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83.红衣花梅

83.红衣花梅

        恍然间,床榻上有一些浑浊的液体浸透薄被,液体旁还残余一抹落红。

        落红虽也是红,却在红色床榻上显得格扎眼,暗红暗红的,样子是过了有一段时间。

        迷魂香,迷魂香,当是能迷乱了神志不坚定的魂儿,从而令他们产生一夜翻云的快感。

        红衣花梅,云雨本事在这国都那可是骚名远扬。

        无数豪门贵胄一掷千金,只为求得春风一度,实乃骚人也。

        红衣花手持团扇向老鸨那里走去,在前往的路上,一个个涂腮抹红的女人见了他,免不得要对他恭恭敬敬地颔首问好。

        这不过,这问好只是面上的客套,真正想让他好的人怕是寥寥无几。

        但他仍然是满眼笑意,随手便将从酒鬼身上哄来的一袋金子抛散了去。

        这一群衣着不雅,雪山耸动的女人欢快地、贪婪地像野狗一样哄抢着散落的金子。

        而后,他撩了撩掩住半只右眼的青丝,扭着缎腰离开了。

        遮住半只右眼的青丝由两片金边竹叶固定住,纵使他再怎么撩,这缕青丝也不会散开到他处。

        他游走于各个花楼之间,随意地赏玩着人间的红尘软帐,聆听着耳畔的呻吟淋漓之音。

        其中,最让他喜欢的,不是名动国都的醉怀楼,而是这仅次于醉怀楼,国都第二的万香楼。

        红衣花梅天生媚态,随口的一句挑逗嬉笑,便能让来客恨不得把他揉进骨头,压他于身下。

        他是天生的花楼头牌。

        头牌、头牌,凡是个有点名声的行头,皆少不了眼红的人。

        每一行的冠冕之下都有一群追狼逐鹿者。

        他们或是仰头羡慕,或是心里咒骂,或是发奋夺冠。

        无一不显尽人世百态。

        二楼一间不大的房间里,门扉轻轻地开了一道小缝,一道蛊惑至极的嗓音沿着小缝转了进去。

        “妈妈,你可梳洗好了?花梅这就进来了——”

        “好了好了,梅儿你进来瞧瞧吧,果真是个好底子的姑娘。洗完上了妆,就是靓。”老鸨招呼着红衣花梅进来。

        红衣花梅哎了一声,笑嘻嘻地推门而入,又笑眯眯地关上了房门。

        “让我好好地瞧瞧,这小丫头美成什么样子了?”

        花梅摇着团扇,团扇下的红纱随着他的说话而轻轻浮动于鼻翼。

        元竹跟着老鸨的指挥,在原地转了一圈。

        粉色的裙裾瞬间绽开一朵桃花,腰际的小银铃铛“铃铃——”地响个不停,悦耳清亮。

        她看着团扇掩面,红纱为底的美人,不由得愣了愣,痴痴地咬着指甲说道:“好美的人啊——阿姐,你是哪里来的神仙?我可曾见过你?”

        红衣花梅听元竹这般痴憨喃喃,噗嗤一下大笑起来。

        他一笑,整个桃花墨眸都弯了起来,弯出桃花十里,春风万里妖娆如斯。

        花梅用团扇点了点元竹的脑袋瓜子,好笑地说:“我们自然是见过的呀——小丫头,你不会这么快就认不出你的美人阿姐了吧?”

        “我们今早才见过的。你再这般不识得阿姐东风面,阿姐可就要伤心了……”

        红衣花梅说着,作心口绞痛状,墨瞳里隐有泪光闪烁,好像下一秒泪水就会决堤而出,零落一地桃花瓣儿。

        老鸨听着头牌花梅这种撒娇状的话儿,偷偷地笑了起来。

        果然,头牌就是头牌。

        连她这张枯老脸皮听了软软挠挠的话儿都忍不住红了脸。

        “咦?阿姐我们见过?”

        元竹摇着指甲,歪着头想了想,头上的流苏垂了下来。

        “红衣服的……你是美人阿姐?”

        元竹一拍脑袋,险些把朝香近云鬓给拍散了形儿。

        她前连后想,总算是把这两个人给挂上了钩。

        红衣花梅宠溺地揉了揉元竹没有发饰的一边,眉眼弯了起来,盛了一湖的碧水:“你这个小丫头,脑袋瓜子怎生得这般笨呐?我不是你美人阿姐,难道还能是谁?”

        元竹细细地、从头到脚,从左到右地打量了红衣花梅一番,若有所思地问:“可是,阿姐。你先前是没有这个小团扇的?我记得你是戴了好长的一个红红的斗笠……”

        红衣花梅复揉了揉元竹的脑袋,道:“小丫头,不过是换了个装扮。你美人阿姐自然还是你美人阿姐了。你看,你换了件儿衣服,阿姐不也是好好地认出美美的你了吗?”

        “是啊是啊——小姑娘,认人可不能光认衣服。你看你美人阿姐对你多好啊。”老鸨在一边笑着说道。

        红衣花梅转头吩咐了一句,道:“妈妈,我的小丫头暂且借住咱们万香楼一段时间。你可千万要好好地照料她,或许……咱们万香楼不久可以多一个牌子呢。”

        老鸨点点头,眼角的鱼尾纹更深了几分,应道:“那是自然,梅儿的妹妹便是咱们万香楼的姊妹。妈妈,自然要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咦,好吃好喝?这自然是好得很。

        元竹一听这里有吃有喝,也不管这里是人间的花楼,乐呵呵地随着老鸨走了。

        美好的都是幻想,现实的都是泡沫。

        元竹没有迎来她幻想中的好吃好喝的咸鱼生活。

        反而迎来了所谓的“培养”。

        听那个妈妈说:她是要把她好好地调教一番,让她更加得有魅力。

        可是,她不想有魅力啊——

        她一只丹顶鹤,要那么多魅力干什么?也没办法修仙。

        要她说,还不如速成仙的仙丹秘籍来得实惠。

        第一天,元竹的伙食从糕点满桌,大鱼大肉满盘,变成了清汤寡水,鸡蛋叶子。

        老鸨说,她有点胖,需要瘦一瘦。

        像头牌花梅那种小蛮腰才是最得官人们的喜欢。

        元竹:我忍。

        夜里,她偷偷地托美人阿姐从外面捎了一小包糕点,躲在花梅的房间里,悄悄地吃糕点。

        红衣花梅则是什么责怪她的话都没说,只是剥着手中的瓜子,笑呵呵地看着她。

        美人相伴,岁月静好得堪比吃了一肚子糕点。

        第二天,老鸨开始对她吃饭的姿态指指点点。说什么吃饭要小口掩面轻咬,不能大口地一塞就是半个鸡蛋。

        元竹不乐意了,为什么不能半个鸡蛋?

        于是,她听从了老鸨的话,小口,一个鸡蛋直接吞入腹中,差点没被鸡蛋噎死。打了一个下午的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