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36.雉尾扇,原本模样

36.雉尾扇,原本模样

        小书生没有走,水六儿安了心,欢喜地对着小书生允诺,“小书生,放心。我是神仙!但凡你所在,一有大旱,我定然施雨相助!如此,你可愿意和我回家?”

        逢祈君音色温软,“姑娘莫要取笑小生。”

        又过一天,刚上涨的无名湖湖水的水位竟不自觉地回落一寸。

        这细小的变化在悄无声息地搅弄着人间离合。

        水六儿夜里睡不着,圆瞳往窗外探去,看见在窗外不远处似乎有一只小狐狸呆在坡上,像是在看着她。

        不,它好像也不是狐狸……

        因为她看见那个东西的后面似乎还长了双翅膀,还是白的……

        窗户漏风,虽小书生为她填上窟窿,但她手痒,又忍不住在戳开一角。

        她才不要闷闷的,她要日日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次日,水六儿起身。

        还没等她去找小书生,就瞥见旁边木桌子上有一盘清蒸草鱼,还有一双筷子搁在盘子沿上。

        她正好饿了,吃得开心,也没有多想,当她再想起来时……发现小书生居然不见了!

        这时她才注意到桌子角上,有一窄窄的,毫不起眼的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小生逢祁君先先行告辞,望姑娘珍重,莫念。

        这个小书生!

        竟然敢悄无声息地离开!

        亏她还自费法力,犯禁为此地降雨!

        她可不能让他白跑了,四哥说:媳妇都是不怕追的,就怕夫不追,从而错失良缘!

        可任她找遍周围都未能找到小书生。

        正在水六儿想要继续扩大范围找小书生的时候,她发现小虾兵带着一行蟹将洋洋地来了……

        从此,她开始逃着,寻着,一直逃到了姑逢山的临山——祁过之山……

        在那里,她再次遇到了她的小书生,不,现在应该说是小君儿了。

        他总算是告诉她他的名字了。

        “这,便是小生和六儿的相遇相识相知。还望师父能够出手相助。”

        逢祁君特意地省略了那只狐狸身,却长有白色羽翼的生物,将一半的来龙去脉向元竹娓娓地讲来。

        元竹听及此,难免学着听书着唏嘘一番,虚抹着眼泪,安慰逢祁君,“如此有情有义,师父我又怎会不帮?何况还是阿君这么个温润的人。”

        逢祁君跪地磕头,朝元竹一谢,添道:“此次拜师匆匆,小生身上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

        接着从袖中掏出一把折叠扇子,递给元竹,“只有这一把雉尾扇赠予师父,还望师父莫要嫌弃。”

        隐身术有三个时辰的限制。

        天边渐渐发红,元竹的隐身术也逐渐失去效用,整个人身清晰地出现在逢祁君身前。

        元竹也从逢祁君的眼里看到她的影子。

        心知隐身术失效,她仿若无事地接过雉尾扇,看它长得颇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类似的。

        对了,款式有点像……她那个小师弟,白水的!

        这把雉尾扇上缀野鸡羽毛,羽毛七彩浮沉,倒还算看得过去。

        “哪里的嫌弃,只要是阿君送的,师父我都喜欢得很。”元竹收下雉尾扇。

        逢祁君唇角勾起,浮着一层又一层不明意味的笑意,那笑意了带了抹狐狸的狡黠。

        狡黠出现在温若梨花的他身上竟不令人感到别扭……

        两人迅速地说完相关事宜,分道而去。

        元竹本想叫着逢祁君带水六儿下山,逢祁君委婉拒绝元竹,只说水六儿现在病情不利于大幅度移动,恐加重病情。

        元竹也得做罢,一个人下山去了。

        她来时一只鹤,去时亦是一只鹤。

        只是来时心事重,现下心事更是重又重。

        她想着怎么组织语言,去和百里长卿好好沟通一番,劝百里长卿搭救一下水六儿。他是必须搭救的,也是不得不搭救的。

        山洞里现下只剩下逢祁君和水六儿两个人。

        水六儿停止抽痛的叫声,蜷缩在角落里;而逢祁君站在山洞口,回首望了水六儿一眼,再回眼时,温润的墨瞳里忽地闪过一个红色身影。

        逢祁君眼神忽黯,旋即消失在幽色的月光暗影里。

        他后背哗然绽开一双白色羽翼,飞到一处土坡上,落了脚。

        一落脚,羽翼收回,仍然是个普普通通的书生形象。

        “你吩咐我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你莫要伤她!”逢祁君润泽似泉水的嗓音骤然变冷,如寒冬泉水冰封,不得流落一滴柔情。

        背向他,且面向月亮的男子嗤笑了声,幽幽地转过身来,红色衣角染红了皎皎月光。

        男子长发轻挽,青丝飘至腰间。

        一身月白色内衫,外套红色长衫,长衫上绣满金丝镂空的竹子,那竹子是金边勾勒,除却竹身连那叶子都是金丝边。

        再一瞧,只见此人蝉翼团扇掩面,团扇无字,唯有两片狭长的金边竹叶。

        除罢团扇,另有红纱藏了美人面。空留一汪桃花眼,拨撩众生情。

        由此,观其外观,足以见得此人华奢且张扬,骚气妖娆得很。

        眼前这人雌雄莫辨,倘若不仔细观察,怕是会将他当做女儿身。

        男子团扇遮半面,一抹青丝掩过半只右眼,吊挂在右耳上,被两枚交错的金叶子固定住位置。

        他以扇含羞,令人看不清这扇后的面容,只看见他浓墨的剑眉。

        不过,他那眉看起来又不像是剑眉,倒只是浓且粗得很,似是个不会描眉的人。

        男子一笑,笑落繁华三千,“呵——你配吗?”

        他嗓音惑人诱妖,前声的一道轻呵极显不屑,张狂。

        小书生脸色青白,呛得差点喘不动气。

        男子见小书生没有说话,团扇隔红是纱,轻触鼻尖,洋洋地道:“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自封印里出来到如今你所有的……人身,药膏又是哪一个不属于我?”

        “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听你命令?”

        小书生瘦削的肩膀微微地颤抖,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细长眼里突布黑云,黑云直达眼底,一片阴沉。

        “不用这样看我,我晓得我长得实在是好看。但我可不想看你——”男子足踏一步,无数金竹叶从他的袍里衣间,掀飞出去,散向四周天地。

        有一部分金竹叶一下子刮上了小书生的脸,将他的脸猛地扇向右侧,活像是被人突如其来地甩了一个巴掌。

        小书生顿怔,连连后退,险些踉跄倒地。

        “小獙獙呵,你可千万别忘了你自己原来的模样。”妖孽的话语缠绵着夜风,与大片金色竹叶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只剩那袅袅的余音回荡在逢祁君的耳边。

        ------题外话------

        【鼓掌】新人物惊鸿一瞥

        【獙獙bi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