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过街老鼠的清白

第十七章 过街老鼠的清白

        楼尚闭着眼睛没有出声,他并没有回答帅戈问题的打算。

        但对段子手一哥来说,被甩哥这样的态度,就已经足够。

        没出声就是没意见,没意见就是可执行,可执行就要赶紧发布消息:

        “屏幕前我最亲爱的你,还好吗?我是你们的主播帅戈。一出生就获得国家认定的帅戈,sh-u-ai    g-e,如假包换、亿里挑一。如果你能在泱泱大中华,找到超过14个,姓帅名ge的人,就算本帅对不起亿里挑一这四个字!”

        【牛批~~牛批~~才下线又上来恶心人】

        【割……割割……割割割……】

        满屏的嫌弃,组成了对胖戈吨的欢迎仪式。

        “你们欢迎本帅的模式不对,请重新刷屏,刷一波666”

        “再帅一波520”

        “再来一波被本帅帅晕的表情”

        “我倒数三个数。”

        “3,2,如果立刻满屏我就把被甩哥从山上抓下来给你们煮酒喝,1”

        【骗纸,不要破坏我们刚刚鹊桥相会的回味~~~】

        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帅戈想要的刷屏。

        “本帅什么时候骗过人?竟然还有对本帅爱的这么深沉的死忠粉不信?”

        尽管刷屏区还是有人在认真抗议,但密密麻麻的666+520+被帅晕厥,还是在三秒过后,占据了整个屏幕。

        “三秒,居然整整过了三秒,才开始刷屏,你们知道三秒我可以吃下三碗米饭和三个鸡蛋吗?呵,三秒。”

        对这些迟来的刷屏,胖戈吨显然并不满意。

        他长脂肪的时候,一秒都没有延迟,为啥要个粉丝刷屏却要被延时以待?

        帅戈这暴脾气!

        粉丝们的慢三秒,极大惹怒了2000万大v那颗340斤的自尊心:“不信拉倒,三天后的尚小酌发布,拜托你们千万不要来,切记,切记。”

        帅戈秒上线+秒下线,弄得直播间那堆才刷了一半666+520的求甩联盟成员,很是有些无语。

        【胖戈吨人胖入猪,胆小如鼠,他这么拽的时候,那应该就是真的吧?……吧?】

        【这个消息,是要传呢,还是传呢,还是传呢?……呢?】

        帅戈就是天生的段子脱口秀主播。

        把明明已经确定好的事情,弄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比起确切的消息,那些听起来半真半假的消息,绝对会传播得更快、更深、更彻底。

        被甩哥即将亲临三天后的尚小酌发布的消息,瞬间就不胫而走了。

        尽管,中国白酒年度top100的盛典,楼尚就是亲临的。

        可那种亲临,现场的酒厂代表们都隔着一个隔音玻璃房,粉丝们更是要再加一块屏幕的阻隔。

        隔靴搔痒、隔岸观“火”,怎一个郁闷了得。

        相比于专业的盛典,尚小酌的发布会,那绝对是要亲民的多。

        尚小酌是一款包装时尚,价格也特别亲民的白酒“习作”,每瓶100ml,售价20.99元,寓意爱你久久。

        尚夏小酌的点子,是满脑子生意脂肪的胖戈吨出的,价格也是帅戈定的。

        他认为这个定价,最能讨得粉丝的欢欣,这个容量有最适合那些不喝酒的求甩联盟成员收藏。

        没错,是收藏,不是喝。

        帅戈经常看起来特别不靠谱,实际上,却深谙传播之道。

        恰到好处的任性,超出程度的自恋。

        恰到好处的专业,超出深度的幽默。

        尚小酌是一款极其无厘头的酒。

        很多人都不知道应该用中国白酒,还是用网红商品,来定义尚小酌。

        事实上,在帅戈之前,并不是没有人推出“时尚”概念的白酒。

        也不是没有成名已久的酒厂把目光瞄准年轻的消费群里。

        但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中国还是海外,绝对没有一款酒,是用“盲盒”的理念营销的。

        你知道你将会喝到一款中国白酒,但是,在每一年尚小酌发布会现场,在把酒端到鼻下喝进嘴里之前,你绝对不会知道它是什么香型,也绝对不会知道他是什么配方。

        如果不是国家对酒的包装有硬性规定,你甚至不会知道酒的度数。

        你喝到嘴里的一切,全凭运气。

        给你什么,你就喝什么。

        你喝不是你要的欢喜,而是被甩哥一年的努力。

        第一年是浓香带酱、余味净爽的兼香型。

        第二年是玉洁冰清、鼓香独蕴的鼓香型。

        第三年是绵甜爽口、晶莹透彻的米香型。

        离得最近的第四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好好的白酒,变成了浓香带药。

        初入口冲辣、刺喉有杂醇油味。

        让粉丝们一度以为在发布会现场买到了假冒伪劣的尚小酌。

        哪知入口过后,忽觉回味悠长。

        浓郁典雅的丁酸乙酯复合香气,带出尾净味长。

        让会喝酒的粉丝大呼过瘾。

        就好像是喝了一杯有着优质苦涩的咖啡。

        喝的时候有点痛苦,回味里面却满载着幸福。

        苦能回甘,涩能生津。

        尚小酌的营销非常奇葩,但被甩哥的酿造之路,却从来不是造假。

        会喝酒的人,一年比一年更喜欢尚小酌,不会喝酒的求甩联盟成员,一年比一年更爱尚小酌。

        不会喝酒的粉丝收藏尚小酌,就和别人家的粉丝收集偶像周边是一个道理。

        以胖戈吨的营销脂肪密度来看,过个五年七年,能够集齐所有尚小酌员,搞不好就能召唤神龙或者获得什么隐藏的奖励。

        这不,被甩哥要亲临第五个“尚小酌盲盒”发布现场的消息,还没有经过最后的确认,求甩联盟的人,就已经争论得不可开交——什么样级别的粉丝,才能去现场,和谪仙一般的被甩哥,有“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喻婷那样的,都能连着甩五十次,以他们的颜值,甩上五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总应该是妥妥的没有问题吧?

        在此之前,楼尚一年就只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一次,从头到尾,都在品鉴别家酒厂的酒。

        楼尚从来都没有对尚小酌,发表过任何品鉴意见。

        品鉴自己的酒,这行为光听起来就有些掉价。

        尚小酌也从来都不邀请别的评酒师来品鉴。

        酒乡神舌给你什么,你就喝什么。

        这是帅戈的营销逻辑,他从来你不和粉丝讲道理。

        甚至,他还故意设置门槛。

        尚小酌是被甩哥和求甩联盟的“年度见面礼”,因此,不对求甩联盟以外的“普通民众”售卖。

        非要买也可以,要么加入求甩联盟,要么找求甩联盟的成员帮你买。

        你两样都不愿意,那爱买不买随便你。

        虽然,尚小酌每年都会搭配一个标语,但归根到底,它都还是尚小酌。

        按照胖戈吨的原意,尚小酌应该是一二十度的酒,类似于韩剧里面经常出现的真露。

        更接近红酒的酒精度,也更适合年轻人的聚会。

        但尚小酌从第一年开始,酒精度就控制在40度上下。

        40度,在中国白酒里面,可以算作是低度,但在大部分的国家,都已经算是非常烈的酒了。

        在国外的酒吧喝酒,能喝下40度不加冰的纯酒,那可都是需要手动点赞的“纯爷们”。

        被誉为酒吧纯爷们中的战斗机的tequila龙舌兰,为了让酒不那么辛辣以至于“难以下咽”,喝的时候,都得要先舔一口盐,再喝一口闷下一小杯,然后迅速地吃下一个柠檬角。

        这一整套完整的程序加起来,才算是把“酒精度高到离谱”的龙舌兰,在不加冰稀释的情况下,“正确”地喝完。

        让喝惯了五十多度的茅台和五粮液的酒友们,看到这个场景,多半会以为酒吧里的这些人,喝了了不起的六七十度。

        而龙舌兰实际上,只有区区40度。

        很多年轻人在酒吧经常点的洋酒,像芝华士、绝对伏特加、马爹利等等,也都一样只有40度,喝的时候,不是加冰,就是加绿茶。

        究其根本,尽管也有小部分,是因为纯酒喝得太快太贵,大多数,还是因为纯酒太烈。

        在这样的大前提之下,帅戈提出,既然要做年轻人市场的酒,就得要把酒精度,降低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度数。

        但楼尚大师想要酿的是至少53度的白酒,把原酒勾兑到40度,已经是楼尚能够接受的酒精度底线。

        如果逼着楼尚从四十度再往下降,帅戈非常有理由相信,自己将会收到报复性的六十度“习作”。

        最终,帅戈和楼尚在20度和60度居间的40度,达成了妥协。

        合伙做一家公司,从来都是一个相互妥协的过程。

        “做出今天这样的决定,你丫真的不会后悔吗?”帅戈下了直播,继续和楼尚聊刚刚没有聊完的天。

        楼尚睁开他飘逸宁人的眼睛反问道:“你都已经在直播间外公布了,我现在后悔,你会放过我吗?”

        帅戈胖胖的脑袋,左右摇摆:“不会。”

        “那你还问。”楼尚的语气,不再带有人世间的一丝尘埃,如果有,也是一丝的疲惫。

        “我不希望你丫后悔,使得本帅失信,但我怕你丫会失望。”帅戈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才接着表达自己困惑已久的想法:“就听到一个名字,至于到这样的程度吗?”

        “至于。第五,是个非常罕见的姓氏,夏,是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楼尚的脸上,出现了不该属于被甩哥的安谧而又直达心底的笑意。

        “罕见又不代表是唯一,你丫这个理由是不是和过街老鼠的清白一样牵强附会?”

        “我,有预感。”楼尚的语气,少有的笃定。

        “那你丫还预感了50次,喻婷很爱你呢!”帅戈是真的为楼尚好,但打击起人来,也是真的丝毫不留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