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来个小师姐在线阅读 - 111.舜国白久

111.舜国白久

        终有一天,野疆直攻城下,要求舜国卸甲投降!

        否则,他们野疆将踏破城门,血洗舜国!

        这……该,如何是好?

        宋清枝坐在大殿上环视一圈,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舜国本就武弱,在场的武将寥寥无几,还要么经验不足、要么有伤、要么年迈告老在家。

        天亡他舜国!

        一道急报骤然闯入大殿,野疆首领说:要他舜国的王,一人前来送降书缴玉玺!方可保全城无恙。

        满朝群臣哑然无声。

        他是一个懦弱的王,不曾有过什么铁腕手段让人折服,为舜国开疆拓土。

        而今,终于有用到他的时候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

        他慢慢地走下王座,猛然一扬玉玺:“孤——从此不再是这舜国的王,这舜国从此不再是舜国!”

        “陛下不可——”

        “您这一去定是有来无回!”

        “陛下!——”

        众臣皆跪。

        这是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不是一个若有若无的睁眼瞎!

        “怎么?有哪位爱卿要去应战?”

        无人言语,只有那秋风穿过大殿,呜呜地刮着。

        他就这么一个人坚定地迈出宫门,向前走着……

        他怕吗?死?

        是的,以前他是怕的。

        不过,他现在倒也不怕了,因为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命,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他终于……不再是那个在皇位上如履薄冰的王了。

        为了他的子民,他甘愿成为那刀下魂!哪怕是无果。

        十月的风有些冷,天空也是凉薄得寡人心。

        他一个人穿着龙纹黄底的皇袍沿着青龙大街缓缓地走向城门。

        “打死这个卖国贼!”

        “呸!比他爹还不要脸的怂货!”

        “我真草了!他不配做我们的王!”

        “打死他!打死他……”

        他每一走一步都感觉心在滴血。

        有人往他身上泼脏水,有人拿着烂菜梆子往他身上砸,更有人要直接冲上来杀他。

        若不是两旁野疆士兵的阻拦,他怕是早已死在了自己百姓的手中。

        从正殿到城门不过区区几百步的路,他却已是满身伤痕。

        是身伤,更是心伤。

        凉,凉得透骨!

        野疆首领看见他一人持玉玺而出,一挥令下,万数铁骑直冲正殿,踏破了这舜国百年基业。

        舜国,终是没了……

        “啊——你们干什么?!不要碰我!滚开!滚开!”

        宋清枝顺声望去,发现这野疆士兵正在对他舜国女子施暴!那女子看起来不过才刚刚及笈!

        他大怒又大惊:“你们不是说会保我舜国子民无恙?!”

        野疆首领笑了,他骑在马上,用马鞭指了周遭一圈,“舜国的皇帝,你看,你的子民不都是活得好好的?”

        不不!

        他的子民不该是这样!

        也不能是这样!

        “你们放开她!她也是我舜国的人!”

        “皇帝,你是在开玩笑吗?这里早已经不叫舜国了,这是我野疆的民!”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啊——”士兵把女子的衣服撕扯掉了大半,连她内里遮羞的肚兜都露在了外面。

        女子挣扎着,朝着他的方向伸出手去,“不要啊!救命!救命!!”

        “小妞儿——老实点,好好伺候大爷,大爷才会好好对你……”满脸胡渣子的士兵摸着女子的脸,接着扒开了女子的肚兜,“不!——”那是一声绝望的哀嚎。

        宋清枝终是忍不住了,他连踹带打地把士兵轰到一旁,将女子紧搂在了怀中,“你们都滚开!”

        “怎么?她是你的人?”

        “不——”她是舜国的民!

        “让你他妈的妨碍大爷好事!让你当王!狗屁的拯救苍生!”周围的其他士兵这时也围了过来,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一刀刀,一剑剑地狠狠地捅着宋清枝。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他不断地吐血又吐,最后他在女子的眼里渐渐地变得血肉模糊。可是他的手仍然是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女子。

        “我错了,您永远都是我们的王……”

        他笑了笑,他终于成了他自己……

        再后来,他因此飞升成仙。

        拜入尊上门下,得尊上赐名白久。

        舜国自是昙花一现,白久成仙可得千年长寿。

        只是不知过了多少年,他对旧事已经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