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101.不过如此

101.不过如此

        “命里的劫数,倘若能够这么轻轻松松地躲过了,怕就不会有怒哀乐存在于世。”

        “姑娘,这劫数你躲不过,也无法躲,你只能应着。”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事态超出你的控制了,或者说,你想干些什么了。只要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你尽管来找我,无需带任何东西。你只需带着你这张脸,这个魂儿去南海找我即可。”

        他一说完这话,藏在帐幔阴影里的那个白面具的男子立刻掠了过来,一把拽住他的手。

        白面具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表情,就连个眼珠子都没有。

        “丹桂——”白面具下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那嗓音里夹杂了些许恼怒。

        丹桂稍微用力,挣脱出他的枷锁,向后一摆手,说道:“无妨,青律。你难道还不放心我吗?我自有分寸。”

        “你、你——我问你,你哪次有分寸了?分寸不早就被你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无妨无妨。”丹桂莞尔一笑,笑得白面具人愣了愣。

        然后,他把头转向元竹,抛出柳枝:“届时,在下必将亲自扫榻,静候姑娘前来。”

        元竹听了丹桂的这番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神色有点恍惚,丹桂的话如回音一样一直在她的脑中回荡。

        连她下楼的时候,都险些踩空了。

        什么叫命里劫数?

        她不懂,真的不懂。

        元竹又不自觉地联想到之前在往生镜里看见的画面,心头又是一骇然。

        师尊、他……那是他的往生,还是她的未来?

        她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她只想修仙,修仙!

        唯有有了强大的法力,她才能去奢望这些不可及的事情。

        时至中秋,圆月高悬,皎皎白练抛至窗前。

        红衣花梅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问向身后的人:“小丫头,她……她答应了吗?”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有些渺弱,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弱,是因为什么而弱。

        “主上,姑娘她答应了。”站在红衣花梅后面的垂首顺眸的素雪。

        红衣花梅嗯声,接着掐下窗台上的一朵白色月季花,不知道是对谁说:“你说,这朵月季花是不是太白了。我这么脏,是不是配不上她啊?”

        红色面纱轻浮,浮动着万千心绪。

        素雪愣了愣,立马回神拍起马屁:“主上与日同辉,六界之中,哪里有主上配不上的人?那些庸俗之辈,怕是连多看主上一眼,都是亵渎。”

        素雪的墨瞳里闪过一缕亮光,瞬间消失。

        “我也这么觉得。可我这么美,当初,她为何不选我呢?”

        红衣花梅隔着薄纱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黯然伤神:“你说——是不是这朵月季花它太白,太纯了啊——?纯得连我都羞愧了。”

        “你说,我要是染一染这白月季,会怎么样?”红衣花梅嫣然一笑,嘴角噙上一抹阴暗。

        素雪顺从地回答:“主上想怎么便怎样。素雪愿为主上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谁料想,红衣花梅听了只是笑了笑:“好一个竭尽全力,万死不辞啊——那我让你现在就死在我的面前,你可能做到?”

        “这、这……”素雪开始犹豫了起来,她猜红衣花梅是在考验她的忠诚度,随后斩钉截铁:“能!素雪能!”

        红衣花梅摘下一瓣儿月季花瓣,将它沿着窗户轻轻地抛了出去。

        一阵秋风过,月季花瓣儿打着旋儿飘远了。

        “看吧,不过如此。”

        他的音线一如既往的魅惑,魅惑中带了缕苍凉。

        那是看尽繁华后的落寞,是穿花行柳的孤独,是茕茕孑立的卑微。

        不过如此什么?

        素雪纵使心里知道也不敢多言。

        她目光一斜,落到红衣花梅捏着白月季的手指上。

        “主上,你的手……”她看见他的手指因强掐下月季而冒出了红珠。

        红衣花梅低头一瞧,没有多在意地说:“没事,不过是些小刺。成不了什么大气候的。”

        他话中有话,素雪总疑心他是在说她。

        不消一盏茶的工夫,元竹已经来到了红衣花梅的门前。

        她今天是一身雪白衣服,是长生山弟子一贯穿着的那种。

        头发用白玉梅花簪简单地挽了起来,清爽得很。

        届时,素雪刚出门,她一出门便和元竹撞了个满怀。

        素雪抬头一看,语气微澜:“姑娘,花梅姑娘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素雪和元竹打了个照面,然后迅速消失在了元竹的视线里。

        看来美人阿姐和花梅姐姐的关系很好啊——

        不过也是,都是姐姐,关系自然是要好一些的。

        元竹扣扣门扉,屋子里传出来一句话:“是小丫头来了吗?你以后不用和阿姐打招呼了,直接进来就行。”

        元竹走到里间,看着美人阿姐倚靠着窗户,听见她的脚步声近了,悠悠地转过头来。

        他的手中拿着一枝白色的月季花,白色的月季花经他的鲜血浸染,瓣尖上微泛薄红。

        “阿姐,你看我给你捎什么好吃的来了——”元竹高兴地托起拎着的一包点心,给红衣花梅看。

        红衣花梅走到他跟前,瞧了眼油纸,“哦,小丫头,这里面包着的是什么?”

        元竹飞快地打开油纸,露出一块块堆起来的月饼。

        她拿起一块,笑嘻嘻地对红衣花梅说:“是月饼啊——美人阿姐。今天中秋节,在人界,凡人们一过中秋节都是要吃月饼的,意喻着团团圆圆。”

        “我也不知道阿姐你喜欢吃什么馅儿的,就一下子把这些馅儿都买了。有红豆沙馅的,黑芝麻的、满口香花生馅的,还有……”

        红衣花梅一下子打断元竹的话,用空出的一只手戳了戳她的脑袋,说:“你这个小丫头没想到看起来人小,干事儿倒是机灵得很。”

        “嘿嘿——那阿姐喜欢什么馅儿的?”元竹笑问。

        红衣花梅一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喜欢什么馅儿的?

        以前他是凡人的时候,只能和母亲呆在花楼里,靠着母亲当清倌赚来的钱勉强饱腹。

        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有什么资格谈喜欢什么?

        能够有饭吃,哪怕是冷了、凉了、硬了的,对他而言已经是再好不过了。

        当时,花楼的老鸨势利抠门。

        他的母亲长相漂亮,弹得一手好琴。凡是他母亲登场,皆是场场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