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坏人的人设

第二十章?坏人的人设

        ヾ(≧o≦)〃~纳尼~妈咪~呼哩~excuse    me!

        对着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的女孩子说,“你长得特别像我妈妈”。

        这样操作,非常的帅戈,可胖戈吨他此刻压根就不在现场啊!

        这样的话,怎么可能是从淡定优雅、飘逸宁人的楼尚大师嘴里说出来的?

        决不能够!

        求甩联盟的粉丝如果听到了,那也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第五夏,从来就没有关注过帅戈的直播,也从来都不是谁的粉丝,她抬头看了一眼楼尚。

        转而回想了一下,刚刚文学和她初次见面时打招呼的方式。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第五夏向来话少,此时更是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楼尚眼睛里面的期待,已经达到了灼热的程度,甚至他的脸颊都有微微的发红。

        再一次,这非常帅戈,这一点都不楼尚。

        第五夏从苏格兰匆匆赶来为文艺把关。

        却没有想过,撒娇妖姬忽然喜欢上的那个男生,竟然会使用这么“惊悚”的开场白。

        第五夏非常罕见地皱了皱眉头。

        这一款才是自家萝莉脸庞魔鬼身材的姑娘喜欢的?

        尽管,同为养身朋克协会的创始人,第五夏见惯了年轻男女的表里不一和自相矛盾,但她还是对文艺奇葩的择偶标准,感到惊奇。

        第五夏心道:怪不得妖精一样的文艺,一直都宁愿被人误会和自己是一对拉拉,都不愿意找对象。

        原来是嫌弃先前喜欢她的那些人都不够奇葩吗?

        第五夏很是有些不可理解。

        但她微皱的眉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别人搭话她可以不理会,这个让撒娇妖姬有了想法的这个奇葩,好像怎么都还是需要理会一下的。

        自己“罩大”的妹子,可不得好好帮着把把关?

        可第五夏是在不知道要怎么回,想了想,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对着神情看着有些古怪的楼尚,开口的第一句也变成了:“像我爸。”

        第五夏极简主义的说话风格,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秒懂的。

        楼尚迷茫了,迟疑了,眼神和脸色看起来也都更加不自然了。

        第五夏很满意。

        不会好好说话,就不要说话。

        哪知道楼尚大师迟疑的眼神,忽然又变得晶亮:“我长得像你爸爸?真的吗?你还记得爸爸长什么样是吗?你真的记得,对吗?”

        楼尚的眼睛里面带着光,完全看不出来是那个匠人气息里面带着仙人气质的首席评酒师。

        “上月刚死。”言简意赅,一直都是第五夏的言语之道。

        第五夏说这句话的时候,依然酷劲十足。

        没有人能知道她此刻真实的心情是什么。

        换做一般人,现在应该送上的,是一句“不好意思”或者“节哀顺变”。

        但楼尚大师没有。

        他仅仅只是敛去了眼中所有的光芒,便不再说话。

        第五夏刚好趁着这个机会,从楼尚灼热的注视中移开。

        艺艺不是号称要找一个像她哥哥一样的国民绅士吗?

        目光所及的这个男人,绅士?

        呵,绅士。

        是不是把反义词典,当成近义词典来查了?

        当第五夏以为一切到此为止的时候,楼尚眼里才刚刚敛去的光,又死灰复燃了:“我听文化酒业的酒文化大使说你们家族是做威士忌的。那么,是你爸爸负责酿造,还是你妈妈在酿?你妈妈姓什么?你是跟你妈妈姓吗?”

        楼尚的一连串没头没脑的问题,一经抛出,第五夏的脸色就彻底变难看了。

        见面就说“你长得特别像我妈妈”就算了,她一个妙龄女孩,为了艺艺也就忍了。

        第五夏尽可能让自己理解为,文艺喜欢上了一个不怎么会搭讪的男生。

        这种男生,可能嘴笨一点,但也同样表示他恋爱经验不怎么丰富,不是那种惯会花言巧语欺骗人感情的。

        艺艺喜欢的人,可以不会说话,因为艺艺可以一个人说两个人的话,但绝对不能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的。

        这也是为什么,作为“把关人”的第五夏,没有第一时间给楼尚判“死刑”。

        但一个人,再怎么不会说话,总也要有个度。

        第五夏真的生气了,是那种,即便是艺艺的面子都不管用的程度。

        “啊我要不是看在你愿意单独为夏夏的家族威士忌,单独一个直播的面子上,我现在可就要拿巴黎水泼你了哦。”文艺很快就进入到了二次进攻的状态。

        不过这一次,她不是真的在战斗,她是装的。

        文艺拿着杯可乐,快步走到了楼尚的身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示意楼尚:“夏夏的妈妈十八年前就过世了,大师你也好适可而止了啦。”

        文艺对楼尚的提醒,一来,是不希望第五夏难过,二来,也是为了之前一天给楼尚泼了两个狗血淋头的事情表达歉意。

        靠近楼尚的文艺,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热度。

        这种不太自然的感觉,让文艺疑惑,自己的“洁癖距离”是不是又变短了。

        文艺的示好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

        楼尚好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直到文学、文艺、第五夏一一入座。

        但竹竿没有影子,也有可能是因为太阳的直射。

        随着地球的公转,影子很快就被重新照了出来。

        “我……还想要问一个问题,你……记不记得这条项链?”楼尚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文艺另类的“警告”,他现在的目光所及,就只有第五夏一人。

        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反复要把第五夏直接看穿。

        第五夏看了看楼尚,又看了看项链,再认真看了看文艺的表情,发现撒娇妖姬并没有痴迷于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的迹象。

        第五夏不太善于从文艺的语气里面,分辨真情还是假意,但文艺脸上的微表情,从来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文艺现在略显尴尬的样子,意味着,之前的那通需要说自己喜欢上一个匠心独具、卓尔不群的男生的电话,就仅仅只是为了把她骗回国,或者,更有甚者,仅仅只是为了想要一瓶威士忌。

        无论是骗回国,还是骗威士忌,都远远好于文艺真的喜欢上,一个拿着纽扣当项链的男人。

        第五夏很是放心,放心到她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必要留在现场。

        第五夏拿出四十年前装瓶的威士忌,转手交给文艺,面无表情的留下两个字:“走了。”

        然后她就真的走了。

        留下雷厉风行的飒爽背影。

        第五夏曾经非常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也曾经非常希望能够得到很多人的认可。

        她不是没有努力过,但是她没有成功。

        现如今,她只想要用最自我的方式活着。

        她不介意被这个世界误解。

        一个都还没有来的及和自己和解,又为什么要和这个世界和解。

        第五夏没有撒娇妖姬那种肆意撒娇却人见人爱的天赋,也没有国民绅士那种无差别的绅士,让每个人都如沐春风的修养。

        她不介意全世界都觉得她没有家教。

        一个原本就不曾拥有过的东西,又并不是你介意一下,就能凭空出现的。

        第五夏给自己的人设,就只有两个字——坏人。

        一个从不曾被温柔以待的人,为什么要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难道是她温柔一点,就能得到回应的吗?

        国民绅士可以用绅士的温柔,化解十八岁遭遇的家庭巨变,可他首先,得要有做国民绅士的资本啊。

        坏人第五夏有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

        也不尽然。

        她在一个月前,有了十万瓶酿造方式已经失传的威士忌。

        坏人第五夏,只对极少数自己认定的朋友有求必应。

        而这个极少数,从她有记忆开始到现在,不会超过三个人,文艺就是其中之一。

        文艺像是一个炽热的太阳。

        她可能会任性,可能会有无差别灼伤周遭一切的时候。

        但太阳,可以照亮一切,包括第五夏那颗自认为是坏人的心。

        就像现在,撒娇妖姬一把勾住了第五夏的胳膊,火力全开:“啊夏夏,你不要走嘛,艺艺最近手有点头紧,没有舍得给你订酒店。接机的时候就已经想着,等下委屈夏夏一下下,带着夏夏回家家。”

        文艺把第五夏,拉回了座位:“艺艺为了去机场接你,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饭呢,你舍得让这么闪闪惹人爱的艺艺饿肚肚吗?”

        第五夏对萝魔女孩的撒娇功底,已经有了长达五年的免疫。

        使得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保留了一次坚持要走的决心。

        “啊夏夏,你要是就这么走了,小艺艺可是会饿着肚肚,陪着你回家家的哦。”文艺对待第五夏的“杀手锏”是自虐。

        “吃什么?给你做。”六个字的回答,对于惜字如金的第五夏,不可谓不冗长。

        文学有心想要帮文艺一起劝,可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第五夏,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像,适合用什么样的方式帮忙,就索性选择了不添乱。

        这个世界上,能扛得住撒娇妖姬“魔爪”的人,文学还真的是没有见过。

        见惯了自家妹妹娇滴滴的样子,文学倒是忽然觉得,第五夏霸道而又直接的“给你做”仿佛有一种魔力。

        国民绅士开始回忆,自己和萝魔女孩相处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说过这样的话?

        说过,是肯定的。

        但绝对不是这样的一种语气。

        又或者,在十八岁之前,他也有过这样说话的时候?

        国民绅士陷入了思考。

        最擅长救场的萝魔女孩,也开始思考要怎么进一步挽回这个无解的局面。

        很快,所有的难题,都随着楼尚大师一头晕倒在桌上的声响,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