        没等着小书生叫水六儿起床,水六儿作为一个吃货的本真,十分自觉地骨碌起床,蹿到厨房,一把夺过了小书生手里端着的清蒸草鱼,差点没把小书生吓得后跌在地。

        小书生看着清蒸草鱼,略有歉意地说:“真是对不住姑娘,小生这里佐料不足,不能为姑娘做红烧鱼,只做了道清蒸。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没事没事——好吃就行。啊呜——”水六儿本想直接将草鱼拎入肚子,又觉不妥,怕刺太多。

        这才拿了双筷子,一手端清蒸草鱼,一手拿筷子猛地下爪。

        刹时,鱼腹肉最多的部分进了她的饕餮大嘴中。

        咦——没有鱼刺,想来这个小书生倒是细心,居然把鱼刺都剔干净了。

        这鱼虽不如红烧得味道多重,倒也是不错,鲜得很。

        这是她来到这里,长居两个月之久,第一次……吃到鱼……

        一想到这里,水六儿感动地都要流下眼泪,可惜她挤了挤眼睛,还是没有眼泪。只能收回欲泣的表情。

        小书生站在一旁见她吃得这般高兴,关心地说:“姑娘,慢点吃,小心噎着。”

        不知道水六儿听着没有,她吃的很是欢快。

        小书生眼角弯弯,弯出梨花三千,镀了一身梨花白。

        大抵过了三四天,小书生突然有日深山回来对水六儿说他不日即要离开,让她速速回家,不要让家人等急了。

        水六儿问他为什么要离开。

        小书生垂眼帘,低头说是因此处大旱,不便居住,故要移居。

        水六儿在小书生家里当咸蛟当惯了。

        这两天天气不好,她也懒得出门溜达,除了吃就是睡。她都能够感觉到身上的肉都长多了不少。

        索性她的脸并不是那种易显胖的圆脸,而是微尖的瓜子脸,这么一吃胖倒也看不出来多少。

        水六儿起初不信,当她真正出门的时候,她终是信了小书生的话。

        “小书生,你不要走好不好,留在这里陪我。我可以施雨,让这里不再大旱!”水六儿乞求道。

        小虾兵被她踹得不知道跑去哪条水系了。

        它应该是被她踹晕的,不然按照这个脚程不该整整两个月都不没来找她。

        小书生只是摇了摇头,转身入里间去收拾东西了。

        水六儿急得连忙冲出草屋,化成蛟身。

        盘旋在天,怒吼一声,一时间风云大变,天色沉沉欲压山河。

        目前,还居住在姑逢山他处的住户纷纷地冲出家门,大惊失色,更有甚者直接匍匐在地,请求神灵庇护。

        只可惜,这个神灵并不是要庇护他们的对象。

        这个神灵,有私心,她的私心皆在那个小书生身上。

        小书生关上门,原本打算离开了,谁知道刚踏出门前一步,乌云压顶,大雨滂沱而下,砸湿万物生灵。

        水六儿喈声又凄厉又声轰鸣,音量一声高过一声,力倒雨声。

        住户们匍匐在地,淋湿满身,也不敢移动半分,双手合拢,口中念念有词。生怕神灵降罪。

        在她们眼里,这乍来的大雨就是莫大的恩赐。

        小书生仰望着化蛟在天的水六儿,心中不是滋味。他犹豫一番,终是进了门。

        门外,雨泄千里,千里之中,不见黄土干裂。

        门内,小书生点一豆灯,晕出不明神情。

        大雨持续了半天的时间,水六儿再怎么法力彪悍也是撑不过这持久战。

        天空西南,苍穹被撕开一道口子,青色身影猛然砸落在地,砸出一个大坑。而那神灵,不见踪影。

        住户们错落地起身归家,心里盘算着自己是否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