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45.仙尊掌勺

45.仙尊掌勺

        白水面上无一点怒色,晃着身子,转到元竹跟前,笑道:“又没说白久你,小师姐,咱俩等着一块去吧?去寻宝。”

        元竹坐在榻上,翘起双腿,“那你求师姐我啊——”

        白水没脸皮地开软腔,“师姐,水师兄我求你——”

        元竹:“……”

        白久:“……”

        他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这不是他师弟。

        话罢,三人速速地来到凉华宫内。

        凉华宫内,一红木桌前,端坐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不是别是,正是凉华宫的主人——凌霄神尊百里长卿。对面筷子捯了一半的,是烧红阁的司味仙尊——鲜于万象!

        百里长卿盘坐在席子上,腰背笔直;鲜于万象坐没坐样儿,支了一条腿,拿双竹筷子就要捯面前的一碟葱炒鱿鱼。

        百里长卿长眉入鬓,淡淡地扫他一眼,再淡淡地,面无表情地拿起一根竹筷子敲掉鲜于万象的筷子。

        旁人眼里,百里长卿看起来似乎只是轻轻一敲,然,只有被敲之人才知道他方才下手的力道是何其之大!

        经百里长卿这么一敲,鲜于万象手中的竹箸“哗——”地掉落在桌上。

        百里长卿随手一挥,金光泛起,眨眼间,竹筷子消失在原地。

        鲜于万象见状不恼,一笑,习以为常从窄袖里掏出一双银筷子,夹起一筷子鱿鱼,尝了尝,啧啧自赞,“不错。”

        在鲜于万象拿着一双银筷子笑容满面地、得寸进尺地想要捯第二筷子时……

        旦听“嗖——”地一尖端入硬物的声音,鲜于万象手中的银筷子早已不知所踪。

        鲜于万象扭头一看,自己的银筷子被百里长卿直直地射入了凉华宫的内墙上,墙上旋即裂出一蛛网的碎痕,碎痕蔓延向四周,最终化为元竹杏眸里的诧异,恐惧……

        百里长卿手回身侧,元竹瞪眼看着面前的银筷子“哗啦——”地掉落在地,碎成粉末,消散在风里……

        身后的白水彼时也跟了上来,恰好撞见银筷子散成粉末的样子,一脸怜惜地拍了拍元竹的肩膀,宽慰她道:“小师姐莫怕,只不过是师尊和仙尊提前上了道开胃菜——”

        太恐怖了!呜呜——她要回去,她不要成仙了……

        她可不想成了粉末末,那实在是太惨了……

        元竹薄肩颤抖,腿软着往后转身。这不转还好,一转真是狗血地转入后面白水的怀中。

        不巧得很,百里长卿此番正是百无聊赖地看着元竹进来后又忽而转身入白水怀中的样子。

        于是,一贯懒散的凌霄神尊抬手动了动指尖……

        只见一刀烈风掀过,元竹欲逃不得,整只鹤一下子被劲风后掀落在了百里长卿盘起的腿上。

        美人不在怀的白水下巴惊得都快掉下来了。

        白久一进门猛然闭眼。

        对面的鲜于万象支起的腿都翘了起来,连掏出的第二双银筷子都不自觉地跌落在桌。

        元竹瘫在百里长卿腿上,仰着头,猛吸了吸鼻子,“师尊——”

        这一声可怜兮兮的、软绵绵的叫声可是叫得百里长卿心里欢喜得很。

        “竹儿乖,为师在。”百里长卿顺了一把元竹略散的头发,得意之情不溢于表,浅茶色的墨瞳里盛满了温柔,连他的嘴角都柔和地上扬起来。

        元竹有点怂地望了百里长卿两眼:“师尊,竹儿不想吃饭了,能否让竹儿先走?”

        她看这个百里长卿今天心情倒是不错,不过那成了粉末末的银筷子又是作何解释?

        哎,很是一个脾气古怪的神仙——

        美食诚可贵,小命价更高。

        百里长卿缓缓地道:“今日,本尊特请司味烧了几盘菜。”

        元竹不为所动:“还是算了吧——”

        百里长卿继续道:“有葱炒鱿鱼、油炸对虾、清蒸钉螺……竹儿,你确定不要?”

        元竹一个鲤鱼打挺,顺拿了百里长卿面前的竹筷子,“师尊如此关切徒儿,那徒儿自然是不能埋汰了师尊的好意。”

        “如此,甚好。”百里长卿看着元竹夹起一筷子鱿鱼,吃得很是欢快,抬手沏了一杯红茶递给元竹,“饭前记得先喝水。”

        话罢,他又是浅浅地笑了。

        凉华宫内,其余三人怔然,不知作何姿态。

        百里长卿倦瞥门口,将目光转向对面衣着光滑的鲜于万象,懒懒地开口,“还愣着吹风吗?进来吧——”

        百里长卿抬了抬袍袖,斜斜地支颐在一旁侧卧了下来,淡眉寡然,眼眸含盏新茶,唇既不凉薄也不憨厚得令人不知所措。

        层叠的竹青色长袍融了一地柔情。只不过这柔情可不比春水扬长而去,仅是千江一掬。

        掬予何人?不知。

        白水扇遮咧开的嘴,扯着木讷得四肢僵硬的白久入了宫内,跪坐在红木桌子的两侧。

        长生山规矩不比他处多,凉华宫更是如此。

        大抵是因为自家的神尊实在是懒得去抄写什么什么山的戒规,更是懒得自己去编什么九九八十一条例法吧……

        所以,师尊徒弟同席同桌的场景在凉华宫内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要说哪天师尊不在凉华宫,他白水连睡在师尊榻上的缺德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这实在是不能怪他,委实是这同房的白久太……哎,一言难尽啊——

        和这个榆木疙瘩居住在一处,他也是可怜得很。

        没办法,谁让自家的师尊懒得扩建凉华宫,他只得和白久挤住一室。

        他倒是想和那些外门弟子住在一块,虽然也是很挤,但是起码比和这个榆木疙瘩住在一块要好上太多。

        只不过师尊手下这些外门弟子离这凉华宫有点远……

        关门弟子,自然是要夜夜地关自家的门。

        白水想到此处,不免得为自己嗟嘘一阵。

        复看小师姐,吃饭大筷子刨食,嗯,差评!食之,捯他面前餐,差差评!

        这幅吃相儿,倒是和多年前的那位夫人有的一拼。

        不过,当时师尊护她太严实,他也就这么远远地路过,远远地看上一眼。

        才知原来这世间女子的吃相竟还有不樱唇小口啜饮细嚼……

        鲜于万象吃了一段青葱,问元竹,“这——姑娘?竹儿?”

        鲜于万象脑袋也不比白久灵活到哪里去,只听得百里长卿唤了她一声竹儿,也跟着唤道。

        元竹嘴没停,抬眼,愣了下,“嗯?”嘴巴子抹了油光,她现在正在剥虾头。

        百里长卿在她身侧道了句,“她叫元竹,你应唤——”百里长卿顿了顿,“元姑娘罢。”

        鲜于万象放下银筷子,脸上的笑意同他一袭橘红色的锦袍一样温暖,“不知元姑娘觉得这几道菜中哪碟子最美味?”

        哦,司味仙尊他又来了——

        白水心里抓挠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