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51.何错之有?

51.何错之有?

        她需要他——百里长卿一个说法!夏果果的一个说法!不然的话,今日妄生小师弟的下场很可能就是她自己往后的下场!

        她可不能就这么无功而返,折了自己的鹤运……

        她是想成仙,但这些和成仙毫不矛盾。

        白鹤老人告诉她:做鹤啊,切记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

        “他犯了错,自有弄云神尊惩罚他、说教他,让他明白自己错在哪里。竹儿,你跟本尊走即可。本尊也有话要问你——”百里长卿道。

        元竹:“我不!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跟徒儿说明白?我不走,我不回去——”

        妄生呲着牙,咧着嘴,努力地抬起胳膊,扯了扯元竹的衣摆,“师姐,妄生没、没事。你先和凌霄神尊回去吧……”

        他背后的衣服,背后的皮肉都被无常鞭出了血痕,血痕发红,四周冒着缕缕寒气,配上妄生苍白的唇,令人不免心生疼痛。

        他看起来不大,按照人界的年龄不过十二三岁有余。

        小小的骨头架子,长长的狰狞鞭痕。

        妄生似乎想证明自己真的没有事情,他强忍着抽痛起身,用发颤的双手向百里长卿做了作揖,致歉,“今日之事,连累神尊,连累师姐了。”

        明明是个孩子,他说起话来却是老气横秋得很。

        惟有稚嫩的身体,清亮的黑瞳显示出他的尚小。

        百里长卿没有说话,微微点头;夏果果则站在百离长卿后面,更是不会言语,他的眼神里藏着最冷最深的坚冰,冻人冻得心慌。

        妄生再转身对元竹拱手,强挤出笑,“师姐,妄生没事,还请师姐跟神尊回去吧——不要让神尊忧心了。”

        怎么感觉经小师弟一说,她倒是像个无理取闹的人了?

        好吧,她承认,她是心急了一些。可她还不是想为他讨一个说法?

        都怪,都怪她自己太弱了吗?

        她要不是妖,不是仙,而是神,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好一点,或者会不会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真没想到在世人嘴里一向清明的仙界居然也会有这种行为……

        “竹儿!”百里长卿拧眉,也不管元竹是否回应。

        他径自施了个化形术,将元竹变回鹤身,一把拎着向夏果果告辞。

        元竹措不及防地被百里长卿拎起翅膀,又一个甩身,甩入了他的怀里。

        百里长卿单手抱着怀里的丹顶鹤,唯恐她逃跑。

        但是元竹依然挣扎扑翅得厉害,他只能捏了个定身咒,稳住她的身形,让她安静下来。

        这个该死的……心里的吐槽还没吐槽到一半,元竹感觉脑袋上黏糊糊的,丝丝的腥味儿传入鼻中。

        她仰一眼,看百里长卿的右手在她的头顶上飞快地结定身咒,金光环绕着他的手掌,与殷红的鲜血格外地相搭。

        他的掌心血迹斑斑,针眼的小洞不停地滴落着这长生山中法力最胜的神尊鲜血。

        那一个个丑陋的、坑坑洼洼的小洞,渗着血,不由得看得元竹惊愕眼瞪。

        这个……百里长卿,他刚刚为什么要直接抓住冰鞭无常?

        以他的实力,他明明是可以躲开,毫发无损的……

        为什么?软玉美人?

        你真的是玉儿吗?怎么能对自己那么狠心?

        你究竟有什么图谋?

        按照海鸥妖的话来讲: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不好意思的是……她就是一只妖,还是鹤妖……

        想来海鸥妖口中的妖应该不是指她吧?

        如今,留在春华宫后花园里的只剩弄云神尊夏果果和双膝跪地的妄生。

        “师尊,妄生知道错了。”妄生低头低眼,气力不足地说。

        夏果果没有说话,挥手间,一张白纸飘落在地,零落到妄生的眼皮子底下。

        夏果果:你何错之有?

        妄生忍痛咬着牙根子,身后冒出的鲜血逐渐地冻结,“妄生错在不该偷懒来到花园里。”

        一抹白光流转在纸上,白纸刹时变成黑纸。

        一行方正的黑字写着:错,你错不该引她进来。

        妄生惊诧地抬头,疑惑地问道:“师尊,为什么?”

        白字夏果果: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伤势一好,你便该去清扫了。

        妄生颓然地垂下脑袋,大半张后背有种冻没了感觉。

        夏果果一挥宽袖,黑纸瞬间化成了碎片,消失在了原地。空中残余着一抹淡淡的梅花香气,扰了妄生的鼻尖。

        只可惜妄生不是个爱香的人,无论是龙涎香、茉莉香、还是梅花香,他连半分都分辨不出来。

        只觉得师尊身上的香味儿淡淡的,不刺鼻,却又多了分冷漠,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其实,师尊还不算不近人情吧,起码,没有让他带着伤去清扫干活儿。

        在别的眼里,他是哑巴掌刑师尊座下的第一个弟子。

        看起来,好像……还不错,其实都是些假象。

        他没学过什么招式,神尊也鲜少和他谈论过什么。

        他平日里除了干干杂活儿,就是干干杂活儿……

        不过,他不在乎。

        因为,是师尊带他上来,赐他名字的。

        当妄生再次抬眼时,夏果果已然不见。

        妄生腿弯打着颤儿,艰难地起身,他的手里攥着一块方帕。方帕上沾满了粘稠血迹和草汁。

        啊——又……又脏了啊——

        弄云神尊冷,春华宫盛;凌霄神尊惰,凉华宫寂。

        不,凉华宫其实还不算特别安静的。

        毕竟还有个活跃的大嘴巴子白水在这里不断地找个话题。

        他的嘴巴简直比下界的说书人还溜儿……

        “啊——师尊啊,师尊好。师尊这是去哪里了?可看见小师姐了吗?白久说小师姐去找师尊你了……”白水迎面走来。

        他走得越来越近,眼里的事物看得越来越清楚。

        咦,师尊的怀里抱着一个什么?鹤?一只丹顶鹤?

        啊啊——他好像记得,小师姐的原身也是一只鹤!

        “师尊,莫不成这是小师姐?”暖香在怀,师尊的段位果然不是他能比的。

        人身不成,来个鹤身抱抱。

        白久在一旁猛然打断白水的话,“师尊,您这是怎么了?可否需要弟子前去请司味仙尊过来看看?”

        司味仙尊主要掌厨,因早些年也随着一个人沾了点医术皮毛,在看病这方面还是颇有点造诣的。

        百里长卿单手抱着元竹,懒懒地道:“不必麻烦,院前的梧桐落叶了,你们前去扫叶吧。”

        “嘿嘿,师尊,要不要弟子帮你准备点什么?”白水笑得狡黠。

        “白水!”白久立马拉扯走白水,掐断他的八卦,“如此,师尊,弟子和白水先行告退了。”

        须臾间,白久拖着聒噪的白水已经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