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40.寒凉暮曲,夏归君

40.寒凉暮曲,夏归君

        白久瞪了白水一眼,白水旋即又掏出纸扇,掩了笑咧咧的大嘴,道,“白久师兄这么看师弟我作什么?”

        他说罢,又因臀疼,倒抽口凉气。

        白久一拂袖,先元竹一步开了琼华殿的门。

        琼华殿虽说是殿,外观也还是大气磅礴,内部设置倒是寒善了些。

        不比其他神仙宫中的铺金镶玉,这琼华殿中多是以木为主,什么红木桌几,紫檀木椅……各种木色汇集一殿。

        给元竹一种隐藏富豪的感觉,内敛有钱而不外露,豪!

        “纵使琼华多年未曾有人居住,师尊还是隔三差五地派外门弟子前来打扫此处,这里还算明净安静。师姐,你可安心居住在此。”

        白久将元竹摘的花束插入一白瓷瓶中,放在青玉案中央。

        元竹此刻正驻足在一屏风前,随口应好,她眼睛上下打量屏风,问:“小师弟,这屏风上的竹子怎么还会动?”

        元竹说话间,屏风上的竹林落了四、五片竹叶,凋零在屏风底上。

        朦胧间,元竹好似看见屏风竹林中似乎有一墨衣女子闪过。

        元竹使劲揉了揉眼,当她再回眸时,却发现这屏风上只有一片不知道绵延到何处的青葱竹林。

        白久插好花,拿起掸子轻扫着几近没有的灰尘,回句,“哦,这屏风据说是早些年一位神尊大人赠予师尊的,不由得带了点仙气。会随着时间、天气而产生变动。”

        白水带着一脸八卦,抬腿进了琼华殿,朗朗的嗓音由远及近地传来,“听说,这位神尊大人还是一位暗喜了师尊许久的女神仙。”

        元竹一听这事,来劲了,粉唇的弧度不自觉地放大,“是哪里的女神仙这般没个眼力劲儿,居然喜欢上了百、师尊?小师弟,你快说来听听——”

        白水得意地翘着眼角,轻摇纸扇,慢条斯理地开了腔,“这八荒六合,论吃饭最没矜持样儿,品酒最不会小酌的,且自带仙根,仙缘顺当的……可是这淮国飞升的竹夫人——”

        “白水!”白久厉眼,抄起手中的鸡毛掸子向白水砸去。

        白水身上有伤,躲闪不急,一下子被掸子砸脑门。他捂着脑袋,不断地哎呦哎呦起来,嚷着要向师尊告他个不爱弟之过。

        白久走至元竹跟前,躬身作揖,声音厚实如沉木,“白水向来聒噪,怕是不小心扰了师姐清净。现下这琼华殿已经打扫好,师姐即可入住。我们二人就不在此叨扰师姐了——”

        白久右手抓着白水的衣袖,左手捂住白水的嘴巴子,连拉带踹地将白水搡出了殿门。

        琼华殿外,暄暄嚷嚷的杂音过了一会儿,才随着脚步声的走远而渐渐地消没……

        元竹本是有心听这风流韵事儿的,谁知让白久这迅猛的操作一整。

        她瞬间也没了兴致。

        元竹在空旷的琼华殿中转悠了一圈,自感腹中饥饿,揉着肚子趁着暮色出去找食去了。

        暮色昏沉,万里寒凉,西方天际的一轮红日缓缓地躺入青山怀抱。

        一呜呜然的曲子自琼华殿后幽幽地响起,如泣如诉,吹得元竹心尖刮过一阵悚然阴风。

        这是谁在吹曲?

        居然吹得这般凄然……

        吹曲所用的乐器好像也不是海鸥妖出门约会姑娘必带的竹笛……

        元竹憋不住心中的好奇,盯半人高的墙看了一会儿,立马学着海鸥妖带她窥香闺的样子,鱼跃翻墙,进入了一个园子中。

        园子里的花很多,和刚才她在来的路上看到的一般。

        不,甚至比来时的花朵种类还要多……园里有池,池上荷花正菡萏,还有玉紫睡莲叶上卧。

        园子一角有一凉亭,亭子里面站着一个白衣人。

        他一身素白云色,宽大的衣袍在凉风中揽碎了薄弱的霞光。

        身姿清瘦似竹,长立于暮色之下,沉默不语。

        他一人在此,不知怎的,光看这冷如雪山之巅的背影,偏生令人心中多添了分凄凉与心疼。

        因是背向,元竹未曾看清他的正面样貌,只听得有曲子不停地沿着越月光从他的身上流淌出来,蜿蜒到她的耳中,呜呜冷冷凉凉。

        白衣男子吹着吹着,手中的曲子猛然中断,末音割破夜风。

        他转过身,没有依照元竹脑海中想的一样——走到她的面前,问一句: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他只是冷冷地一挥袖,手中的乐器骤然不见,一双琥珀长眼里凝了万年的霜雪,森冷逼人,周身的空气都不自觉地被冻结成冰。

        元竹被冻得浑身一颤,没胆地指了指一边的小门,“路过、路过——我这就走!”

        妈呀,哪里来的神仙,这么高冷……她可是第一次撞上这么一座极品冰山!

        白鹤老人说得好:事有不对,先行撤退。留得小命,不愁没饭。

        白衣男子右臂抬起,食指指向元竹,一张带字白纸忽地从袖口中飞出,扑了元竹一脸,元竹的脑门上立刻贴上一张如符咒的东西。

        元竹不敢动弹,脚下的动作刹时挺住,心里已经用着海鸥妖的话儿将这莫名其妙的白衣冰山吐槽了个八百遍。

        哪里来的术士,贴了她一脸符咒,她年华正好,明明是一只鹤妖,可不是什么邪气鬼怪……

        白衣男子见元竹傻站着没有动静,于是又一道白光掠过,将那张所谓的符咒掀落到元竹的爪子上。

        习风阵阵,那符咒欲飘没飘地落到元竹掌中。

        元竹身子一软,这才敢动弹,她拿起符咒一看,那白纸上面只写了几个中规中矩的字:你是何人?

        元竹抬眼,看向白衣男子,心里纳闷着:敢情这人折腾了这么一顿,不是给她贴符咒,而是想要以纸笔的形式来和她交谈?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他直接开口说话不就好了?

        “我是凌霄神尊座下新收的徒弟,唤名元竹。大冰块你呢?你叫什么呀?刚刚那曲子可是你吹的?”元竹凑到白衣男子跟前问道。

        白衣男子见她离自己一近,衣袖翻动,脚尖轻点,旋即后退一步。

        他一手负后,一手白光泛起,指了指元竹手中的白纸,示意元竹看白纸。

        元竹低眸,方才的四个字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另一行方正的小字:夏归君,是。

        这一行字迅速消失,又浮现出四个字:非大冰块。

        “噗嗤——”元竹看到这最后四个字,忍不住笑出声来。

        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离自己一丈,整个人冷冰冰得像是座捂不热的冰山一样,冷傲得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就连眼前这白纸上的字都是言简意赅,不是大冰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