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48.我叫妄生

48.我叫妄生

        有人说,弄云神尊性子冷臭,无常所过,亡魂尽来;有人说,弄云神尊掌浸万盅血,十恶不赦;有人说,弄云神尊司刑无度,被诅咒音哑……

        都说他心狠罚重,可他这次冰鞭所过,无一人伤亡,就连浅浅的鞭痕都未曾有过,让人只觉得是一阵寒风夹着冰尖儿割了过去……

        他掌长生山之刑,自是能够掌控好刑罚的大小力度的……

        元竹一见来人,撞出去的胳膊肘忽地收了回来,“归、归君——”

        她后面的那个爷爷还没有说出来,就被白久打断。

        白久恭恭敬敬地朝夏果果拱手,“凌霄神尊命我带小师姐熟悉环境,不知神尊在此,请神尊莫怪。”

        夏果果斜他一眼,又逡巡觳觫的众人一眼,甩袖离开,连那个小仙童都被他自觉地划到了众人一列,没有过多的字言,过多的目光施于他的新徒弟。

        所有的人哗然,喧哗声褪,一片安静。

        小仙童少了束缚,爬在地上掏了块粗布帕子将裂碗和菜包裹起来,瘦小的肩膀一直在抖。

        不知是害怕,还是刚刚被欺凌得疼了……

        一行人早吃完饭了,见夏果果发话,怕若自己下次犯错落到了夏果果的手中,刑罚加重。自讨了个没趣儿,三三两两地散开了……

        独留头发歪斜,肩膀疼痛的元竹,衣服凌乱的白久和呆在地上不停地包着裂碗的小仙童。

        “哗——啪嗒”屋檐上一块天青色瓦摔碎在地,接着掉下来的还有一个白衣人。

        他原想来一个姿势俊美、潇洒的落地,谁知道一个没站稳,抢了半个身子,亏着他反应迅速,以肘撑地,才让一张向日葵的脸免于灾难。

        天杀的!

        上次墨玉画了他一脸,他死缠烂打、日日烦这黑墨水,才求得了褪色之法。

        他可不能再让这张像花儿一样灿烂的脸再受摧残……

        “小师弟,你什么来的?”元竹俯身圈臂问道。

        白水“呲喽——”一声起了身,拍拍衣服上的灰,温脆的嗓音老了下去,“师兄我早已在此恭候多时。”

        白久走过来,毫不留情地戳穿他,“白水,刚刚是你在装神弄鬼?我记得神尊的字没那么丑。”

        元竹细想,那白纸黑字真是丑了一点。

        白水屁股被扎一样跳了起来,“我的久师兄,我的字哪里丑了?明明是潇洒遒劲得很!”

        元竹疑惑,“那归君爷爷是你假装的?”

        “不不——你水师兄哪有这个胆子?刚才走过的真是弄云神尊他老人家!”白水大力辩解,生怕一个不小心犯了错再被夏果果抽鞭子。

        话罢,白水又想起什么,瞬间炸毛,“小师姐!你刚刚叫弄云神尊什么?!”

        元竹道:“归君、归君爷爷啊——”

        白水颓然:“是弄云神尊夏果果!小师姐你可千万不要在他老人家面前喊他夏归君!”

        元竹:“为什么?”

        白久在一旁接道:“弄云神尊早些年在凡间的名字叫夏归君。他飞升成仙不日,便从由仙界再入凡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再次回来时,已经换了名字,唤夏果果。这个中缘由口舌不一,真假难辨。”

        白水瞥一眼仍然跪在地上的小仙童,神秘兮兮地凑到元竹身旁,道:“小师姐你可千万别直呼他名,他以前的名字更是不可!不然,免不了是要挨鞭子的……”

        元竹懵然,说:“可是、是他告诉我他叫夏归君的,我当时就这么叫了,也没怎么着啊——”

        白水、白久大眼瞪小眼,舌头都打结了。

        白水惊问:“小师姐,你在哪里见到弄云神尊的?什么时候?他还对你说了什么?”

        白久微微挪了挪步子。

        “就昨天晚上在琼华殿的后面啊——”

        “哦——”白水和白久一番秒懂的长叹。

        长叹上扬,这上扬的一声哦地扬到了屋檐上又顺着天青瓦沿滑了下来,落到了地上那个小仙童的耳朵里。

        小仙童这时已经包好碗菜,里里外外地包了足足两层有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里面包着什么珍贵珠宝呢。

        小仙童颤颤地站起身,嘴角淤血,衣服破烂,头发四散,饶是这样也难掩他眸中的亮泽如泉。

        白水打住话头,斜身,拦下小仙童,笑呵呵地问:“嗳,弄云神尊的小徒弟——你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我看你仙力虚浮得很,是刚上来的吧?”

        小仙童抱住碗菜,瑟缩地后退一步。

        元竹见状,上前问:“你别害怕,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想问问你的名字。总不能叫你小仙童吧?”

        她的杏眼里脉脉曲水蜿蜒而去,天真无邪得似秋日孵化的幼崽。

        小仙童后退一步,颤抖得看着一行人,颤抖地开了口,“我、我叫妄生……”

        “嘿,你这个名字倒是有趣,跟个傻和尚一样,是谁给你取的?你爹还是你爷爷?”白水上前打趣道。

        “是、是尊上给我起的——”小仙童眼中惶恐,复退一步,一下子跌倒在地,怀里粗布散开,破瓷碗彻彻底底地碎了个透儿,里面的青菜米粒散落一地。

        “白水,你吓到他了。”白久弯腰捡起破瓷碗,将碎片找个地方埋了去。

        元竹帮着小仙童处理现场,找个帕子裹起青菜米粒。白水只能瘪嘴地站在一边。

        小仙童向元竹告谢,接过她手中帕子把帕中米粒青菜小心翼翼地倒在自己的粗布帕子上,“师姐的帕子脏了,待妄生清洗过后再亲自归还给师姐。”

        “嗯好。这个给你——别饿着了,有事过来找我,你师姐我在琼华殿哈。”元竹从袖口里掏出两块包着油纸的桂花糕,还有一只对虾。

        她爱吃甜,点心自然是能多则多。

        有个俗话不是说得好,什么多多益善啊——

        自然,这些水里的食物她也是喜爱得很。

        小仙童连连推拒,“不不、不行,君子于万物应取之有道,妄生不能随意地拿师姐的东西。”

        “死脑筋,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呗,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儿——不过,你要是实在觉得心中愧疚,改日还我一顿饭菜不就得了?”元竹挑眉,把食物塞到小仙童的袖子里。

        小仙童推辞不得,只能接下元竹的好意。

        白久已经走远了,白水一个人干瞪眼也没用,朝元竹摆摆手,“小师姐,回去了——”招呼着元竹回去。

        元竹应了声,立马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