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72.打翻的人鱼烛

72.打翻的人鱼烛

        水六儿这时刚从屋里出来,一看院子里的人如苍蝇一样到处飞来飞去,旋即扯了个外门弟子问道:“你们这般匆匆忙忙的是怎么了?”

        外门弟子扭头一看是水六儿,也顾不得多寒颤,单刀直入,“六公主呢,是黄金楼,黄金楼……”

        “黄金楼怎么了?”

        “黄金楼走水了!”外门弟子说罢,转身急忙离去。

        留水六儿懵然地望向黄金楼那个方向,火光映红她的圆瞳,“咦,走水?是这黄金楼水太多了吗?”

        水六儿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当这些人是闲着没事在游戏,看了两眼,便回屋睡回笼觉去了。

        黄金楼外,乌压一片,但凡会点水系法术的神仙皆肃正神色,施法灭火。

        但只见水入滔天火光中,仍不见火势半点减弱,反倒有越烧越猛之势。

        持剑神仙挽花会武系的法术,不善这种水系的法术,不消片刻,他便灰头灰脸地从着火的黄金楼里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一把长剑险些被烟气熏得呛人。

        他没走两步,见一白衣神仙臂搭毛笔默然立在背阴的一角,沉入暗色。

        挽花糙手使劲揉了揉眼睛,睁大眼睛往前一看,问:“柳骨,你怎么在这里?你这个笔杆子咋地还不快去救火?愣在这里干什么?”

        四下吆喝声起。

        “这里这里,这里没水了。”

        “快快快!火越来越大了——”

        柳骨站在原地,望向点燃的天际,看着漫天的火光噼里啪啦地跳跃着。

        怔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慢吞吞地道:“楼里的人鱼烛翻了……人鱼烛以鲛人身上的油膏制成,可百年不灭。挽花,你觉得只凭着这些普通的水就能扑灭鲛人怒火吗?”

        “嘿呦,老子说这火咋怎扑都扑不灭,原来还有这个茬子。救火太急,我倒还从未想过这里……不过,我们难道要看着这火一直烧下去吗?我记得地下黄金楼里——”

        没等持剑神仙挽花说完,天空中一道青色影子一晃而过。

        破风声荡在挽花、柳骨身旁。

        挽花面目惊恐,抱着剑的手臂连着他的语气都一齐颤抖起来,道:“凌凌、凌霄神尊——”

        柳骨没挽花那般惊恐不安,眼底的诧异只闪过而过,恭敬地拱手道:“见过神尊,神尊大驾,小仙甚荣。”

        百里长卿足尖点地,竹青色袍摆轻浮于朝天火光中,没有说话,瞥了他们二人一眼,甩袖掠入火色冲天、摇摇欲坠的黄金楼中。

        “柳、柳骨……神尊他进去了?!”挽花惊魂未定,又一惊起。这次除了惊,他的心头有添上惶惶。

        这素来懒得来黄金楼视察的凌霄神尊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虽说黄金楼失火,但也无伤甚。毕竟这黄金楼只是面上的黄金楼,就算失火也只是毁掉一些建筑,一部分不入流的书籍。

        只是,这凌霄神尊过来得有点奇怪了。

        住在长生山的神仙都知道这位凌霄上神是出了名的懒。

        不仅连自己牌匾都懒得题字,而且连原本属于他掌管的黄金楼出入手谕都移交给了弄云神尊。

        搞得弄云神尊繁忙得很,除了掌长生山的大小刑罚,还要管这进进出出的琐杂事情。

        脚步声错乱。

        白水听见这边有声响,收回法术,从西边挪到这个小角角里。

        “我刚刚听见你们说神尊了,什么神尊?哪位大神来了?”

        柳骨垂手,慢悠悠道:“是凌霄神尊。”

        白水一拍脑袋,发上汗湿,乐得开花,“哈哈哈,你说的是什么神尊?凌霄神尊?怎么可能……师尊他老人家已经好多天没踪影了——”

        持剑神仙挽花一听这就不乐意了,感情这个白水是在质疑他们话的真实性?

        “啪——”白水脊背生疼,侧眼怒看挽花,“挽花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挽花看着白水吃瘪咬牙的样子,心情舒服了一分,吹胡子说:“你这口乱冒泡的泉,要是不信,就滚一边凉快去。老子可没空听你问来问去的,不信拉倒,爱信不信的。反正就是你家神尊进去了。”

        “白水。”白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白久朝着挽花柳骨两位守护者拱手,道:“多谢守护者大人告知。”

        白水缓过神来,踏身欲往黄金楼里面冲去,却被白久一把拉住袖子。

        白久摇摇头,说:“切勿冲动。”

        白水拍掉白久的手,恶狠狠地说:“我的久师兄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冲动?再不冲动,咱家师尊就没了!”

        “白水!”白久语气含怒,大声道。

        白水装作没听到白久的话,飞身从掉了一半的雕花木窗里钻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热火里荡来一涟漪回声。

        “久师兄,你但且等着师弟我的好消息吧——”

        白久拧起眉头,奈何他不擅水系,只得愤然离开,前去别的地方去寻人援助。

        挽花柳骨两位守护者倒是淡然得很,在一旁笑嘻嘻地说着话,完全不顾及这滔天的大火。

        令人奇怪得很,上次二十四武者和十二文者于这次大火中居然连半个面都没有露。他们像是午夜游魂,飘过一阵儿,便远了。

        现下情景都乱成一锅粥,也没有人去注意这些微小的细节。

        四周赶过来的神仙一通法术尽施,风来,水来,冰来,刹那间光芒大盛,与那冲天红光相比地格外奇异。

        这个地上的黄金楼,终是要坍塌了……

        掩藏了多年的秘密终将被扒出。

        既然地上的黄金楼,徒有虚名。那地下的黄金楼……真的就藏有黄金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宝物?

        黄金楼内,不时传来房木倒塌、火光啪啦的声响。

        “竹儿!”

        是百里长卿——是师尊!

        是他来了吗?

        元竹倒在地上,意识逐渐地模糊。她听到百里长卿的声音后,努力地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谁知右手的灼伤感更加得强烈,阵阵的抽痛简直是要吞噬掉她的全部知觉。

        她身子瘫软在地,再也起不来半分。

        元竹斜躺在地,目光斜斜地向上望去。

        目光所落之处,是一根正在跳动着的人鱼烛。

        烛火摇曳,烛影投在墙壁上,隐隐有一个人身鱼尾的生物在他她的耳畔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