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举着刀,追着跑

第七十三章?举着刀,追着跑

        第五夏手里拿着一把切肉的刀,往前追了几步。

        文艺挥手告别的动作,却渐行渐远。

        人的两条腿,注定没有可能和巴博斯700大G相比。

        第五夏可以不搭理文学,但她不能不搭理文艺。

        几步之后,直接折返,想着开车去追。

        就算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至少也要先把人给留下来。

        却发现自己的车还停在古堡。

        回过神来,第五夏跑回厨房打电话。

        然后,意外,却又不是那么意外地,文艺的手机关机了。

        文艺在自己写的剧本里面,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年轻的时候,谁,还没有演过几个,感动自己的剧本?

        颜滟都会为了让齐亦去北大,单方面提出分手,还自以为是为齐亦前程着想。

        文艺的单方面祝福,顶多也就是接近的程度。

        感情丰富的人,往往都喜欢生活在“偶像剧”里面。

        平平常常的日子,完全无法显现偶像剧主角的气质。

        发动机的轰鸣声,像逐渐调低音量的音响,从大到小,从有声到无声。

        既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又控制不住满心自豪的萝魔女孩,只觉得自己史无前例的帅。

        啊!

        小艺艺这么好的闺蜜,简直不是地球物种!

        啊!

        小艺艺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伟大的好闺蜜。

        啊!

        小艺艺为了夏夏,连亲爱的热爱的楼尚大师,都可以在小小地发过一次脾气之后,就主动相让。

        艺艺啊艺艺,你可真是超级无敌棒棒哒。

        文艺越想越入戏。

        文学看着副驾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动,以至于非常没有形象地涕泪横飞的文艺,怎一个揪心了得。

        除了揪心之外,文学还异常地烦躁。

        艾莱岛的泥煤,果然是一个会让绅士都狂野的存在。

        文学深吸了一口气,猛踩了一脚油门。

        此岛怪异,赶紧离开,才是正理。

        …………………………

        拥有古惑之心的萝魔女孩发脾气,是第五夏隔三差五就要经历一遍的事情。

        以前没有哥哥“撑腰”的撒娇妖姬,就算是发脾气,也不会直接走人。

        就算是走人了,以文艺动不动就摔跤的“特长”,第五夏简直一追一个准。

        现在好了,哥哥来了,脾气和行动能力都升级了。

        放空三秒,稍作思考。

        第五夏发现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就不再纠结。

        纠结不能改变的事实,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第五夏从来都和“很多人”扯不上关系。

        事已至此,纠结无益,再怎么样,文艺也不可能真的丢了。

        第五夏连文艺的家在哪里都已经知道了,还怕想找的时候找不到吗?

        “要不要我让帅戈给文总打个电话?”目睹了第五夏持刀追人“剧情”的楼尚,希望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

        “不要。”第五夏很快就回归到了平日清冷惯了的样子。

        如果撒娇妖姬要是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第五夏肯定立刻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想办法去追。

        自以为应变能力宇宙第一等的文艺,压根就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现在有国民哥哥陪着,再怎么样都不可能让文艺发生点什么意外。

        只要第五夏不打算回国发展,那她和文艺的分隔两地,几乎就是必然的。

        现在最多也就是提前了几天。

        文艺心中有气,说不定还能更好地度过分离的“焦虑期”。

        这就和分手似的,一个让你讨厌的前任,总好过让你念念不忘的。

        “这一大清早的,就要还是不要的,还不害臊啊,你们各位。”胖戈吨人未至声先至。

        文学刚刚说艾莱岛神奇的那会儿,楼尚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现在想来,艾莱岛确实有说不出的诡异。

        往常不到日晒三竿绝不起床的帅戈,竟然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出来。

        帅戈一见到楼尚高兴:“我们被甩哥都能自己随意走路了啊,今天可真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日子呢。”

        “把我们去掉。”楼尚这会儿有点一朝被蛇咬。

        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鹦鹉学舌”。

        “好的,呀。”帅戈好说话到根本就不像是又严重起床气的胖戈吨。

        帅戈哼着欢快的节奏,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场的气氛,直接对第五夏发问:“夏妹妹,今儿个早上吃什么?”

        楼尚满心的顾忌,帅戈满脸的期待,就差口水直接流下来。

        楼尚拉了拉帅戈的袖子,示意他不要乱叫。

        第五夏却是半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三明治。”

        “啊?才只有三明治吗?三明治怎么能展现夏妹妹你的厨艺呢,本帅刚刚要醒不醒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夏妹妹昨天给我们被甩哥单独煮的那一晚排骨百合小米粥。”

        帅戈说到这儿,努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然后,本帅就醒了。还以为醒来就能梦想成真,尝一尝我们被甩哥昨天吃剩下的那锅粥呢。”

        尽管胖戈吨浑圆的身材,很难和可怜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但可是,可但是,没听***说世界上怕只怕认真二字吗?

        明明答应得好好的,还加了一个“呀”,一开口就左一个我们被甩哥,右一个我们被甩哥。

        虚心接受坚决不改,才最最符合胖戈吨的人设。

        帅戈当然也可以用别的称呼。

        但可是,可但是,楼尚所有的称呼里面,就只有被甩哥和“哥”沾边。

        从叫楼夏夏妹妹开始,帅戈可是花足了心思的。

        谁敢说被甩哥的“哥”不是哥哥的“哥”,帅戈就和谁急!

        “帅戈,你正常点说话。”楼尚从拉帅戈的袖子变成直接发生制止。

        帅戈并不理会,再度可怜巴巴地看向第五夏。

        “昨天,没有了。”第五夏一发话,帅戈就蔫了。

        “苍天啊,大地啊,本帅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连获得残羹冷炙的机会,都被坏人拔走的象牙一样,一去不复返了。”段子手一哥的形容词库,总是来得比普罗大众更丰富一些。

        从蔫了到枯萎,帅戈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

        “给你做。”第五夏并没有按照人设,直接忽略帅戈的需求。

        “啊?嘿!夏妹妹够意思!”帅戈一脸嘚瑟地看着楼尚,故意伸出兰花指,以一个胖子最妖娆的方式,把楼尚拉着他衣袖的手给挪开了:“我就问,我们夏妹妹是不是很够意思?”

        “够,很够。”楼尚老老实实的回答。

        不多时,第五夏就给帅戈做好了一锅排骨百合小米粥。

        专属一人。二十七寸。珐琅铸铁锅。

        “苍天啊,大地啊,此生能得夏妹妹的一锅粥,可真是三四五六七八生都有幸啊。”帅戈前一秒夸张完,下一秒就正经到不行:“本帅明天有个约好的酒厂直播,你丫是今天和本帅一起回去,还是后天和文总他们一起?”

        “……”

        “咋啦?哑巴啦?”有帅戈在的地方,冷场是不可能冷场的。

        “文总和文化大使,刚刚已经走了。”楼尚只能出声更新帅戈的信息系统。

        “不能够啊,你丫骗三岁小孩呢,本帅又没有喝断片,我俩昨天晚上才敲定了回程的机票。”

        “要不然,你打个电话问问?”楼尚看得出来,楼夏并不想让文艺就这么走了。

        “打就打,看到没,通了。”帅戈依言。

        只是打通一个电话,帅戈就骄傲地好像学会了飞翔。

        嘚瑟到直接开免提。

        然后,他的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挂断了。

        放弃,帅戈是不可能放弃的。

        再打,再通。

        响铃一声。

        紧接着,有声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摆明是被加进了黑名单。

        帅戈用同样的提示音,拉黑过孟千寻。

        堂堂第一脱口秀主播,几时有过这么丢脸的时刻?

        好好的中国人,怎么能丢脸丢到艾莱岛?

        “文学这是长本事了?有种以后都别出现在本帅面前。看本帅不压死他丫的。”帅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的那一种。

        “估计也不是文学亲自操作的。你等回去了在找机会和找他聊一聊就好了。”

        “咋地啦?是不是有什么本帅不知道的八卦?”胖戈吨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没有。”楼尚脸不红心不跳地予以了否认。

        “不可能,看你丫的心情,明显就不是没有八卦的样子。”帅戈坚定了自己的八卦雷达。

        “你几时看到我和八卦扯上关系了?”楼尚反问。

        “被甩哥可不就是为八卦而生的?没有本帅写的八卦会有你被甩哥,没有被甩哥会有求帅联盟?你丫不是几时和八卦有联系,你丫就是八卦本尊,好伐啦。”

        “你长得帅,你说的对!”楼尚用了足以消灭帅戈一切怨气的“必杀技”。

        “本帅从宿舍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崽子,终于重大了,帅心甚慰。”帅戈是属于那种没有阳光都能灿烂的。

        在阳光普照的状态下,怎一个泛滥了得。

        楼尚有点想笑。

        又觉得现在不太适合。

        毕竟,他才刚刚亲历了举刀追车的闺蜜决裂现场。

        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笑的时刻。

        可楼尚就是想忍也忍不住,还好巧不巧地让第五夏看到了。

        楼尚很是有种做了坏事被抓个正着的感觉。

        “笑。好看。”

        从来都不会笑的第五夏,最喜欢看别人笑。

        尤其是好看的笑容。

        她最开始,就是被文艺没有杂质的灿烂笑容给收归了的。

        楼尚的笑容也很纯净。

        却是和文艺完全不同的类型。

        文艺是被保护得很好,永远徜徉在阳光里的笑。

        今天亲自主演的,足以感动自己的剧本,大概就是文艺到目前为止,经历过的,最大的挫折。

        楼尚的笑,不是天生的灿烂,而是经历过风雨的出淤泥而不染。

        楼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第五夏是在夸他。

        等到他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想要回应。

        却被以风卷残云的架势吃完一整锅排骨百合小米粥的帅戈,给抢了一个先:“我们被甩哥的笑,确实是没有那么难看,也就比本帅差了20万粉丝的距离。”

        有很多人,都会有点天生的自恋。

        但像帅戈这样,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拥有“绝对自恋”的,怎么都是凤毛麟角。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每天都要叹息一遍“为什么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还要帅”的胖戈吨本尊,就再也没有能够打击到帅戈颜值的存在了。

        一个五大三粗,腰围出众。却穿了西装,戴了白手套的男人,过来敲门。

        帅戈请了好几天,却一次都没有“派上用场”的司机,终于迎来了“粉墨登场”的时刻。

        “这就走?”楼尚听到帅戈和司机的对话,不免有些意外。

        “是的呀,本帅哪有你丫好命?你丫就会点酿酒,就可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本帅还得赶今儿个唯一的一个行李直达的航班到上海。”

        帅戈说到这儿,才想起来,他要是走了,楼尚可不就落单了:“你丫行李都在这儿吧?”

        他和楼尚的机票不是同一时间买的,也不知道楼尚原本准备哪天回去的。

        帅戈和文学,昨天大半夜商量回程机票的时候,楼·伤员·尚已经睡了。

        “就一个?”这是来自第五夏的三字诀。

        “呃,是的呢!厨艺处众人长得又美的夏妹妹,本帅就这么走了,你肯定舍不得。帅哥哥要是赶不上这一趟只需要中转两次的航班,其他都得至少三次,还是不同航空公司,行李不能直达,还不得把本帅给累够呛?光累也就算了,能留下来多吃夏妹妹的一顿饭,也是极好的,但可是,可但是,放明天约好直播的酒厂各自,完全不符合本帅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伟岸信用。”

        帅戈极少赞美一个人。

        见谁都是一通怼。

        唯独对第五夏,态度好得和个暖男似的。

        “我送你。”第五夏拖了围裙,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三字诀一出,才是真正的驷马难追。

        “啊?嘿!要送我嘿?夏妹妹莫不是也和孟千寻一样,深深折服在本帅滔天的颜值之中,无法自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