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撑小死死、分小尸尸、撕小碎碎

第十一章 撑小死死、分小尸尸、撕小碎碎

        楼尚在悠悠转醒的过程中,听到了很多对话,唯有“第五夏”和“威士忌”这六个字,能够引起他说话的欲望。

        文学赶紧帮文艺解释:“楼尚大师,刚刚这是舍妹,今天才从苏格兰回来,她可能有点误会。”

        文学一边组织语言尽可能地帮自己心尖上的妹妹挽回一点人设,一边又担心文艺这么跑出去会把自己给摔了。

        “你妹,要一起吃饭吗?”楼尚若有所思地看着文艺远去的背影,问出了一格和大师人设非常不搭的问题。

        又一个活久见系列——不染一丝尘埃的被甩哥主动约女生一起吃饭!

        一刹那的犹豫过后,文学瞬间就找到了两全其美的表达方式:“要不……我去问一问我妹?”

        “麻烦你。”楼尚也很快做出了回应。

        他现在看起来很清醒,和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你丫都这样了,还吃什么饭,换件衣服就好去医院了。救护车都快到了。”帅戈的担忧指数,并没有随着楼尚的清醒,就直降为零。

        “有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

        “洗澡的没有,洗脑的倒是有一个。”在帅戈看来,楼尚现在的脑子,是有点坏掉了。

        “第五夏,喜欢这个名字。”

        “得,我看您嘞是没得救了,开颅手术都清不掉你脑子里的噼里啪啦。”

        酒乡神舌为了保持舌头的敏感度,冰的不行,辣的不行,烫的不行。

        这些一般人很难长期坚持的事情,对足够自律的楼尚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但可是,可但是,酒乡神舌的嗅觉和味觉“保养”,并不是只要自律就够了。

        殿堂级的评酒师,是连感冒的自由都不可以有的。

        大部分人都有过,感冒的时候,嗅觉和味觉变弱,严重时甚至会失灵的经历。

        但这些都是暂时的,只要感冒好了,感觉也就回来了。

        可这是对于普罗大众来说的。

        到了殿堂级的评酒师的份上,再小的感冒,都有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的。

        分辨三度的酒差,就已经是评酒师考试里面的“魔鬼题”了。

        一度以内,就几乎不是人的舌头能够完成的任务。

        像楼尚这种可以直接精确到小数点一位的,那绝对是属于国宝级可遇而不可求的。

        楼尚不仅是最年轻的国家级的评酒大师,还是最年轻的国际大师级评酒专家。

        楼尚的舌头,是比熊猫的数量还要稀有成百上千倍的倍存在。

        野生和圈养的大熊猫加起来,至少有两千只,但酒乡神舌,却只有这么唯一的一个。

        楼尚现在得到的一切,除了努力,更重要的,还是老天爷赏饭吃。

        当一个人的能力达到了国宝级,就一定会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哪怕只有那么一丢丢的损伤,也会导致一个绝世天才,落入人世凡尘。

        “你丫真不去医院看看吗?救护车来都来了。”

        “不去。”

        “那回头你丫要是感冒了,樊老和邱院长还不把我给大卸九块了?”据说,胖子被卸的时候,会比一般人多一块。

        “那便是注定。”在很多的时候,楼尚都会想要把自己的生活交给命运去安排。

        “我注定你妹啊,你丫就注定。”

        “谢谢你。”

        “我谢你妹啊,你丫就谢。”

        “承你美言。”

        帅戈还能说什么?

        他还能说什么!

        再多的劝解,也抵不过一个注定。

        …………………………

        文学还没有追到会场出口,就已经看到文艺跪在地上哭。

        果不其然,萝魔女孩又一次华丽丽的摔倒了。

        可能是胸前的风景,遮挡了眼前的视线。

        摔跤对于36d的撒娇妖姬来说,就和吃饭喝水是一样日常的事情。

        文学快速上前,把文艺给扶了起来,而后递给她一包纸巾。

        文艺并没有立马收下。

        递过去一整包,而不是已经拿出来的一张纸巾,会不会有点不够国民绅士?

        爆棚的哥哥力,跑到哪里去了?

        文艺的暂时拒收,并不是因为嫌弃。

        文学如果给她递过去一张,那才是真的会遭到萝魔女孩的嫌弃。

        脸上挂着泪,手里抓着prada粉色杀手包。

        文艺哭着从之前装第五夏家族威士忌的那个格子里面,拿出了她随身携带的消毒三件套——消毒喷雾、消毒啫喱和消毒湿巾。

        一通猛如虎的消毒操作过后,文艺才接过了哥哥文学给的纸巾。

        撒娇妖姬,向来洁癖。

        小的时候,文学经常会吃文艺剩下的一般家庭剩不下的东西。

        比如delafee的食用黄金巧克力。

        再比如delafee的草莓味食用黄金棒棒糖。

        多少人美梦以求的殿堂级甜品,只要被任何一个人碰过,哪怕只是用手拿起来看了看,小艺艺都是绝对不可能会吃的。

        任何人,包括撒娇妖姬最最亲爱的龙凤胎哥哥。

        小时候是小小的洁癖,长大之后的洁癖程度,也随之提升。

        文艺不管去到哪里,都一定会随身带上她的消毒三件套。

        为了防止丢失,一带就至少是两套。

        在家,要随处可见,出门,要随手可拿。

        有着小小洁癖的大大妖姬,在“救场”摔倒的那个时刻,竟然没有即刻请出“消毒三件套”,而仅仅只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不干净的地方。

        除了当时现场情况不允许,更重要的,还是因着她对第五夏家族威士忌超乎寻常的使命感。

        有哪个酒文化大使,会忍心看着一个传承了五百年的威士忌家族就此消亡?

        就这样,还被沽名钓誉的大师说是谋财害命!

        就这样,还被夸夸其谈的大胖子说是女神经!

        就这样,还被哥哥说不可以让只配得上拳打脚踢的大骗子感冒!

        太委屈!眼泪滴滴都满出来,根本咽不到心里去。

        “不哭了,是哥哥不对,不该凶你,楼尚大师让我问你等下要不要一起吃饭,不哭了好不好?”这是来自宠魅狂魔的各种宠溺安慰+摸头杀。

        “哼,好坏的一个哥哥,知道不对还要凶小艺艺。”撒娇妖姬刚开始释放天性,就觉得有哪里不对:

        “啊哥哥刚刚哪个地方凶我了?我明明就只是气你觉得沽名钓誉大师会不会感冒很重要。更气你不觉得小艺艺的大仇能不能得报才更重要。你竟然还在心里面想着凶自己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大美人妹妹了是不是!”

        道歉,在像撒娇妖姬这样的女孩在这里,如若没有足够技巧,那还不如直接不要。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扔下去的灭火器里面,装得究竟是二氧化碳还是过氧化氢。

        “楼尚大使不能感冒的事情,哥哥等下再和你解释。哥哥觉得你和大师之间,应该是有些误会。你匆匆忙忙赶回来,你说的酒我也没有提前喝过。你要是现在这么走了,至少还得气上好几天,这会影响你一等一的美。不如我们先把误会解释清楚了?”

        “他都说谋财害命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就算说他不品鉴威士忌,那也都不会有一丢丢的关系,对不对?或者说他不喜欢威士忌,那一等一的美也不会生气成现在酱紫,是不是?”

        文艺实在是气不过,好好的一瓶陈酿超过半个世界的酒,被楼尚说成是谋财害命。

        “这件事情,哥哥也觉得奇怪。我认识楼尚大师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过他在评判过哪一款酒,最多也就是不予置评。哥哥不是凶你,是想帮着你凶回去!”文学要是知道会发生“谋财害命”这样的恶性事件,说什么都会找人拦着文化酒业的酒文化大使。

        文艺终于勉为其难地,从文学递给她的那包纸巾里面抽出了一张。

        更加勉为其难地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然后,她往前一步,踮脚抱住了文学:“哥哥,一年没见,你最闪闪惹人爱的妹妹都想死你了呢!”

        文艺小姐姐的泪腺阀门,今天有点反应不太灵敏,动不动就漏个几滴出来。

        因为之前“救场”的时候需要矜持地唱着双簧,这个一年一度的重逢拥抱,就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

        “嗯,我惊天其泣鬼神,一等一的美人妹妹。欢迎回来。”

        “哥哥你不许哭鼻子哦,你从小就那么爱哭,现在长大了不可以哦。”

        “我们小艺艺有个从小就爱哭的哥哥吗?我怎么不知道?”拥抱过后,文学用大拇指帮文艺把残留的泪痕抹去。

        “嗯呢,五岁的时候,我把你养的金鱼给撑小死死了,你哭了;六岁的时候,我把你的绝版圣斗士手办给分小尸尸了,你哭了;七岁的时候,我把你的寒假作业给撕小碎碎了,你哭了,八岁的时候……”

        文艺抬头看了看文学:“啊爱哭哥哥,人家还要继续讲咩?”

        “嗯,哥哥是个爱哭鬼,我们文艺才是一往无前的护草使者。”文学并不介意文艺对自己的数落。

        儿时的记忆,与其说是关于爱哭鬼和护草使者的,不如说是关于一个最完美无暇的童年的。

        文艺从小就喜欢捉弄文学,而文学,从小就愿意被文艺捉弄。

        再多的离奇,也抵不过一句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