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心情是……的

第八十六章?心情是……的

        第五夏给文艺打电话,文艺不接。

        第五夏又接着打了第二遍。

        夏夏和艺艺之间,有个事不过三的约定。

        不管是玩笑和生气,都不能“过三”。

        文艺很看重这个约定,第五夏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

        说到底,玩笑也好,生气也罢,主体都是文艺。

        撒娇妖姬在短短的两分钟之内,做了无数个心理建设。

        才决绝而又狠心地没有接第五夏的电话。

        就这样吧,让一切都随风去。

        没曾想,第五夏又打了第三遍。

        这让奉行“事不过三”的文艺,瞬间破功。

        夏夏都把“道歉”的姿态放得这么低了,艺艺要是再不给一个台阶下,也是有点说不过去吧?

        和文艺的踌躇彷徨、踟蹰观望行程鲜明对比的,是第五夏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秒,就单刀直入地飞过来一个三字诀:“有哥哥。”

        这么没头没尾的三个字,就算只是在哥哥前面加了一个有字,也让文艺“超级会翻译”的人设,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夏夏是有事情要找哥哥是吗?文学他现在没有和我在一起。”文艺用了自认为最严肃的的语气。

        艺艺超级无敌大气,艺艺什么都让着夏夏,但艺艺也不是没有脾气!

        文艺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这么轻易就原谅,不声不响就暗度陈仓了她先喜欢上的男生的第五夏。

        “我,楼夏。”第五夏换了一种说法。

        “啊?楼下?夏夏是到艺艺家楼夏了吗?”文艺有点震惊,也有点小得意,夏夏这是登门道歉来了?

        文艺的心理活动,瞬间就从沉寂万年的死火山,变成了喷涌而出的活火山:

        【夏夏是来追艺艺的咩?】

        【艺艺在夏夏心中,果然还是最最重要的!】

        【暗度陈仓的事情,会不会是那个装得风轻云淡的楼尚大师故意“勾引”的?】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况呀?】

        【管家没有给夏夏开门门吗?】

        【妈妈这个时候也没有在家家吗?】

        【夏夏是到了楼下进不去去吗?】

        文艺的心里面乐开了花,嘴上却还是要继续犟一下:“现在上班时间,文化大使怎么可能会在家?”

        第五夏把自己的中文水平,提升到了极致:“第五夏,楼夏,我。”

        即便如此,犟不下去的文艺还是没有往第五夏引导的方向走:“啊夏夏,你到底是和艺艺说什么了啦?”

        “……”

        大概是因为夹杂着一个误会,文艺和第五夏明明才分开了几天,默契却像是隔了两个世纪。

        “i'm    calling    to……”第五夏直接切换成了英文,想要一句话把事情说清楚。

        “啊夏夏,你打住啊,都说好了不可以和艺艺说英文的!夏夏是要找哥哥是不是?”

        第五夏听到这儿,长出了一口气,撒娇妖姬终于调到了正确的频率。

        只不过,第五夏的一口气都还没有出完,文艺在岔开话题的道路上,勇往无前了:“夏夏稍等一下下不要挂电话,艺艺这就把电话拿给哥哥。”

        “……”

        第五夏没有给文艺进一步鸡同鸭讲的机会,不顾文艺的反对,直接飙上了英文:“我打这一通电话,是为了要告诉你,我有一个哥哥,就像你有文学一样。”

        用英语解释完,第五夏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那句话:“第五夏,楼夏,我。”

        “什么呀,夏夏你姓第五这件事情,是艺艺随口编的啦!”文艺想着这会儿,很有可能是她之前用来骗第五夏回国的理由被楼尚拿去“行骗”了。

        “楼尚,哥哥,真的。”第五夏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不管用英文还是用中文,都没有办法和文艺沟通的一天。

        “啊夏夏,你不要随随便便相信居心叵测的人的说词了啦。”文艺脑补了很多莫须有的情节。

        “……”

        无语了两秒之后,第五夏直接把电话丢给了楼尚。

        她,第五夏,一个有哥哥的人,哪里需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解决呢?

        “文化大使你好,我是楼尚,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谢谢你。”楼尚开口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表达谢意。

        从声音到语气,都特别有诚意。

        “呃……楼尚大师嘿,这是要谢艺艺什么呀?”文艺瞬间就忘了自己刚刚给楼尚设立了一个居心叵测的人设。

        “谢谢你把夏夏带回到我的身边。”

        “哦。大师是说这个嘿。不用客气啦……”文艺说完,类似于自言自语地加了一句:“艺艺要是知道让夏夏回来一趟,会把大师给丢了,说不定就不捣鼓夏夏家族威士忌的事情了了……”

        文艺还是有点酸,这一点,不以她的主动退让为转移。

        “丢了大师吗?不会的。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带夏夏回国,我们兄妹请你们兄妹吃饭。”楼尚自从找回了妹妹,就一心想着要和文学竞争一下国民哥哥的称号。

        “你们兄妹?大师你差不多也是可以了,你是做了亲子鉴定还是干了啥?你以为妹妹是说说就能有的啊?”文化大使作为像是骗局的“始作俑者”,哪有那么好骗。

        她音译的姓氏,她编造的第五,还能有谁比她更加清楚,第五夏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什么时候,随便编造一个姓氏,都能成为兄妹了?

        “不用鉴定。我的妈妈,她叫第五绮雯。耶罗尼米斯的徒弟,她叫第五绮雯。第五夏的妈妈,她叫第五绮雯。还有,最重要,夏夏她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你的好朋友第五夏,想起来她就是楼夏了。”

        “……”文艺沉默了。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在心里否认了一万遍之后,在回忆了第五夏和楼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之后,文艺忽然被自己的“聪明”给刺激到了。

        “啊~~~~~~~~”

        文艺的一声喊叫,响彻整个楼层。

        连隔了六间会议室的文学,都被这经久不衰的喊声给惊动了。

        文学直接从会议现场冲了出来,一火箭一样的速度,跑过六间会议室,跑过超大的一间开放性办公室,冲到了整个楼层环境和设施都最好的酒文化大使办公室:“怎么了艺艺,别怕,有哥哥在。”

        “啊哥哥,艺艺需要速效救心丸!啊~~~~~~~”文艺激动得面红耳赤,尖叫的分贝和第一次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艺艺是心脏不舒服吗?别怕,有哥哥在,哥哥马上带你去医院。”文学一紧张,直接把浑身发抖的文艺给打横抱了起来。

        文艺挣扎了两下,挣脱了文学的公主抱,直接从要死不活的状态,切换到了蹦蹦跳跳:“艺艺才不要去医院院,艺艺要去苏格兰兰!”

        叠字妖姬说着说着就开始唱:“艺艺要去苏格兰兰,艺艺要去艾莱岛岛,苏苏~格格~兰兰,艾艾~莱莱~岛岛。”

        文学一脸黑线,看着文艺在三面透明的办公室里面,唱着闻所未闻的曲调,跳着见所未见的舞步。

        是谁说要化悲愤为工作能力的?

        是谁说苏格兰和艾莱岛以后就是禁忌了?

        这才几天,就把自己逼疯了?

        文学心疼得不行。

        放任也不是,阻止也不是。

        “啊哥哥,你愣着做什么涅,快点带艺艺去苏格兰兰呀!立刻刻~马上上~”

        “哥哥还在开会呢。”文学不知道,今天过后,要怎么帮一人之下三千两百人之上的酒文化大使,维持高管的人设。

        文学正开着一个事关几千万的重要会议。

        两年前,帅戈在文化酒业进军酒文化旅游产业的时候,曾经注资4000万,换得文化酒业2%的股份。

        酒文化旅游,是文学给酒文化大使铺的路。

        旅游,日常到不能再日常的事。

        前有携程,后有飞猪,还有大城市随处可见的旅行社。

        听起来,就不是一个烈酒和葡萄酒代理集团的强项。

        是什么让满脑子生意经的帅戈,选择注资这样的一个项目?

        文学为文艺铺的路,自然不会是一条普通的路——

        以文化酒业国内烈酒和葡萄酒代理头把交椅的地位,接触并发掘近些年经营不善但品质优良的酒庄,再带着喜欢酒、懂酒,并且有经济实力的“游客”,以旅游为名,行收购酒庄之实。

        如果是特别小型的酒庄,又刚好某位小伙伴特别喜欢,就可以买过来,供小伙伴的家人和朋友喝。

        如果是稍微大一点的酒庄,满足了自家的需求之后,剩余的产量,就可以放到文化酒业来销售。

        文化酒业不生产酒,文学的目标是打通一整条产业链。

        他当然也可以自己收购酒庄,但数量一多,风险就有点大。

        以酒文化旅游的方式,不仅可以让小酒庄,找到慧眼识珠的买家,也可以丰富文化酒业的代理名单。

        分散投资,共担风险,共享美酒。

        文化集团的酒文化旅游项目想要顺利进展的前提,是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文学亲自下场,无疑是最好的一颗定心丸。

        文学秉承着爸爸生前,不缺钱完全没必要上市的理念,并没有像一般的年轻继承人那样,动不动就做着上市的梦。

        上市,固然是可以花“股民”的钱,做着一点都不会心疼钱的肆意扩展,跨行业,做地产……

        却也会让公司从私有变成公众,多了许多不可控的麻烦。

        上市的阿里巴巴厉害,不上市的华为也一样厉害。

        文化酒业,向来稳扎稳打,只做自己熟悉领域的事情,才有了今天在今时今日,在烈酒和葡萄酒代理上的成就。

        按照酒文化旅游项目最初的计划,文学会收购一个中型的法国酒庄。

        没曾想在旅游的过程中,第一个进入文学视线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出售的波尔多产区的大酒庄。

        文学当时是抢占了人就在酒庄的先机,但必须要在三天之内完成交易。

        如若不然,优质并且知名红酒庄出售的消息,一经放出,要抢的人肯定大把。

        文化酒业没有上市,文学很难在三天之内,凑到足够的现金流。

        一直都看好这个项目的帅戈,在这个时候,和文学一拍即合,选择注资。

        这笔钱,帅戈原来是看好了一栋别墅,想要拿来增持不动产的。

        两年的时间,随着酒文化旅游项目的沉淀,文化酒业的现金流,早就已经得到了缓和。

        为了帮楼尚筹集重启布伦施威格酒厂的资金,比起后来购买的不动产,帅戈觉得还是直接卖掉文化酒业的股份,来得更便捷一些。

        文化酒业如果是上市公司,帅戈可以直接买股票套现。

        没有上市,两年前的4000万,现在回购应该是个什么价格,就不是单纯的股票买卖。

        得要找精算师算,还得要坐下来谈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

        帅戈当然也有想过,让布伦施威格酒厂,直接进去酒文化旅游的“备选优质旅游目的地名单”。

        但也只是想了一下就放弃了。

        一来,楼尚还没有来得及和帅戈更新“被甩哥找妹妹”的进展。帅戈还在想办法帮楼尚还藏着掖着。文学要是知道了,文艺就肯定知道了,到时候一个不小心,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地震。”

        二来,也是更为重要的,帅戈摸着自己的良心,怎么都没有办法把现下的布伦施威格酒厂,和“优质”这两个字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且不说酒厂已经关停多年,单凭被苏格兰威士忌协会除名这一点,就够买下酒庄的人喝上好几壶的。

        胖戈吨的脂肪虽然厚,却还没有到淹没了他良心的地步。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以退股的方式,帮楼尚筹集资金。

        文学开会开到一半就着急忙慌地跑了半天没有回来,身为“与会代表”帅戈,自然也就跟着出来了:“怎么回事?”

        文艺见到帅戈,有点纯天然的——害怕。

        “啊哥哥是没办法说走就走嘿?那艺艺自己去就好了,哥哥快点点让助理帮忙买机票票了啦~艺艺去把楼尚大师和楼夏嫂子统统都给接回来。”

        撒娇妖姬的原则很明确,惹不起,躲还不行吗?

        “楼夏?”帅戈和文学,在同一时间,发出了同款疑问。

        “啊哈,最帅主播,你还不知道第五夏就是楼夏吧?这个涅……你声音那么好听,就不要生气气了啦,夏夏第一个告诉艺艺,这肯定是很正常的嘛!艺艺现在告诉最帅主播,那也是一样样的嘛!”

        也真是苦了文艺了。

        明明嘚瑟的不行,却还非要装出一副感同身受有心安慰的小模样。

        帅戈一看文艺的样子,就来气,冷笑一声,送给文艺四个字:“本帅知道。”

        “啊?胖戈吨也是知道的嘿?”文艺瞬间就丢了一大半的气焰。

        但可是,可看是,输人可以,输阵不行。

        文艺话锋一转:“那就是在和艺艺通话之后,楼尚大师也给你打电话了,所以你才出来的,对吧?”

        拿着就剧本演新戏的帅戈,的的确确还没有收到楼尚已经“搞定”楼夏的消息。

        以地球最帅经纪人对自家艺人的了解,怎么也得过个一年半载的,等所有的事情铺垫都做好了,才会水到渠成。

        帅戈就是做好了和楼尚一起打持久战的准备,才会不着痕迹地卖股份套现。

        第五夏和楼尚的关系,在这个时候就浮出水面,绝对出乎帅戈的预料。

        意外归意外,身为地球最帅主播的胖戈吨,怎么都见不得没有二两肉的撒娇妖姬在自己的面前嘚瑟,装作不经意地来了一句:“本帅上次去艾莱岛之前就知道。”

        帅戈说出了事实,尽管并非事实的全部。

        “……”

        现场陷入了沉寂。

        漫长几秒过后,文艺率先打破了现场死一般的沉寂:“啊你上次就知道,告知文化大使一声会死掉掉嘿?”

        文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见到帅戈,就想要拳打脚踢。

        大概、或许、可能,是胖戈吨比较接近球形。

        文学始终都没有插话,他是现场唯一一个,到现在都还震惊到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

        就这样,三个人浩浩荡荡地又去了艾莱岛,大有坐飞机坐成股东的架势。

        文艺的心情是急切的,她明明准备好要表白个千八百次的,怎么才表白了两次,就莫名其妙地又是误会又是放弃?

        帅戈的心情是愤慨的,他那么辛辛苦苦地帮忙瞒着所有人,守着只有他和楼尚知道的秘密,结果呢?

        文学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的心像一团乱麻,堵得他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