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82.万香楼头牌

82.万香楼头牌

        小狐狸似懂非懂地点点脑袋瓜子,看起来像是在回应她。

        除了这几位和元竹稍微有点交情的人,其他的神仙皆开始了对元竹的逮捕。

        元竹,这两个字眼刹那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纵使百里长卿是有心保她,也是无力。

        不知为何,百里长卿最近也没了动静。

        据白水和白久说:师尊是闭关修炼去了。

        众人听罢,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原来师尊是被这个元竹气得闭门修炼去了……

        是也,是也。

        在长生山开始对元竹下达逮捕令时,当事人还在下界人间若无其事地玩得正乐呵。

        美人阿姐干起事情来真是利索啊——她看见他抬手轻轻一挥,向路上的两个小仙童打了打招呼。

        那两个小仙童瞬间就不动弹了,再一道红光起,两个小仙童就不知道去往何处了……

        她问过美人阿姐,这两个小仙童去哪里了?

        美人阿姐在红纱前竖起食指笑眯眯地告诉她,这两个人是在和他玩躲猫猫。不过,他现在不想和他们玩了,也懒得找他们了。

        也不知道美人阿姐用了什么法术。而后,她看到一圈红光自阿姐的脚下乍起,勾勒成一个复杂阵法的样子。

        然后,他们就“咻——”地离开了水牢里,离开了长生山,到了这人间。

        人间,正是日头正盛处。

        只是这秋天的日头,再怎么盛也不过是一只纸糊的老虎,一戳就垮了,还是凉飕飕的一片。

        美人阿姐携手领着她来了一个高楼处。

        高楼檐角翻飞,上缀红绸于牌匾,牌匾上镀金写了三个大字:万香楼。

        咦,难道美人阿姐知道她肚子饿了,特意带她来大吃一顿吗?

        楼门前,围了三四个穿花戴绿的女子。

        女子们不停地向过往的男子们甩着手帕,抛着恨不得把对方吞了的媚眼,嗲嗲地拉着客:“爷,过来瞧瞧吧?我们这里新来的丫头,可俊了。”

        “哎呦呦,这位爷,我瞧您好生眼熟呢。”

        老鸨甩了手中丝帕,对穿红衣衫的人笑了笑,“这怎地今日还带了一个姑娘来?”

        红衣衫的美人阿姐一声低笑,声音缠绵着艳丽的花朵。

        他握住元竹的右手,笑眯眯地说:“妈妈,你这就不认识我了?我可是花梅呀?”

        老鸨拉过红衣衫的人,绕着他转了一圈。

        “我道你这嗓音怎这般熟悉好听?原来是梅儿啊——梅儿,你回来边回来,怎么还带了个姑娘来?我瞧这个姑娘长相不错,就是身上的衣服破旧了点,脸上灰了些。梅儿,莫非你是……?”

        元竹权当眼前这个花枝招摇的中年女人是在夸她,客客气气地学着美人阿姐的语气回了句:“妈妈,谬赞谬赞了——”

        红衣衫的人朝着元竹挥挥手,把老鸨拉到一旁,悄声说道:“妈妈,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一个妙人。你快把这个小丫头好好地梳洗打扮一番。以后她成为咱们万香楼的一大头牌也是未尝不可的。”

        老鸨眼里都是金子,点点头,笑着拍了下红衣衫人的手,道:“如此真是好得很,好得很啊。梅儿你的眼光妈妈我一向都是放心的。”

        两人窃窃私语罢,老鸨拉着元竹先行入了花楼,红衣花梅也紧随在其后,一双美眸透过薄薄的红纱绕过一圈又一圈的花红柳绿。

        有醉醺醺的客人喝醉了,面色酡红地捏着酒杯一脸坏笑地往他身边靠,淫里淫气地挑逗道:“怪不得我闻到一阵香味儿,原来是你这个小美人啊——”

        红衣花梅因头戴红色斗笠,令人看不见他红纱下的表情。

        酒鬼笑嘿嘿地绕起他的一缕青丝,放在鼻尖前嗅了嗅,“真是香啊,香得很——小美人,来跟爷喝一个。爷保证让你欢快似神仙。”

        酒鬼轻轻甩开他的青丝,一手搂住他袅袅的楚宫腰,一手捏着青瓷杯盏。

        “哎呦,这位爷,奴家瞧您也是醉得很,香得很。这里人多嘴杂——不若爷……”

        红衣衫花梅装作娇羞地一笑,笑得酒鬼的心都软成了春水,“不若这位爷,去梅儿的房里小酌两杯?奴家这里可有上好的女儿红,连床榻都是红得很,软得很——”

        红衣衫的人见元竹越走越远,消失在了莺歌燕舞中。这才回揽过酒鬼的身,嬉笑着忽悠着酒鬼进去。

        两人穿梭过红幛软香,入了最高楼层的一间小屋子里。

        红衣衫的人笑着逗着酒鬼,把他推搡在了大红色的床榻上。

        酒鬼看他这般人比花娇,热情似火,连手中剩了半杯的青瓷酒盏都软落在了地上,碎成了一片一片。

        “小美人,你可真香啊——”酒鬼猛吸了口香气,目光醉迷地道。

        他把头靠在红衣衫人的肩窝里,不安分地掐了一把红衣花梅的小蛮腰,惹得红衣衫的美人啊地轻叫了一声。

        叫得他更是春水荡漾得很。

        酒鬼的手越发地不安,顺着他的小蛮腰向上摸索而去,他本想一亲芳泽,收了这个妖孽。

        谁知道被这个红衣衫美人的斗笠给挡了个住,酒鬼囔囔着:“小美人,你头上怎么还戴了个斗笠?不好,不好,官人我不喜欢。”

        他说着,一把扯下红衣衫美人的斗笠,一双春水脉脉的桃花墨瞳正弯起了花瓣,笑眯眯地看着他。

        红衣衫美人迎合着他的手,柔荑环上了酒鬼的脖子,艳红的薄唇娇羞地轻启,一字一句皆是媚态!“官人,你真的舍得不喜欢奴家吗?”

        饶是定力再足的人都被他给哄得心旌荡扬,百世沦陷。

        秋风拂过,马蹄轻,一卷红帐幔徐徐而落,扰乱席席鸳鸯好梦。

        不消片刻,一个红团扇掩面,耳带红纱的人聘聘袅袅地从这间春色迷乱的房间里出来了。

        呵呵,一个酒鬼,也妄想占他便宜?!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他所谓的接客,从来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客。

        他怎么舍得自己这么美好的身子委身于一堆市井凡人之下呢?

        自然是随便地找根迷魂香,把这些臭老彪汉迷晕了罢。

        这迷魂香可不是普通的迷魂香,仙界的东西岂是人界的物什可比的?

        待这些**满满的臭男人一觉醒来之后,会和平常洞房妾房一样,感到浑身酸痛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