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布伦施威格威士忌的秘密

第七十六章?布伦施威格威士忌的秘密

        楼尚知道第五夏就是他的妹妹。

        第五夏也知道楼尚是他的哥哥。

        尚夏兄妹现在面临同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摊牌合适。

        楼尚是因为看到了血肉模糊的照片,害怕再次伤害到楼夏,所以他的小心翼翼。

        楼夏则是心里还有一个疙瘩。

        明明第五绮雯出事之后,耶罗尼米斯是有找过她在国内的家人的,并且也已经找到了的。

        耶罗尼米斯给第五夏留下的调查报告里面,有一张私家侦探拍下的楼房和楼尚的照片。

        第五夏已经不记得,哥哥小时候的长相是什么样的。

        但楼尚脖子上挂着的,那个明显和男孩子有些格格不入的,红色心形纽扣项链,还是一眼就映入到了第五夏的眼帘。

        那条项链,第五绮雯去世的时候,警察在现场排下的,第五夏血肉迷糊的手上戴着的手链,是一模一样的。

        经过楼尚之前在国内医院的再三强调,第五夏想要自欺欺人地否认都没有机会。

        明明十几年前就已经找到了,明明她都有家人,为什么当时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接她回去?

        如果,她原本就是被丢弃的那一个,那么第五夏也根本就不会想着要回去。

        耶罗尼米斯再怎么冷漠,毕竟也收养了她,让她上学,而且没有真的让她饿死。

        到底是耶罗尼米斯的行为更冷漠,还是抛弃的行为更没有办法让人接受?

        这是第五夏现在还没有办法回答的问题。

        她无比地抗拒,却又强烈的渴望。

        这样的渴望,是第五夏从来都没有过的。

        她就是不受控制地想要靠近楼尚。

        不由自主的。

        完全不讲道理的。

        第五夏从来都是一个非常洒脱的人。

        如若不然,她也不可能身心健康地活到现在。

        肆意而又率性,不去在意改变不了的事实,不去触碰不要的记忆。

        从小,第五夏就只能靠自己。

        这种感觉不能说很糟糕,但总归,第五夏的心,有很大一块是缺失的。

        在别人眼里不食人间烟火的被甩哥,在第五夏的心里,有着特别不一样的感觉。

        只要靠近,不仅会觉得温暖,还会有一点小小的崇拜。

        第五夏现在需要的,是在心理上和自己的过去和解。

        一个人,如果背负太多,就永远都不可能快乐。

        如果,第五夏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思考自己要何去何从,她应该早早就有了定论。

        然而,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地发生。

        根本就没有给第五夏留下任何可以思考,或者说逃避的时间。

        第五夏还没来得及看完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遗嘱文件,楼尚人都已经在艾莱岛了。

        第五夏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楼尚就被她摔进医院了。

        出手的那一刻,第五夏并不知道“控制”自己的人是谁。

        看清楚之后,第五夏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觉得后悔。

        莫名其妙把她抱在怀里的人,怎么摔,都不算过分。

        可是,当她开始检查楼尚的伤势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

        第五夏也曾经听人说,亲情是血浓于水的,还经常要被文艺和她哥哥的感情“灼伤”。

        但直到真正意识到,她自己也有一个哥哥的那一刻,第五夏第心里,才升腾出一种,陌生的,叫亲情的情感。

        一开始,第五夏是直接选择否认和无视的。

        她,第五夏,连妈妈都没有的人,怎么会有哥哥。

        她把楼尚摔伤之后,就声称自己只有负责医药费的职责。

        第五夏那个时候,还用不去病房这样的行为来坚定自己的信念。

        可付医药费这样的事情,压根也没有必要在医院守着。

        血浓于水,或许就是一种,不管你如何抗拒,最后都一定会相容的情感。

        今天和昨天相比,只是过去了24个小时。

        楼尚还是那个楼尚。

        第一次见面就“车祸现场”,第二次见面也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

        可一切却都在第五夏的主观抗拒中,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

        她越是抗拒,就越会想起那些,早早就封存在记忆深处的片段。

        …………………………

        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威士忌仓库。

        “我能有这个荣幸,听第五夏小姐,介绍一下,布伦施威格酒厂吗?”说话的人是楼尚,所用的语言是英文。

        有点正式,并且有点官方的那一种。

        这是楼尚第二次进入到布伦施威格酒厂。

        第一次有时间,认认真真地看一看第五夏成长的地方,和这个已经消逝多年的酒厂。

        第五夏一说中文话就特别少,楼尚想听楼夏多说一些话。

        最好是可以从描述里面,找到一些她童年生活过的痕迹。

        “事实上,我对这座酒厂的了解,也并不是很多。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看看家族的历史。”

        第五夏从厚厚的家谱里面抽了一部分出来。

        “我真的有这样的荣幸吗?”楼尚有点受宠若惊。

        “不,你没有!文化大使都没有看过的东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给楼尚大师看。夏夏,你怎么可以做酱紫有异性没任性的事情!”最后一个来到威士忌仓库的文艺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文艺比第五夏和楼尚进来的时间落后了不少。

        不是因为晚到,而是因为在古堡门口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

        终于敢壮着胆子走进来。

        说好要到酒厂暗度陈仓的人是文艺,连门都不敢进的人,也是文艺。

        如果不是想着,自己再不进来,第五夏和楼尚就要“二次暗度”,以“古惑萝莉”往常的性格,是不会想要进来的。

        文艺已经来过古堡两次。

        第一次,是刚知道第五夏和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关系,想要进去拿“样酒”出来,以彰显酒文化大使过人的推广能力。

        那一次,文艺才刚刚揭晓自己酒文化大使身份。

        意气风发、雷厉风行、一马当先,不管不顾地就进去了。

        进去之前,雄赳赳气昂昂,啥也没有想。

        进去之后,才开始后怕。

        每一秒都比前一秒,更让文艺深刻地意识到,荒废了三四十年的布伦施威格酒厂,阴森恐怖地像是鬼屋。

        第二次,是第五夏莫名失踪连电话都打不通。

        文艺根本就来不及想,酒厂到底像什么,就挨着文学楼尚还有帅戈一起冲了进去。

        文艺对布伦施威格古堡的恐惧,是递增状态的。

        没有去过鬼屋的人,不一定会害怕鬼屋,被吓过一次,才不敢进去的,才是多数。

        可是,怎么办呢?

        鬼屋诚可怕,爱情价更高。

        文艺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并且精准地阻断了第五夏和楼尚在她眼皮子底下的“二度陈仓”。

        “一起,看。”第五夏并没有特别在意,她本来也没有想过要背着文艺做点什么。

        耶罗尼米斯留给第五夏的那本家谱,可以拆分成上下两册。

        上册抄录的是家族威士忌贮藏的历史,下册才是布伦施威格家族每一代继承人对威士忌酿造的个人心得。

        布伦施威格家族,从斯特拉斯堡,到爱尔兰,最后才定居在了苏格兰的艾莱岛,是历史最悠久的威士忌酿造家族。

        对于美国和日本的威士忌来说,苏格兰威士忌,算得上是前辈。

        但苏格兰的威士忌其实是源自爱尔兰来的。

        爱尔兰是威士忌的发源地。

        艾莱岛在威士忌世界的特殊地位,最开始,多半是因为艾莱岛和爱尔兰离得近。

        无论是爱尔兰还是苏格兰,威士忌的酿造,都一样是源自于布伦施威格医生1512年在斯特拉斯堡出版《混合物蒸馏法》。

        楼尚才看了两页,就把布伦施威格家族的家谱给合上了。

        “啊楼尚大师,你怎么可以这样,艺艺都还没有看完呢!”文艺的酒文化大使职位虽然是虚的,但她对酒文化的喜爱,对对是真的。

        “第五夏小姐。”楼尚连着两次用英文称呼楼夏为第五夏小姐:“这本家谱,有布伦施威格威士忌的秘密。秘方以家谱的形式存在,应该就是不希望被除了继承人之外的人看到,你还是先收起来。”

        不是突如其来的生疏,而是文艺早上“离家出走”的原因,就是他对第五夏称呼的过度亲密。

        楼尚特地在这个时候,切换成英文沟通,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说英文,他可以尽可能的正式。

        要是换成中文,楼尚很怕自己一个顺口,就不只是“我们夏夏”这么简单。

        “啊楼尚大师,你老是和夏夏说英文,是不希望他回国发展咩?”撒娇妖姬心里有气:“你是想要让艺艺的努力,一夜回到解放前咩?”

        文艺为了拐带第五夏回家家,可是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才让第五夏养成了对她说中文的习惯。

        有些习惯,培养起来很困难,毁掉就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怕,我说中文,你会生气。”楼尚大师这会儿有点诚实地可爱。

        “啊咧?楼尚大师这么关心文化大使的心情的咩?可素涅,楼尚大师就算是用英文说艺艺是外人,艺艺也是一样会生气气的呀。”

        文艺确实是有气,只不过她这次生气的点,和早上的又不太一样。

        “秘密?”第五夏有些许诧异。

        要说家谱的下册,包含好多种布伦施威格威士忌配方手写稿的地方,有秘密,第五夏还能够理解。

        但第五夏现在拿出来给楼尚和文艺看的上册。

        说来说去,也就是布伦施威格家族的威士忌,是怎么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一开始,威士忌并不是用木桶贮存,而是和很多白酒一样,用陶制的罐子来储存。

        布伦施威格家族最初的威士忌,或者说不知道能不能被称为威士忌的蒸馏烈酒,也是没有陈酿这样的说法的。

        做完了就卖。

        那个年岁的酒厂,基本上都是这样做的。

        以现代人对酒的挑剔来说,肯定是非常难以接受的。

        但在哪个很多人都还不知道烈酒为何物的年代,没有陈酿过的威士忌,也一样是属于众人追捧的“生命之水”。

        因为喜欢的人多,就被大量运到国外。

        当时的国王,还有各路管理者,都看到了威士忌的“造富能力”,征收了长达几个世纪的巨额酒税。

        为了躲避横征暴敛,很多酿酒人,都藏进了深山密林里面。

        在躲避的过程中,很多装威士忌的陶罐都香消玉殒,连同里面的威士忌都跟着一起身形俱灭。

        布伦施威格酒厂的继承人,迫于无奈,把自己酿造的威士忌藏在了木桶里面。

        便于转移,也更轻便。

        这一藏就藏了好几年。

        这个无心之举,成就了威士忌的焦糖色泽,也开启了威士忌的木桶陈酿。

        威士忌也因此变成了最能启发人们热情的烈酒,从色泽,到口感,都是一个质的飞跃。

        布伦施威格家谱最初的几页,记录的就是这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实。

        这样的无心插柳,当然算得上是功勋。

        足以载入威士忌的史册。

        因为家族一直没有公布这本家谱,或者说,一代一代手抄的家谱,并不被大众认为具有历史可信度。

        所以也就没有人知道,布伦施威格家族和威士忌木桶成酿之间的直接关系。

        这绝对是一件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

        可要说这是什么不能为外人道的秘密,又些牵强附会。

        虽然,人们熟知的威士忌历史里面,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到底是谁,第一个开始用木桶陈酿威士忌的。

        但威士忌的木桶陈酿,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行业标准”。

        就连第五夏这种对威士忌一窍不通的人,都知道的行业标准,什么时候也能作为一个秘密?

        第五夏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

        ==========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属于墨三岁的节日。

        你们给墨三岁准备节日礼物了吗?

        保底月票什么的,就特别适合用来营造完美的节日气氛呢!

        请呵护墨三岁的成长,让她拥有和文艺一样幸福的童年。

        祝大朋友、小朋友,还有永远长不大的朋友,节日大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