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104.不愿回去

104.不愿回去

        红衣花梅弹了弹香肩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含着一双脉脉情深的桃花墨瞳,语腔细软似花绸地问向元竹:“小丫头,阿姐问你,你可愿意跟着这个小白久回那个破烂的长生山吗?”

        元竹狠了很心,利落拒绝:“我不愿意,竹儿不愿意回去!”

        “小白久,你现在听清楚了?不需要我再把这话儿再跟你重复一遍吧?”红衣花梅听她这回答餍足地笑了笑,复把目光投向白久。

        他的目光仍旧是风情万种的,只不过……

        这次他的风情万种里多了一分冷冽,如乍暖还寒时的冬风,呼地一声割过白久的面颊。

        “小白久,你现在听清楚了?不需要我再把这话儿再跟你重复一遍吧?”

        字句妖媚,杀意裹于其中。

        媚眼如丝,丝丝都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白久心中一沉,虽不死心也不好难缠,不满地向方梅生拱手告辞:“如此,便麻烦神尊照看师姐了。神尊嘱咐小仙的话,小仙一定如约带达。”

        一朵流云划破夜空,白久瞬间不见了踪影,余下的只有四只脂肥膏满的澄湖大闸蟹。

        “小丫头——”红衣花梅突然问道。

        元竹歪头,咽下嘴里的满口香月饼,乌玉般的杏瞳望着他:“嗯?”

        红衣花梅有些疲软地戳了戳她的脑袋瓜子,笑眯眯地问道:“小丫头,你既然不想在长生山呆了,那你入我门下,当阿姐的弟子可好?”

        “不不——”元竹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之前的语气冷冽眨眼融化,“我刚刚只是吓吓久师弟。现在我还没有真正想脱离师门的打算吗,师尊还是我师尊。”

        “小丫头,你确定?阿姐的神山可不知道比那百里长卿的长生山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阿姐的般若宫里可是美人如云隔云端,这天下什么好看的小公子,小娘子都应有尽有。”红衣花梅循循地诱导着元竹。

        元竹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拒接:“不好不好,我说过了要当师尊的徒弟,自然是要当到底的。阿伯曾经跟我说,半途而废的鹤不是一只好鹤。”

        “阿姐,你说……这个时候师尊会在干什么啊?他会不会也在凉华宫里,和我们一样吃喝玩乐?”

        红衣花梅,笑了笑没有说话,轻咬了口月饼,细细咀嚼完才聊起家常短:“阿姐又是千里眼,阿姐也不知道你师尊现在在做什么。不过,这里阿姐陪着你就好了。小丫头,你不要多想别人,阿姐听了会伤心的。”

        “你现在想着他,又不跟刚刚的小白久回去,想了又有何用?那个百里长卿醉鬼一个,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躲在哪里喝酒去了。他也未必想你。只有阿姐,看——”

        红衣花梅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阿姐的眼睛里都是你,阿姐的眼睛好看吗?”

        “嗯呢,好看好看。”一丝夜风掀起红衣花梅右眼角之上的青丝,露出一半之一半的右眼。

        隐约中,元竹看到有一道疤痕长在了美人阿姐的剑眉上。

        她自然地伸出手想去抚平他的头发,谁知她的手还未触及他遮眼的发,右手骤然被红衣花梅紧紧握住。

        她看见他一向笑眯眯的桃花眼里瞬间烧起了一片大火,大火连天,直接把他眼中的桃花焚烧成灰。

        “阿姐,疼——”元竹吃疼地叫回了红衣花梅的神志。

        红衣花梅低头一看,竟然才发现自己刚刚不小心走火了,力道过大,大得都把她纤细皓白的手腕给紧出了一圈红痕。

        彼时,红衣花梅眼里的烈火已然褪去,恢复到一如既往的风情。

        “对不起,小丫头,是阿姐弄疼你了。你现在还疼不疼?”

        红衣花梅扔掉手中的半块月饼,捧着元竹的手腕轻轻地吹了起来。

        热流涌过元竹的手腕,潜入她的肌理。

        她的心酥了酥,霍然间有一个手拎酒壶的竹青衣神仙自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她猛地挣脱了他的掌中,面上红潮起,低低地说道:“没事的,阿姐。我现在已经好了。”

        “小丫头,你确定你好了?不疼了吗?”红衣花梅担忧地问道。

        元竹肯定地点头,“不疼了,阿姐。”

        真是奇怪,她的手腕被阿姐勒红了,阿姐不找瓶仙药给她抹上一抹。

        偏生用这种拙笨的,还不知道有没有用的办法。

        元竹带着疑问道:“阿姐,你吹出去的热气有什么神力吗?明明用点药膏什么的就可以好的。”

        红衣花梅先是一愣,旋即转神,一笑:“呵呵,阿姐倒是心急得忘了。阿姐也不瞒小丫头你。阿姐在飞升成神仙前,还是一个脏兮兮,穷得叮当响的小孩。”

        “在那个时候,阿姐买不起药。无论是磕着还是伤着了,我娘总会撕下一块破布,包起来,对着我的伤口处吹两下,跟我说,不疼不疼了,吹吹就好了。”

        “我当时还天真的以为我娘这么给我吹吹伤就好了,就不会疼了,就不会流血了。可是该流的血还是流,该疼的泪,还是疼。”

        红衣花梅说着有些哽咽,他抬起眼睛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

        他是谁啊——

        他是袭月神尊方梅生啊!

        是那个非神非魔,雌雄莫辨的万香楼头牌花梅啊!

        他怎么可以可以哭呢?

        他怎么配哭呢?!

        元竹见红衣花梅状态不对劲,轻轻地拽了拽他的袖口,小声地唤着他:“阿姐,阿姐,你没事吧?你要是不喜欢说,那就不要说了,我也就不问了。”

        红衣花梅忍回泪水,吞下苦涩,桃花墨瞳如被天青色烟雨冲洗过一般的朦胧美丽。

        他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一只澄湖大闸蟹,递给元竹,“阿姐没事。你阿姐我这么美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事呢?我若是有事了,这天底下的客人们不都得哭得肝肠寸断?”

        元竹想来也是,连忙吞下手中剩下的月饼,接过大闸蟹。

        她问道:“阿姐,你长得那么好看。眉毛怎么那么粗呢?美人的眉毛不应该都是那种柳叶细细的吗?”

        红衣花梅笑道:“呵呵,谁说美人的眉毛都要是那种弱不禁风,一推就倒的柳叶儿眉?你阿姐我这眉毛可是刀光凌利的剑眉。怎么样,小丫头,有没有被阿姐的眉毛给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