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第五夏和她继承的威士忌

第十六章?第五夏和她继承的威士忌

        一秒安静。

        两秒安静。

        三秒安静。

        四秒通话结束。

        文艺在第五秒重新拨通了第五夏的电话:“啊夏夏,你干嘛挂人家电话啦!”

        “收拾行李。”第五夏只有语言是极简模式的,行动力绝非一般染色体组成为xx的物种可比。

        “啊夏夏你是要来帮艺艺把关关是吗?就知道你是小艺艺最亲最亲的夏夏了!夏夏可以给艺艺亲一下下吗?亲到你踮脚脚,亲到你撒娇娇,亲到无法呼吸……”文艺一和第五夏打电话,就会变得有点不太正常。

        上一秒还哭到决堤,下一秒就嗲到不行。

        “再见。”基于上一次挂断又被重新夺命连环call追回,第五夏在第二次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提前做了预告。

        过去的一个月是第五夏22岁的生命里面,最为忙碌的一个月。

        她发现自己需要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而且有很多,已经根本就没有机会补上。

        一个生命的逝去,一项技艺的传承。

        一个酒厂的消逝,一本家谱的开启。

        “啊夏夏你先人家等一下下啦,人家刚刚可都快哭晕过去了,才帮你把威士忌给推销了出去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对艺艺。艺艺这么可爱爱,又怎么可怜怜,你怎么可以……嗯……对!过河拆桥涅。”文艺想到了帅戈之前用来数落文学的那个表达。

        “游过去。”

        “……”

        文艺反应了三秒,她干了什么了,第五夏就让她游过去呢呢?

        “啊夏夏,你是想说小艺艺游泳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厉害,就算桥被拆了也不怕怕,是不是涅?可是,酱紫也不对耶!”

        撒娇妖姬关注的重点和第五夏总是有些不同:“你想想看,你家艺艺游完泳,就要把湿衣服换掉,那荒郊野岭的桥底下是要怎样子换衣服了啦?夏夏怎么能这样子,随随便便就毁了小艺艺的一世清白涅?”

        “挂了。”估摸着文艺这会儿是没是找事,第五夏决定自己还是先干正事。

        萝魔女孩的爱与恨,来得快,去的也快。

        就是那种,爱藏不住,恨也藏不住的人。

        有什么情绪就直接表达,表达过后就不再烦忧。

        第五夏不太确定,文艺刚刚电话里面,说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到底是有几分真,几分假。

        她的这个闺蜜,除了撒娇的爱好,还有做红娘的爱好,一天到晚地自诩为丘比特转世。

        经常信誓旦旦地说,只要经她介绍,再怎么看起来不合适的两个人,也能终成眷属。

        用文艺的原话,可以进一步解释为:“我们养生都能朋克,他们不合为什么不能组合?”

        撒娇妖姬,向来都有逻辑问题。

        她甚至都搞不清楚,红娘和丘比特都是给别人牵姻缘的,而她就整个一个“敌我不分、识人不明”。

        文艺拥有让第五夏羡慕的,对任何不好的事情,都只有像金鱼一样的“七秒记忆”。

        要么立刻复仇,要么转身忘记。

        过去的悲伤,不是文艺的悲伤,而过去的快乐,却可以让她永远快乐。

        上一秒还哭得肝肠寸断,下一秒,就可以笑得山花烂漫。

        这么肆意的人生,如何不让人羡慕?

        和文艺在一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她会让你时时刻刻都生活在人世间最纯真的情绪里。

        “等一下下啦,夏夏你来的时候,记得带一瓶五十年陈酿的威士忌吼!一定一定要记住哦!”文艺赶紧把她打了两通电话想要强调的重点给说出来了。

        “嗯。”

        “不不不,你光嗯的程度,是不行的。你好好、好好、好好地做包装,知道吗?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让酒被污染了,知道吗?这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重要的事情,知道吗……”文艺说着说着,就开始有点心虚。

        “原谅你。四十年前装瓶。放心。”一秒都没有出现在文艺和楼尚对决现场的第五夏,却仿佛可以东西一切。

        连什么事情都没有问,就直接说原谅,完了还让文艺放心,撒娇妖姬的泪水,就差一点点又要决堤。

        “啊是要酱紫欸?啊威士忌不是一旦装瓶就不会再继续发展了咩?五十年前的酒,四十年前装瓶,那不就只有十年的陈酿了咩?”萝魔女孩表达了自己的小小的担心,,因为接下来是最后一次,一鸣惊人的机会,她不可以再浪费。

        “绝版。”

        “绝版欸,夏夏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呢!那艺艺就听夏夏的!”但文艺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那夏夏你赶紧来找艺艺吼,你要是不来快快,艺艺可就把小哥哥扑倒了吼。”

        一个月前,第五夏继承了六百多桶威士忌原酒。

        在合适的贮存条件下,每桶能装差不多160瓶。

        第五夏继承的威士忌,如果全部装瓶,数量会超过十万瓶。

        但威士忌装瓶,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过程,甚至衍生出了独立装瓶者这一类的职业。

        威士忌的陈酿,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有很多威士忌,由于酒精过度挥发,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在装瓶的时候是需要进行兑合调配。

        文艺带回国的那瓶威士忌,是文艺和楼夏开了一桶五十年前酿造的威士忌。

        但她们两个那么做,绝对不是那桶威士忌最好的归处。

        威士忌和白酒同样都是谷物酿造的烈酒,却有着诸多的不同。

        除了最为人们熟知的,威士忌用酵母发酵,中国白酒用酒曲发酵之外,还有最后最后装瓶兑合的过程。

        威士忌会把很多不同酒厂的酒,兑合到一起,以达到最佳的表达效果。

        但不会有哪个著名的白酒品牌,为了自己的酒更好喝,就去兑别人家酒厂的酒。

        例如拿酱香型的郎酒兑点浓香型的洋河大曲,得出一个酱中带浓的兼香型。

        这个例子,不是说中国白酒就没有兼香型的,像白云边就是酱中带浓的典型代表。

        但白云边是人酒厂自己酿出来的,不可能是买了郎酒和洋河大曲兑合在一起,然后命名一款新的酒。

        这不是白酒的文化。

        而到了威士忌,用其他酒厂的酒,甚至是已经消逝的酒厂的酒,兑合自己家的酒,以期达到自己想要的最终表达,就是一件非常高级的事情。

        除了和别的酒厂的酒兑合,威士忌还强调自家不同年份的酒的相互兑合。

        比如时下大热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单一就不是指一样的麦芽,而是说的把同一个酒厂、不同年份的麦芽威士忌兑合到一起。

        最后瓶身上写兑合的酒里面,酒龄最低的那一个。

        诚然,威士忌发展到现在,也开始流行原桶年份威士忌。

        但这就得那个单桶本身非常给力,并且刚刚好哦陈酿达到了,最好的装瓶“年纪”。

        如果随便挑一个,没有调和过的,原橡木桶陈酿五十年的威士忌,还真不一定适合直接装瓶。

        执着于和最烈的酒,过最酷的人生的第五夏,最喜欢像知更鸟那样的,酒精度在57.7度以上的桶装威士忌原酒,甚至是像雅伯莱和格兰花格105那样上到六十度的。

        第五夏甚至喜欢喝63%的布克和72%乔治·蒂·斯塔格威士忌,而这些,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愉快的“享受”的。

        绝大多数人喝的威士忌,就是40度的光景。

        从文艺给她打的几通电话里面,第五夏就能猜出撒娇妖姬这次回去找人品鉴的事情,进展地并不顺利。

        因此,比起根据自己的个人喜好挑选,第五夏更愿意相信,四十年前,酿酒师亲自装瓶的绝版威士忌。

        如果文艺打电话过来,说的是其他的事情,第五夏相信,文艺嘴里那个宠爱她到骨子里的龙凤胎哥哥,一定是可以帮忙搞定。

        但喜欢上一个男生这样的事情,多半还是需要闺蜜。

        两年前,文艺就和第五夏约定,如果有喜欢的男孩子,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第五夏,让她帮忙把关。

        第五夏用一句面无表情的“知道”作为回应。

        当时答应下来,第五夏并没有想过,这会是一个跨国、跨洲际的约定。

        但约定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履行。

        既然答应了文艺,就必须要不打折扣地执行。

        如若不然,第五夏非常清楚自己接下来的处境。

        曾经何时,第五夏因为忘记在去文艺家的路上,给带一个电动启瓶器,就被撒娇妖姬用365天,超过1800遍,全年无休的撒娇式抱怨给淹没了。

        即便是取平均值,一天也超过4.9315次。

        文艺非常看重和第五夏之间的小小约定,这种小事情,她从来不会采用金鱼的记忆。

        文艺是这么要求第五夏,也是这么要求自己,这样的小小固执,让第五夏即便是被抱怨了1800次,也一样甘之如饴。

        文艺的身上,有第五夏渴望,却从来不曾有过的纯真和肆意。

        基于过往,那仍然历历在目的事事种种。

        第五夏才会什么都不说,就自己开始收拾行李。

        除了因为约定,还因为文艺这次回国,是为了她的事情。

        对中国,第五夏是很陌生的。

        她不像文艺,有一个为了她可以永远快乐无忧,而在国内付出一切的努力哥哥。

        第五夏有的,是用自己全部的力气,抓住十八年的黑暗过后,照射进她心里的唯一一道光。

        她要和过去的生活告别。

        她要和过去的自己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