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文艺觉得这么翻译好听

第二十二章?文艺觉得这么翻译好听

        帅戈不允许楼尚出事。

        其中一小部分的原因,“酒乡神舌”是尚夏小酌的招牌,是他整个“酒业帝国”版图的核心。

        但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在酿酒工程专业混到毕业的,一个没有天赋的酿酒人,帅戈比那些远离这个行业的人更加清楚,楼尚国宝级的嗅觉和味觉,到底是有多么的珍贵。

        或许,楼尚并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如此天赋的人。

        但他一定是天赋最好的那一小撮人里面,最努力,也最自律的。

        帅戈不希望楼尚因为今年的年度白酒top100榜单上接连发生的几个意外,就回到过去时时刻刻都在撞南墙的状态。

        “真的不和帅总说一声吗?”国民绅士的担忧,已经溢于言表了:“我怕帅总回头知道了,后果会比盛典成绝唱还要严重。”

        “不用。我就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楼尚让文学放心。

        一年才“落入凡尘”一次的楼尚大师,确实一定有点不太适应,人世间的纷纷扰扰。

        他通常都是盛典之前的那天晚上会睡不着。

        等到盛典结束,就补上一整天的觉。

        然后再启程回去樊老那里,继续“修行”。

        但昨天的盛典,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让楼尚一点想要睡觉的心思都没有。

        本就因为睡着的时候,冷不丁被泼了两壶水,导致发烧。

        又在没有休息好的情况下,急着想要在第一时间,见到文艺电话里面提到的第五夏。

        事事种种,各种元素加起来,才最终导致了高烧到胡言乱语+晕倒的结果。

        一切皆有因果。

        但楼尚并不认为,高烧入院的这个结果,是文艺导致的。

        看到哭红了眼睛,站在病房一角,有些想要过来,又不敢靠近的文艺,楼尚出声安慰:“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的。”

        第五夏再一次看向楼尚,瞬间就觉得顺眼了很多。

        这才像是一个正常人见到萝魔女孩应该有的样子。

        只不过,在第五夏眼里,正常地不能再正常的一句话,到了文艺这里,却忽然变了味儿。

        只会撒娇,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的撒娇妖姬,竟然破天荒地害羞到把头埋到第五夏的肩膀:“夏夏,艺艺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沽名钓誉大师了呢。”

        文艺从不隐藏自己的情绪。

        在有点喜欢前面加上“真的”两个字,也等于同时承认了,她先前在电话里面说,楼尚是她的理想型,是为了把第五夏骗回来。

        文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会耍小性子,会耍小聪明,但她并没有恶意。

        不论别人是不是能够理解,第五夏都对此毫无意见。

        “嗯。”

        第五夏用一个简单的语气词,表示自己已经收到了撒娇妖姬传递的消息。

        作为把关人,第五夏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左右文艺的选择。

        只要文艺不找一个游戏人间、油腔滑调、游手好闲的人,第五夏都不会有意见。

        她生性清冷,不是那种会深度参与到闺蜜恋爱里面的“好朋友”。

        除非,是处心积虑地想要和自己的闺蜜谈恋爱,否则,就应该要分清楚友情和爱情的界限。

        虽然,第五夏比文艺还小了一岁,但一直以来,第五夏都是把文艺,当成是“妹妹”甚至是“女儿”在照顾的。

        也有酸葡萄心理的人会说,第五夏选择和文艺做朋友,是因为她生活无以为继。

        同样的,文艺选择和第五夏做朋友,是因为她生活不能自理。

        这个世界,总会有很多以己度人的存在,看不懂别人之间的情谊。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

        第五夏不介意用自己的“男友力”,在文艺单身的时候,帮萝魔女孩把所有男朋友能做的事情,都做了。

        她更不介意,文艺找到一个,比她更有男友力的男朋友,把她能对文艺做的事情,全都包圆了。

        身为闺蜜,第五夏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掌控文艺的人生。

        就像没有人,能够掌控她的一样。

        怕就怕,傻傻的撒娇妖姬,被处心积虑的,只看上了她萝莉脸蛋和魔鬼身材的人给骗了。

        撒娇妖姬,就应该是永远灿烂而耀眼的那个样子。

        世人只看得到她的任性和肆意。

        只有真正靠近的人,才知道文艺如太阳般炙热的性格,是可以驱散心灵的一切阴霾的。

        文艺会赞美她喜欢的每一个人,赞美到让那个人“惊觉”,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最美好的存在。

        即便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糟糕透顶,即使你认为不配拥有人世间的一切温暖,文艺也一样可以让你对生活充满信心。

        文艺是太阳,是不适合被关起来的,她应该被放出来,照亮整个世界。

        第五夏对楼尚的大部分敌意,源自于在餐厅见面之初,那种一眼看不到真实企图的感觉。

        或许,是出于生存的本能,在尘世的黑暗中长大的第五夏,早早就习惯去捕捉没有个靠近的人的微表情。

        可如果,楼尚刚刚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高烧导致的身不由己。

        倒变成了一个第五夏非常能够接受的理由。

        第五夏再次看向楼尚。

        感受到第五夏的目光,楼尚再一次真诚地道歉:

        “第五夏小姐,我为在餐厅的言行,向你道歉。”

        “我,有一个妹妹,她叫楼夏。”

        “小夏三岁就被我妈妈带走了,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我的妈妈,她姓第五。”

        “第五,一个稀有的姓氏,夏,一个好听的名字夏。”

        “我仅仅就因为这样,就认定了从酒文化大使电话听到的第五夏,就是我的妹妹。”

        楼尚仿佛下意识地,开始摸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个用心形的纽扣,串成的项链:

        “这不是帅戈第一次劝我,让我不要因为一个名字魔障,但我好像还是走不出,那个撞了南墙都没办法回头的怪圈。”

        “我大概就是基于这样的一种执念,才会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说你长得像我的妈妈。”

        “请原谅我的鲁莽。”

        “其实,将近二十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太记得我妈妈长什么样了。”

        第五夏没有给出回应。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后天的尚小酌发布之前,我还是为会第五夏小姐的威士忌,让帅戈专门开一场直播。到时候还要麻烦你给我一些详细的资料。”楼尚的歉意,开始进入具有实际意义的阶段。

        第五夏仍然没有说话,却是直接走到楼尚的身边,凑近去看,楼尚手里摸着的“吊坠”。

        楼尚的眼中又升起一丝的光亮。

        微微的,淡淡的,却又有一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迹象。

        楼尚再接再厉:

        “这颗心形的纽扣,是从小夏最喜欢的玩偶上拆下来的,小夏说她有钱了会送我一条全部都是金子的项链。”

        “小夏送我这条项链的时候,还满脸的不舍。”

        “她让我一定好好保管,还说等她有钱买礼物了,让我记得把她最最最爱的娃娃的心还给她。”

        一切希望,中介语第五夏的言简意赅:“没娃娃。”

        第五夏在三秒过后,给出了三个字的回答。

        她不曾有过娃娃,就是第五夏对楼尚两次道歉,做出的回应。

        楼尚压根就不了解第五夏极简主义的说话方式,也有可能他把“没娃娃”听成了“美娃娃”。

        更有可能是,仍未完全消退的高烧,影响了楼尚的判断。

        楼尚继续回忆儿时的美好:“小夏她傻傻愣愣的,她在自己三岁的那一天和我说:‘哥哥,夏夏没有钱,所以做了一个生日项链给你’。”

        一个三岁小孩说俏皮话的语气,从楼尚大师的嘴里说出来,很是有些奇怪,但楼尚却浑然不觉:

        “她那么小小的一个姑娘,竟然以为生日礼物,是过生日的人要送出去的,只有送了礼物,她才能吃蛋糕,她是不是特别可爱?”

        楼尚用已经在燎原的期待看向了第五夏,这眼神再一次让第五夏感到很不舒服。

        她一点都不觉得,楼尚的话里话外,人也好,事也好,有任何能一丝够被称为可爱的地方。

        一个人,为什么要回忆过往?

        年少时的自己,又有什么好回忆的?

        三岁?生日?礼物?

        一个三岁的小孩能记得什么?

        如果可以,第五夏希望自己的记忆可以从十三岁自立开始的。

        那样的话,她说不定,也能在没有文艺照耀之前,就拥有一丝内心的光亮。

        哪怕仅仅只是曾经拥有,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很不幸,第五夏的记忆,始于四岁。

        始于一个开不了门的房间,和一个死去的女人。

        从有回应,到没有回应。

        从有温度,到没有温度。

        从缝隙里面透进来的一丝光亮,到伸手不见五指。

        是真正的死亡,不是热死了、渴死了、气死了的那一种死法。

        整整六个小时的时间,像六个世纪那么漫长。

        那个死去的女人,好像是她的妈妈,第五夏记得自己曾经歇斯底里的哭喊,却不记得自己到底喊了什么。

        那是无止境的黑暗,从现实,黑到了心灵的最深处。

        没有人会愿意拥有这样的一段记忆。

        更不会有人愿意被时刻提起。

        楼尚眼里的足以燎原的光亮,深深刺伤了第五夏。

        她已经说得这么明白,她从来不曾拥有过一个娃娃。

        她成长在一个不配拥有娃娃的童年,为什么还有人想要强迫,这样的她,去回应小时候?

        呵呵。

        第五。

        一个稀有的姓氏。

        呵呵。

        夏。

        一个好听的名字。

        可惜,她,sommer    diwu,一个拥有德文名字,成长于没落的威士忌家族的女孩。

        sommer    diwu和第五夏之间,只存在一个关系——

        文艺觉得这么翻译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