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一而再,再而三

第二十五章 一而再,再而三

        “啊夏夏,你可真是艺艺的天使呢~快快把免洗洗手液帮艺艺打开开一下下。”文艺在第五夏做出任何反应之前,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用堪比丘比特已经射出去的箭的速度,向第五夏冲了过去。

        明明自己两只手都是空着,却全都用来缠着第五夏的胳膊,整个一个生活彻底不能自理的状态。

        文艺特地把第五夏支开,就是不希望她听到自己和楼尚的对话。

        可即便是听到了,也比让第五夏听到她要把楼尚大师给拐带回家强。

        文艺在苏格兰的时候,就整天嚷着要“带着夏夏回家家”。

        刚刚在餐厅,第五夏说要走,文艺也是用这个理由把她留下的。

        文艺还说过“夏夏可是唯一一个艺艺想要拐带回家的”这一类的话

        尽管文艺在这个时候想要把楼尚大师拐带,是有极为特殊的、而且是和情感完全无关的原因。

        但萝魔女孩没办法不担心,第五夏朋克起来,连解释的时间都不留给她,就直接走了。

        第五夏非常熟练地帮忙拧开了消毒液,以行云流水般的连接动作,往文艺的手心挤了两下。

        文艺讨好地对着第五夏笑了笑。

        有点不好意思地咬着一点小舌头,又带了点阴谋得逞的小窃喜。

        文艺一边搓着手心的洗手液,一边再接再厉,继续做她的撒娇妖姬:“啊夏夏,你可真是救了艺艺的命呢~没有你,艺艺可怎么活呀!你快快把头头转过来,让艺艺给你一个超级有爱的么么哒。”

        手和嘴的动作完全独立,一看就是搭载了两套完全不同的操作系统。

        第五夏闻言,把头转向了远离萝魔女孩“魔嘴”的方向,顺带手的就关上了免洗洗手液的盖子,放回到文艺的包里。

        “啊夏夏你讨厌死了啦,都不给人家亲一下子!啊你不知道酱紫,艺艺会难过地不要不要的吼?”

        文艺拽着第五夏的胳膊左右摇摆。

        第五夏看了一眼文艺的36D,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而后又看了一眼36D。

        如此反复,多达三次,才终于让文艺意识到,拽着第五夏的胳膊,在她自己的胸前摇晃的动作,有那么一丢丢的不适合“大庭广众”。

        “酒店?”第五夏的语言有些跳跃。

        但再怎么跳跃,也跳跃不出她的“贴身”小翻译的“势力范围”。

        刚刚的那一幕,还是让第五夏产生了她应该去住酒店的想法。

        文艺有心想要解释。

        可是,当着还躺在病床上的楼尚大师的面,解释说自己刚刚那么说,是有特殊原因的,并不是想要把楼尚像第五夏那样的带回家。

        原本就对楼尚大师心怀歉意的撒娇妖姬,又实在是说不出口。

        都说撒娇女人最好命,没有什么是撒娇解决不了的问题。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

        “那不能够呀!夏夏!我可是堂堂国民绅士家里,唯一的,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美人妹妹。我们家的房子,从南边走到北边,房间多到保管你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文艺描述从南走到北的时候,还特意搭配了一个老牌歌星才会用的,那种有点夸张的舞蹈动作。

        第五夏看了看文艺,没有说话。

        文艺知道,这是第五夏还没有改变要去住酒店的想法。

        第五夏不是针对谁,她只是不太喜欢陌生人,尤其是一个,见面就拿怪异的眼神看她,又一直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第五夏是清冷的。

        她对这个世界不太感兴趣。

        但她也绝对不是毫无感情和知觉的。

        她怕自己这次过来“把关”,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就弄得她自己“闭关”。

        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是她自己的问题,第五夏不想给像太阳一样的撒娇妖姬增加任何负担。

        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五夏觉得过不去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关起来。

        如果撒娇两次不行,那就再来第三次:“夏夏你不要酱紫啦,就算小艺艺家里穷的只剩下一张床床,那也一样是可以和夏夏分享享的呀~夏夏可是就小艺艺就算摸了个遍遍都不会产生洁癖的特别存在呢~”

        楼尚对和先前跟他说话时判若两人的文艺叹为观止。

        “咳咳……”就连见多识广的文学,都听不下去了:“这不是在我们自己家里。”

        “啊对吼,这是在医院诶,那艺艺就等着把夏夏拐带回家家,再摸遍遍吼?”文艺一脸期待地等着第五夏改变自己的决定。

        主治医生吴濑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像萝魔女孩这么撒娇成性的“妖姬”。

        文艺的这一通闹腾,在场的人,除了非常深刻地意识到有个女孩在撒娇。

        除此之外,基本也就想不起来,原本在讨论的是什么事情了。

        这,或许就是,撒娇妖姬的魔力。

        一秒沉寂。

        两秒沉寂。

        三秒沉寂。

        “走了。”第五夏一言一行,永远都透着帅气。

        文艺的嗲里嗲气,左右得了房间的空气,却左右不了第五夏的脾气。

        只要第五夏愿意,她对撒娇妖姬,就拥有地球无人能及的免疫力。

        第五夏并非“冷酷”到一点面子都不给文艺,而是楼尚给她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

        那种感觉,不是文艺在苏格兰的时候,带个聒噪的朋友过来一起蹭第五夏做的饭。

        文艺和她的朋友,就算再怎么滔滔不绝,第五夏只要不说话,就什么都过去了。

        她其实,还蛮喜欢看着文艺和她的朋友,埋头苦吃还不忘竖起大拇指,夸赞她厨艺的那个样子。

        面无表情,心生欢喜。

        唯独楼尚问她的问题,看她的眼神,都不再第五夏的接受范围之内。

        第五夏不想让自己心里的那朵乌云,遮挡住太阳的光芒,哪怕一次都不可以。

        第五夏一反常态的坚持,让文艺急得有些不知所措。

        哥哥和夏夏都不在的时候,萝魔女孩的点子,多得就像个潘多拉魔盒。

        但凡这两个人有一个在她身边,萝魔女孩就会退化到思想和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程度。

        如果两个都在,那文艺就会认为自己长个脑子,都是多余的。

        文艺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文学。

        一副文学要是不帮忙,下一秒就噙满泪水给他看的样子。

        文学有点无奈,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他对自家妹妹的宠爱,他用嘴型给了文艺一个回应。

        文学无声地说了三个字:“我试试。”

        国民绅士拦在了第五夏出门的必经之路上:“可以稍等一下吗?”

        这个时候,有一个国民绅士哥哥就显得尤为重要,你都不用开口,他就知道你想要什么。

        “你才上飞机,我妹就和我妈说要带你回去,我妈妈今天一早就起来说要给你准备宵夜。”

        一早。准备。宵夜。

        是文学这句话,想要阐述的重点。

        也解释了文艺这会儿着急的第一个原因。

        文艺绝对不是那种,随便什么人都想要拐带回家的。

        楼尚虽然不知道文艺和第五夏,事先是不是有什么约定。

        但从第五夏进门那一秒,文艺的反应来看,一冷一热的这两个女生,此时闹腾的事情,怎么都和他此刻身处医院的特殊状况有关。

        楼尚觉得第五夏是在介意文艺说要把他带回家的那句话。

        楼尚并不想因为自己,引发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刚刚在会所晕倒,已经学艺兄妹还有第五夏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继续让这个麻烦扩大,绝对不是楼尚的性格。

        更重要的是,他原本也没有想过要去学艺兄妹家里。

        “如果不是太麻烦的话,等下能不能麻烦文总把我送回刚刚还没来得及吃饭的会所?”

        楼尚是因为没有手机,不然他也不是那种非要有人陪着他等帅戈的“小公举”。

        但他也不能随随便便地自己一个人找个地方,或者去外面打车。

        尽管楼尚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多么受人追捧的存在。

        但帅戈每年带他“进城”的一路上,都是千叮咛万嘱咐,说被甩哥不能随随便便在公众场合露面,只要让求甩联盟逮到一次,就会有无数个下一次。

        文学转头看了楼尚一眼,非常绅士的表示,他已经听到了楼尚的问题。

        但文学并没有回答楼尚,可以还是不可以,国民绅士直接把问题抛给了吴濑:“吴医生,楼尚大师现在可以出院吗?”

        “现在肯定是不行,你看我让护士用的静脉留置针,这代表至少是准备了两天的静脉注射。目前来看,除了发烧,病人还有疲劳过度的迹象。”

        吴濑指了指楼尚打着点滴的手背,才接着说:“所以,在退烧的药之外,我还给他上了氨基酸、左旋咪唑和丙种球蛋白,以达到你们想要的,增加抵抗力的效果。”

        “吴医生,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妈妈她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我们家一直都有护士,如果只是点滴的话,我们把楼尚大师带回去,让家里的护士照顾,是不是会比直接把他送去会所要好一点?”

        文学的这一番话,虽然是对着吴濑说的,却只有10%是说给医生听的。

        剩下60%给第五夏,30%给楼尚大师。

        站在国民绅士的角度,他会觉得,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文艺才邀请了第五夏回家,就又邀请了楼尚。

        这样一来,文艺把人拐带回家,就变成了一件很日常的事情。

        但事实上,文艺几乎都不会把朋友带回家的。

        妈妈仝画很好客是没有错,但她的身体情况却不允许她经常性地招待客人。

        除非是特别重要的朋友,否则,文艺顶多就是出去聚个会,就算了。

        “恩恩恩,就素酱紫的。艺艺想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那么大那么大的一个错错。”有了哥哥的帮忙,撒娇妖姬再度火力全开。

        吴濑医生在补充完楼尚的入院记录之后,一秒都没有停留,直接把内心深处那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付诸了实践。

        “啊吴医生怎么就酱紫走了嘿?啊不是还没有给到我们最后的建议吼?”文艺一脸的无辜,完美匹配她萝莉的脸庞。

        文艺追了出去,想要把吴濑医生给留住,顺便接力哥哥,夏夏如果还是要走,她就要做拦路的虎虎。

        文艺才风风火火地追到病房的门口,就被外面准备进门的人的架势,给挡住了去路。

        撒娇妖姬吓得连转身都忘了,直接倒退着走了好几步,给来人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