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57.一碟红莓

57.一碟红莓

        “嗳,你这话儿说得倒是奇怪,要是这黄金楼里没有什么古书秘籍的话,为什么出入还需要弄云神尊的手谕?直接开放不就行了?”

        “其实……本来这手谕是不归哑巴神尊所管的,而是由咱家尊上亲笔。奈何师尊太懒,才将这出入之权挪移于哑巴神尊手中。像古书秘籍这等重要珍贵的东西,咱们长生山怎会随意放在外围的一个破楼里?”

        “那他们又是为什么这样做?真正的古书秘籍呢?”

        白水往两边看了看,顿住脚步,凑近元竹耳边,纸扇掩面,小声说:“这地上的黄金楼是假,真正的古书秘籍都藏在地下的黄金楼中……小师姐,这件事情是我不经意间听师尊喝醉提起的,你可千万不要透露了出去——”

        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她总感觉这一路都不太对劲儿——

        “那……地下的黄金楼该怎么进去?这个嘛——师兄我也不太清楚。小师姐你要是真想进去的话,不妨改日问问师尊。当然,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

        元竹若有所思地点头应道,转眼间两人已至凉华宫前。

        一道白影从天际凌云而落,直接撞了元竹的脑壳。

        元竹揉揉脑袋,抬头不禁惊诧,“久师弟?”

        “原是师姐,多有得罪,多有得罪。”白久使了个瞬移术快速地掠进凉华宫内。

        元竹喃喃道:“咦,这个久师弟究竟是怎么了?居然这般慌张,我的脑袋都差点被他给撞破了——”

        白水摇晃着裂了一口子的纸扇,暖色瞳仁里映出白久匆匆的残影,轻轻回道:我也不知道这个木头疙瘩今日是怎么了。他可是鲜少会流露出这种捉急的神态——”

        元竹:“真是奇怪了。”

        元竹和白水说些闲话后,分道离去。

        凉华宫内,白久脸色潮红,努力平息呼吸,拱手道:“师、师尊,祁过之山突现异象,大旱洪涝接踵而至。百里清泉尽数干涸,复又盈满。唯有姑逢山无人林中的一泉干涸依旧。此处妖气萦绕,霎是奇怪。”

        百里长卿斜卧在软塌上,一双凤眼懒懒地掀起,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他挥挥手,道:“接着说——”

        白久现已经缓过神来,捋捋思路,续道:“徒儿适才在路上遇到了北海水君,水君让弟子将此处转交给师尊,说师尊听了便会知晓这是什么意思。”

        百里长卿微颔首,白久旋即从袖中掏出一海螺,递给百里长卿。

        百里长卿接触到海螺的一刹那,海螺上的封印瞬间消失,一道道波纹沿着海螺向四周荡去。

        粗犷的男音从里面冷不丁地传了出来:百里!老龙知道你已经找到我闺女了,你是不是得为之前的承诺做点什么?

        就这么把我闺女扔在那个破洞里不管,你还是神吗?

        呸,你连个人都不是,怎么还能是神?

        我老龙可警告你,快把我闺女治好了。

        不然……我们北海和你没完!

        到时候,新帐旧帐一块算!老龙我定拆了你这凉华宫!

        白久站在一旁,听到北海水君这气势汹汹的破口大骂,脊背一僵,眼睛向百里长卿那里瞄去。

        谁知百里长卿听完,只是卷袖将海螺隐入虚鼎,除了眉心皱了皱,并无多余的表情。

        这个老龙,真是好笑,听他的意思——他是已经找到他们北海龙宫的六公主了。

        但是只因他没亲自将这个水六儿带回去,所以还要让他去对水六儿负责?

        嗯?负责?

        做梦!

        等她疗完伤,他就让她滚蛋。

        百里长卿捏捏额角,道:“白久,你让白水下去一趟。说是去祁过之山,将水六儿带上来。还有,让他闲着没事去看看他手下姑逢山的那眼泉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弟子遵命。”白久说着就要告辞。

        百里长卿接着叫住他,“本尊倒是想问问你,你的进展怎么样?听说你下界是去锦缘水乡除妖邪了?”

        白久平静的脸上漾起水花,他快速恢复原状,作揖道:“是,师尊,弟子此行顺利。”

        百里长卿接着又问:“本尊怎么听妙锦传音说,她们那里还是乱得很?”

        白久作揖的手颤抖了几下,眼神慌向他处,低头回道:“弟子无能,仍有妖邪尚未除尽。”

        “此事莫急,你安心慢着去做即可。”

        百里长卿长袖一挥,水晶帘动,隔断白久的视线。

        白久目光复杂地扫了里面一眼,转而退出凉华宫。

        百里长卿手里把玩着海螺,眼里的兴味越来越浓……

        袭月、北海水君、妙锦、白水,你们倒是有意思得很。

        袭月,你做的局,本尊已经看到了……

        大约过了小半个月的时间,咱这位懒神尊,终于想起了他还有一个新收的小徒弟——正放在琼华殿前晒太阳的。

        百里长卿掌心的一夜喝酒时,突然感觉身边少了点什么。掐指一算,少了他的小徒弟。

        想来从她拜入长生山到现在他还没有给她办个拜师大典。

        不是他懒,而是这长生山总共就这么几位法力高深的神仙,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

        内门弟子随便逛逛,便都能彼此认识了个够。

        这个借口不错。

        百里长卿满意地点点头。

        好像……他还没教小徒弟什么法术……这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了。

        反正他现在也没事,倒不如去看看他的徒儿。

        当百里长卿还在纠结教她啥的时候,殊不知元竹届时早已经找过他很多次。

        只是他一直出去,不知道跑哪里喝酒去了。元竹每次找他,皆是无果。

        元竹支着脑袋,抓起一个红莓就往嘴里塞,红莓长得有个拳头大。这么一塞,她整个腮帮子都被塞满了红莓。

        “久师弟,你方才说什么来着?”元竹吐出叶梗,含糊不清地问对面坐着的白久。

        白久正襟危坐在元竹的对面,客客气气地道:“没说什么。师姐觉得这红莓味道怎样?这可是挽雪神尊特意从神山捎过来的。”

        百里长卿站在一树梅花后面,看着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心里有点捉急。

        他咳嗽了两声,从梅花树后面走了出来,声音里有些问责的语气:“你们在这里干什么?现下这个时间,白久你难道不应该去帮着司味准备午膳吗?”

        白久一见百里长卿来了,立马站起身,朝百里长卿施礼,“弟子这就前去。”

        百里长卿快步走到石桌前,立在他和元竹的中央,一瞥桌上的一碟红莓,说:“挽雪又来送红莓了?”

        白久应声,“是,挽雪神尊说神尊喜欢,亲自送来的。师尊的一碟红果已经加冰放置在凉华宫内。”

        “嗯,烟雪还是一如既往地细心。她来时可曾说过什么?”

        白久:“不曾,只是放下十篮红莓便径自离开了。”

        “如此。你先行退下吧,我和你师姐有要事相商——”百里长卿慵懒的眉眼渐渐地凌厉起来,墨仁里沉了一杯浓浓的旧茶。

        元竹嘴里嚼着红莓,从碟子里抓了一个小红莓向百里长卿做出邀请状。

        她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笑嘻嘻地说:“师尊要吃红莓吗?可甜了——”

        百里长卿一直都十分抗拒海鲜,还有这种鲜艳的水果。

        在他的认知里,鲜艳的水果等同于深山老林里的毒蘑菇。

        “本尊不喜,你自己——”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小红莓立马塞住了他的嘴。

        红莓的汁水乍破在舌尖唇上,一股甜美的味道在口腔中慢慢地弥漫开来……

        元竹捧着脸颊,继续笑嘻嘻地半弯着眼睛,“师尊好吃吗?”

        好像……味道还不错——

        其实,他并非喜欢吃红莓,只是当年她爱吃,他这才跟着她一块吃红莓。

        过了那么多年,她不在了,他也很长时间没有吃过红莓了。

        每次烟雪一来,他就吩咐下去,将红莓四处分了,独留一碟红莓放置在凉华宫的青玉案上,任它自生自灭,自己酸腐……

        再说,这红莓遍地都是。可要数红莓哪里最好吃,定是神山挽雪神尊处。

        神山积雪,冰层厚,挽雪神尊法力醇厚,素来无事,便喜欢在园子里种点果蔬,以此来一边赏景一边尝着自己种的果蔬,好不快哉!

        一碟红莓配上冰块,如泪水陷入火焰中,看起来别致得很。

        元竹见百里长卿没有说话,复又问道:“师尊,好吃吗?好吃吗?”

        百里长卿慢条斯理地嚼完红莓,咽入腹中,缓缓道:“好吃。但是本尊不爱,以后你不准擅自往本尊的嘴里塞东西,本尊不是狗。”

        元竹摆手,“哎,师尊生什么气嘛——你要是不吃的话,那剩下的就都归竹儿了。”她说着又拿起了一个红莓。

        百里长卿瞪她一眼,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也从碟子里拿了一个红莓,像是赌气一样,道:“谁告诉你本尊不吃的?”

        元竹铃铃地笑了起来,声音脆生生得如黄莺啼鸣,“哈哈,师尊怎么今天想起找竹儿来了?竹儿先前不停地去凉华宫找你,却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师尊你。”

        百里长卿小口咬了一角红莓,说:“本尊先前有事,不是常在凉华宫。你要是有什么要紧事的话,让白久密法传音给本尊即可。”

        “那师尊,竹儿也可以和师尊密法传音吗?”

        “不能。”百里长卿淡淡地说道。

        元竹歪头,疑惑问:“为什么?”

        百里长卿用看白痴的眼光看她一眼,嫌弃地说了句,“你法力不够,只能由本尊主动发起这密法传音。”

        元竹怏怏地又顺了一个红莓,狠咬一口,“好吧。师尊你说竹儿法力低,竹儿也是没有办法嘛——师尊您可要知道,竹儿从入凉华宫到现在可是连您的面儿都难得见上几次。”

        “人家拜师都是学艺的,竹儿在这里什么法术都不会。要是以后竹儿出山,有人问起我师承何人,竹儿这该多尴尬啊——”

        百里长卿:“所以本尊现在过来了。”

        “师尊你过来又有……”元竹后知后觉,后面那个“什么用”一下子卡在嗓子眼里。

        她猛地将剩下的半个红莓塞入口中,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道:“师尊这意思……是要教竹儿法术吗?还是说,要传授竹儿什么法力?”

        百里长卿再淡淡地扫她一眼。

        他背向太阳,长睫毛投下一片灰色的阴影,他放下吃了几口还尚未吃完的红莓,站起身,正对着元竹,说道:“法力只能自己修炼,传不得、也不能传。本尊可以教你几招法术。本尊记得,你来时原身是一只——鸭子来着?”

        元竹倒也,白眼差点翻出眼眶。

        她愤愤地鼓起腮帮子,大声反驳,“是丹顶鹤!师尊!丹顶鹤,丹顶鹤!”

        “哦,丹顶鹤啊——你现在以人形走在长生山中,可会化回鸭——不,鹤身?”

        元竹实诚地摇了摇头,“竹儿不会。”

        “那本尊接下来就教教你如何化回原身。这个法术叫做返形术,能够将化成他形的事物返回原形。自然,以你如今的修为,你返自己的原是尚且可以。”

        “倘若你想要把别人返回原身,怕是不易得很,到底你还是法力低微。不被别人打回原形,已是不易,更别想着返别人的形。”

        元竹现在可算是知道了这个百里长卿面上看起来一副醉鬼的样子,一副柔和得毫无攻击力、慵懒的样子……

        实际上,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毒舌王,一个小肚鸡肠的神仙!

        什么软玉美人,她看他才是一个口舌生疮的八婆!

        有必要这么打击她吗?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法力弱……

        元竹纵使心里百般不爽,奈何届时寄人篱下,也得收住吐槽。只能任心里长河水涌涌东流……

        鹤生不易,鹤生不易啊!

        百里长卿起身挽起元竹的臂膀,将她挽出凉亭。二人一行行至一空阔地方,才停住脚步。

        百里长卿随口教了元竹返形术,径自从虚鼎中取了一壶酒,一席子,铺开来,懒懒地躺在上面喝着度数不高的清酒。

        元竹只得恨恨地看百里长卿一眼,自觉地去修炼返形术了。

        接下来的时间,百里长卿酌酒对元竹评头点足。

        百里长卿:“嗯,差!竹儿,你原身难道只有半只翅膀吗?”

        元竹:打不起,我还瞪不死你吗!我瞪!

        百里长卿:“竹儿,你难道只有一对翅膀吗?你是人身鹤翅吗?”

        元竹:我瞪!我再瞪!

        百里长卿:“嗯,这次还不错。堪堪有个鹤形,只是你怎么不会说话了?”

        元竹:一声鹤叫割破你的耳朵!我是鹤!我是鹤!哪里会说人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