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89.师尊动心了

89.师尊动心了

        日暮垂,天渐黑。

        百里长卿不知道元竹住在哪里。

        他向来不喜女人身上的那些各种胭脂香味儿,忍着恶心问了一下花楼女子,才确定她的住所在哪里。

        她的住处不算豪奢,屋子里摆设简单,桃色帐幔重重,一雕花香炉正缓慢地往外冒着檀香烟儿。

        檀香味儿很淡,连香烟都快飘没了。

        看起来,屋子里的主人应该是好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

        想来也是,她定是在袭月那里呆了不少时间。

        元竹看样子是睡迷糊了过去,她的手死死地环住百里长卿的脖颈。

        环得百里长卿脸色一红,差点喘不过气来。

        她靠他太近,俯身间他能够感受到她的唇轻轻地擦过了他的脸颊,热气无声地倾吐在他的脖颈间,如一只蜻蜓翩然点水,惊扰了他沉睡了万年的心房。

        一股滚烫的、炙热的暖流瞬间涌上了他的脑门。

        百里长卿抱着元竹,让她的一半身子先碰到床上。

        也不知道怎地,元竹的睫毛一扑簌,她搂百里长卿搂的是更紧,像是怕她一松手,他就会走了一样。

        “娘亲,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百里长卿的手一僵,娘亲?

        就是这么一僵,他的双手一下子松了下来。

        元竹唰地掉在了床上,连带着他都被这猝不及防的猛力给带得压弯了身子,像是一枝垂首的昙花,昙花轻点湖面,湖面里倒映着她的影子。

        不,那不是她!她不是猗猗!

        竹儿,他座下唯一一个内门女徒弟,怎么可能是她呢?

        就和袭月说的一样,无论是她的外貌还是她的神态举止,她都没有半分像她!

        猗猗是神山的竹,她不会像她这样傻里傻气,也不会像她这般贪吃。

        他真是昏了头,居然在那一瞬间把她当成了猗猗,还妄想着去吻她,去细细地呵护这朵娇嫩的蓓蕾!

        他是今晚喝多了酒,脑袋昏了。

        他堂堂仙界的凌霄神尊怎么可以对他的徒弟胡思乱想呢?

        他喜欢的是猗猗,尽管猗猗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她喜欢他,但是没有关系,他心里有她就足够了。

        袭月想复活她,他又是何尝不想?

        只是人死不能复生。神仙长命,死了亦如凡人一样不能够复生。

        除非,集齐亡者的三魂六魄,前往冥界,打开往生之门……

        不,怎么会,怎么可能?

        别说往生之门了,就连冥界他现在也去不了。

        何况,万年已过,往事似烟,那便让它似烟吧。

        他这些年来,想了很多的办法,想要忘记她,想要忘记那个一袭墨衣,喜雕竹笛的那个洒脱女子。

        可是,心之间的交流碰撞哪里是能够那么容易能被忘了的?

        他擅酿酒,引以为豪的便是当年取她原身,为她酿的竹枝酒。

        虽君擅酿,但酒力不佳。

        竹林清幽,总爱以酒作伴。

        他、袭月、猗猗以前也怪喜欢提着一两壶酒,拿着三个小酒盅,就着春和景明下肚一饮。

        袭月混迹于花柳,喝酒的本事自是能耐得很。要说是千杯不倒,都不说空口无凭。

        猗猗和他都灌过袭月,不过后来……说来也好笑。

        袭月没有醉倒,反而喝了一两盅的他居然醉倒了。

        因为这个事情,袭月和猗猗都毫不留情面地把他给嘲笑了一番。

        她还跟他说:长卿,你这样不能喝酒,以后你的酒,我——猗猗就帮你挡了!

        那个豪气冲云,洒脱自然的语气他现在都记得。

        后来,她死了。

        再也没有人给他挡酒了。

        现在一想,真是惭愧,他凌霄神尊,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要沦落到让一个女人挡酒的份儿上!也真是好笑。

        不过,当时他们都年少气盛,也只是打趣了一番,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何不妥。

        后来的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曾经那个意气风发,四处匡扶正义的少年已不再是少年,曾经的三人变成了孤单影只。

        在浅淡余晖下,瞧起来,竟然也觉得怪可怜的。

        这么一个大的人,居然不修边幅地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喝酒。喝得还是伶仃大醉,毫无酒品可言。

        是也,都说没酒品的人喝醉了爱摔东西,爱耍酒疯。

        这个百里长卿倒是别致得很。

        他喝醉了,从来都不耍酒疯,但是偏偏是从来都不耍酒疯,安静的他最是让众仙家头疼。

        他若真真地喝醉酒,便是一睡几天,死活赖在别人的床上不肯走了。

        百里长卿居了个神尊之名,自是法力高强。无论床主是谁,都无法把他从自家的床上移开半寸,更别说叫醒他了,简直是堪比登天。

        不,这哪里是登天,简直就是祖宗!

        不知从何时起,在仙界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喝酒不请长生山的凌霄神尊。

        安静如他,百里长卿没想到耍酒疯会被人嫌弃,不耍酒疯居然也会被人嫌弃得很。

        不知打什么时候开始,他喝酒也从来都不到仙友洞府上了,而是自个儿拎壶酒便跑了个糟糠之处喝闷酒去了。

        一个人喝,他也乐得逍遥。

        他想着想着,脸上没来由得一阵发红。

        低眸一看,他的好徒儿不知何时居然把他的、他的衣领扯开了一个小口子……

        而元竹,她的左手已经从他的脖颈上滑到了他的衣领前,隔着衣料,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存。

        他在想什么!

        百里长卿暗骂两句,刚把元竹整个人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忽听得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有女子温婉地问道:“姑娘在吗?妈妈喊你过去吃饭。”

        百里长卿凤眼中的一抹茶色沉了沉,目光穿过帐幔薄纱,扫了雕花木门一眼,捏了个隐身术,瞬间隐在了原地。

        外面的人连敲了几下门都没有听到有人回应。

        声音消了不到片刻,又一重重的敲门声骤然响起,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一道略带焦急的女音。

        那女孩儿嗓音稚嫩,年纪应该也不算大,起码没到半老的年纪。

        “姑娘,你要是不说话的话,素雪就先进来了啊——”

        百里长卿坐在床尾上,看着一个身着深蓝襦裙的女子款款而入。

        裙裾上绣白色杏花,杏花花开得如她一般含羞端雅。

        她礼仪学得很好,即使是心中焦急,步子上都看不出来半分慌乱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