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你就8个什么4

第十四章?你就8个什么4

        帅戈言出必行,让楼尚在受到最为有限影响的情况下,完成盛典的品鉴。

        无奈,楼尚还不愿意配合他剩下的万分之一。

        中国白酒年度top100榜单,只是帅戈计划里面的起点,不是终点,也不是重点。

        帅戈真正想做的事情,其实是和楼尚的酿酒理念有很大冲突的。

        这么是为什么,就算樊老没有意见,楼尚也没有一下子就同意配合帅戈完成度已经高达99.99%的,剩下的万分之一。

        在帅戈看来,以“被甩哥”现下的流量,只品鉴那些成名已久的酒厂的高度数白酒,怎么都是有些浪费。

        茅台也好,五粮液也好,汾酒也好,这些国内最知名高端白酒品牌消费群体的年龄层,明显要大于直播间的1980万“求甩联盟”。

        满脑子生意经的帅戈,希望楼尚能够推出一款求甩联盟粉丝年龄层的白酒。

        文化酒业是烈酒和葡萄酒销售和进出口集团,并不自己生产酒。

        于是乎,酿造一款低度的、适合年轻人的白酒的任务,就落到了楼尚的身上。

        楼尚对这种无理的要求,直接选择了无视。

        当时才跟了樊老不到半年时间的楼尚,并不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酿出什么拿得出手的酒。

        好在,两年半朝夕相处的大学舍友生活,让帅戈对楼尚的软肋,了如指掌。

        不屈不挠的胖戈吨,发挥自己体重的优势,直接去把楼尚的门给赌得死死的。

        帅戈开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用一份时尚白酒策划案,和已经注册好的尚夏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全方位无死角地堵住了楼尚唯一可以进出的门。

        仅仅只用了“尚小酌”和“夏小酌”这两个注册商标,就成功打动了楼尚。

        让楼尚在不影响他“一世只为一瓶酒”原则的前提之下,配合帅戈计划里面剩下的万分之一。

        “你可以一辈子只酿一瓶你自己满意的酒,这完全没有问题,但你不可能一步登天。”

        “那我也没有可能随便将就。”即便走出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楼尚撞了南墙还不回头的性格,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改变的。

        “我不是让你将就。”

        帅戈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勉为其难地,让一丝微风,通过米其林身体的缝隙,进入楼尚的房间,并开始他的长篇大论:

        “我是这样想的,你可以每年推出一版尚小酌,当成是你的习作。”

        “就的名字不变,但内容年年不同,你爱怎么酿就怎么酿。”

        “你负责酿,我负责卖。”

        “你一年能酿多少,我就给你卖多少。”

        “我们对外宣传,也只说这是被甩哥的练习,不说这是你的作品。”

        “然后,如果有一天,你酿出了一款你足够满意的酒。”

        “那么好了,那款酒就不再叫尚小酌了。我们叫它夏小酌。”

        “夏小酌一旦出来,我就压上我们全副身家重磅推出。”

        “让你想要为之努力一辈子的那款酒,出道即巅峰。”

        帅戈越说越兴奋:“你要是觉得夏小酌这个名字不够大气磅礴,那任何一个你想要的名字,我都去帮你注册下来,你就说行!不!行!”

        用每年一版的尚小酌当成习作,以期能够酿出最好的夏小酌。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充分的理由,就这么毫无征兆地说服了楼尚。

        楼尚对夏这个字眼,真真是爱得深沉。

        世人都以为,古井无波的被甩哥,是不食人间烟火并且没有办法取悦的。

        帅戈却时刻手握必杀技。

        ……………………

        文学看了看手里的包,又看了看不远处快要打起来的帅戈和文艺,不无担忧地说:“他们两个……?”

        相较于一向古井无波的楼尚,国民绅士的眼神里面,就多了无尽的担忧。

        “打不起来,放心。”楼尚的脸上,已然看不到一丝情绪。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被甩哥出现情绪波动的事情,已经所剩无几。

        楼尚了解帅戈,就像帅戈了解他,是一样的。

        线下的渠道,的确早就已经不是上校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一直到去年,也还占着三层的比重。

        一直以来,帅戈都是非常典型的商人,大大的脑袋里面装着满满的生意经。

        商人逐利,胖戈吨虽然做不到一诺千金,也一样是重合同守信用的典范。

        说到底,古人的一诺千金是虚的,《史记》里面的原话是——“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

        古人的一诺千金实际只有一百斤,而胖戈吨的三百四十斤的,却是0.1克的折都没有打过的实打实。

        帅戈的财富商数不会允许他真的做出和文化酒业两败俱伤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楼尚比谁都放心。

        帅戈这会儿就是太生气了,甭管让他逮到什么事情,都一样会借题发挥。

        被甩哥刚刚火爆全网的身后,帅戈和楼尚说,堵不如疏。

        这四个字,适用于突如其来的名气,也一样适用于突如其来的脾气。

        楼尚大师说话的语气和表情,最是能让人安心。

        这也是为什么,不管是不是白酒从业人士,不管是不是了解白酒的品鉴,每一个人都会对楼尚给出的评价深表信服。

        没有人能在被甩哥的身上,找到一丝的功利和急切。

        跟随樊老学习酿酒的这五年,楼尚超凡脱俗得不像是这个时代会有的人。

        楼尚不染一丝尘埃的匠人气息,是任何人都伪装不了的。

        即便只是安谧的睡颜,都足够让求甩联盟的粉丝,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过往曾经,长达五年的时间,从来不曾有粉丝从被甩哥的嘴里,听到过任何一个负面的字眼。

        直播已经结束了,关于“谋财害命”的讨论,却还没有过去。

        热搜榜上,出现了一个迅速攀升热度的话题——#何以谋得被甩哥的财和命#

        当然,这一切,对于出在台风眼的学艺兄妹,以及被甩哥和他的经纪人来说,都不是时下的重点。

        文学把文艺包里,采用极简主意包装的威士忌拿出来,递给楼尚。

        楼尚拿到手的那一秒就皱了皱眉。

        文学把第五夏的家族威士忌,从包里拿出来递给楼尚的这个动作,成功吸引了再次准备施展跆拳道腿法的撒娇妖姬的注意:“啊哥哥你是要干嘛了啦!”

        相比于她自己和帅戈的“冤冤相报”,文艺觉得楼尚说第五夏家族威士忌是谋财害命,才是今天所有矛盾的起源,一切问题的根本。

        千错万错都是沽名钓誉大师的错!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拿着第五夏的家族威士忌。

        看看都不可以!

        最可恶的是什么?

        是那个沽名钓誉大师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竟然还好意思在那里皱眉。

        文艺心里气得不行:“啊眉毛好看一点了不起吼?啊就你有眉毛吼?”

        当然这样的想法,文艺是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萝魔女孩现在的首要矛盾,是去把楼尚手里的酒给抢回来。

        再怎么样的一双骨节分明的一双手,也不配去触碰,在焦化过的橡木桶里,陈酿了五十年的,透着琥珀色光泽布伦施威格威士忌。

        手不配,沽名钓誉大师更加不配。

        哪知道才几步路的距离,楼尚就已经直接把软木塞从酒瓶里面拔出来,眉头更加紧锁地闻了闻,就和害怕中毒似的把软木塞给塞了回去。

        “啊你这个人是有完没完了啦?现在有没有什么直播,你装个什么东东?啊你不懂威士忌,你就直接说,酒文化大使又不会笑你。”

        “我先前是以为,今年的品鉴盛典,是故意拿了一个装过有泳池水的杯子装待品鉴的酒,才会写下谋财害命的品鉴结果。”楼尚解释了一下他今天一反常态的评价。

        “啊你不会解释,你就不要解释,现场的杯子,每一个都是一样一样的,哪有什么装过有泳池水的?”以撒娇为天命的撒娇妖姬,又不是爱撒娇的三岁小孩,随便楼尚说什么都信。

        “我现在知道是我误会了,不是当时那个杯子的问题,是这个酒的软木塞有问题。”

        文艺拍了拍自己起伏得不行的36d:“啊你是不是井底之蛙?哪有不用软木塞的威士忌?”

        “这个软木塞,有次氯酸钠的成分,而且分量还比较大。”楼尚把整个软木塞放回去,把威士忌递还给暴走状态的撒娇妖姬,才接着道:“整个软木塞都受到了污染,以至于直接影响到了酒体本身。”

        “啊次氯酸钠吼?啊我还二甲双胍咧!”文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曾经出现在她记忆里面过的药名。

        “呃……可能是我说的太学术了,让我想一想……”楼尚换了一种通俗一点的表达:“次氯酸钠是大多数非酒精类消毒液的主要成分,就比如84消毒液,你可能会有听说过吗?”

        “啊84吼?我还不死呢,你就8个什么4……”文艺刚刚气势十足地开了个头,整个人的气场就崩塌了:“你说消……毒……液……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