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79.你信我吗?

79.你信我吗?

        水六儿拍拍脚边小狐狸的脑袋,柔声道:“乖啊,小狐狸。等我救出小竹子,我就带你吃大餐!全鸡宴!”

        “六儿,你相信我吗?”

        水六儿一怔,虽不知元竹她为什么会问她这种问题,但还是利落回道:“相信啊——小竹子这么好的一只妖,我怎能不信呢?”

        “可是、可是我们并未见过几面,也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这丢的是你们龙宫的《北海志》。六儿,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难道就不怕是我故意偷了《北海志》去做坏事吗?”

        铁锁丝毫不动,水六儿气得抬脚就是一踹。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朋友之间不用谈什么信不信的。我们既然是朋友,我自然是信你的,我信不是你偷的《北海志》,我也信你定不会加害于我北海!”

        “六儿……”元竹小声唤道。

        “什么?”

        “谢谢你。”

        水六儿摆摆手,“朋友之间,哪有什么谢不谢的。我乐意信你,救你,这都是我的事。我父王派我过来看管你,现下应该不会有别的人过来。等我撬开这个破龟玩意儿,你就快走——”

        “咔嚓——”铁锁终是开了,水六儿大喜过望,刚想进去帮元竹解开束缚,拉着她出来。

        谁知小狐狸猛地一扯,力道之大,一下子把水六儿向后甩了出去。

        水六儿伸出想要解开元竹束缚的手,就这样僵硬在了半空。

        “哎呦呦——我的屁股嘞——”水六儿痛得龇牙咧嘴,揉揉屁股,踹了小狐狸一脚,“你这个小狐狸,拽本公主做什么?”

        小狐狸嗷呜一声,垂下脑袋,爪子往右边指了指。

        不急不慢,沉稳且飘忽不定的脚步声转眼将及而来。

        水六儿就是再傻,也该懂了。

        她朝元竹挥挥手,压低声音喊道:“小竹子,我等着再来救你——你先在那里好好呆着啊——”

        紧接着,水六儿抱起小狐狸便没了踪影。

        余下一急促的铃铃声荡散在秋风中……

        “沙沙——”衣角摩挲地面的细碎声音传入元竹耳中。

        元竹抬起头,见来人,大惊,不可思议地道:“师尊?”

        她双手被缚于头顶,半个身子都浸泡在凉水里。

        凉水森森,与之前灼灼的烧伤形成鲜明对比。

        水火两交,反倒令她的烧伤好了大半。

        只是这水牢中冷,她若是再多呆十天半个月,就算不死,也要得风寒死在里面。

        百里长卿在水牢前停住脚步,他滞于岸上,瞥过开了一半的锁,目光淡淡地扫了元竹一眼,道:“竹儿,本尊问你,你可知错?”

        元竹幻想过百里长卿来问的任何一种场景,唯独没有想过这种场景。

        她想,他应该会来问问自己的伤势如何,或者问问是不是她偷了《北海志》,再或者……

        唯独她落下了这一种问法。

        倒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敢想,所以才没有想过。

        直接问罪,是否太过冷漠无情了些?竟连半点辩解的机会都不肯留给她?

        手上的锁链“哗哗——”作响,元竹抬起头来,眼睛清亮干净地盯着百里长卿,字音清晰地说:“徒儿没错!”

        “你打翻了人鱼烛,烧了黄金楼,偷了《北海志》。又是如何没错?”

        元竹差点忘了她打翻人鱼烛烧了黄金楼这档子事儿。

        她之前脑子里只想着那本莫名其妙,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的《北海志》。

        忽然被百里长卿这么一问,她说话都不自主地吞吞吐吐起来:“是……是竹儿干的。可是竹儿也是不小心的,竹儿也不知道那蜡烛怎么地就倒在地上了……”

        “师尊,你信信我。那《北海志》真的不是竹儿偷的——竹儿就算有一万个胆子都不敢动那本书一分。”

        “好,本尊且问你,你既然没有任何偷《北海志》的歪心思,那你为何私下问果果讨了手谕,三番两次地闯入黄金楼?”

        百里长卿掩在宽子袖里的手在止不住地颤抖。

        他的嘴唇于不经意间一层又一层地褪色,已然不复之前的殷红。

        元竹想往前,和他正视着说话,奈何她身有束缚,铁链响了一阵,最终恢复平静。

        他在岸上,冷声质问;她在水牢,仰望不及。

        一上一下,一眉心修蹙,一寒气扎心。

        两两沉默半响,元竹终是开了口:“师尊,百里长卿——竹儿想成仙……”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却是字字清晰截铁,异常地坚定。

        平日里乖巧活脱、不谙世事的外表终于被她撕去,露在外面是一颗赤色滚烫的心。

        这颗心里以欲做水,承载着她的念想。

        百里长卿只觉得有些好笑:“你想成仙,只管好好修炼,自然有朝一日可成仙。你偷摸着潜入黄金楼做什么?”

        “是竹儿借师尊由头,向弄云神尊讨要了手谕,闯入黄金楼。可竹儿从未想过偷这个不知所谓的《北海志》,也从未想过会失手烧了黄金楼……”

        “本尊问你,你闯黄金楼到底所为何事?”

        “竹儿想成仙,但不想经历过千年漫长的修炼,才挨到成仙之际。千年太过漫长,怕是还没到那个时候,竹儿就已经被人捉去吃了……竹儿想速成仙,不用千年,数百年就可位列仙班,和白久白水师弟一样。”

        元竹激动地说出自己内心所想,眼睛里瞬间燃起一簇火。

        “所以,你是想去黄金楼里偷一些关于速成仙的古书秘籍?”百里长卿语气慢慢地冷了起来。

        元竹点头,垂首:“是。”

        “那你可知道这黄金楼里其实并没有什么速成仙的古书秘籍?这地上的黄金楼不过是黄粱一梦?”

        “竹儿知道,但是……这黄金楼即使不是真正的黄金楼,也总会有些蛛丝马迹可以探寻。竹儿想试试——”

        百里长卿淡淡地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是在笑元竹的痴心妄想,还是在笑他自己。

        “这世上本无黄金楼,只因人的欲望而产生了这么一个名号。同样,这世上也并无能够速成仙的古书秘籍,只因焦躁急切之人的欲望而捏造出许多轶事假说。”

        “你这般成仙急切,焦心毛躁。别说百年速成仙了,就连千年成仙都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