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那个啊啊啊的尾音

第二十六章?那个啊啊啊的尾音

        “你丫是不是以为全世界的脑瓜子,都挂在你丫瘦不拉几的一个头上了?”一个三百四十斤的天籁之声,打破了撒娇妖姬所有的行动计划。

        楼尚对这个声音,已经有了条件反射。

        大师像错过了早起闹钟的高三学生,就差吓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而后又忽然察觉到自己手上还挂着点滴的“罪证”。

        下意识地想要把手藏到被子里面。

        因为一时情急,动作做的太大,又差点直接把针管都给拔了出来。

        整套动作,也不过是两面的时间,却硬生生地被一个病人,给演绎地有点像是“喜剧”。

        帅戈走到楼尚的床边。

        他沉默不语。

        找到医生挂在床头的入院记录开始翻看。

        “40度?你丫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呢?你丫这么大个人,怎么好意思烧到40度?”

        他好听的声音,和他气急败坏的语气,很是有些不协调。

        尤其看到吴濑在楼尚醒来问询病史的时候,白纸黑字地写着高烧超过24个小时。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他丫的昨天晚上就发烧了,而他这个“经纪人”却毫无察觉。

        胖戈吨是真的非常生气,却没有见者谁就发飙。

        因为他最气的人,是他自己。

        原本还想再说点什么,想着病房里面并非只有他和楼尚,也就没有再继续“丫”下去。

        “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不是有直播吗?我还想着,挂完这一瓶,就回去会所等你来接我的。”都到了这样的时候,楼尚要是再找什么借口,那也当不得“兄弟”这两个字了。

        “本帅给你丫安排的餐厅,你丫用指甲盖想一想,那会是本帅的人,还是你丫的人?”胖戈吨“丫”下去很难,上来却无比的容易。

        如果不是因为,被甩哥的日常是在外“修行”,帅戈至少会给楼尚请三个保镖。

        事实上,经历过被文艺泼水的事件,帅戈这两天也已经联系了好几家安保公司。

        以后,但凡楼尚出席活动,哪怕是在隔音玻璃房里面,也一样要有保镖跟着。

        帅戈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文艺虽然“鲁莽”,但怎么也都还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

        这样的人,都能随随便便靠近楼尚,那真的有居心不良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有机会被泼水,自然也就有机会被泼别的东西。

        这还是在只邀请了100位酒厂代表的“私人场地”。

        真到了尚小酌发布会什么的,那阵仗了就大了100倍不止。

        想想都让人后怕。

        整天吹嘘说自己是被甩哥经纪人,结果经纪人真正要做的事情却压根就没有做几件。

        帅戈此时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他上一次极度直男地和文艺互怼,实际上也是为了发泄对他自己的不满。

        帅戈绝对不允许“酒乡神舌”被人泼水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在他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发生。

        因此,在还没有选好安保公司之前,帅戈并不希望楼尚这时候和学艺兄妹约饭局。

        可今天的饭局,涉及到楼尚一直以来,魂牵梦萦的小小身影,又让帅戈觉得自己阻止是没有用的。

        权衡再三,帅戈只能给楼尚安排一个私密度最高的私人会所,并且提前两个小时亲自送他过去。

        再三、再四、再五确认没有问题,他才赶去今天约好要直播的酒厂。

        文学可以给帅戈打电话,会所的主管当然也是可以。

        只不过,文学的电话是在主管之后打过去,所以帅戈回电话的时候,就先回了文学的。

        帅戈在紧接着的第二通电话里面,就知道楼尚被救护车带走的事情了。

        胖戈吨当下就结束了下半场的直播,直接让司机飙车带他到医院。

        帅戈没有再赶来的路上打电话给文学质问,是怕在医院的这帮人,知道他要过来,故意篡改病历之类的,掩盖楼尚的病情。

        帅戈对身为经纪人的自己,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没能陪在自家“艺人”的身边,满心的愧疚。

        他表达愧疚的方式,就是搞清楚“被甩哥他丫的”脑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经纪人既然来了,楼尚大师就不用“掐着点钟”出院了。

        救场女孩认为,偌大的病房,已经没有她发挥的空间了。

        于是乎:“啊哥哥,夏夏才下飞机,饭饭也没有吃,澡澡也没有洗,艺艺先带夏夏回家家吼。你们三个人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发布会,呃……不对……可以一起休息一下下,呃……不对……是让楼尚大师好好休息一下下……”

        撒娇妖姬见到胖戈吨,莫名地有些没有底气。

        前一天不是还想着要踢爆这个身高和体重数字相等的主播。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光看着胖戈吨这浑圆的体型,就没有了底气。

        莫名地,楼尚心虚,文艺比楼尚更加心虚。

        “那帅总,你稍坐一下,我去叫一下医生,你和吴医生聊一下看看后续做些什么检查比较合适。我把这两位女士送上车,就马上回来负荆请罪。”文学也是不希望再发生剑拔弩张一类的事情。

        帅戈没有回话,他选择忽视这个房间里面,除了楼尚以外的所有人。

        帅戈有注意到楼尚刚刚的想要把手藏起来的动作。

        胖戈吨把楼尚打着点滴的手拿起来检查。

        他就不明白了,他这么和善的一个人,怎么好像一个两个都怕他似的。

        “点滴用的是静脉留置针,没这么容易出问题。”楼尚解释得很是有些没有底气。

        “留置针,你丫竟然好意思说留置针!既然针需要滞留,就代表你丫人也要滞留,护士给你丫扎下这一针,就已经知道一天两天搞不定你丫的病了,是吧?”

        “我真没事,就是没休息好,然后有那么一点发烧。”

        “没事,没事你丫会上救护车?”胖戈吨极具磁性的嗓音和极度爆炸的个性组合到一起,绝对可以成为养生朋克协会的重点发展对象。

        “这不他们受到你小……的影响吗?”楼尚原本想说小题大做,话到嘴边,觉得不太合适,又咽了回去。

        “想说本帅小题大做你丫还咽回去干嘛?你丫是不是想多了?举头望明月,低头嘤嘤嘤。本帅日夜祈祷,盼你早日归西,好继承你那零星的1980万粉丝。”帅戈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多么关心楼尚的身体健康状况的。

        “现在不都已经在你那儿了吗?”楼尚被帅戈给逗笑了。

        虽然不是那种很明显的笑意,但足够透露他此时的心情。

        他的舍友,他的最佳合作伙伴,关心起人来,总是那么的别致。

        “那能一样吗?你丫没死,我天天要在直播间里面,看那一群没有眼力劲的刷什么【社会我主播,人怂话又多】。本帅什么时候话多了?”

        “嗯,你文静的很。”楼尚的语气,很是有些诚恳。

        “说本帅话多也就算了,还整天嚷着要看被甩哥的视频,本帅这堪比天蓬元帅的神仙颜值,还不够他们看吗?你丫说气人不气人?你丫不死,本帅就要被气死。”

        “……”

        “……”

        “我没事,你不用特地说一些逗我的话,我已经习惯失望了。而且,这种失望的感觉挺好的,它会让我记得,自己一直新欢期望。”

        兄弟之间,有些话,其实也是不用说出来的。

        站在帅戈的角度,他很容易就会把楼尚晕倒和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

        第一件,当然是文艺泼倒楼尚头上的两壶茶水。

        第二件,就是见到第五夏之后,发现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楼夏。

        “我内蒙那套海景房都没被海浪给掀翻了,你丫能有什么事?”段子手一哥上线。

        “我西藏那套也招台风。”楼尚难得的配合。

        “我喜马拉雅山顶那套都没事,你丫能有什么事?”帅戈不甘示弱,说段子有不是酿酒,他还没输过谁。

        “我沙哈拉沙漠那套也没事。”楼尚继续配合。

        “火星那套也没事,你丫能有什么事?”

        “……”

        冲出地球之后,帅戈赢了。

        文学送完文艺和第五夏回来的路上,顺便把被文艺嗲得心有余悸的吴濑医生,给带了进来。

        “目前我们是没有发现病人有什么问题,打得主要也是退烧加营养针,增强点抵抗力的。我不是耳鼻喉科的医生,具体的,如果你们还是想要会诊的话,我明天安排一下。”

        文艺不在,吴濑就浑身自在地继续发表他的意见和建议:

        “今天这个时间,又不能算是急症,我也不好大晚上地把几个大专家叫过来。你看明天下午会诊行不行?”

        吴濑医生是真的被萝魔女孩给吓到了。

        严重到撒娇妖姬不开,他就不敢进来。

        有些人的鸡皮疙瘩,可以时时长、常常掉。

        有些人,只要掉过一次,就已经够够的了。

        …………………………

        “宇宙最美的仝画女士,丘比特地球总代把你的儿媳妇儿拐带回家啦。”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代理,不是在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在走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路上。

        有二十四个房间的五层大宅子,回荡着“啦”字后面,那个“啊啊啊”的尾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