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第六十五章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文艺给楼尚发消息,只是为了表明自己拿到了楼尚大师的手机号码,方便以后联络。

        没想到楼尚竟然秒回,还是直接打电话过来的那种:“夏夏失踪了?怎么回事?”

        “啊就素……那个,夏夏她不在家,也不接电话,手机还关机了酱紫,夏夏平时不会酱紫的。”文艺紧张得有点语无伦次:

        “艺艺只是发个短信和你说一声,大师的经纪人说你们一早上才回去,那楼尚大师就先睡一下下,我和哥哥去找找看夏夏,酱紫的话,等下就不能陪你吃早餐了吼。”

        “夏夏不是和你住一起的吗?”这是楼尚吃帝王蟹的那个时候,确认过的事情。

        “算是有,也算是没有啦。夏夏是住在离艺艺两百米的地方啦,虽然夏夏也会经常留下来陪艺艺酱紫。艺艺就是想问一下,夏夏昨天是什么时间送你们回的酒店?”文艺刚刚被帅戈的起床气波及地还没搞清楚状况。

        文艺以自己和第五夏相处这些年的惯有场景来推论,第五夏肯定会把楼尚和帅戈送回酒店。

        夏夏是一个非常体贴周到的人。

        体贴到艺艺完全可以不带脑子,不用开口就什么都会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那一种。

        “夏夏昨天带我们到了布伦施威格酒厂附近,就自己一个人进古堡了。我和帅戈后来没有再见过夏夏,她会不会还在酒厂里面?”楼尚的语气,焦急中带着担忧。

        这,很不大师。

        原本已经认定了夏夏一定不会有事,都是自己吓自己的文小艺同学,瞬间也跟着大师的语气开始二度慌张。

        “那个年久久失修修的酒厂厂,已经好好多多年都没有人人住过了。”叠字妖姬的出现,宣誓着文艺此刻过于复杂的内心世界。

        有对楼尚大师一收到短信,就立马给她打电话的欣喜。

        也有对楼尚和帅戈让第五夏一个人进古堡的郁闷,甚至是微微的愤怒:“你们两个大男生怎么能放夏夏一个人不闻不问!要不是知道有你们陪同,艺艺肯定不会让夏夏一个人回去,根本就不具备人类生存的环境的酒厂!”

        布伦施威格酒厂,从关停之后开始破败,已经有好多年的没有人住了。

        耶罗尼米斯生命的最后几年,都生活在疗养院,没有住在祖传的古堡里面,

        耶罗尼米斯的万景并不凄凉。

        是一个条件非常好的疗养院。

        耶罗尼米斯的一生,从他出生开始,就已经是被安排得好好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英国的残疾人福利,更多的,还是耶罗尼米斯出生的那个时候,布伦施威格家族还没有没落。

        面对一个天生就有缺陷的小孩,耶罗尼米斯的爸爸妈妈早早地就安排好了他未来人生路的一切。

        即便后来酒厂关停,耶罗尼米斯的医疗和后续需要的护理,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这样的福荫并不一定现金或者债券的方式直接体现,却最能体现布伦施威格家族的古老传承,就像第五夏在布伦施威格家族没落之后,仍然可以进贵族学校念书一样。

        文艺在拿到她自己带回国的那瓶,后来被消毒水给污染了的布伦施威格威士忌的时候,是领略过这个关停了三十七年的酒厂的“风采”的。

        就是那种,她站到门口,都不敢进去的,只适合弗雷德里克警长那样的,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冒险,后来还直接把兴趣变成了工作的。

        文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复杂的情绪。

        她向来是行动派,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骂人就骂人,想撒娇就撒娇。

        今天这种,不知道该哭该笑该骂人还是该撒娇的感觉,着实是有些难以名状。

        这,很不文艺。

        “是我思虑不周,我现在马上回布伦施威格酒厂那边看一下。”

        楼尚说自己思虑不周的时候,帅戈是没有在边上。

        如果在边上的话,胖戈吨的暴脾气肯定是要炸裂的。

        明明是他和楼尚被第五夏扔在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靠着警察叔叔的解救,才全须全尾地回到了酒店,怎么就变成被甩哥的思虑不周了?

        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啊?不是吧?楼尚大师是要立刻刻马上上去看咩?”文艺对楼尚的反应,不免有些意外。

        文艺的这种说话的方式,楼尚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要怎么接。

        “夏夏昨天是开车去的,我去看看车子在不在,就知道她人有没有在了。”楼尚忽略了文艺对叠字的使用频率,直接告知自己接下来准备做的事。

        “酱紫的话,大师和大使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咯?你有车车吗?要怎么过去去嘞?”文艺似乎有点忘了自己个楼尚发消息的初衷。

        “帅戈有安排今天的车和司机,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司机应该还没有来上班,我去问一下酒店的老板,看看能不能借一台车。不行的话我让帅戈现在司机过来。”

        艾莱岛并不是一个打车软件盛行的地方,楼尚大师也没有玩转各种app的习惯。

        “借车……司机嘿?”文艺有点不知道要怎么不着痕迹地继续表达自己的真实诉求:“那……楼尚大师到了布伦施威格酒厂之后,知道要怎么进去咩?”

        文艺终于想到了一件没她不行的事情。

        “去了再说,总会有办法的。”楼尚说着就准备要挂电话。

        “啊楼尚大师,你稍等一下下了啦,大使洗漱一下,大师也收拾一下,艺艺让哥哥开车去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酱紫也比较好有个照应。”文艺放弃了循序渐进的引导模式。

        “这样来来回回地太浪费时间了,我自己想办法过去就好了。”此时的楼尚,不是正常状态的大师。

        “不会的啦,艺艺可不是那种要化一两个小时的妆才能出门的女生,艺艺是天生丽质,不化妆都好好看的,可以立刻刻马上上出门门。”

        “那也行,分头行动吧,要是有找到,就互相通报一声。”楼尚和叠字妖姬完全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啊哥哥,楼尚大师他非说要自己去!”文艺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有文学在的时候,文艺自己也是不怎么带脑子,就算带了,也不怎么开动。

        文学接手文艺的电话:“楼尚大师,是这样的,艾莱岛这边的情况,你和我都不是太熟,有艺艺带队的话,肯定会好一点。我们现在出发,接上你也是顺路,这样到了之后我们人比较多,进去找人也比较好分工。”

        “我和帅戈昨天是看着夏夏开车进去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应该不难找到入口的。我就知道那一个地方,你们可以去其他可能的地方找一找,酒厂交给我和帅戈就好了。”楼尚一边说话,一边往帅戈的房间走。

        文学看了一眼文艺,无声的询问自家妹妹:【现在怎么说?】

        文艺先是做了一个大大的手势,紧接着就双手放在脸侧,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

        文艺用肢体语言,简单而又明确地表达了【帅胖子在睡觉】的这个事实。

        做完这两个动作,文艺就继续争分夺秒地刷牙了。

        国民哥哥向来都是只要妹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要怎么把事情办到妹妹的心坎里去:“你和帅总要是有司机,我也就不拦着你了,你们要是自己借车开,肯定是不习惯这边和国内相反的驾驶座的方向。我最开始就是在苏格兰拿的驾照,比较适合给你们当司机,我现在发动车子,你稍等我五分钟,就能到。”

        楼尚最终是没能在学艺兄妹赶到之前自己先行出发。

        他与世隔绝太久,确实是处理不来这许多的问题,司机什么的也全都是帅戈帮忙联系的。

        由于体型的原因,帅戈不太适应大众化的交通工具,他每次出门,都得是gmc或者至少也是埃尔法那样的配置。

        一辆普通的车,就算是长轴距的,也不太能够容纳胖戈吨三百四十斤的完美身材。

        不是进不去,而是进去之后坐着不舒服。

        第五夏开的蛇王皮卡,一般人坐进去都会有陷进去的感觉,帅戈坐着,也就将将合适。

        文学开着文艺的巴博斯    700g来接的楼尚和帅戈。

        “你这车还是小了一点。”这是帅戈上车后,给出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评价。

        说完就在他自己的鼾声中继续和周公约会去了。

        作为养生朋克协会的联合创始人,文艺和第五夏,在选车的风格上是非常一致的。

        巴博斯    700g向来以狂野著称,绝对比一般的车要大了不止一点半点。

        帅戈除了眼高于顶的问题,还有一个意识不到是自己胖的问题,完全不觉得是自己过于伟岸的身材,导致巴博斯700g的副驾,坐出了smart副驾的既视感。

        同样是被奔驰收购的品牌,巴博斯和smart从外表到内里,都一样是云泥之别。

        帅戈是注定没办法过520这样的节日的。

        拥有萝莉脸蛋和魔鬼身材的女孩和他说话,他只会叫嚣,让文艺“塞两块豆腐进去装装样子”,楼尚神情黯然的一句“楼夏好像不见了”,帅戈就像球一样地直接从床上滚了起来。

        简直不要太明显的区别对待。

        帅戈但凡拿出花在兄弟身上心思的十分之一,去呵护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孩,也不至于到了二十六岁,还是母胎单身。

        就算有委屈,也要往肚子里面咽。

        就算要熬夜,也无怨无悔地滚床而起。

        就算不愿意,也一秒都没有犹豫地跟着出去。

        就算楼尚只是过来问一下司机什么时候能到位,并没有要帅戈牺牲睡眠和他一起找人,胖戈吨还是毫不犹豫地承担起了被甩哥经纪人的“分内之事”。

        帅戈欣赏并且羡慕楼尚的天赋。

        又不是要和楼尚谈恋爱,却把他这辈子大部分的宠溺,都用在了楼尚的身上。

        眼高于顶的胖戈吨是还没有遇到他能看得上眼的女生,要是哪天遇到了,也一定是宠溺到不行。

        驾驶位和副驾驶都被文学和帅戈占据了,文化大使就只能勉为其难地和楼尚大师待在后座。

        不管别人是不是相信,在文化大使的内心深处,她绝对不是那种主动的女生。

        她一向高冷且不可接近。

        才见了两次面就开始表白这样的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在萝魔女孩的身上。

        如果发生了,那一定是有哪个剧组,拍片的时候,女主走错了片场,需要有着萝莉脸蛋和魔鬼身材的文艺帮忙配合。

        就像现在,“不情不愿”地被锁定在后排的撒娇妖姬,一点都没有对“触手可及”的楼尚大师想入非非。

        撒娇妖姬想要第三次表白,高冷妖姬表示坚决不同意。

        文艺很是有些想不明白,她担心夏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楼尚大师从上车之后,就一脸的焦急,整个人的气压比同为养生朋克联合创始人的艺艺还要低。

        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有多余的表情的楼尚大师,为什么今天一上车,就直勾勾并且毫不掩饰地盯着文学手握的方向盘,三不五时地发问:“还能不能快一点?”

        文艺的心里面,有点不是滋味。

        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楼尚大师愿意牺牲睡眠,帮着她一起找夏夏,她明明是应该高兴的。

        为什么会觉得楼尚和平时截然不同的表情,是那么的刺眼?

        难道说,她并不是真的喜欢楼尚大师,而只是喜欢楼尚做酿酒大师时候的样子?

        真的喜欢一个人,和想象自己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两码事。

        这种刺眼的感觉,随着楼尚的四个第一,越发明显。

        第一个下车查看停在布伦施威格家族古堡外面的皮卡。

        第一个不管不顾地冲进布伦施威格酒厂。

        第一个在威士忌仓库找到蜷缩在地上的第五夏。

        第一个查看第五夏的身体状况,而后一个公主抱,直接抱在了怀里。

        文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觉得一个男生做的每一个动作,不管是大动作还是小动作,都一样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