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有一份……很适合你的工作

第六十八章 有一份……很适合你的工作

        第五夏从破败的布伦施威格酒厂出来,看到文艺的车还在。

        没做什么停留,径直走了过去。

        “没走?”第五夏看清楚车里坐的文学之后发问。

        她语气淡淡的,表情也看不出来有什么。

        艾莱岛的风还在吹,泥煤还在燃烧,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个,我……”文学的脑子,在见到第五夏的时候,是一片空白的。

        我是谁?

        我在做什么?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文学连这么简单的三个问题都没有办法回答他自己,更不要说第五夏问他的为什么没有走,这么高难度的问题。

        “走吧。”

        第五夏说中文,是从来不带语气词的。

        走吧,看起来也是二字诀,却和平时很是有些不一样。

        当然了,还不知道平时的第五夏是什么样的文学,并不能发现语气词的问题。

        “好,我马上就走。”文学有点木然地收下了第五夏一天之内的第二个的“逐客令”,差点忘记了要怎么发动车子。

        这,很不国民绅士。

        第五夏绕过车头,走到了巴博斯的副驾,打开了大G的车门,熟门熟路地坐了上去。

        文学看到坐在副驾驶的第五夏,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还好,刚刚是忘记了怎么发动,要不然就可能把第五夏给拖飞了。

        他窥探了第五夏不希望被人窥探的事情,在第五夏下发第一张逐客令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在外面坐了几个小时。

        现在东窗事发,正不知道要怎么解释,第五夏却上了他的车。

        “不走?”第五夏系好安全带,看向完全没有发动车子意思的文学。

        “走,走的,你的车怎么办?”终于反应过来的文学,指了指第五夏的蛇王皮卡。

        “放着。”

        “好的。那我们是回艺艺那里,是不是?”终于回归到正常状态的文学点开车载导航的历史记录。

        “我指路。”第五夏继续言简意赅。

        文学非常配合地终止了使用导航的动作。

        文学不算是路痴,对开过两次的,从文艺那里过来古堡的路,已经有了大致的印象。

        只不过是保持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使用导航的习惯。

        第五夏熟门熟路地开始放音乐。

        放的是非常不适合第五夏风格的那种带着大自然声音的轻音乐。

        鸟叫声,流水声,钢琴声。

        悠远而又舒缓。

        让原本有些尴尬的车内气氛,开始变得融洽。

        第五夏没有睡觉,也不说话,仅仅在重要的路口,说“向左”或者“向右”这样的指路专用词。

        车窗隔绝了外面的风声却隔绝不了发动机的轰鸣。

        忽然下雨的天气,吸引了第五夏的注意。

        第五夏打开车窗,用手接着雨滴,然后把手拿回车内观察,就好像雨水也像大片的雪花那样,只要看的及时,就会有棱有角。

        没多久,第五夏就开始不满意雨的棱角,她把自己的头,也伸了一半到窗外,和手一起,迎接风和雨的洗礼。

        文学放缓了车速:“你注意安全。”

        随着车速不再凌冽的风和雨,瞬间就打消了第五夏的“经历风雨”的兴致。

        关上车窗,就像她从来都没有打开过一样。

        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感忽然落在了文学的心里。

        这种感觉一路跟着文学,直到回到文艺在艾莱岛的度假屋。

        度假屋里面,正在上演一通鸡飞狗跳的厨房战役。

        号称要亲自照顾楼尚大师的文化大使,连着摔坏了好几个盘子。

        胖戈吨极为嫌弃地发问:“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你能做好的?”

        “你们这是要准备午饭呢?”文学在用一贯绅士的微笑表达自己的疑惑。

        “午饭?本帅连早饭都还没有吃,午个什么饭?”帅戈的语气很是有些不善。

        一个饿肚子的三百四,脾气要是不大,那才叫怪事。

        文艺霸占着厨房,不断地制作,不断地摔坏。

        帅戈已经经历了好几次,从没脾气到有脾气,再到没脾气的循环。

        文艺的倔脾气要是上来,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但第五夏一个人就可以。

        第五夏走到厨房,越过地上的“陶瓷碎片”,把文艺手上拿的筷子和锅从她的手上剥离。

        轻如鸿毛地打横抱起了文艺,把她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坐好。”

        “艺艺才不要坐好好呢,艺艺坐好好了,谁做饭饭?”文艺语气,懊恼之中带着些许气愤,搂着第五夏脖子的手,始终都不愿意放开。

        “我来。”

        “艺艺才不要一个人吃独食食呢。”文艺昨天怎么留,第五夏都不愿意留下来给文化大使的楼尚大师做饭。

        这让被夏夏宠坏了的艺艺,不免有些脾气。

        “都,我来。”

        文艺原本想着,自己还要撒好几吨的娇,才能让第五夏改变自己的初衷。

        早知道摔几个盘子能这么有效,她昨天就能摔掉一打。

        “真的嘿?夏夏要是骗艺艺的话,艺艺可就光着脚脚走回去了吼。”文·三岁小孩·艺的思维模式,和成年人很是有些不同。

        “不骗。”

        等到文艺坐稳,第五夏把半路掉了一只的拖鞋帮文艺拿回来给她穿上,才回到满目疮痍的厨房。

        国民绅士正附身“收拾残局”,想来也不是第一次帮文艺处理这样的事情。

        第五夏带戴了手套,拿了扫把,轻轻扶了一下,把文学从蹲着捡碎片的姿势扶了起来。

        第五夏示意文学,收拾碎片的事情,可以交给她。

        “夏夏也去沙发那里等一下,哪有让女孩子收拾碎片的道理。”国民绅士并不习惯来自女生的“男友力”。

        第五夏见文学不愿意走,也没有再劝阻,而是加入了收拾的行列。

        文学刚刚一片一片捡了快一分钟,才捡起来几个碎片。

        第五夏加入之后,短短二十秒,所有的碎片就全部被收拾干净了。

        论打扫厨房的能力。

        文学和第五夏,显然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

        文学收拾盘碗的碎片,像是像是在收拾艺术品,。

        第五夏收拾碎片,就是非常单纯地收拾几个摔碎了的盘子。

        文学看着手前已然落空的地面,一种自己的帮忙很多余的感觉,油然而生。

        第五夏的性格和动作,都利落地不像一个女生。

        和从小就需要他保护的文艺,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星球的物种。

        有了第五夏的厨房,很快就回归正轨。

        第五夏做了一碗莲藕百合排骨小米粥放到餐盘,端到文艺躺着看电视的沙发,问到:“哪间?”

        “左手边第二间,朝东的哪一间。”文艺很快就报出了楼尚所在的具体方位。

        第五夏走得不带停留,文艺张张嘴,想说什么都有点来不及。

        “跟上。”第五夏的声音,从过道的地方传来。

        “立刻刻马上上!艺艺很快快。”

        文艺高兴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要摔不摔地跑到了楼尚所在的客房门口。

        文艺敲门进去,第五夏把餐盘端到了离床一米的地方,停下,交接给了文艺,好让摔跤妖姬完成送餐的最后一米。

        第五夏没有帅气地转身就走,她盯着楼尚看了好几秒,在楼尚回望的那一秒,才转身离开。

        餐厅里,帅戈已经饿得想要骂人。

        再这么饿下去,他应该很快就能直接晕过去。

        可他又不能和楼尚一个伤病号抢吃的。

        帅戈强力控制着饿得发抖的三百四,走到厨房,想要问一问即将成为下一个病号的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有口吃的。

        第五夏双手提起一个最大号的薄荷绿STAUB珐琅铸铁锅,直接绕开了帅戈。

        帅戈饿的没有力气发飙,文学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忙。

        第五夏没有说话,用手肘把一个隔热的垫子,从餐桌的边缘推到了中间,然后把大锅放了过去。

        “文总,我们要不要出去找点吃的?”被忽略的帅戈实在是没办法再等下去了。

        然后他就看到第五夏揭开了大号STAUB珐琅铸铁锅的锅盖。

        STAUB锅具的密封性能很好,在打开之前,几乎闻不到什么味道。

        打开的那一秒,整个餐厅,顿时香气四溢。

        第五夏做饭,从来也不是一道菜一道菜地做。

        度假屋的厨房,有四个炉灶,第五夏向来是四个灶一起开。

        这也是为什么,她前一天,能够同时上桌四种不同风味的帝王蟹。

        第五夏在给楼尚的粥做完的同时,其他人的海鲜龙须面,也刚好到了差不多可以出锅的时候。

        初来乍到的帅戈,没可能知道第五夏拥有多线程的厨艺能力。

        大部分人,对于自己刚刚做好饭,有人就当面说要出去吃,多少都会有些不高兴,但第五夏从来也没有那种,自己做的饭,一定要看到别人心满意足地吃下去的意思。

        帅戈说要出去找吃的,第五夏就用英文给他指了一个餐厅的具体方位:“Out    of    the    front    garden,turn    left,200    meters    to    your    right.”

        第五夏让帅戈从前院出去之后左转,然后就能在两百米的地方,发现一个在他右手边的餐厅。

        然后有转头用中文问文学:“海鲜龙须面?”

        疑问语气,非常明显地表达了她话里隐含的问文学吃不吃的意思。

        “海鲜龙须面是吗?文总你吃不吃?你不吃我吃。要不要我帮你拿碗筷。”

        在美食面前,节操算什么?

        至少帅戈肯定不是那种会因为节操和美食过不去的人。

        不等文学和第五夏做出反应,帅戈就已经拿了碗筷和汤勺,给自己打了一大碗的海鲜龙须面。

        顾不得刚刚出锅的烫,一边吞吐热气一边狼吞虎咽。

        说好的要帮文学拿碗筷,也就是说说而已。

        帅戈是真的饿坏了,也是真的受不了第五夏出品的海鲜龙须面的诱惑。

        文学跟着第五夏到厨房拿碗筷。

        看到第五夏没有要回餐厅的意思,就问:“要不要帮你打一碗凉一下?”

        第五夏抬头看了在餐厅的帅戈一眼,古井无波地说了三个字:“下一锅。”

        第五夏有考虑过帅戈的体型,才会用最大号的珐琅锅煮海鲜龙须面。

        可看到帅戈这会儿吃面的架势,很明显,六人份的龙须面将将就只够他一个人吃。

        “艺艺总是念叨,说夏夏要是回国开餐厅,肯定天天排队几公里,看来艺艺是非常难得的没在夸张。我闻到这味道,都有了想去帅戈的虎口夺食的冲动。”

        文学回到度假屋之后,就还是那个永远微笑的国民绅士。

        “夸张。”

        第五夏否定了文学“没在夸张”的说法。

        小时候经常饿肚子,稍微长大一点,才学会了把所有食材的美味,都烹煮出来的技能。

        第五夏有做饭的天赋,也会三不五时地专研做饭的技术,但她并不感兴趣把做饭当成是自己的职业。

        不太好解释是为什么,不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

        “艺艺一直都说,想把你拐带回国开餐厅,说了好久也没有见她成功,开餐厅如果每天都自己去市场挑食材的话,半夜两三点就要起来,确实也不太适合女孩子。我们文化酒业,有一份……很适合你的工作。”

        文学在给出“工作邀约”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见第五夏没有明显的反感,才把话给说完了。

        第五夏在飞快地去着虾线的间隙,看了文学一眼,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

        “我们文化酒业,每个月都会给代理的品牌做品鉴会,平均下来大概是每个月三次,是在大中华区巡回的系列活动。按照西餐的习惯,每一道菜,都要搭配不同的酒,我们有两个一直合作的米其林主厨,但这么多年了,菜单慢慢开始有点单调了。”

        文学再次停顿,确认第五夏没有明确拒绝的意思,才接着表达:

        “我最近正在考虑推出中餐和威士忌、白兰地还有葡萄酒搭配的品鉴活动。夏夏中西合璧的厨艺,是文化酒业的最佳选择。”

        第五夏停下了自己处理海鲜的动作,转头看了文学一眼,捕捉到他眼神里面,不带玩笑性质的真诚,沉默了三秒之后,会给文学一个二字诀:

        “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