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38.虚鼎八字

38.虚鼎八字

        不知道她的小徒弟能不能照顾好她,撑到他们回来……

        不管了,好歹她也是阿君的师父。

        做师父的,怎么能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她身上还剩几瓶海鸥妖给的药丸……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师尊当真不救?”元竹问。

        “不救。”

        “好!”元竹足下立刻点离百里长卿的凌云,倾身下去,回眼朝他大喊:“百里长卿,既然你不愿意救她,那做师父的——我亲自去救!”

        百里长卿眼色骤变,调转凌云,飞身下去,“你这孽徒!”

        “徒儿不孝,不能为师尊送终了——愿师尊再收新徒,安享晚年。”元竹将最后几个字咬重了闷闷道。

        半空中“呼啦——”一抹白色身影飞过,卷上了元竹,元竹一阵头晕。

        那白影于半空中稳住身形,挽住元竹,惊疑问道:“小师姐,你怎么在这里?”

        高空风猛烈地刮起他带红的白衣,撕裂他的暖色嗓音。

        元竹一愣,这次换她来惊,“小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我……”白水此时花脸脸皮皱了一下。

        二人说话互问间,百里长卿已掠身飞到元竹身旁,将元竹一把拉到自己身侧,道:“接着说——”

        白水神色有点不妙,低首眼神飘忽,折扇入袖,拱手,“弟子正欲回凉华。”

        百里长卿慵懒的眼睛忽沉夜色,斥责,“之前呢?私自下凡,这是谁给你的权力?”

        若不是半空风猛,白水届时便能匍匐在地,连连求饶。

        他不敢正眼看百里长卿,声音发颤,,“是、是弟子向弄云神尊讨了张出山令,寻思去锦缘水乡买一身仙服。”

        百里长卿一瞥他那红色满衣的白服,音色厉了起来,“那你这路,绕得可是有点远——本尊记得锦缘水乡可不在这里。”

        “是此地大雾,弟子糊涂,一时迷了路。”

        “浑水子,你脑袋素来少一筋,这解释倒也还勉强合理。你先回去领三十戒鞭罢——”

        白水冷汗顺着后颈冒了一滴,火烧屁股地先行蹿离。

        “怎么,竹儿,你还要下界吗?”百里长卿弯眉,笑看着身侧的元竹。

        元竹暗想,这个软玉美人定有后招。

        她可不想被那什么戒鞭打得死去活来。

        元竹脚后拖一寸,讪讪地一笑,“竹儿一切听从师尊安排。”

        “你的小徒弟也快死了。竹儿,你确定不大发慈悲下去救他吗?”

        “师尊如此惊艳绝世,竹儿信师尊定有妥善的解决之策。”

        元竹在脑子里猛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真是的……为了保住小命,偷得仙药秘籍……

        她如今连这种没脸没皮的话居然都能毫不害臊地说出口来……

        百里长卿!

        等哪天我成了你的师父,我定要将你踩在脚下,让你天天地吹捧姑奶奶我!

        百里长卿完全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听元竹夸赞,表示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朵凌云来,飞身直入云天。

        不到一个时辰,百里长卿便带她进了长生山的地界。他们穿过一个后花园,直接入了凉华宫的后门。

        百里长卿径直踏入凉华宫的里间,侧躺在了卧榻上。

        元竹立在其右,身子往左一挪,想要离开。

        “竹儿,你记着走干甚?坐下。”说罢,百里长卿拍了拍卧榻的末端,示意元竹坐下。

        元竹乐了,一屁股差点坐到百里长卿的脚上。

        她也好想……回去睡觉……

        门外响起一阵急速却沉稳的脚步声。

        顷刻间,一个白衣束发的男子,入了里间,遽然走到百里长卿跟前,问:“不知师尊唤弟子前来所为何事?”

        男子说罢抬眸,一张略有木讷老实的方脸纳入元竹乌黑的杏眼中。

        元竹荡脚,想这人有点眼熟,似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久儿,本尊不在的这两天,一切可安好?”百里长卿挥手免礼,问。

        白久正身,回道:“回师尊的话,一切安好。”

        尾音刚落,他又想起什么,添了句,“弄云神尊昨日从下界带回来一个小仙童。”

        “果果常年孑然一身,倒是难得能有仙童入了他的眼。”

        “师尊说的是。”

        “袭月……他来过吗?”提到这个尊号,百里长卿眸中的茶色淡了下去,眼中划过一丝莫名情绪,似阴似沉又似惋惜、心疼。

        “不曾。”

        “带着你的小师姐,先下去吧——”

        “师尊,客房已满,仅剩琼华一殿,您可要——?”白久试探性地一问,偷偷地观察着百里长卿的表情。

        百里长卿手轻轻一挥,一股金光自指尖泛起,将元竹送至白久身前。

        一旁挽起的白纱帘立即从一侧散开,隔断他和白水的视线。慵懒的嗓音缓缓地自纱帘里面传出,“那便去琼华吧。”

        “是,弟子遵命。”白久面带狐疑,拉着元竹的袖子,转身离开。

        偌大的凉华宫里间,骤然恢复平静,惟有一声轻叹绵延了时光长廊……

        百里长卿一肘支着身体,一手递向空中。

        只见他的虚鼎处微有仙气缭绕,一行文字从里面飘了出来,以从右到左竖排的顺序,一个一个地悬在空中。

        竹青色长袍层叠了一榻翠色,连带着他整个人都仿若置身竹林。

        百里长卿唇张合,轻吐出空中字,“瓮已备好,卿卿莫急。”

        他念完,嗤笑一声,话语懒懒,不免显得有些有气无力,“袭月,究竟是你急了,还是本尊急了?”

        百里长卿丹凤眼扫了扫那龙飞凤舞到没朋友的草书,再一挥手,转眼间那八个字飞入虚鼎,不见踪迹。

        他这才躺下,合眼沉沉地睡去,一室竹色入梦来。

        门外蜿蜒长廊上,白久领着元竹一边向前走,一边打听消息,“在下为凌霄神尊座下首徒白久,敢问师姐可是从下界镜湖上来的一只丹顶鹤?我听白水提起过师姐。”

        元竹点头,眼睛不停地飘向四周。

        这里的一草一木,任何标志性的东西她可都要记好了,以便于日后干点什么。

        “师姐的头发散了,师弟这里有一桃木簪子,还望师姐不要嫌弃。”白久从虚鼎里掏出一支桃木簪子,递给元竹。

        桃木簪子朴素,上雕云纹,除此之外,别无它物装饰。

        元竹这才发觉先前自己头发散了,此刻正披头散发地和她的师弟说话。

        她尴尬谢道,挽起青丝,用桃木簪子固定住头发,“你这个簪子倒是好看,谢谢小师弟了。”

        “师姐客气,那请问师姐与师尊可是——”白久一顿,接着问道,“什么关系?”

        ------题外话------

        【有奖竞猜】

        咕噜噜—

        本书头猜:论袭月神尊到底是谁?

        欢迎小可爱们在评论区留下你们的脚印。

        (收藏本书并前三个猜中的亲们可以获得潇湘币66个)

        (有效期截止到袭月神尊马甲掉落的一刻)

        阿北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