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69.你要记得你爱他

69.你要记得你爱他

        元竹托着腮,喃喃道:“那他可真是个好人呐。”

        水六儿把海螺抛给元竹,元竹抬手接住海螺。

        水六儿顺着小狐狸的皮毛盯着元竹兴致勃勃地说:“小竹子,你说你这么护着海螺……你不会是喜欢上百里长卿那个撩不动的懒神仙了吧?”

        元竹茫然,一双乌玉的杏瞳滴溜溜地转着,“才没有,我只听我爹娘说过爱呀爱呀,莫非喜欢那种东西也和爱一是同一种东西吗?”

        水六儿笑了起来,道:“喜欢这种东西哪里有爱来得深,但是意思也是差不多。好比大海和湖泊,它们虽然同样都是水,却因水的多少,水的深浅而不同。”

        “那六儿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爱比喜欢还要深吗?”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要记得你爱你家师尊就行。”

        元竹又茫然了,“嗳,你方才不是还说我喜欢我家师尊。话说两句又怎地改了口,爱和喜欢这种东西能够让我法力大增吗?”

        水六儿按下腾地抬起头的小狐狸,铃铃笑道:“这种东西,哪能随便让你法力大增的?”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让我法力大增?”

        “嗯……是这样不错,要是你家师尊肯与你同宿双修的话,啊哈哈哈哈——”

        水六儿脑补着懵懂的元竹和慵懒的百里长卿于一场醉酒后缠绵的场景。

        那真是……让人咋舌。

        啊哈哈哈——

        元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如此,看来我要尽快和师尊双修了。”

        “小竹子——”

        “嗯?”

        水六儿笑眯眯地抱着小狐狸凑过来,狡黠地说道:“小竹子我跟你说,听说这个百里长卿最爱喝酒,也恰恰是最不胜酒力的……这些可都是我早些年为了追求百里长卿而重金从各个小仙的嘴巴里翘出来的——你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吧?”

        “咦,他醉酒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能有什么可做的?”

        水六儿猛戳了戳元竹的脑袋,戳得元竹脑袋直晃,眼睛不停地晃到这里摇到那里。

        “你傻啊你,我瞧那个百里长卿对你还是不错的,你何不拿一壶酒灌醉他?”

        元竹哦了一声:“然后呢?师尊他现在不在凉华宫中。”

        水六儿一副恨铁不成钢,恨女嫁不出的样子,摇摇叹息着,“真是傻鸟啊,傻鸟啊——你灌醉百里长卿后自然是要同他双修了。不然你灌了干什么?他现在不在凉华宫里,不正好方便你准备吗?小竹子,你有酒吗?”

        “没有没有,我不喝酒。”元竹实诚地摇头。

        水六儿复又按下怀里扑腾的小狐狸,“你喝不喝酒没关系,关键是让百里长卿他喝下去,醉掉就好了。让我想想,我来凉华宫来得匆忙,也没什么酒。不如改日我们去鲜于万象那里讨要两壶酒,就说是你师尊让我们来拿的。”

        “这不好吧,我和司味仙尊不熟。而且……”元竹脑袋灵光一闪,“我听久师弟提起过,说师尊最爱喝下界的竹枝酒,我听说那个酒庄离长生山不远。”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点下去吧,要赶在你师尊回来之前就准备好。”水六儿听闻乐了,迅速起身拉着元竹就要掠身下界。

        元竹挣脱掉水六儿的手,道:“不行,这样不好。小师弟曾经跟我说,要下界还要去归君爷爷那里讨要手谕的。”

        “归君爷爷?”

        元竹一拍脑袋,转神改口:“是春华宫的弄云神尊。”

        水六儿听罢,脸色有点僵,眸里的火堆轰地被一盆子水给浇灭,“就是那个以冷漠无情出名的冰鞭无常、哑巴弄云?”

        “是极。”

        水六儿挥挥手,“这么说来,此事还需从长道来,不可捉急了。”

        元竹点头:“是的,等着我去讨要一番。”

        水六儿:“小竹子你要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增强法力的话……我以前听那些闹哄哄的七婆八姑说过,那黄金楼里可是有不少的秘籍,你大可去看看。”

        “我去过,还是向弄云神尊讨了手谕。可不知怎地,那手谕等我拿出来的时候居然连一个笔画都没有了。”

        “哈——小竹子,不错嘛。你居然还能从那哑巴弄云那里弄来手谕,你加加油再去要一次,顺带着把下界的手谕给讨了。”

        “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哈——当然,要是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也别客气,尽管说出来。这俗话说得好嘛,宁拆十个窝,不毁一桩婚嘛。”

        水六儿笑得乐呵,在一边连连起哄。

        两人随便谈论了一些,元竹便先行离开了。

        她这次的目的地自然是夏果果的春华宫了。

        相对于百里长卿整天见不着个毛影,这个弄云神尊夏果果倒是安安静静得很。每次凡元竹一入春华宫总能够看见他。

        有时,夏果果在凉华宫内端坐在檀香木书桌前,神色严肃地扫过一行复一行的隶书;有时,夏果果会独自在后花园一角,一个人轻轻地吹着陶笛,看着眼前百花四季长盛;有时,夏果果会一个人坐在后花园的凉亭里,他就这么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说妄生是夏果果的内门弟子,也是唯一一个。

        奈何夏果果身上的气息太过冷冽,人又不能言语,两人也是相谈甚少。

        妄生经常在夏果果废寝看书的时候,于桌角落上一碟桂花糕。

        不知道为何,他先前听别宫的弟子私下里议论过夏果果,说长生山不爱糕点的人就他一个哑巴。

        哑巴哑巴,多是黄连吃多了的下场。

        长生山的神仙皆知夏果果挑食,饮食清淡得很,清淡到可以说没有一点油水。

        为了配合他清淡的演出,就连那红色的辣椒子都不曾在他的饭碗里见过。

        那些外门弟子们,还划拳猜过各宫师尊的饮食。

        说凉华宫的凌霄神尊最不挑食,但好像也没有特别喜欢的美食。

        哦,对了,除了他一天到晚不离身的酒。

        像司味仙尊嘛,他们似乎更是想不到这位掌勺仙尊喜欢什么。

        害,定是自己做的菜仙尊什么都喜欢了。

        一位爱酒慵懒的神尊和一位手艺极佳的仙尊就这么一页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