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70.黄连炖苦瓜

70.黄连炖苦瓜

        当他们划拳猜到夏果果这里时,那是一片哑然,齐齐死寂。

        有顽皮的外门弟子直接给夏果果捏了道菜名,说他爱吃黄连炖苦瓜。

        一张脸整日深仇大恨的,天天冷漠得跟个什么似的,对,跟个丧夫丧儿的寡妇一样,可不就是苦相嘛——

        众人听那个外门弟子一番分析,深觉有理,而后,一致通过这道新菜式:黄连炖苦瓜。

        还有别的弟子不怕死地去尝试一番,接下来的结果嘛……

        自然是令人咂舌的,不,是苦得连舌头都没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作死的神仙没人疼。

        于是,出于同门情谊,众人还是装模作样,纷纷扼腕向徒然倒地的小弟子一鞠,袖了手飘然离去。

        自此,再也没有人敢尝试着做这道新菜式。

        唯有哑巴弄云的外号缭绕在长生山顶,久久不散。

        元竹来得巧,夏果果吃饭向来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所以,鲜于万象那里总会有意无意留几碟子素菜,温在锅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夏果果的胃口有点变——他从来不吃糕点,不吃油荤,饮食堪比和尚。

        不,甚至比和尚更恐怖的,堪称绝食系神尊夏果果居然有朝一日派他的小徒弟妄生前来嘱咐他,做饭时多准备点糕点,说是他家师尊近来喜食糕点。

        这差点没把鲜于万象给吓了个半死。

        夏果果彼时正在用膳,抬眼往窗外望去,琥珀眸子里缀了一丝凉薄日光,日光很薄很淡,越发衬得他面色清冽冰冷。

        一地冰气自他的周身蔓延开来。

        似是察觉来人,恍然间瞧得一抹残影擦着妄生的脸而过。

        元竹站在妄生后面,猛地伸手一抓,一块包着油纸的桂花糕稳稳地落在了她的掌心。

        夏果果力道掌握得甚好,桂花糕的油纸未破一分,打开油纸,桂花的香气扑鼻而来,香甜得很。

        那卧在油纸中的桂花糕花纹完整清晰,也是好看。

        未及元竹脑子做出思考。

        弹指间,一张白纸逆风而来,“啪——”地糊在了元竹的脑门。

        元竹:……

        又是直贴脑门,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一只丹顶鹤,还是要脸的好不好?犯不着这样总是贴她的脸吧?

        还是说,是她长得太好看了,引得这个归君爷爷都嫉妒得犯了浑?

        对,定是这样。

        元竹心里一阵翻腾,安慰着自己,揭下白纸。

        白纸上面依例方方正正地写着一个简言意骇到极致的字:吃。

        妄生见状,拢手垂首道:“师尊,凉华宫的元竹师姐求见,说是有要事相求。”

        夏果果放下筷子摆摆手。

        妄生会意,利索地退出里间,也随便寻了个地方吃早已过的午饭去了。

        元竹余光一斜,斜到夏果果饭桌上的一碟子龙须酥。

        她一手拿着桂花糕,一手拿着白纸,朝着夏果果笑了笑,夸赞道:“归君爷爷这桂花糕倒是貌相极好,色味俱佳,顶顶个绝佳啊——我瞧这碟子龙须酥也是雪白酥酥得很,只是不知味道如何。”

        夏果果现下已经对元竹这称呼见怪不怪了,他也不屑再在这个称呼上咬舌。

        瞧见夏果果唇角微勾,一身冰气消散大半,他一挥袖,一碟子龙须酥飞至元竹跟前。

        元竹立刻抛了白纸,迅速接过碟子,连忙谢道:“多谢归君爷爷,那竹儿就却之不恭了。”

        元竹十分自觉地,乐呵呵地找了个空椅子坐了下来,大喇喇地吃起桂花糕还有龙须酥。

        她一顿狼吞虎咽罢,这才察觉夏果果正紧紧地盯着她。

        他目光不比之前冰冷,但也还是裹挟了几分寒意。

        习惯养成的性子,难以在短时间内改变。

        肩头垂落的一缕白发像他整个人一样清清寂寂。

        夏果果现已停箸,一点白光自夏果果的指尖泛起,白纸骤然又回到元竹油光的手中。

        白纸上书:吃完了?

        元竹后知后觉,抹抹嘴巴子,双手缩在膝盖上,点点头。

        夏果果:你过来有何要事?

        元竹哦哦大悟,暗骂自己差点忘了正事。

        真真是美食当前,正事易忘啊——

        “是这样的,归君爷爷。我想再向您讨要几张手谕。”

        夏果果:进入黄金楼的?

        “嗯嗯,除此之外还有出山下界的口谕。我家师尊特意嘱咐我来讨要的,还说别弄错了。”

        元竹话里话外都在谈之前她拿着张假手谕差点被捉罚的事情。

        夏果果自然是知晓这件事情的,看来元竹的脑回路还没想到那里,那他也没有必要自开话题,省得平添不快。

        这种事情,还是背后做了爽快。

        夏果果:你要出山?为何?我听妄生说,百里已经不在凉华宫很久了。

        元竹扯扯头发,一时间被夏果果问得有点舌头打结。

        她想了想,接着圆上谎:“我家师尊去了人界,是师尊令我去黄金楼取点东西,随后下去找他的。”

        夏果果行动好似永远比写字快,两张白纸裂风而来,忽地落到元竹的跟前。

        元竹被夏果果这一操作迅猛地吓得眼皮子跳了几下。拿起桌子上的两张白纸细细一看,正是进入黄金楼和下界的手谕无疑。

        手谕注入夏果果的一点法力,尽管仍然是白纸黑字,却多添寒气涌流在其表。

        外人怕是感觉自己只触一指,便会被冻僵手指。

        元竹她原先以为她要死缠烂打夏果果好一番,他才能给她手谕,还是两张呢。

        夏果果挥挥手,示意元竹可离去,

        元竹委实是奇怪得很,打趣了夏果果两句,随后便喜滋滋地离开了。

        黄金楼!人界竹枝酒!

        她现在连走路都感觉自己是在飘,拿了手谕的感觉就是和平常的不一样。真好哇,离她成仙的道路又进了一步……

        之前白水和她说过,说这凉华宫外围地上的黄金楼并非真正的黄金楼,真正的黄金楼在地下。

        可这地下又是哪里的地下呢?

        这些神仙也实在是瞎折腾得很,自己又不是兔子,何必狡猾得挖那么多坑呢?

        真是奇怪,奇怪啊——还好她们丹顶鹤用不着那么多坑,不然的话,没等坑搞好,她已然累死在半道上了……

        这地上的黄金楼守卫看起来还是颇森严得很,她上次没讨得半分便宜。

        要是一个地方真的没有金子,又怎会派那么多人守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