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58.小狐狸

58.小狐狸

        终于,当元竹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时,就在她返回人身时,百里长卿突然动了!

        他大手一捞,将元竹捞入怀里,墨瞳朦胧地浸润着浅浅的茶色,他笑着轻轻地说:“长得不错——”

        元竹:!

        “晚上拿回去让司味开个荤倒是极好不错的,就是有点瘦了,没多少肉,柴得很。”他说这话说起来是那般风轻云淡,宛若真得在喝茶食饭一样……

        元竹:我……!

        元竹施出浑身的法力,施了个返形术。

        这个返形术并不用于她的身上,而是用在了百里长卿的身上。

        真不知道这个百里长卿原身是什么模样?

        要是一只黑猫的话,她要好好地欺负它一番……让他平时一直拿着她当鸭子耍!

        然而,令元竹失望了——百里长卿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一袭竹青色长袍层叠,一张冠玉的脸上酒气弥散。

        是不是她道行还是太浅了?居然没能将这个百里长卿返回原形!

        元竹心中默念,鹤身即刻恢复人身。

        她穿着薄薄的白衣,隔着轻柔的衣料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百里长卿臂弯里的暖意。

        百里长卿的胳膊现下正揽过她的瘦肩处,爪子垂落在她的发间。

        他没有合眼,半掀着好看的茶色眸子正在笑眯眯地看着她。

        一瞬间,元竹竟然觉得他并不是一个酒鬼,而是一位隐居在此的谪仙……

        “师尊,刚才竹儿法术练习得怎么样?竹儿聪不聪明?厉不厉害?”元竹侧头,枕在百里长卿的左臂上,期待地等着一个回答。

        “嗯,不错、不错,只是笨了点。这低等的返形术你竟用了半日多的时间才堪堪学会——”

        他右手持着酒壶,抬颈倾罢一整壶酒水。酒水沿着他的下颌线流淌了下来一直流淌到不知名的深处……

        元竹心力交瘁地垂下脑袋,伸冤道:“师尊,竹儿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好歹这还是竹儿第一次学。师尊,为了竹儿以后能够更好地学习,出去不丢凉华的脸。您能不能告诉竹儿,竹儿应该怎么进入黄金楼?竹儿想去拿一些古籍看看——”

        他酒力不胜,三两杯酒便可倒。如今,他喝了一壶酒,更是醉上了眉眼。

        百里长卿竖起食指,朝着元竹摇了摇,嘴角绽开一大朵晚夜昙花,朦胧醉人。

        他笑着笑着,挥手罢,手中空酒壶化为虚无。

        百里长卿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挑开了元竹的衣领扣子,细声细语地说:“你啊——终于回来了吗?”

        他说着说着,声音突然低下去,变得沙哑不堪,“你知不知,我等你已经等了很久了……我、我本来都已经绝望了——你,还好吗?”

        元竹瞬间茫然,呆呆地看着百里长卿就这么轻缓地挑开她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

        百里长卿的食指指腹慢慢地抚摸过她的锁骨,一双点茶的墨瞳在她的锁骨上下不停地逡巡,像是再找些什么。

        没有吗?看来是他猜错了?

        他记得她的身上锁骨处是有一片竹叶胎记的……

        元竹以为他要渡给她一些法力,没脸没皮地嘻嘻:“师尊你这是要渡给竹儿法力吗?要不要继续?竹儿在这里恭候——”

        百里长卿哭笑不得地将爪子继续往下面撩去……

        正在这时,一火烧屁股的大喊传了过来,“我的天呐——师尊,弟子可算找到您了!”

        元竹一听这声音嗖地扣上衣领,一骨碌从席子上爬起来。

        她可不能让小师弟知道百里长卿打算给她渡法力,不然的话,万一他也想分一杯羹该怎么办?

        百里长卿收回手,笑了笑,斜支颐,问道:“浑水子,你这回来了?发生了什么搞得你这般急躁?”

        白水刹住步子,立在百里长卿和元竹身前,掐着腰,大气不接上气:“师、师尊——那北海的六公主闹事了!”

        百里长卿不慌不忙地整理好衣襟,起身,问:“你这次下界如何?”

        白水面上青白转化一番,最后定格为煞白,道:“一切安好,还请师尊放心。”

        “希望你能够尽快处理好这件事。你掌天下万泉,想来姑逢山的那眼泉理应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

        “是,师尊。”

        白水,掌管天下万泉,与水神相佐,控天下水系。

        只是不知为什么,他掌天下万泉,独独对那眼泉没了印象……

        唯独一提及“姑逢山”或“祁过之山”这两个地方,他的脑袋就隐隐作疼……

        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百里长卿挥袖收起席子,席子化为金光闪入虚鼎。

        他懒懒地扫元竹一眼,再将目光扫向白水,道:“倘若你还有什么要事,便和你的小师姐一同前去解决吧。本尊乏了,要回去休息。”

        白水心情颇是复杂,舌头都打结了,“可、可那是北海水君的六公主——水六儿……”

        百里长卿给白水下了一剂定心汤,道:“无妨,一切按照长生山的规矩来即可。”

        话罢,当白水再一抬头时,百里长卿已经消失在原地,独留元竹正仰头看着他,笑嘻嘻地说:“小师弟,你找师尊是干什么呀?师姐和你一块去!”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前不久师尊让我下界接了北海的六公主上来。师姐你应该知道,就是你们上次下界去找的那个水六儿——”

        “她怎么了?”

        “她啊——”没等白水说完,一个不明物体一跃而来,一下子将白水扑倒在地。

        白水眼前一白,不停地扯开那个不明物体。

        元竹一看,那个不明物体像是一个动物。

        其状如狐狸,身后长着一双白色的大翅膀。它凄厉地叫着,音似鸿雁悲鸣,格外刺耳。

        她不禁皱眉,帮着白水把那只动物拉开。

        那只动物蹲在白水的胸前,用爪子去抓白水手中的纸扇,大翅膀“扑棱扑棱——”地拍打着白水。

        顿时,白羽凌乱,散落一地。

        白水慌神地抵住动物的爪子,生怕它弄伤自己。

        怎料那动物利爪一划,割破白水的袖子,抓过他的扇子就跑了。

        它跑得仓皇,大翅膀呼呼地扇动着,差点把旁边的元竹给扇飞了。

        这时,又一道急匆匆的身影裂风而来,一个个水柱拔地而起,其势凶猛,喷得院子里的花都簌簌地掉落枝头,喷得白水一脸水。

        “小狐狸!你别跑,你别跑啊——我这就带你去洗个澡!”热情四溢的女音乍然旋到耳边,银链泠泠作响个不停。

        元竹看着那道分奔而去的身影,诧异地打开嗓子,“水六儿?”

        女子听见有人叫她,骤然刹住脚步,一双圆眼望了过来,疑惑:“你叫我?”

        水六儿身后的外门弟子“轰通——”地涌了进来,纷纷问道:“狐狸在哪里?狐狸在哪里?”

        水六儿指着西边,大喊:“在那里!小狐狸往那边跑了!你们快去给本公主追!追到者本公主赏他十颗夜明珠!”

        “嗳,公主别急,我们这就去!”有外门弟子应道。

        “快快!它往西边跑了!你快带人疾行到后门,从后面包抄!”

        “我们这就去!”

        “快快!看啥呢?!”

        “不看啥不看啥,我们这就去!”

        “本公主要我的小狐狸完好无损,倘若你们敢伤它一根寒毛,本公主让你们不仅得不到这十颗夜明珠,而且我还要告到你们师尊面前!让他治你们的罪!”

        “呼——”拥挤的众人听罢风一样地去追赶拿着小狐狸了。

        转眼间,四下安静极了。

        “喂,我记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是哪里的小仙娥?我怎么不记得这个凌霄收过什么内门女徒弟?”

        水六儿将垂在眼前的一缕海藻绿的黑发别到耳后,环臂打量着元竹问道。

        元竹一看是水六儿,一下子瘫软在书桌上,她脑袋枕着一摞书,有气无力地吐槽,“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后面的字她卡在了嗓子眼里,没有说出来。

        “嗳,你这只小鹤。怎地见本公主来了,是这般愁苦啊?本公主有那么讨人厌吗?你刚刚说还以为,你以为什么呀?”水六儿双手交叠于背后,翘着脚尖俯身凑到元竹眼前。

        元竹一看突然凑过来的这张脸,立刻弹了起来。

        这不弹还好,一弹她的脊梁骨一下撞到了桌沿上。

        她哎呦哎呦着揉着腰部,稍微地往左移动着步子,错开了水六儿的视线,解释道:“没什么没什么——”

        她方才还以为是百里长卿回来了,吓死她了——她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哦——”水六儿拉长声音,嘻嘻地复问:“你既然没什么,那你一个在鬼鬼祟祟地这里干什么?”

        “我、我——”元竹有点语结,她遽然又想到她是百里长卿的徒弟,直起腰板道:“我是凌霄神尊的徒弟,进这凉华宫又怎么鬼鬼祟祟了?我有事情找师尊,谁知道他不在——”

        “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现在偷摸着找神尊?”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

        水六儿一听这话儿,乐了,拉着元竹就往外走,乐呵呵地说道:“既然小竹子你没什么要紧的事情,那你跟我来一个地方吧!我带你去看看小狐狸——小狐狸老可爱了,还长着一双又白又大的翅膀……”

        “它真的是个狐狸啊?还长着一双白翅膀?”

        “应该是的吧,我也不知道它具体是什么东西,因它长得像只狐狸,我就叫它小狐狸了。”

        “你们北海居然还有这种稀奇生物?水里不都是鱼虾螃蟹之类的吗?”

        “不不是,这只小狐狸不是北海的。”

        “那它是哪里的?”

        “是我在下界时,偶然间遇到它的。我好像睡了一个大觉,醒来时它就已经卧在我身边了——我等了几天都没看见有其他的狐狸来找它,猜它或许是没了爹娘,这才把它领了上来。”

        “哦,这样啊——”元竹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二人说话间,已经行至水六儿的住处。

        水六儿离元竹的居处不算远,走个半个时辰便会抵达。

        凉华宫内里已经满人,外围还有许多客房。水六儿正居住在外围的客房里,先前和她胡闹的弟子也都是外门闯入的。

        凉华宫的规矩不算很严,这些外门弟子本就整日没个正形,再加上水六儿这般引诱,更是心痒地直接闯入了内围。

        然而,百里长卿得知此事的态度嘛——自是无所谓的。

        他也懒得罚这些外门弟子。早些年他外门弟子收得太多了,直到现在他都没认得出来几张人脸来。

        只是后来,他们被空闲出来溜达的夏果果给碰上了。

        此事真的不是夏果果想多管——要怪只能怪那只小狐狸一溜烟蹿入了春华宫的后花园里。

        小狐狸跑得撒欢,被拨弄花草的夏果果当场抓了个包。

        对了,除了小狐狸外,还有后面紧跟其上的一众外门弟子。

        这些外门弟子一门心思地只想着十颗夜明珠,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花花草草,这是谁家的后花园。一脑门撞上了弄云神尊夏果果。

        这之后的事嘛——自然是掰着脚指头想就能想出来了……

        夏果果不能言语,也不屑浪费白纸在这些他看起来不成体统的外门弟子身上。

        于是,他手握冰鞭无常,干脆利落地劈下一道充满着倒刺与寒气的长鞭——众人瞬间被这一鞭鞭打得屁滚尿流,痛哭流涕。

        哪里还顾得上去追乱闯入的小狐狸,立马捂脸摸鼻地爬墙滚了出去。

        过了两个时辰,小狐狸玩够了,自己老老实实地回了水六儿怀里。

        众人看见水六儿手中顺着毛的小狐狸,那一双双眼睛瞪得都快掉了出来——

        这结果是……所有的外门弟子皆连一颗夜明珠都没有得到——

        反被夏果果赏了一顿鞭子。

        也得亏夏果果下手不重,又只一鞭,他们的小命才能够得以保住。

        再后来,所有的外门弟子在心里默默地将水六儿划到了危险的一栏里,陪着她的还有那只小狐狸……

        这哪里是小狐狸啊——明明是一只老狐狸!

        众人哀嚎,却因和水六儿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

        平日里,一看见水六儿,要么打个招呼就速速离去,要么就干脆躲一边去,不让水六儿看见他们。

        不仅这些男的外门弟子这样干,就连那仅有的一两个女弟子都是这样干。

        起初,她们关系还是很好的。

        因为水六儿总会时不时地给她们一些珍珠什么的,让她们拿去做首饰,让她们和她说个话,玩个游戏。

        然而,现实往往不是水六儿想象中的那样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