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84.千金难买美人夜

84.千金难买美人夜

        老鸨无奈地看了元竹一眼,奈何她是头牌花梅带进来,也不好发作什么。

        花梅是她万香楼的摇钱树,虽说一个月能来这里的时间鲜少,但她一来端的可都是名动国都的范儿。

        国都两花楼,醉怀与万香。万香头牌现,勾尽众生魂儿。

        有道是:千金难买美人夜。

        她就算对元竹再无奈,看在花梅的面子上也不好拂了她的颜儿。

        第三天,老鸨请了个乐师,像平常训练姑娘们弹古筝一样让乐师来训练元竹弹古筝。

        元竹起初还是一板一眼,方方正正地跟个印子似地听着乐师讲话。

        后来,万香楼的后花园里“吱啦吱啦——铮铮——啪”地响了起来,响得那可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连满园子里的梧桐树叶都禁不住这魔音入耳,哗啦啦地掉下来一大片树叶子。

        红衣花梅住在后花园不远处,他听着这惊天动地的乐声,手中刚剥好的瓜子,一下子掉了一地。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透过窗户往下俯视着。

        后花园里有一穿粉衣的少女,辣手摧筝,直到古筝的弦儿全数断尽。

        她这才停了连乐师都止不住的手。

        元竹还不故作不自知地冲着乐师笑了笑:“师父,你看我弹得怎么样?是不是十分的磅礴大气啊?”

        “你你你、你——”乐师被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哄哄地甩袖离去。

        届时,老鸨和一众花衣招展的姑娘也被这魔音引到了这里。

        老鸨看着元竹这般作态,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都说孺子可教也!

        她怎么就没看出这个小姑娘的好教呢?!

        她心疼她的古筝,她请来的乐师,她白花花的银子啊——

        老鸨倒也,一众姑娘急急地上前掐老鸨的人中。

        老鸨堪堪地缓过一口气来,登时抬头,看见元竹笑嘻嘻地背手弯腰站在老鸨的面前,礼貌性地问道:“妈妈,竹儿方才弹的怎么样?好听吗?”

        老鸨抬起一根手指头,指了指她,再次昏死了过去。

        周边的姑娘们都焦急地不得了,请大夫的请大夫,把老鸨搀回去的搀回去。

        瞬间,一片手忙脚乱。

        红衣花梅站在高楼之巅,耳里清晰地落入她们的对话,望着这闹闹哄哄的场景,不自主地妖娆一笑,又剥了手中的一个瓜子。

        第四天,老鸨让一个姑娘转告元竹。

        说元竹学习这些东西不容易,让她好好休息。

        来日方长,以后学习也不迟。

        元竹一听乐了,脱了腰间戴着银铃铛的衣服,卸掉发上流苏,拆掉朝香近云鬓。

        换了个白衣便装,随手挽了个单丸子头,便兴冲冲地去找楼上的美人阿姐了。

        彼时,红衣花梅正懒懒地倚靠在贵妃榻上,一下没一下地剥着瓜子。

        手边桌几的一个白瓷碟子里已经堆满了小山似的瓜子皮。

        他倒也不急,剥一颗瓜子,吃一颗。

        闲来无事,他就这么慢悠悠地看着悬在半空中的一个小镜子。

        小镜子不大,仅仅有一个成年人的巴掌那么大。

        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看得这般津津有味。

        瞧他神情,简直比剥瓜子、吃瓜子还要丰富多彩,妙趣横生。

        他正看得入迷,连他的小丫头来到身边都未能及时察觉。

        “美人阿姐,你在看什么呀?”元竹目光也顺着红衣花梅的方向望去。

        望见那悬在半空中的小镜子里有好几个小人在里面跑来跑去,有点像海鸥妖之前带她去看的木偶戏。

        不过,木偶戏可没有小镜子里的人那样活灵活现。

        木偶戏只有一个薄薄的剪影,剪影投映在灰布上。

        灰布上的小人也是薄薄的,模糊的一片。五官外貌哪里有眼前这个小人看得清楚。

        再仔细点,她还能听到镜子里小人说的话。

        好像有个女的小人在说:“郎君——”什么的。

        红衣花梅一瞥,见是元竹来了,表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笑了笑,接着慢条斯理,媚态十足地剥着瓜子皮。

        他现下的红纱和团扇都已经卸去,月容的相貌勾魂得紧儿。

        那张脸简直是雌雄莫辨,一颦一笑间皆是万花齐放,百鸟争鸣。

        元竹拖了张椅子,坐在贵妃软榻的旁边,和她的美人阿姐一齐看着镜子里的小人。

        过了一会儿,元竹看着他吃瓜子,也有点嘴馋了,试探性地唤了声:“美人阿姐——”

        红衣花梅转了目光,语气柔柔地问道:“怎么了?小丫头。”

        元竹指了指红衣花梅手中的一捧瓜子,眼里的馋毫不掩饰。

        红衣花梅看了看他掌中的原味瓜子,恍然一笑,“你看我,光看景儿,倒是差点忘了,看景需配茶点。怪我怪我,小丫头,瓜子给你。”

        他说着把手中的一捧原味瓜子递到元竹掌中。

        一捧罢,又一捧瓜子顿时出现在他的掌中。

        元竹欢喜地“咔嚓咔——”地嗑起瓜子来,看着瓜子那么快地多了起来,禁不住地问:“阿姐,你这瓜子怎么这那么多啊——好像永远都吃不完一样,一把没了居然还有一把。”

        红衣花梅听着她说话,挥了挥红袖,镜子中的光景由乡野变成了京华都城。

        “小丫头,阿姐我问问你,你喜欢吃瓜子吗?”

        元竹把一颗瓜子嗑开一道小缝,回道:“当然喜欢啊——看戏配瓜子,岂不妙哉!此乃一大人生快事耶!”

        “嘘——”红衣花梅竖起一根指头来,压低声音,凑近元竹,神色兮兮地说:“你既然也如此喜欢吃瓜子,那阿姐给你一个好东西,你可千万不要让你家师尊看见了。不然的话,他可是要没收的。”

        红衣花梅翻手掏出一个乾坤袋。

        这个乾坤袋不比百里长卿给她的那般朴素,而是袋如其人一样,骚气得很。

        乾坤袋用的大红布料,上面用金线作边,勾勒出四五片晃眼的金叶子,看起来贵气十足。

        “咦,乾坤袋?”元竹看着两个差不多的乾坤袋,自讷了一声。

        莫非这个年头,流行送乾坤袋吗?

        她居然不知道这么盛行的一个事儿,真是白听了小师弟那么多八卦段子。

        红衣花梅见她认出此物是乾坤袋,点点头,道:“小丫头,莫非……你家师尊也送你过乾坤袋?我瞧你法力不甚强,这个乾坤袋对于你而言倒是刚刚好。”

        ------题外话------

        因为种种问题,今天多更一章。

        望亲们看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