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46.一菜窥五味

46.一菜窥五味

        白水眼睛不再乱飘,低头吃饭;白水对面的白久更是一直沉默地吃饭,沉默得像是从未存在过……

        白久他向来寡言,在这种场合更是话少之又少,生怕一不小心犯了错儿。

        元竹有点懵,乌黑的杏眼溜溜地转着,歪头看向对面的鲜于万象,“咦?最美味?都很好吃啊——”

        她看鲜于万象仍是一脸殷切地盯着她,连手中刚剥掉脑袋的对虾都十分自觉地放下了。

        鲜于万象见元竹这般姿态,笑了笑,“元竹姑娘尝得这葱炒鱿鱼是何种滋味?”

        百里长卿斜躺的身子微微地挪动,凤眼瞥过来。

        元竹不解,“鱿鱼自然是好吃极了,鲜极了啊——”

        鲜于万象眼里的笑意愈发地加深几分。

        一旁白水又烫开了壶嘴,颠着屁股说道:“小师姐你这是有所不知啊——咱们这司味仙尊的尊号可不是白起的。”

        “仙尊掌勺,所做到的每一碟饭菜皆因人的心境而不同。酸甜苦辣咸,一菜窥五味。”

        “例如,水师兄现在的对虾非鲜……”

        鲜于万象余光斜白水一眼,较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哈哈——凌霄,你这徒弟,嘴皮子翻得倒是挺溜。”

        白久默默地低头扒着对虾,没有说话。

        百里长卿指指白水,再指指元竹,示意白水前去给元竹剥对虾。

        白水狗腿子地会意,拿过元竹手里的剩了一半的对虾。

        元竹炸毛,“小师弟,你拿我的大虾干什么?”

        白水倒是慢慢地剥着虾壳,“虾有壳,师兄我自然是为小师姐剥虾啊——是不是,久师兄?”

        白水说着说着,将话锋引到白久身上。

        白久的对虾刚剥完,被白水这一喊,立刻停住,擦了擦双手,搭在腿上,瞪一眼白水不再说话。

        “哎呀呀——小师弟不必麻烦,这虾壳酥脆得很,拔了虾头,直接吃了就是。”元竹将剩下的对虾带壳塞入嘴中,看得白水那是一个口呆——

        鲜于万象笑褶了深眼,说:“元姑娘豪气!这种吃法真当个潇洒!我这五味坊的大门愿一直向元姑娘敞开!姑娘若是有什么新吃法、新菜谱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到我这里随意做饭……”

        “好呀好呀——”元竹欣然。

        一旁斜躺的百里长卿不乐了,“竹儿——”他一道轻唤,嗓音淡得仿佛能被戳破,戳破窥去,瞳仁深处是一片冰天雪地。

        “师父不吃饭吗?”元竹摇了摇手中尚未剥壳的对虾。

        百里长卿:“本尊不喜海味。”

        “哦。”元竹客气一顿,自己埋头吃饭。

        一餐毕,百里长卿令白久带元竹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让白水留下收拾凉华宫。

        鲜于万象也不多留,自行离开。

        元竹和白久拐过长廊,散步到了凉华宫的外圈。

        凉华宫外圈是外门弟子的住处,外围人多,比里围的热闹了些许。

        白久落元竹身后一寸,不经意间看见元竹发中的白玉梅花簪,赞道:“师姐,你这簪子——好看。”

        他说话没有白水那样说得活络,连夸人的话儿都有点生硬。

        元竹摸了摸簪子,一笑,“是吗?这是师尊给的。”

        白久:“师尊待师姐真好。”

        其实,他还想问一句:他的那支桃木簪子哪里去了?

        奈何关于这种小事,他实在是难以启齿。

        只得作罢……

        两人上了一座石桥,石桥下一池碧水枯荷。

        白久规规矩矩地介绍道:“师姐,这是双连桥。因连接宫里外而得名。”

        元竹眼睛向四处飘去,问,“白久师弟,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藏书阁之类的?或者是老君的那种炼丹炉?”

        “炼丹炉没有,只有一座黄金楼。楼里放置着历来的古书秘籍,师姐切勿擅自进入。倘若没有弄云神尊的手谕,一旦被发现,便是一顿鞭子!”白久嘱咐道。

        元竹点点头,杏眼里盘算着小心思。

        一个放旧书的破地方,进去居然都要手谕,难不成那里真的藏了什么好东西?

        照这么看来,为了她以后的成仙大道,这黄金楼她是非去不可了!

        两人踏下双连桥,沿着小路,转向檐牙高啄的外门饭堂处。

        “哪里来的小崽子?!居然敢抢爷的饭!”粗鲁张狂的语气。

        一个身子骨瘦弱的仙童捧着一碗青菜,被一群人推搡着出了房门,他涨红脸辩解,“不,我不是——是神尊让我过来吃的……”

        “你是哪家的神尊?凌霄神尊?我们大家伙可都是凌霄神尊的外门弟子,偏就你一个面生的!”

        “我……”

        “这长生山的神尊就那么几位,难不成——你还想说自己是弄云神尊的座下弟子?”

        “是……”小仙童音渐低,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那外门弟子一听笑了,“大家伙听听,座下无一弟子的弄云神尊,竟然莫名其妙地收了个法力低微的小仙童!”

        “可不,小仙童你说你一个内门弟子,不好好地去内门吃饭,来我们外门凑什么热闹?我们这里人多粥少,是供不起您这尊大佛的!”

        “把他赶出去!让他滚!”

        “滚!滚!”吵闹的声音伴着拳脚滚落到了小仙童的身上。

        小仙童寡不敌众,抱着脑袋蹲了下来,一碗青菜都受灾跌落在地,翻出了里面鲜少的米粒。

        元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捡了一块石头砸向闹哄哄的众人。

        人群里发出一声尖叫,“是谁?谁在打我?!”一块鹌鹑蛋大的石头骨碌碌地滚到了众人的视线里。

        所有人止住殴打,眼睛向四方打量着。

        “师姐切不可伤同门。”白久在一边提醒道。

        元竹没有回白久,拍着手直接从一棵梅花树后面蹦了出来,“是我!”铿锵有力的脆嗓子将众人的目光吸聚到此。

        “你又是哪里的小妖?!竟敢乱入我凉华宫?!”一人踹翻小仙童,猛地撕掉他单丸子头上的发带,神色不屑道。

        元竹直了直腰,双手抄在身后,咳了两声,脆生的嗓音平稳严肃,“我乃凌霄神尊座下的大弟子,特来查看新入门小师弟的衣食。尔等可有异议?”

        那人轻蔑嘿笑,“大家都来看看,又来一个冒充尊上徒弟的!还是咱们自己师尊的……”

        围殴的人里面只有一两个女弟子,其中一个捏着嗓子嘲讽道:“看这妖皮嫩得水灵儿,怕不是故意进来迷惑咱家师尊的吧?”

        “哈哈——”

        “妞儿别急,等你伺候好哥哥了,哥哥定会带你去见神尊大人……”

        一个双腮酡红的酒气地仙绕过人群,上来就要揩元竹一把。

        元竹厌恶地攥住手里最后一块石头,直接砸向那个酒鬼的脑袋,“死酒鬼一边去!熏死了……”

        “砰——哗”石头在距离酒鬼额头的一寸时,瞬间化成了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