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100.命里劫数,提前而至

100.命里劫数,提前而至

        元竹往前一步,戴着白面具的青莲男子往前一寸。

        她再往前一步,走到青玉案前,青莲男子再往前一寸。

        她一步,而他就一寸?

        这是瞧不起她,还是咋地?!

        好气鹤呢!

        难道她就不能拥有那一步?!

        沏茶的黄衣衫男子正好沏完了两杯茶,于是,双手放在两膝盖上,扭头朝着青莲男子一笑:“青律,你就别再吓唬她了。我让你过来给我搭把手,可不是让你搭这里的把手。你要是伤着人家小姑娘了,看小姑娘家里人该怎么上门讨帐。”

        青莲男子听黄衣衫男子的一席话才罢住脚步,重新隐回阴影里。

        白面具像是为他而生。他脸不见光,连人都见不得光。

        元竹心想,若是这个人不穿这青色的衣服,换成白色衣服的话,定是一个神态极佳的白无常!

        “你……就是妈妈口中的那个贵客?”元竹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她看眼前跪坐着的这个人年纪不大,也没有一身的珠光宝气,哪里来的贵?

        再看这个人一脸的神色自若,毫无避嫌云云,又是哪里的客?

        搞得她都怀疑自己是妈妈口中的客了。

        不过她不贵,是很好养的那种。

        黄衣衫男子起身,一拂袍袖,客客气气地拱手回道:“正是在下,茶已备好,还请姑娘入席喝茶。”

        元竹坐在他的对面,一低头,发现这茶杯中的茶水居然不是常见的绿色或者红色,而是淡淡的黄色。

        有几米桂花漂浮在水面上,轻轻流动。

        “这是什么茶?好生别致,上面居然还有小桂花,我长这么大,可从来都没见过这种茶。”

        元竹伸手就要去挑出桂花,对面的男子连忙扯住她的手,细长眼一弯,笑吟吟地解释道:“这茶算茶,可也算不得茶。是在下取了枝头的桂花,晒制翻炒罢,再添入蜂蜜久酿而成的糖桂花。姑娘莫非是不喜桂花吗?”

        “嗯——也不算不喜欢吧,我只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吃法,不由得好奇一番罢了。”

        “那姑娘尝尝。”黄衣衫男子捧起元竹身前茶杯。

        元竹连说着我自己喝就行了,接过糖桂花茶,小口尝了一点,赞道:“没想到花也能用来做茶,而且这个味道还那么甜蜜,好喝。”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来找我可有什么事情?我一没钱二没色,若是你是想要这些……那我还是奉劝仁兄一句:作罢。”

        黄衣衫的男子哈哈一笑,之前的雅正荡然无存。

        他捧腹大笑,拍桌子拍个不止:“哈哈哈哈,姑娘还真把在下当作是过来劫财劫色的采花大盗了吗?”

        “嗳,你这个人。你既然不是,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我可不记得我认识你。”

        “我叫元竹,你的名字是什么呀?萍水相逢,留名即可。”元竹一看对面男子的这般失态,捏了捏额角,一副无奈状。

        黄衣衫男子笑了好长时间,才堪堪地停了下来。

        他抹了一把笑出的眼泪,嗓音里还带着丝笑意,说道:“既是萍水相逢,点头之交。姑娘何必知晓在下那么多。姑娘叫我丹桂便好。”

        “丹桂?倒是个好名字。”

        比美人阿姐的梅生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了。

        真不知道最近这六界什么时候流行起了花花草草的名?

        元竹一琢磨自己的名字,竹、竹子……师尊真是赶潮流,须臾不让。

        元竹:“不知丹桂你前来找我干什么?我方才仔细地想了想,无论是何时何地,我都不曾见过你。”

        丹桂摆摆手,不以为然:“害,姑娘此言差矣。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姑娘莫慌,在下喜爱四处游历,恰好路过此处。听说万香楼新招了一个姑娘,特过来瞧瞧。”

        “原来如此啊——恐怕我是要让丹桂你失望了。我现在什么也不会,只是被美人阿姐带过来蹭吃蹭喝的。”

        “美人阿姐?可是那个万香楼头牌——红衣花梅?”

        元竹嗯了一声。

        丹桂听完,褐色瞳孔里的惊讶迅速消退,涟漪淡去,池水复平。

        “在下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别的,也无关头牌花梅。我瞧姑娘骨骼惊奇,来到这里,只是想为姑娘算上一卦。”

        丹桂挥手,不知什么时候,青玉案上多了一把玉梳子。

        玉梳子花纹细致,首端玉珠串穗,有流苏徐徐垂落,流苏的尾部以八颗相思红豆做结。

        看起来漂亮极了。

        但不知为何,元竹感觉这把玉梳子很凉、很冷,像是于玉色中凝固了千万年的绝望。

        她的一缕青丝静卧在玉梳子的旁边。

        “姑娘请看——”

        也不知道丹桂使了个什么法术。

        元竹看到她的那一撮头发转瞬间化成了一缕青烟,青烟袅袅而起,翩翩而落,飘入了案上的这把玉梳里。

        有血色如头发一样一缕一缕地蔓延上了玉梳子的每一个地方。

        在血色即将要吞噬掉玉梳子时,丹桂忽地一挥手,玉梳子骤然恢复正常。

        “这梳子倒是好玩,不过……它为什么会变成红色呢?除了红色,它还能变成其他颜色吗?”元竹百思不得其解。

        丹桂柳眉弯弯,连着眼角的一颗红痣都笑了起来:“在下怕是无法遂姑娘的意。这梳子名曰寒玉梳,乃是取广寒宫中最冷的泉水,加以泠泠月光浇铸而成。它原身除了玉色,便是这红色了。姑娘近年来将会有一场大劫,在下奉劝姑娘若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切勿乱跑。否则,姑娘的命里劫数怕不会如约,反会提前到此。”

        什么寒玉梳?

        什么命里劫数?

        又是什么提前而至?

        元竹越听越懵,整个人像是走到了一个迷阵里。她就处在迷阵中央,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什么劫数?”

        丹桂神秘莫测回道:“姑娘,这劫数名曰不可说。既然都是不可说了,那在下岂能随意地告知姑娘?怕是姑娘的劫数没有来,在下的劫数便会来了——”

        “那我、那我该怎么办?”

        元竹听丹桂这一番话,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迷了方向,失了尺寸。

        丹桂收起寒玉梳,姿态雍雅,道:“凡人有劫,多是生离死别。神仙有劫,也是离不了这些。”

        ------题外话------

        丹桂和白面具青律是下下本短篇主角,特意过来客串的。【吃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