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海绵宝宝创可贴

第六十九章?海绵宝宝创可贴

        “考虑嘿?啊夏夏,你是要考虑什么嘞?艺艺可是已经被夏夏饿死死的了呢。夏夏今天都木有给艺艺做早餐餐,可真是好坏坏的一个夏夏呢。”

        文艺很快就从楼尚所在的客房里面出来的。

        文化大使在楼尚大师房间里面待的时间,比第五夏预计的,要短很多。

        这种情况,多半是文艺真的饿的不行了。

        但凡还有走路的力气,撒娇妖姬就一定会想着要亲手喂大师喝粥这一类的偶像剧情。

        第五夏用西班牙火腿切片刀,从一整只的小何塞火腿上面,片下薄如蝉翼的一片火腿,直接塞到了文艺嘟囔个不停的嘴里。

        然后,文艺就瞬间安静了。

        任何一个热爱肉食的人,都抵挡不了小何塞火腿的诱惑。

        如果你还没有办法了解火腿的美味,那肯定是因为你还没有吃过现切的小何塞。

        100%纯种,至少48个月,吃橡木果长大,在让猪心情愉悦的环境中放养。

        听音乐长大的日本和牛,也不一定有小何塞的纯种猪那么好的待遇。

        天分这个东西,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奇怪。

        比如刀工。

        第五夏能轻轻松松片好的火腿切片,其实是一项超高难度的技艺。

        在西班牙,切火腿,已经成为了一门专业的学科,要念五年的大学才能搞得定的那一种。

        期间只有两次考取证书的机会。

        一旦取得证书,就是4500欧元的起薪,加上各种福利,每个月,公司花在一个“火腿切片工”上的支出,至少都有8000大欧。

        专业火腿切片工,昂贵到远超一般火腿企业和小餐厅的接受范围,以至于有越来越多的西班牙火腿,都是机器切的。

        机器,纵然能够切出标准统一的火腿片,却少了纯手工的那一份灵气,也没办法跟着每一只火腿的不同肌理来切片。

        这就好比楼尚擅长的评酒。

        机器固然能准确无误地分析出酒的成分,但机器的分析,向来都没有灵魂。

        “啊夏夏,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艺艺的事情了,才会一夜之间,态度就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夏夏坚定定拒绝的事儿,可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呢。”文艺从第五夏切的小何塞的美味里面缓过神来,才开始觉得,今天的第五夏,和往常有些不同。

        “没有。”第五夏的回答一直都有点像饼干,干干脆脆的。

        “啊夏夏,艺艺可不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情,夏夏以后和艺艺说话话,能不能至少用三个字?”

        “可以的。”

        “啊嘞嘞,今天的夏夏可真是出奇地好说话话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见人的好事涅?”文艺动不动就喜欢“挑逗”第五夏。

        “没有的。”第五夏很快就学会了二字诀升级到三字诀的“秘方”。

        “啊夏夏,你快点再多说几句话,夏夏今天说话的样子,可真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可爱的的。”文艺对着文学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就好像她真的完成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说什么?”三字诀,不偏不倚,坚决执行。

        第五夏一本正经地发问的表情,莫名就戳中了文艺的笑点。

        小妮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差直接笑倒在地上。

        文学见情况不对,就赶紧伸手扶起了自己的妹妹:“有这么好笑吗?”

        文学对文艺的笑点表示无奈。

        “酱紫还不好笑吗?你见过像海绵宝宝一样听话的第五夏咩?”

        “海绵宝宝听话吗?”文学有点接不上文艺的笑点。

        “海绵宝宝不听话吗?那小鸟游雏和原野新之助呢?”文艺瞬间报出了两个日本动漫的角色。

        “小鸟游雏是谁?原野新之助不是蜡笔小新吗?他应该是最不听话的小孩之一吧?”

        两兄妹分开的这五年,文艺还生活在动漫的世界里面,但文学却早已远离。

        “啊哥哥,你这么认真干什么是要干什么咧?艺艺就打个比方,哥哥怎么还较上真了。你一个大男生和女孩子这么较真真,小心一辈子打光棍棍哟~”说不过就撒娇,是妖姬在国民绅士这儿的必杀技。

        第五夏看着文艺和文学的互动,有着片刻的出神?

        正常的兄妹,就是这样相处的吗?

        “你都已经有嫂子了,哥哥为什么会一辈子打光棍?”文学宠溺地摸了摸文艺的头。

        专属妹妹的摸头杀结束,文学才发现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话,有哪里不对。

        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文学看了一眼第五夏。

        还好,第五夏并没有什么反应,波澜不惊地就像压根就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

        国民绅士暗自送了一口气,这种不合时宜的话,以后说出口之前,一定要三思、四思、五思……n思一下。

        “啊嫂子夏夏……”有文艺在的地方,就不可能波澜不惊。

        一惊一乍,才是萝魔女孩的日常。

        文艺最经常在第五夏做饭的时候,一惊一乍地赞美。

        第五夏很少有在厨房出神的时刻,更确切地说,是从来没有过。

        第五夏做饭,是多线程+快进键,向来都把时间运用得和华罗庚的统筹方法似的,没有多余的时间想七七八八的。

        文艺的这一声嫂子夏夏,让第五夏从神游太虚的状态魂归故里。

        因为“回魂”的动静太大,比一般的小刀要锋利很多的西班牙火腿切片刀,就直接奔向了第五夏的手指。

        尽管事后反应足够快,第五夏还是毫无意外地把自己的手指给割到了。

        文艺被吓得大喊:“怎么办,怎么办,夏夏手手流血血了啦!”

        听到流血这两个字,原本还想要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帅戈,再次坐回了座位。

        作为晕血界的代表人物,胖戈吨要是这个时候冲过来,只会添乱。

        他这么完美的三百四,要是随随便便就晕到了,现场还有谁能负责搭救?

        “医药箱在哪里?”文学看到第五夏冒血的手指,很是有些紧张地问文艺。

        第五夏却和一个没事的人一样,拿手指在水龙头底下冲着。

        第一次拿回,发现手指还有血在渗出,就又重新冲洗了一遍。

        文艺还在被吓,文学还在找药箱,帅戈还在不知道伤口的大小。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应该躺在客房喝粥的楼尚,带点“跌跌撞撞”的架势,提了一个医药箱出来。

        文艺在楼尚住进自家客房之后,就把家里的医药箱给拿进去了。

        历来,文艺要是有点什么小刮小碰的,都是第五夏帮她处理。

        第五夏之前没在,文艺并不知道有哪些东西有用,哪些东西没用,只能一股脑儿全搬过去。

        这会儿一紧张,都没想起来医药箱已经不在她指给文学的位置了。

        楼尚的出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帅戈顾不得自己晕血还是不晕血,直接就跑了过来。

        第五夏左手拇指的伤,其实并没有多严重。

        放到往常,是她连处理都懒得处理一下的那种。

        不过是手指划了一个小口子,就被文学、文艺、楼尚,还有一个想看又不太敢看的帅戈给围了。

        这种体验,在第五夏这儿是鲜嫩欲滴的。

        楼尚在医药箱里面翻找了一会儿,最后只找到几个海绵宝宝卡通创可贴,是适合第五夏伤情的。

        文艺喜欢海绵宝宝,第五夏给她准备的创可贴,也向来都是卡通款的。

        至于她自己,卡通创可贴这么小女生的东西,第五夏是绝对不可能会“染指”的。

        就在文艺想要把原委都告诉楼尚大师的时候,第五夏却默默的伸出了自己刚刚割伤的手指。

        楼尚被第五夏的那一个用了120%的力道的过肩摔,给折腾地背上没有哪个地方是完好的。

        举起手的动作,算不得有多大。

        但真正受过伤的人,一定知道,什么叫牵一发而动全身。

        贴个创可贴这么小的一个动作,对楼尚此时的状态来说,仍是有些勉强的。

        但奇怪的是,楼尚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

        楼尚稍微有点抖的手,使得创可贴,没有贴得特别平整。

        文艺的海绵宝宝创可贴是防水的,如果密封好了,第五夏要继续做饭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出了空隙,防水创可贴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

        楼尚不满意自己的手工,刚想着要撕掉再给第五夏换一个,就收到送给他一声:“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淡淡的语气,脸上没有表情,楼尚却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楼尚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文艺就不开心了:“啊夏夏,艺艺都说一句话至少要包括三个字的,夏夏怎么可以一开始就犯规规呢,再有下一次,艺艺可就要惩罚你吼。”

        “谢谢,了。”第五夏想了想,在谢谢后面加了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字。

        “啊夏夏,你可真是宇宙无敌超级棒棒哒。那个……楼尚大师,你要不要大使扶你回去躺着?你刚刚起来喝粥都有点困难的,怎么大使一下子没看着大师,大师就自己跑出来了,你可真是宇宙无敌超级不乖乖呢。”

        文艺说着话,就要去扶楼尚。

        没有照顾人经验的文艺,二话不说,把楼尚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一拉,就直接伸手搂着伤员的腰,完全都没有意识到楼尚的伤全都在背上。

        萝魔女孩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越帮越忙。

        原本还能维持一个正常的站立姿势的大师,被大使这么一“搭救”,就差直接倒地。

        帅戈赶紧过来,从正面把楼尚给扶了起来:“除了会帮倒忙,你还会做什么?”

        正愁有气没处撒的胖戈吨,很快就找到了可供出气的对象。

        “我,没事,自己,走就行了,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凶文化大使。”楼尚缓过一口气,就开始缓和帅戈和文艺之间的剑拔弩张。

        可能是第一次见面,就看到文艺拿茶水浇灌楼尚的缘故,帅戈从一开始,就把文艺划分到了,需要重点盯防不得靠近的对象。

        帅戈在给楼尚找安保公司的时候,还特地把文艺和被甩联盟的一些列有过疯狂行为的粉丝,放到了重点“关照”对象的文件夹里面。

        帅戈对文艺的嫌弃,是非常认真的。

        但他直接撑着楼尚的腋下,也根本就不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支撑。

        楼尚既然能自己提着医药箱出来,肯定也能自己提着医药箱回去。

        文艺和帅戈,左撑一下右扶一下,完全没有对楼尚产生任何有意义的支撑。

        楼尚原本稍微有些缓和的脸色,瞬间又有点惨白。

        第五夏从厨房出来,走到帅戈的面前,也不说话,就看着他。

        在文艺面前像是一条龙的帅戈,到了第五夏这里,就变成了一条虫。

        文艺和帅戈,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楼尚。

        第五夏站在楼尚的正前放,眼睛看着地板,面对楼尚,低低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类似于一个拐杖的高度。

        楼尚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多不到一秒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双手搭在了第五夏提供的“双拐”上。

        “follow    my    instrction,    move    your    left    leg    then    right,    let    me    know    if    you    can't    follow    the    rhythm.”

        第五夏让楼尚跟着她的指令,先迈左脚,再迈右脚,假如觉得她走的太快跟不上节奏的话,就只会她一声。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第五夏就倒退着把楼尚“引导”回到了房间,看着楼尚在床上躺好,才转身关门,回到了厨房。

        剩下的三个人,做了好一会儿的空气。

        “今天的夏夏对楼尚大师,很是有些不一样呢~”文艺的这句话,没有叠字,没有撒娇,语气很是有些耐人寻味。

        第五夏看了文艺一样,沉默了至少五秒才开口解释:“我伤的。”

        就算从二字诀升级为三字诀,第五夏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也对吼,啊夏夏要是喜欢楼尚大师的话涅,就和艺艺说吼,如果是夏夏的话,艺艺可是连大师都能分享的呢。”

        文艺说自己不介意,话里话外,却是介意的不行。

        介意就算了,“都能分享”这四个字,说得好像楼尚大师已经被文化大使给拿下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