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地位,这两个奢侈的字眼

第二十九章 地位,这两个奢侈的字眼

        发烧可以说是病,也可以说不是。

        说到底,发烧只是一种症状。

        严重起来,高烧不退的话,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可如果没有其他的并发症,只是单纯的发烧。

        那烧退了,基本上也就和个没事的人一样了。

        如果楼尚要等到第二天下午才会诊,那就会面临两种情况。

        第一种,楼尚留在医院,尚小酌的发布会和往年一样,在没有被甩哥本尊、没有酿酒师本人的情况下发布。

        第二种,楼尚现在先出院,去参加第二天的尚小酌发布会,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找专家来会诊。

        帅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种。

        尽管帅戈知道这是非常伤害粉丝情感、和他作为主播的信誉度的处理方式。

        先是亲自上阵在直播间散布消息说“被甩哥”会亲临现场的消息。

        没两天又自己辟谣,说一开始就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回事。

        致力于打造“酒业帝国”的胖戈吨,比谁都更清楚伤害粉丝带来的影响。

        但“酒乡神舌”的身体健康高于一切。

        这一点,是没有可能给任何商业利益让路,也不可能妥协的。

        事实上,楼尚明天如果不出现,文化酒业和尚夏小酌时尚白酒有限公司要损失的,绝不仅仅是段子手一哥的个人信誉。

        基于帅戈先前散布的“假消息”的爆炸程度,文化酒业的营销总监,直接把在发布会现场的座位,从原来的一千人内场规模,调整到了一万八千人。

        如果不是因为18000已经是世博主场馆位置扩容的极限,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

        求甩联盟的1980万粉丝,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感受过被甩哥误入凡尘的匠人气质。

        这帮被“饥饿营销”了五年的粉丝,抢起票来,那可真不是盖的。

        放出再多的票,都是秒空。

        原本定下一千人的规模,是因为尚小酌每年都限量一千瓶,人再多的话,一个到场的粉丝都买不到一瓶,也不是那么回事。

        但这次不一样了,求甩联盟的粉丝,再也不需要“睹物思人”,他们可以亲眼看到心心念念了五年,却一次都没有被她们甩过的楼尚大师。

        偶像的“手办”,和偶像本尊,到底哪一个更有吸引力,不言而喻。

        尚小酌的发布会,向来都是有些福利性质的。

        票价统一都是八十块,座位也是随机的,就和抽盲盒一样全看运气。

        在黄牛市场,第一排的票,被炒到了8000,还是一票难求。

        一款售价只有20.99的酒的发布会,硬生生地被炒成了顶流歌星演唱会内场门票的价格。

        求甩联盟1980万粉丝的应援力,绝对不是盖的。

        “明天下午会诊肯定不行,明天下午要直播。”楼尚对帅戈都没有和他商量一下,直接答应第二天的会诊,提出了异议。

        “直播关你丫什么事?你丫是主播?”帅戈已经开始有点气急败坏了。

        尽管他已经决定不让楼尚去发布会现场,但即将要面对的后果,和退票的直接损失,也绝对会让他三百四十斤的身体少了至少一斤半的肉。

        “我答应了要做一个额外的品鉴。”楼尚用极其平和的语气向胖戈吨表达了自己的诉求。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上楼尚大师激动的,除了和楼夏有关的消息,就别无其他。

        “你丫答应有用?就算粉丝是你丫的,但那直播间也是本帅的,未经本帅许可,你丫能进得去?”胖戈吨才是对直播间粉丝,有着绝对“控制权”的主播。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

        “本帅是吃饱了撑的?关心你丫的能长肉啊?”胖戈吨是绝对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在关心楼尚的。

        他是史上最“无良”的经纪人,以“剥削”自家艺人为己任。

        “我这次,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是一次会诊就能够解决的吗?是不是,不管有,还是没有问题,都只有,到了品鉴现场,才会有,足够灵敏的检测仪,和我盲品的度数,做对比?”

        楼尚大师尝试用他在过去五年养成的慢条斯理说服帅戈:“不论是换环境,还是换检测仪,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的灵敏度测试结果,你说,是不是?”,

        “……”

        帅戈竟然有“一点点”被楼尚给说服了。

        楼尚再接再厉:“我明天去尝试一下全新的烈酒类别,顺便在实战中,检测一下我对酒精还有酒的成分的敏感度。”

        “……”

        帅戈有“两点点”被楼尚给说服了。

        楼尚看着难得沉默的帅戈,很快就做出了一鼓作气的决定:“如果,没有问题,就皆大欢喜,要真有什么,再看看,要不要找专家会诊。”

        “……”

        帅戈有“三点点”被楼尚给说服了。

        “你,也知道,我的,这个状况,不是一般的检查,就能检查出来的。”被甩哥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楼尚不再说话,等着帅戈的回答。

        “等你丫退烧了再说吧。”

        胖戈吨竟然真的被说服了。

        最理想的状况,当然是“酒乡神舌”既不要感冒,也不要发烧。

        但如果已经发烧了,或者说伤害已经造成了。

        那就算一直留在医院,也一样是于事无补的。

        “酒乡神舌”的存在,给耳鼻喉科和口腔科的医生们,做个研究对象,绝对是最有意义的。

        但要说治疗一类的事情,大概没有医生会觉得,楼尚是“有病”的。

        别说最多只可能是细微的一点点变化,就算楼尚大师的嗅觉和味觉敏锐度,因为这次发烧损失掉一半,那也还是要比普通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所谓关心则乱。

        帅戈刚刚的表现和选择,大概这个成语最真实的写照。

        “谢谢。”

        楼尚的语气和表情,诚挚地让帅戈有些崩溃。

        “你丫谢什么谢,你丫就谢。”

        楼尚一直都知道帅戈的语言风格,不想再用客气的话把他给激到,转而切换阐述情况的模式:“我觉得我已经退烧了。”

        “你丫觉得你有什么有什么用?我不要你丫觉得,我要我觉得!”帅戈的霸气,一如他的体重。

        一个三百四十斤的“害羞体”,还真的不是一般人,想接就能接得住的。

        “那是不是可以麻烦吴医生让护士过来再测一下体温?”文学在询问吴濑的同时,也用眼神征求了帅戈和楼尚的意见。

        吴濑帮忙按铃呼叫护士,国民绅士接着想接下来需要处理好的事情:

        “楼尚大师如果现在出院,是不是应该把第五夏的威士忌也带着。酒好像是在我车上,我妹刚刚走的时候带走了。我回头到家拿了,再让司机给你们送过去可以吗?会不会太晚了?还是我明天早上给你?”

        文学想了一下可能有的情况,顺便给出了几个解决方案。

        “谋财害命”的意外,文学也绝对是不愿意再发生一次的。

        不仅仅因为他是宠妹狂魔。

        就算只是作为尚小酌发布会的合作方,文学也希望明天一切都能顺利。

        “哪那么麻烦?司机送你妹了是吧?那你跟我车,我顺路送你回去找你妹拿了,不就完你事儿了?”帅戈这会儿仍然有点“无差别”地不爽。

        网红段子手一哥不爽的时候,就算是一个脏字都不带,还是会带着很强的伤害输出。

        就这样,帅戈的司机,载着胖戈吨、被甩哥、国民绅士,来到了文学家里。

        原本一分钟就能交接完的待品鉴的酒,因为第五夏睡着,变得有些麻烦。

        文艺轻手轻脚地进门打开第五夏的包,发现里面竟然有两瓶威士忌。

        撒娇妖姬一下就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第五夏还没有醒,艺艺不忍心把夏夏叫醒。

        可让仍在病中的楼尚大师,就这么坐在车上等着第五夏睡醒,就算文艺同意,身为求甩联盟成员的仝画,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wow!这也太棒了吧!今天简直就是一个完美无瑕的日子呢。刚刚见到了夏夏宝贝儿,又来了我每一期视频都不会错过的酿酒大师。”仝画有点小激动。

        追了五年视频的“男主角”,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梦想照进现实的感觉,想要不激动,还是挺难的。

        “这个真的是世界好生奇怪呢?为什么长得好看的人,都一样一样的?我竟然觉得夏夏宝贝儿和被甩哥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仝画的激动还在继续。

        仝画对于“好看的人”的评价,成功吸引了楼尚的注意。

        一个模子?

        他?

        和第五夏?

        有吗?

        “大师怎么挂着点滴坐在车上呢?这是怎么了呀!”仝画很快就发现,一直没从gmc上下来的楼尚,并不是因为咖位太大在“耍大牌”。

        仝画很是有些不满:“文学,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怎么好让大师在车上等着?家里不是有护理间吗?你快点管家带护士过来,把楼尚大师带进去休息。”

        在仝画这儿,艺艺是宝贝儿,文学,就只是文学。

        男人在这个女人生来就是公主的家里,从来都不曾拥有过,地位,这两个奢侈的字眼。

        就这样,仝画安排完楼尚“住”进自家一楼的“超豪华病房”,就带着文艺、文学和帅戈来到了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