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将军的小男人在线阅读 - 第13章 挑战

第13章 挑战

        听着程东骂自己穷,方旭有些不高兴了,前世他是穷,那是无可争议的现实问题,但是这一世他可不穷。

        那位真心疼爱他的老爹就不说了,那位母亲可是真的出手很大方,完全不担心银子不够,生怕他不会花银子。

        他像是差钱的人吗?方旭一生气嘴巴又开始损人,指着程东说道:

        “哟,这位,哈哈,都说红配绿是丑逼,这个丑兄,你准备怎么帮我醒脑啊?”

        丑兄!

        噗!

        二楼的客人笑喷了,第一次听说红配绿是丑逼,这位武安伯府的少爷可真能扯。

        不过,再仔细一看程东的打扮,还别说,真丑!

        也有人拿两个少爷的长相对比,然后觉得程东更丑了,当得丑兄之称。

        跟武安伯府的少爷一比,一个是鲜花,一个是牛屎。

        大家喝了酒,胆子也大了许多,那是看到什么说什么,想到什么说什么,一个比一个会损人。

        方旭被众人的话逗的直捂肚子,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没那么怕权贵。

        当然了,众人笑归笑,损归损,还是默默记下了这句名言,决定以后搭配时一定要避开这个雷区,可不想被人指着鼻子骂丑逼。

        程东被四周的议论声气的脸都绿了,他没想到自己堂堂卢国公府的二少爷居然被一个伯府的少爷打脸。

        太可恨了,这口气咽不下去。

        程东眯起三角眼上下打量方旭,想着要不要学学林兴学抡这小子的黑砖,拍死他丫的。

        别人怕武安伯报复,他卢国公府可不怕。

        方旭没有错过程东眼底的杀机,浓眉忍不住皱了起来,又是杀机,看来是真的有人想置他于死地。

        到底是谁呢?

        如果对方能指使一个小小的商户子弟做事,那不算什么稀奇的,商户子弟的命不值钱,可能会为了前程搏命。

        可程东是卢国公府的二少爷,他需要搏命?换句话说,一个纨绔专注吃喝玩乐就行了,他要搏的什么命?

        还是说眼前的纨绔并不是真的纨绔,而是与他一样在装纨绔?

        方旭的脑海瞬间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上上下下打量程东,最后眼神落在了程东的手上。

        程东的手与原主的手不同,虎口与手指上都有老茧,要说手上的老茧是拿扇子累出来的,方旭可不会信。

        虎口有老茧,那说明此人有在练武,还很努力,手指有老茧,那说明此人提笔的机会很多,所以才会磨出老茧。

        一个天天在外面喝花酒的家伙,到底在什么时候学这些东西呢?

        方旭默默回想关于程东的传言,这孙子经常带着一群歌伎出城玩乐,一玩就是好几天,那真是日日笙歌夜夜玩乐。

        当然这些仅限于传说,是不是真的如此方旭可没亲眼看过。

        程东每次出行带的歌伎都是春风楼的姑娘。

        又是春风楼!方旭的脑海闪过警惕的光芒,春风楼背后的主子很神秘,有多个传说,具体主子是谁方旭真的不知道。

        “方旭,我要与你决战,你可敢应战?”

        程东心里拿定主意,二话不说扔了个白手帕挑战,眼神挑衅,示意方旭挑起来应战。

        方旭歪头看看地上的白手帕,嫌弃道:

        “丑兄,不是我说你,人丑就别事儿逼,你这随地丢垃圾的习惯可不好,你这习惯跟路边的野狗随地大小、便有什么区别呢。”

        啊?大家再次被擂的不轻,有点跟不上方少爷的脑回路,傻、子都看出来是挑战,怎么方少爷看到的是随地丢垃圾呢?

        不过形容的真像,于是大家又响起一阵哄笑。

        铭安捂脸,自家少爷真的失忆了,连贵族之间的挑战方式都忘记了,他哪里知道方旭这是故意的。

        接受程东的挑战自然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一旦应战,可能会爆露出一些不想爆露的底牌。

        比如他这个纨绔同样也会武,而且武力值还不低。

        当初在大学时,那位老教授很看中他,教他的是古武,不像那些市面上流传的花花架子,绝对是真材实料。

        老教授是个好人,也是一位严师,虽然教了方旭功夫,却不许方旭凭着手上的功夫欺负弱者,所以知道方旭会武的没有几人。

        当时在马路上如果不是大意没有设防,对方的速度又太快,说不得方旭会凭着自身的本领逃过一灾,可惜没有如果。

        这一世原主的身体素质虽然不怎么样,能发挥的实力可能不足三成,也够方旭自保用了。

        “方旭,你少装疯卖傻,老子这是在向你挑战,你可敢应战。”程东气的鼻孔往上翻,打定主意动手时弄死这个混蛋。

        老子二字出口,方旭一下子变了脸,前世没有爹娘别人在他面前称老子,他可能会生气,但是不会像现在这么愤怒。

        骂他可以,打他也可以,但是敢骂武安伯不行,那是他爹,他爹只有一位,谁敢占便宜谁作死。

        方旭的眸子立刻变的阴暗,盯着程东嚣张的丑脸,冷笑道:“野狗,你若想找死,本少爷成全你。”

        一句话算是应战了,程东也被那句野狗气的火撞头顶。

        小二左右看看两位爷,耸耸肩转身离开,他可不想溅了自己一身血,这两人没一个好东西。

        食客们忍不住叫好。

        好极了,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是打死一个少一个。

        二楼的叫好声惊动了楼下,于是又一群人涌上来看好戏,那期待的小眼神看的方旭蛋儿疼,要不要这么爱看戏啊。

        程东在方旭应战的下一刻,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块板砖,抡圆了拍向方旭,看的方旭眼角直抽。

        何者这些混蛋下手方式都一样,还是黑砖,当谁没有黑砖吗?

        只见方旭伸手一探,在铭安背上摸出一块黑砖抡在手里,同样抡圆了朝程东扑去。

        两个人就像是小孩打架似的,直来直往横冲直闯。

        就在方旭摸出黑砖时,程东的眼角忍不住跳了几下,没想到方旭被黑砖拍过之后居然随身携带一块砖,这是什么爱好啊。

        就在两人动手时,两人带着的护卫也跟着冲上去,他们的目标是保护自家少爷,打倒对方的护卫。

        至于打程东,那是不存在的,这时代打架也讲究兵对兵将对将,少爷们的架还是少爷们自己打吧,他们一动手性质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