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106.即日离去

106.即日离去

        “我跟你说,这个头牌花梅和新来的这个元竹关系可是好得很着呢。

        我经常看见她们一齐出入这个事情还是我前几日给妈妈送饭时,不小心听见的。你可别说了出去。”

        “嗯嗯,我一定不说出去。”

        ……

        “哎哎,红香,你听说了没有?”

        “你干嘛这么鬼里鬼气的,有什么话儿直接和我说出来不就行了?我屋里还有客人等着我,没工夫和你唠嗑。”

        “我跟你说件大事,你听了定不吃亏。”

        “什么大事?”

        “我听菱角说,咱们万香楼下一届的头牌已经内定好了,据说是新来的那个人,叫元竹。这件事情,据说还是咱们的头牌花梅姑娘亲自跟妈妈说的。你可千万别说了出去。”

        一时间,元竹内定为万香楼头牌的消息不胫而走。

        素雪正在和元竹八卦着这些消息,当八卦的主角换成自己时,元竹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跟喷出来。

        元竹顺了口气,眼睛睁得都快掉出来了,拿着茶盏的手颤了又颤,不敢相信地反复着几个字:“万香楼头牌、万香楼头牌、我?新来的什么都不会的一个小丫头?素雪姐姐,你是在吓我吧?

        这万香楼头牌饶是怎么轮都轮不到我的头上啊——我看素雪姐姐你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人长得端庄秀雅,还多才多艺。不像我,什么都不会。”

        “姑娘取笑素雪了,花梅姑娘眼光向来不错,她既然向妈妈推荐姑娘,想必姑娘自是有我等不知的过人之处。”素雪欠身,温和地回道。

        “不不,我真不行。而且……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元竹焦急地掐断这个话头。

        素雪眼睛一亮,说:“哦,姑娘先前难道没有和花梅姑娘谈好这件事情吗?”

        “什么头牌不头牌的,真是头疼死我了。我也没想着当个头牌啊——等着我就和美人阿姐说说去,这莫名其妙地搞得什么啊——”元竹盏中的茶水已尽,她抱着脑袋,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

        “嗯。”

        “素雪姐姐,你知道竹枝酒庄在哪里吗?”元竹一下没一下地晃着手中茶盏,拉耸着脑袋问道。

        素雪想了想,道:“竹枝酒庄……我好像听过这个地方。不知姑娘想去那里是做什么?”

        “酒庄酒庄,我自然是去买酒的啦。不然我还能去干什么啊——”

        “姑娘喜欢喝酒吗?我房间里有些许种酒,姑娘不妨说一下要去哪里买什么酒,或许素雪这里有呢。”

        元竹犹豫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嗯,我不喜欢喝酒。我是给别人买捎的酒,它叫竹枝酒。素雪姐姐,你那里有这种酒吗?”

        素雪一听,摇头道:“素雪浅陋,从未听过这种酒。不过这竹枝酒庄素雪倒是听说过,姑娘说的竹枝酒庄可是临水河畔的那一个?”

        元竹一下子坐直身子,眼睛发亮:“对对,就是那个。但是,我不知道临水河在哪里。我先前听人说过,这临水河在长生山的山脚下。可是,这长生山那么大,我怎么知道它的山脚下是哪个山脚。是左脚还是右脚?”

        元竹有气无力地垂下脑袋。

        素雪瞧了元竹这番模样,掩唇一笑,道:“素雪知道。这长生山临水河离我们这里也不算太远,快马加鞭的话,不过是绰绰半个月有余。”

        “我明日就走,那个……素雪姐姐,你明天能和我一块去吗?当然,你要是实在不方便就算了。我一个人一路问着也能到,就是速度,慢了点。”

        素雪:“望姑娘不嫌弃,素雪愿意陪姑娘一同前去。”

        元竹所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找到了个同道的人,心里那是舒畅快意得很。

        下午,元竹就动手收拾细软。收拾罢,她便去把这事儿跟红衣花梅说了说。

        红衣花梅一听元竹明日就要离开这里,惊得手中的眉笔都掉在了地上。

        他张大红唇,难以置信地握住她的手,问道:“你说什么,小丫头?你为了买一坛子酒,明日就要离开这里?阿姐见你酒力明明甚好,你为何还要买酒?无论你要买什么酒,大可和阿姐说说,阿姐立马给你买回来。”

        元竹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道:“这件事情就不麻烦阿姐了。不过是一坛子酒罢了,就不麻烦阿姐了。我呆在这万香楼里也无聊得很,正好趁着这个工夫出去透个气儿,看看外面的光景。”

        “小丫头,你当真不用阿姐陪你吗?阿姐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你舍得丢下阿姐这么美的一个人吗?”

        红衣花梅开始卖起了惨相儿,桃花带雨,簌簌一地春意。

        元竹上前一步,摇晃着红衣花梅的手,说道:“阿姐真不用了,像这种小事就不劳烦阿姐了。等着我以后再有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定喊你来——阿姐,你的眉毛还没有描好,小丫头来帮你描描眉吧?”

        元竹弯腰捡起地上的眉笔,细细地为红衣花梅描着左边的眉毛。

        红衣花梅此时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铜镜里为他描眉的小丫头。

        午后的阳光薄弱似纸,纸边滚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卷入轩窗里,轻触着红衣花梅如丝的眉眼,更衬得他妖孽入骨。

        元竹本是比红衣花梅矮了两头,眼下红衣花梅坐在梳妆镜前刚好弥补了这份不足。

        她即使站着不用抬头,眉笔都可以碰到他那不成形的剑眉。

        红衣花梅也没说什么,任元竹给他描着眉。

        他的目光软成了龙涎香,化成了春水,细腻柔和。

        他就这么定定地,饱含深情地看着铜镜子里的她。

        透过她,他似乎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元竹刚给红衣花梅描完了左边的眉,眉笔还没碰到他右边的眉,手腕就被红衣花梅给握住了。

        红衣花梅笑眯眯地拿下她手中的眉笔道:“小丫头,右边的眉阿姐早已描好了。你还是好好地歇着吧。”

        元竹有些不解,问:“可是阿姐,我瞧你左边的眉毛也是描了一半……唔,应该是描好的呀。虽然,你描得有些丑,但是我可以给你修回来的。”

        “我会让你美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