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陪我长大,陪你变老

第八十八章?陪我长大,陪你变老

        胖戈吨积攒了一飞机的呼噜声在这个时候响起,成了艾莱岛空气里最美的旋律。

        当帅戈满怀期待地再一次睁开眼睛,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文艺在艾莱岛度假屋的院子里。

        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期待多了就容易绝望。

        胖戈吨下了车,院子里面没有烤全羊。

        胖戈吨进了家门,厨房里面没有人在做饭。

        放眼餐厅,餐桌上摆了三大瓶肥仔快乐水,和三个明显来自外卖的披萨。

        纹身肌肉男拿着一个文件夹在翻看,第五夏时不时地在旁边做一些解释。

        看到大部队进来,第五夏逐一拧开了肥仔快乐水的瓶盖,顺便把披萨的盖子打开。

        纹身肌肉男旁若无人地用右手抓了一片披萨往嘴里塞,左手继续翻阅着文件夹。

        帅戈有点崩溃。

        为了第五夏的手艺,他拒绝了飞机上的一顿正餐。

        头等餐的正餐!八道菜的正餐!

        帅哥哥这么没日没夜地往艾莱岛赶,夏妹妹就用外卖的披萨来招待他?

        苍天啊,大地啊,他这都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正当胖戈吨无语问苍天之际,学艺兄妹和楼尚都安安静静地坐下了。

        绅士的绅士,优雅的优雅,不带一丝烟火气的继续超凡脱俗。

        反倒让一直站着的帅戈,显得突兀。

        帅戈看到餐桌的第一眼,是震惊于餐桌上摆放的食物。

        楼尚看到餐桌的第一眼,是震惊于餐桌上摆放的文件。

        小汤普森正在翻看的文件夹里面是什么内容,楼尚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餐桌上那两个文件文件袋,分明是让他失眠了一个晚上的那两份,遗留在耶罗尼米斯抽屉的遗嘱文件。

        很显然,在他们回来之前,第五夏把这两份文件给小汤普森看了。

        哥哥觉得天大的事情,妹妹压根就没当一回事。

        和楼夏相比,楼尚感觉自己像是温室里面的一朵花花。

        小汤普森用最纯正的艾莱岛口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这个系列的想法,比我们之前合作过的都要完整,成功的几率也很大。你确定要把存酒都给我和大汤普森吗?”

        “我的短期目标,是用这些酒,补全遗产税。不知道仓库的存量都不够?”

        “单就这些酒本身,我不敢保证够还是不够,但加上这一套天才的设计,未来肯定是大大超过。运作这一套设计,差不多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我离交遗产税,只剩下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

        “你要是因为现在着急,就把所有的存酒都卖给汤普森兄弟的话,未来肯定会是一大笔损失。”小汤普森说的非常直白。

        “小汤哥这么看好这批酒的未来的话,要不然我就给你整数六百,剩下几十桶留下当个纪念,这样你能接受吗?”

        “纪念,你不是怕留着酒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小汤普森指了指桌子上的遗嘱文件。

        “你一个拿了六百桶的人都不怕,我一个留着六十桶的人,怕什么?”第五夏是真的没有在怕。

        “又不是我们家族的专利。”小汤普森抖了抖自己的肌肉。

        “所以,小汤哥也认为,时隔十九年的两起命案和专利有关?”第五夏虽然在艾莱岛生活了十几年,但比起祖祖辈辈都在艾莱岛生活的汤普森兄弟,还是差了好远。

        “这几乎是确定的事情。”

        “那要不要放弃这个系列?”第五夏并不想给小汤普森招致祸端。

        “如果你问我意见,我会说不用。三十七年之前,过桶的技术,像是世界屋脊,人人都想要跨越,却不得其道。十八年前,过桶是大部分酒厂赖以生存的手段,一旦被禁止,就会面临倒闭。随着流行单一麦芽,现在都强调原桶。这个专利不管你继承还是不继承,都挡不了多少人的路。”

        “只要不会给你们带来危险,那这个系列就这么决定了。”

        “你把酒交给我们,就变成了汤普森兄弟的独立装瓶,和布伦施威格酒厂不再有直接的关系,你难道不会觉得可惜?”

        “不会,我的养父想要的是家族酿酒技艺的传承,我做不到这一点,也没有兴趣,但是我哥哥可以。”楼夏指了指楼尚。

        小汤普森给了楼尚一个眼神的关注,而后,问了楼夏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难道不会想要找到罪魁祸首,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吗?”

        “不会。”第五夏毫不迟疑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比起无法改变的事实,我更在意活着的人。”

        小汤普森把大拇指竖在自己的胸肌边上,以抖动胸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赞许:“你从十三岁开始,就通透地不像是一个孩子。”

        “这么多年,我好像都没有说过,谢谢你和大汤哥的帮助。”第五夏用两个甜甜的酒窝表达自己的感谢。

        笑这件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一开始,确实是我帮助了你,但我现在更愿意理解为我们是相互成就,你介不介意我把文件夹带走给大汤普森看一下?”

        “不介意,你们商量好了再告诉我,要不要做这一个系列。原稿我都还留着,画了快八年了,我找时间再完善一下。”

        小汤普森一直到走,才和在做的其他人,打了一个招呼:“我现在必须要走了,很高兴认识你们。”

        第五夏认真工作时候的状态,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见过。

        楼夏说,比起无法改变的事实,她更在意活着的人。

        突遭变故,楼尚又是崩溃又是失眠,连带着把帅戈都弄的紧张兮兮的。

        楼夏却就这么平平静静地接受了。

        楼夏刚刚和小汤普森的这一番对话,不仅让楼尚感慨万千,也让文学有些无地自容。

        过去的五年,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做的很好。

        他经营并且扩张着文化酒业。

        他承担一切的责任,保护妈妈和妹妹。

        他一刻都没有放弃对文化当年忽然离世的真相的调查。

        越是找不到原因,文学就越是担心。

        表面上看起来,是仝画的过度担心,导致文艺有家不能回。

        事实却是他永无休止的调查和密不透风的保护,才让仝画一直生活在不安的情绪里面。

        仅仅只是隔了几天的时间,变身楼夏的第五夏,让文学看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面对亲人变故的活法。

        第五夏在小汤普森发动机的轰鸣声过去之后,也起身准备离开。

        “啊夏夏,你这是要去哪里啦?”文艺挡住了第五夏的去路。

        “回家,我。”第五夏本来只想说回家这两个字,想到文艺要求的三字诀,又加了一个主语。

        “艺艺才刚刚来,夏夏就要走开开咩?”撒娇妖姬的功力,从来都不是盖的。

        “拿原稿。”第五夏继续简明扼要。

        “啊夏夏非要现在去拿吗?”

        “不想看?”

        “想的的~”文艺还没有看过第五夏给小汤普森的那个系列。

        “一起去?”

        “好的的~”

        文艺就这么毫无节操地跟着第五夏走了,一边走一边做人肉内心解读机:“夏夏今天连饭饭都没有来得及做,是想要尽快把酒厂的事情解决了,对吗?解决完是不是就要跟艺艺回家家了?”

        第五夏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文艺一边穿鞋一边来劲:“夏夏和小汤普森在密谋什么事情情呢?艺艺和你说吼,所有带密的,不管是密谋还是秘密,以后都得第一个告诉艺艺,这才叫闺蜜,夏夏懂了没?”

        文艺欺负第五夏不会写中文。

        在座的人,其实都很好奇,只不过没有人像文艺这么直接。

        第五夏拿到原件回来,就和之前的遗嘱文件一样,光明正大地往桌子上一扔。

        一共五十四张原稿,每张图都是一个酒标,组成一个完整的系列。

        这个系列是第五夏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画的,只不过从来都没有拿出来用过。

        楼尚、文学还有帅戈,翻看54个酒标的时候。

        第五夏拿出纸和笔,开始写极简主义的商业计划书。

        翻译成中文就是《遗产税计划》。

        目标:出售存酒缴清遗产税

        方式:汤普森兄弟独立装瓶

        酒款:54款。

        数量:以60瓶为基础单位的等差限量,最低限量60,最高限量3240,共计89100瓶。

        销售:拍卖

        “哎呀,我了个去去去啊!咱家妹妹,确实是有点天才啊。”第一个看完原稿和《遗产税计划》的帅戈,发出由衷的感叹。

        帅戈因为比文艺晚了几分钟知道楼尚和楼夏相认的消息。

        就逼着楼尚把所有的细节都和他说了一遍。

        虽然楼尚很坚持,但继承和重启布伦施威格酒厂,有多麻烦,帅戈早就已经有了心里准备。

        钱当然是一方面,比钱更夸张的,是会有性命之忧。

        选择独立装瓶,就意味虽然用了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原酒,但最终是以独立装瓶师的个人品牌出售。

        只要愿意放弃酒厂的冠名,就可以绕开苏格兰威士忌协会的禁令,这个想法简单直接,效率也最高。

        但这还不是让极具商业敏锐度的帅戈,觉得天才的主要原因。

        第五夏设计的这套包含五十四个款式的酒标,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副完整的扑克牌。

        独立装品师的酒,基本上都是限量的,区别在于数量的问题。

        如果没有扑克牌酒标的设计,布伦施威格酒厂的原酒,不管推出多少款,每一款都是各自为政的。

        有了这样的一个套系,只要五十四款中的任何一款,能够在拍卖中得到威士忌收藏大家的青睐,其他限量款的价格,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毕竟,收藏,讲究的是一个完整度。

        最高限量几千瓶的,可能第一次拍卖的价格不会太高。

        但最低限量60瓶的,等到其中的一些被喝掉之后,再想要凑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有威士忌收藏家开始收集一整套扑克牌威士忌的时候,第五夏这套设计的真正能量,就释放出来了。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小汤普森说需要几年的时间运作。

        首先,调配54款高年份的威士忌需要的时间。

        其次,从60一直到3240的限量,分别给到哪一款也是一个问题。哪款是红桃2,哪款是黑桃A,哪款能做小王,哪款能当大王,每一款酒的评级,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第五夏的遗产税计划,只有短短的五个小点,却包含了一整套营销的学问,连帅·营销大才·戈都有点自愧不如。

        楼尚和楼夏真的是亲兄妹?

        为什么楼尚这么一个完全没有营销细胞的哥哥,会有楼夏这么天才的一个妹妹?

        和帅戈有着同款感慨的,还有在烈酒营销领域卓有成就的文化酒业董事长兼总经理。

        打从知道帅戈卖股份,是为了帮楼尚筹资资金,重启楼夏继承的酒厂,文学就表示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现在看来,人家自己早早地就做好了计划,压根也不需要谁的帮忙。

        “夏妹妹,你这样做,让亲哥哥们很没有存在感的。”帅戈有点不满,再怎么样,也应该是亲疏有别。

        楼夏的这份计划,虽然最开始推广,可能会有一丢丢的难度,但前景和“钱景”,绝对一片大好。

        他和楼尚要是没有能力帮忙也就算了。

        偏偏他极擅长营销,楼尚又是酒乡神舌和酿酒天才。

        再加上文化酒业的销售渠道,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第五夏看了看帅戈,认真而又过分直白地说了五个字:“他,陪我长大。”

        这里的他,很显然指的是小汤普森。

        帅戈被第五夏怼得无话可说。

        无可否认,在座的每一个人,包括文艺,都不是陪着第五夏长大的人。

        楼尚因为“陪我长大”这四个字,黯然神伤。

        文学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很害怕,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楼夏忽略了帅戈和文学的表情,走到楼尚的身边,伸出一个食指,戳了戳楼尚的肩膀。

        待到楼尚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转头,楼夏用更加认真和直白的方式说了五个字:“我,陪你变老。”

        平日里话少到不行的第五夏,这会儿简直撩到不行。

        五个字,就把楼尚给撩泪崩了。

        最酷的表情,最暖的真心。

        楼尚有点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起身把楼夏搂在怀里,用背对着餐桌上坐的人。

        良久,楼尚才略带沙哑地开口说话:“爱哭鬼能为鼻涕虫做些什么?”

        楼拍了拍楼尚的背,以示安慰。

        为了不让哥哥当着大家的面“丢脸”,楼夏没有再说话,她拿了纸和笔,一点都不带不好意思地罗列哥哥可以做的事情:

        1,给酒厂的存酒评级,挑选出给汤普森兄弟的原酒。

        2,提供国内的销售渠道,提升汤普森兄弟独立装瓶的单价。

        3,参加威士忌拍卖会,让扑克牌系列一鸣惊人。

        4,……

        第五夏写着写着,帅戈就开始两眼放光,他只看到第五夏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就拿了九万瓶的量给汤普森兄弟独立装瓶,却忘了“自家妹妹”继承的威士忌有十万多瓶。

        就算跟丢了大部队,自家哥哥怎么都还是有发挥的空间的。

        等到扑克牌系列火了,布伦施威格酒厂剩下的原酒,就更加值得运作了。

        奇货可居,待价而沽。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胖戈吨,一口气吃了两个披萨,喝下了1.5L装的肥仔快乐水。

        第五夏不是没有能力解决酒厂继承的问题。

        有哥哥之前和有哥哥之后的区别在于,有没有人能让她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楼夏压根就不在意布伦施威格酒厂,但她看得出来,楼尚很在意。

        不论是对耶罗尼米斯还是对第五绮雯,楼尚的在意程度都比楼夏要高。

        要不要重启,可以是很久以后再做决定的事情。

        要不要继承,是必须要马上做出决定的事情。

        “我家嫂子可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腻害害呢。请嫂子放心,要是汤普森兄弟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卖出足够遗产税的威士忌,嫂子就把古堡交给文化酒业打理。艺艺帮嫂子把古堡打造成酒文化博物馆,再给嫂子设计一条威士忌历史旅游的专线,直接给做成热门景点,光卖门票就能帮嫂子卖到手抽经的那一种。”

        一口气说了六个嫂子的酒文化大使,回国要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酒文化旅游项目。

        文化大使有自己的想法,国民绅士并不会限制妹妹的想象力。

        但嫂子这个称谓,明明和上次隔了没有多少天,听起来却像是隔了整整一个世纪。

        “艺艺别闹了,小汤普森才是陪着夏夏长大的人。”文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楼夏刚刚说的那么多话,他偏偏就只提炼出陪着长大这一句话,还凭空生出了心被撕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