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39.琼华殿前,花错令

39.琼华殿前,花错令

        元竹一愣,表情忙然,“什么关系都没有啊——哦,你说的是这师徒关系吧?”

        忽然,一呲牙咧嘴的抽痛声从前方猛然响起,“哎呦呦,我的小师姐呐——这个白久是问你和师尊是不是有什么交欢之事——”

        白水还故意拔高嗓音,恨不得令整个长生山的人都听到。

        他一手掐腰,背后仰,身段袅袅地走了过来,一表情的欠揍模样儿。

        元竹听此,大怒,飞来一脚,将白水踹倒在地。

        白水本就有伤,让元竹一踹,更是措不及防地直接顺着栏杆倒进了花园里,四脚朝地,吃了一嘴泥。

        白久见状,立马上前扶起白水,解释道:“师姐莫怪,这白水本就是一眼下界的泉水,常年憋坏在林,性子难免聒噪了些。”

        又道:“刚才师弟所说的话,师姐千万莫要放在心上——更不要在师尊面前提起。”

        元竹道:“我向来不是爱记仇、在背后捅..阴刀子的鹤,只要——”她手指白水,“这个小师弟听话的话。”

        白水被白久搀着,挎进长廊,嘴都歪了一边,揉着生疼的屁股,一脸哀戚,“小师姐,你水师兄是这个长生山出了名的乖巧懂事。只是师兄我这皮嫩得很——”

        元竹嘴角抽搐,“得,师姐下次定换个地方来给水师兄你全身都踹一踹,做个按摩。”她的杏眼落满星辰,一抹狡黠若隐若现。

        水师兄,呵呵了……

        既然我喊的起,那小师弟你可千万要承受得住啊——

        白水喉结滚动一下,扣住白久的右手,后退一步,生怕元竹再添一脚,坏了他娇嫩的身体。

        三十戒鞭……

        亏弄云神尊今日不在春华宫中,这三十戒鞭才换了一个小仙童来执刑。

        不然,他白水一个好儿郎,不死也要半残!

        只是执刑那小仙童眼生的很,执刑手法也颇为生疏。

        他瞧那小仙童的样子,隐隐地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白久扶着走路一拐一瘸的白水往琼华殿那个方向走去,白水走了两步,觉得方向不对,立即问道:“白久,你们这是要往哪里去?这方向可不是咱们的住所。”

        白久木鱼眼中带了缕春意,意味深长地看元竹一眼,道:“师尊赐师姐入住琼华殿。”

        “啊!是那个琼华殿啊?!”白水差点惊得跳起来。他一大幅度运动,臀上的筋骨又火辣辣地痛了起来。

        白水一下子止在原地,表情夸张得像是要把整个眼珠子挣脱出眶,嘴巴吞入大鹅蛋。

        元竹脚步一顿,柳叶眉皱起,眼里尽是疑惑,问:“琼华殿怎么了?可有什么妖魔鬼怪?”

        “哈哈——”白水大笑,“哎呦,我的小师姐呢——”

        白水开怀地刚要继续说下去,白久一手捂住他滔滔不绝八卦的嘴,生怕他说出什么祸事来,遮遮掩掩地道:“师姐切莫担忧,这琼华殿乃仙界宫殿,无妖魔鬼怪一说。”

        “哎——方才那小师弟为何?”

        白久继续补充,“这琼华殿虽居于偏僻处,但风景宜人,是一个难得的好去处。师尊鲜少让外人入住,师姐您是第一个。”

        “哈,这么说来,那百里——师尊倒是有心了。”元竹走在前面。

        白水没好伤疤忘了疼,推开白久,花脸凑到元竹跟前,一副贼兮兮的样子,“小师姐,你和——师尊是怎么认识的?”

        元竹斜一眼白水,故意拉长声音,“这说来话长啊——你师姐我与你师尊在镜湖不巧遇见妖魔。多亏你师姐我英勇无双,将那丑妖怪打跑了,这才救得你师尊的性命。”

        “噗——”白水轰地一声,笑出声来,掏扇掩面;白久脚步慢下来,落在白水身后,憋笑憋得面色涨红。

        元竹声音骤高,继续唬道,“怎么?小师弟你不信?我跟你说那妖魔非蛇非虎,可是好大的一只——癞蛤蟆!”

        白水嘿嘿笑得臀部火辣,左手掐腰,右手持扇,附和,“信,师兄我信,我家小师姐神勇无比!”

        “小师弟,你既然叫了师姐,自然要自称师弟。”元竹听他师兄师兄叫得很是别扭,纠正道。

        白水打着哈哈,“成仙者不拘小节,称呼上的规矩可穿风过。”

        元竹:“你师姐我不是仙。”

        白水:“……”

        白久:“哈哈——”看到白水这个嘴碎的吃瘪,他莫名地心情大好。

        平日他性子木讷,嘴笨,和白水多说几句总是处于下风,也只能作罢。现下看白水吃瘪,难免高兴几分。

        三人穿过绕花曲廊,假山泉池。

        道路由窄变宽,连眼前的花朵、草木越发地繁盛起来。

        一时玉兰、桃花、杏花、樱花都开了个遍儿,花下碧草铺了一地柔软草香。丝毫不像个秋天的样子。

        元竹看眼前美景,没想那么多,撒着脚丫蹿来蹿去地摘花,不一会儿便摘了一大捧颜色各异,雪浪脂粉的花束。

        元竹行动敏捷似蝶,害得白久连撞三棵桃树,撞落簌簌桃花。

        这才堪堪地追上元竹,而白水正掐腰驼背,一瘸一瘸地缓步在后。

        元竹正眼看白久,捧着一束各色的花,问:“小师弟,好看吗?”

        白久用袖口拭汗,肩上的一朵桃花沿着他的动作而滑落在地,他耐心地嘱咐道,“小师姐莫要乱摘了,这些花是弄云神尊移栽在此的。现下清秋,这些花违背时令开在此处,免不得会沾些许晦气。”

        违背时令?

        元竹一看手中捧着的花束,这才想起现下秋季,而这些花……好像,并不是这个季节的所该开的……

        彼时,白水巍巍地跟了上来,一口打断白久的话,“小师姐,你莫被白久吓了,什么晦气不晦气的。不过是一些花儿——”

        “白水!那可是——”白久扭头,瞪向白水,眼里的怒火在一点点地燃烧起来。

        白水不管他的话,接着说:“那弄云神尊倒也是个痴人。他一神掌刑,常年居住在春华,种得满宫大花小花,连带着这隔壁的琼华殿都多了几分春意。”

        “白久师兄,你可是什么可是,不就是一个掌刑的神嘛——”

        “师弟我刚刚被罚了都没说些什么。你们怎一个个地都怕他怕得很?就算他这人阴冷得晦气,但这些花还是好好的,是不是啊——小师姐?”

        白水说着摘了一朵桃花,簪入元竹手中的花束里,黑色的眼睛里映了一池向日葵影,温暖灿烂。

        “那既然如此,师姐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元竹手捧花束,只是听白久这么一说,心里的意兴饶是少了几分,远没有摘花时那般欢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