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71.黄金楼走水

71.黄金楼走水

        那些怪服的神仙,一副不好对付的样子。

        尤其是那个持剑神仙,谁知他长得人高马大的,出手却是凶残得很,就像……就像是饥渴不耐的鹰隼一样。

        百里长卿的事情需要从长计来,急不得。

        到底下界还是麻烦得很。

        她以前听海鸥妖说,那酒都是放得时间越长,便越好喝。

        想来这个百里长卿更喜欢放的时间长的酒吧?

        那她不若将那酒先留在下界的酒窖里,好好地酿一酿。

        反正她现在也不知道真正的黄金楼在哪里,倒不如就这样将错就错,顺道去看看那地上黄金楼里有什么好一点的东西可以用。

        元竹想把两张白纸放入乾坤袋中,她一摸腰间,却发现百里长卿给它的乾坤袋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元竹作罢,照例往袖子里塞入白纸。

        本想凌云,又想起这个所谓的师尊只教了她一个返形术,凌云在这里是丝毫都行不通的。

        因为她不会……

        对了,返形术?她可以返回鹤身,然后飞到黄金楼那里啊——

        她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元竹嘴皮子翻飞,快速念诀,半个翅膀从她的身后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冒了出来。

        她的另一个翅膀呢?怎么还不出来?

        元竹有点着急,加快念诀的速度。

        “嗡——”返形术猛地中断,另一个翅膀刚冒出个尖,便又缩了回去。

        元竹停下来,无奈地往背后望去。

        只有一只翅膀的……鹤……她不要那么惨好不好?

        这要让她怎么飞起来啊——

        元竹内心恶浪翻涌,无数的浪花拍上礁石,又焦又急得简直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找个狗窝立刻钻进去。

        元竹叹了口气,复叹口气,整理好心情,歪歪斜斜地从黄金楼飞去。

        外门弟子此刻多以午睡完了,许多弟子已经起身来准备着接下来的活计。

        有人刚出门,伸了个懒腰,大喊:“天呐——你们看空中那是什么?半对翅膀的鸟?”

        黑点闪过他的眼睛。

        “吵什么吵啊——不睡觉就滚远点折腾去!”屋内传来一声爆喝,一个鞋底子猛朝着他的脸砸来。

        那人一躲,鞋子哗然砸了个空,“嘿,你这个家伙……”

        紧接着,又有人别一把桃木剑路过,听两人谈话,仰头望去,见一黑点,道:“我瞧着那长着半只翅膀的……好像不是鸟,倒像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妖,还是半边翅膀。”

        又有人推开木窗,探头凑舌,“我看着它飞得方向是前往黄金楼的方向。”

        “你说的有理,貌似确实是这个方向。”

        “这是哪里来的小妖,居然想闯黄金楼,不要命了吧?”

        “不知道,不知道,怕又是一个去送死的小妖。”

        “嗳,我看掠过屋角的那个身影怎么那么熟悉啊——你们看,这是不是咱家师尊新收的小师姐?”

        唠嗑的众人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如平地惊雷,炸开一方明净。

        别桃木剑的剑神仙还有其他神仙,议论声骤然打住。

        仔细一寻思,似乎……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在场所有的人的目光往天上望去,那黑点虽摇晃着速度却未曾减弱半分,只看一道晃荡的流星划过,黑点突地消失在了黄金楼那个方向。

        所有的人收回目光又开始七嘴八舌地闲谈起来。

        “我看着也像得很,你们说小师姐这是去黄金楼干什么啊?”

        “不晓得不晓得,我先前听闻小师姐和春华宫的哑巴弄云走得很近。是不是他们在……”

        “呸,快闭上你的狗嘴吧!这种事情你也敢多想,舌头还要不要了?”

        “那你说,这个小师姐不步行,反将飞行至黄金楼是意欲何为?”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我猜啊——这其中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

        一个外门弟子还未说万,便卡在了嗓子眼里。

        那人摸了把被砸的脑袋,扭头一看,白水正摇着纸扇笑嘻嘻地站在他们身后,问道:“你们在谈论什么啊?何不与我好好谈论一番?”

        那人一见八卦前锋白水来了,拱手喊了句水师兄,拉着周边的神仙轰地将白水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本八卦册子就此开启了新的一章……

        “然后呢?哑巴弄云和小师姐又怎么了?”白水接连发问。

        一个外门弟子插嘴道:“水师兄,你可不知道这其中的——”

        “白水,你在干什么?”一个醇厚如松木的声音自八卦小队的身后由远及近传来。

        众人见来人,皆礼貌性问好。

        白水纸扇啪——地合上,一点脑袋,委屈巴巴道:“久师兄,师弟可是什么都没有干。怎么……难道连素来以谦逊的师兄你,都忍不住想要来分一杯八卦羹?”

        接着又拨开人群,转到白久面前,掩面说:“嗳,咱俩谁跟谁,久师兄你倘若要听什么香艳段子,大可告诉师弟。师弟这里可又添了不少新色……”

        白久耳垂一红,一把推开白水,很是凝重地道:“白水,你休得胡言!”

        白水见这木疙瘩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转着圈又投入进人群中,骇言在众人里拍起层层惊涛。

        弄得白久眼光一划,眉头紧锁。他定定地站在人群之外,方寸之内,仰起头向黄金楼那个方向望去。

        刚刚的……难道真的是师姐吗?

        她去哪里干什么吗?她有弄云神尊的手谕吗?

        现下师尊还没回来,倘若刚刚那半只鸟真的是师姐,想来也是极其不妙的。

        黄金楼守卫森严,且从不因性别而对闯入者手下留情……

        白久悄然地想要连接和百里长卿的密法传音阵。

        谁道这时,黄金楼方向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与晚霞争色。

        眨眼间,阵阵大呼大喊穿透烟雾,跌入耳中。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走水了,走水了……”

        “黄金楼走水了!”

        一时间人声喧阗,脚步声错杂凌乱,与泼水声混在一起,格外嘈杂难听。

        白水白久纷纷抬面看去,大火不止,烟雾叠叠。

        白久人不善言语,反应倒是迅速得很。他见此,立刻吩咐下去令一部分人去灭火,剩下的外门神仙则前去各宫召集人手。

        白水捏了个云,与白久飒飒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