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我就觉得这是天意

第二十三章?我就觉得这是天意

        楼尚从来都不曾有过和第五夏接触过,因此,他也无从知晓,对于第五夏来说,她已经选择遗忘的那段儿时的一切记忆,是不可触碰的。

        文艺眼看着第五夏即将进入一个忍无可忍的状态。

        第五夏的忍无可忍,不会像文艺那样的直接暴走。

        她只会把自己一个人锁起来。

        没有任何声响,也不会让任何人靠近。

        这样的时候,文艺如果不在场,她自然是无能为力的,但撒娇妖姬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眼皮底下。

        “啊哥哥,那什么,沽名……呃……楼尚大师醒了,你是不是要应该去找一下医生?”我听大师的意思,好像是打算等下就回去了的,但是呢,医生之前不是说要留院观察两天的吗?”文艺出声,岔开了第五夏随时可能会被引爆的情绪。

        给文学安排好要做的事情,萝魔女孩又无缝衔接地开始安排第五夏:“啊夏夏,艺艺刚刚急急忙忙地过来,消毒液什么的都忘在车车上了,夏夏能帮艺艺去拿一下下咩?”

        文艺对着第五夏,做了一个拜托拜托的手势。

        可怜兮兮的样子,就仿佛第五夏晚答应一秒,她就会直接因为“小小”的洁癖魂归故里。

        第五夏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文艺在第五夏的背后,打了一个无声的响指,并无声的说出了“搞定”的嘴型。

        文艺仅仅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支走了病房里面,除了病人和她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擅长救场的撒娇妖姬迅速切换了救场对象:“楼尚大师,你要不要躺着休息一下下?”

        文艺的提醒,让楼尚如梦初醒。

        楼尚低头,看了看自己拿在手上的“吊坠”,淡淡地回答了文艺让他躺着休息的提议:“我坐着就行。”

        “那我帮你把床摇起来一点呢,你靠着会比较省力。”文艺想要尽量弥补自己先前的过失。

        大的事情做不了。

        小事总应该面面俱到。

        “谢谢。”

        看着第五夏远去的背影,楼尚眼里的期待,也跟着敛去,只留下满眼的失落。

        楼尚把脖子上的纽扣项链,收回到了衣领里面。

        看到楼尚失望而又无力的闭上眼睛,撒娇妖姬那颗大哥的心,蓦地就升腾起了一种强大的保护欲望。

        不知所起,更不知道即将去向何方。

        “是酱紫的,你不要太难过,我不是故意不让你和夏夏多说几句的。”文艺踌躇着要怎么和楼尚解释,自己把第五夏支走的行为:

        “夏夏呢,她的成长环境有点复杂,然后她自己也不知道、更不愿意提及过往曾经。”

        楼尚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丝不太容易捕捉到的笑意。

        那笑容并没有什么温度,却恰到好处地传递了足够多的谅解。

        楼尚眼睛里面的失望,并不是他想要责怪谁。

        他失望的,是自己又一次搞错了。

        他的妹妹,不可能会彻底忘记,他们之间关于爱心纽扣的约定。

        从把“项链”做好送给他,到被妈妈带走,妹妹至少每天会在他面前强调二十遍,这颗纽扣是需要归还的。

        萝魔女孩有点受不了楼尚脸上挂着的表情。

        她到底是中了什么魔障,才会把泼到一个,眼神里面,除了善意和忧伤,便不再有一丝杂质的人的头上?

        “那个……刚刚说的这个,是坏消息。但是还有一个好消息!”文艺努力想要调节气氛:

        “夏夏知道的事情,艺艺基本上都知道,你要是有什么想问的,你问我,只要不涉及隐私,我都告诉你,就当……就当是补偿你……好不好?”撒娇妖姬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文艺的撒娇,并不是无差别的,她只有在第五夏和文学在场的时候,才会火力全开。

        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或者是她觉得非常重要的事情,就不会把撒娇功力是否提升,放到最为重要的位置。

        尽管萝魔女孩的心里,很是有些没有底气:夏夏不愿意回忆的事情,艺艺帮忙挡一挡,夏夏应该是不会生气气的吧?

        “没什么想问的了。谢谢你。”楼尚的回答依旧是淡淡的。

        明明人就在你的面前和你说话,声音却像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同样是淡淡。

        有一种人的淡,是寡淡无味。

        有一种淡,却是淡薄名利过后的风轻云淡。

        “你……是不是生艺艺的气了?”文艺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怎么会。不是你的问题。”楼尚转头看了一眼文艺。

        许是为了,安抚文艺眼里的不安,楼尚在闭上眼睛之前,再度开口:“如果,真的是我妹妹楼夏,她一定会记得这个项链的。帅戈说我过的像一个笑话,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楼尚并不是一个歇斯底里的人,他一直都是讨好型人格,从来不对人恶言相向。

        1980万求甩联盟的粉丝为证,楼尚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款酒的不好。

        会有杠精一类的人说,“酒乡神舌”是不愿意得罪酒厂,还说各大酒厂,才是尚夏小酌的衣食父母。

        但楼尚,从来也没有把自己当成不可一世的“酒乡神舌”。

        他是习惯性的只说好话。

        只可惜,他连自己的爸爸,都没有办法讨好。

        这也是为什么,楼尚对自己的魅力,一直都有着深深的怀疑。

        长期处于“修行”状态的楼尚,还来不及对自己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尽管,的的确确是同一个人,但楼尚从来都不曾把自己和受千万粉丝追捧的被甩哥联系到一起。

        他就是一个安然若素的酿酒人。

        一个为了摆脱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开始专研酿酒技艺的匠人。

        “呃……这个……那个……其实还是艺艺的错了啦,这件事情归根到底,还是艺艺害你误会了。”

        文艺轻咳了两声,快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

        她是这两天对着文学和第五夏,撒娇惯了,有点无差别输出了?

        还是被这个风轻云淡的男人,给激起了内心的小小风浪?

        “你就靠着休息一下,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你听完再看看要不要原谅我。”

        “我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因为一个名字就要认亲戚的……呃……我可不是说你像个笑话哦。”

        萝魔女孩从来也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犯下的错误的想法。

        即便事实的真相可能会让她这次回国想要做的事情化为泡影。

        “没事。能用自己的生活,博人一笑,也不失为让生活变得有意义的方式之一。”

        身为被甩哥,原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接近笑话的存在。

        笑点是多一个,还是少一个,又有什么所谓?

        楼尚喜欢现在的生活。

        无需讨好别人,不必勉强自己。

        偶尔,有一些小小的意外,能让他想起曾经照亮童年的那道光,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不是酱紫的,我特别理解,一个哥哥想要找到妹妹的心情。是我不小心误导了你。”文艺说到这儿,认为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艺艺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相信。”

        文艺举起三根手指,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

        “没事。这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不要在意。”楼尚发现,他在现在这种状况下,是没有可能比这眼睛休息的。

        但他好像也并不反感这样的“人间烟火气”。

        “那不行的!我事先并没有可能知道,你会听到我和夏夏打电话,这应该能证明艺艺不是故意说第五夏的,对不对?”萝魔女孩又做了一次强调。

        就算楼尚不介意,她也一样要解释清楚。

        在撒娇妖姬看来,这是接下去所有对话的基础。

        “对。”既然安慰没有用,楼尚就选择从善如流。

        “那你就闭着眼睛休息吼,我给你解释。你只要带着一丢丢的耳朵就好了,其他所有的感官,要记得统统都好好休息一下下哦。”文艺也不等楼尚同意,就去把床给放平了。

        “夏夏一直都是苏格兰人。”

        “我们两个认识的时候,夏夏是一个汉字都不认识,一句汉语都不会说的。”

        “因此,夏夏也不可能有中文名字。我看过她的学生证,上面写了Sommer    Diwu。”

        “Sommer和Summer就差了一个字母,我一查才知道Sommer是德文的夏天,所以我就叫她夏夏。”

        “至于Diwu呢,我就想着,翻译成迪伍什么的,太阳刚也太复杂。”

        “以夏夏当时的中文水平,我本着越简单越好的原则,就翻译成了第五。”

        “说来惭愧,我给Sommer    Diwu取第五夏这个中文名字的时候,其实都不知道第五竟然是个姓氏。”

        “两年前无意中看到百家姓的最后一行有第五,我就觉得这是天意。”

        “连老天爷都同意我把夏夏拐骗到中国来。”

        听带这儿,楼尚的心里,又产生了一丝疑虑:“她明明一看就是中国人,怎么会是苏格兰人?”

        如果见到第五夏的第一眼,就发现是个金发碧眼的女孩,那楼尚就算是烧到有点神志不清,也不可能会说出“你长得特别像我妈妈”,这种堪称车祸现场的开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