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国民绅士的微笑

第三十一章?国民绅士的微笑

        看着第五夏雷厉风行的来去,文艺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拿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她除了拥有萝莉的脸庞和魔鬼的身材之外,就别无所长?

        为什么她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不成,这个成语是为她专属定制的?

        麻麻破天荒地这么给力,直接把艺艺这两天忽然开始想入非非的男生给帮着拐带回了家里。

        还二话不说,直接给安排到了“床上”。

        如此这般的近水楼台,如此这般的绝佳机会。

        她,如太阳般勇往无前的萝魔女孩,竟然连送碗粥到房间这样的小事,都没能亲自做完。

        简直不要太委屈!

        放到平时,撒娇妖姬但凡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委屈,都可以抱着从不撒娇的第五夏哭。

        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还不能表露出来。

        不能让夏夏以为艺艺就知道给来家里的男人送吃的。

        好不容易,在哥哥的带路下,在妈妈的助攻下,把楼尚大师给带回家了。

        不都说,照顾病中的“不食人间烟火”,是最能增进误入凡尘的感情的?

        这下好了,好好的一副牌,全打烂了。

        简直不要太难了!

        萝魔女孩的心情有点复杂。

        委屈有之,心虚有之。

        郁闷有之,兴奋有之。

        文艺就是带着这么复杂的情绪,从餐盘被第五夏接手的位置,一步一步地挪向护理间的方向。

        她有些举棋不定,要不要跟在夏夏的后面,进去给楼尚大师嘘寒问暖一下下?

        文艺甚至都有点忘记,第五夏像风一样来去的走路风格。

        艺艺还没走过大大的客厅的三分之一,夏夏人就已经出来了。

        第五夏指了指餐厅的方位,示意文艺即刻回去。

        文艺眨巴着她那双犹如漫画人物的大眼睛,咬了咬下唇,咽下自己的情绪,对着第五夏拼命地点头,用自己的动作,强化自己的意志。

        【艺艺最听夏夏的话了,艺艺不能让夏夏一天之内生气两次,艺艺会很乖的。】

        撒娇妖姬疯狂地做着心理建设,却听到第五夏的二字诀对她的耳膜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餐具。”

        冷冷的,没有情绪。

        第五夏的二字诀每天都有,但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在文艺的耳朵里,变成天籁之音。

        “啊对吼,艺艺笨笨都忘记了要放餐具吼。”文艺快步上前,勾住了第五夏的胳膊,和她一起会餐厅。

        一边走,一边发动自己的小脑筋:“那艺艺快快拿了餐具给楼尚大师送过去,夏夏你先去吃饭饭吼?”

        文艺二次确认第五夏的意思。

        “嗯。”

        同样的一个语气词,让楼尚心生犹豫,让文艺满心欢愉。

        第五夏并不反对文艺去找楼尚,找那个她毫无征兆就说喜欢上的那个男生。

        第五夏反对的,是好好的小公举,非要自己端着一个餐盘摔过去。

        一天摔个十几二十回的,地板难道不会痛吗?

        地板天天被一个萝莉脸蛋魔鬼身材的妖姬摔就算了,再要加上和餐盘还有瓷碗的亲密接触,地板要是碎了,修起来不会麻烦吗?

        换地毯容易,换地板难。

        即便,那是文艺自己家的地板。

        文艺蹦蹦跳跳地回到餐厅,找管家要了两样适合喝粥的餐具。

        夏夏永远都知道艺艺最想要的是什么。

        即便,是在被触碰了不可触碰的童年之后。

        第五夏的冷酷,从来都只是她的表象。

        事实上,没有人比她更加心细如发。

        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压根就没有几个,能够让第五夏愿意花心思的存在。

        她没有撒娇妖姬的胸怀,装不下对整个世界的爱。

        文艺确认第五夏没有因为刚刚被“撞破”的那一幕心生芥蒂,就开始琢磨:【是不是应该换件衣服再美美哒进去去涅?】

        想着楼尚大师从晚上在会所见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撒娇妖姬就放弃了这个莫名升腾在心底的小九九。

        已经被安排到床上的楼尚大师,多见一秒,就是多赚一秒。

        艺艺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小小决定。

        但可是,可但是。

        萝魔女孩大概是没有看今天的黄历。

        她如果看了,就一定会发现上面写着——诸事皆宜,送餐不宜。

        管家还没有把从厨房拿的餐具送到文艺手上,就被三百四十斤给截胡了。

        段子手一哥,从进门到现在,没有说过一个字。

        一反常态的安静。

        帅戈的心里有点没底,他人虽然是进来了,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仝画当时太过激动。

        作为长达五年的合作伙伴,胖戈吨对文学妈妈的身体状况,不可为不了解。

        他没办法用他惯常的直男风,攻击一个不能受刺激的长辈。

        但仝画无心的那“一份模子”,到底会不会在楼尚的心里,泛起一些不该有的涟漪。

        楼尚一直都说,他喜欢失望的感觉。

        因为只有失望,才代表没有遗忘。

        可这个世界,又有几个人,是真的能够享受失望的?

        第五夏拿走了餐盘,文艺还可以心生委屈,但被甩哥的经纪人这么一接手,撒娇妖姬就连从小古惑到大的心,都彻底不见踪影了。

        要说今天在场的这么多人,文艺最怕谁,那绝对非帅戈莫属了。

        如果是夏夏生气了,她还可以一而再,再而三,三生无穷地——撒娇。

        文艺领教过胖戈吨的直男铁嘴,她完全不是对手。

        三百四十斤的体重,也绝非撒撒娇能够撼动。

        希望=>委屈=>狂喜=>绝望,加起来也不过一分钟,一趟过山车要用的时间都比这个要长吧?

        “夏夏宝贝儿,快点过来这边坐,看看我做的宵夜和你做的一样不一样?”仝画把第五夏招呼到了她身边的位置。

        第五夏依言。

        萝魔女孩在三秒的绝望过后,就决定要尊崇“老黄历”的指引。

        “啊麻麻,你怎么可以酱紫,艺艺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宝贝儿了。”文艺一脸醋意地走向了第五夏对面,原本属于文学的“二等”座位。

        喜欢一个男生,是一瞬间的事情。

        追求一个男生,又岂在朝朝暮暮?

        “艺艺宝贝儿,你回来都已经三天了,你麻麻我啊,已经过了宝贝艺艺的新鲜期了。你就让麻麻喜新厌旧两天,好不好?”

        “啊咧,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咧。”文艺满脸委屈地找自家刚刚挪到“三等座”的哥哥要安慰:“艺艺现在体会到哥哥被喜新厌旧的感觉了,艺艺真的是太难了,求一个爱的抱抱。”

        “那哥哥永远都新你一个人好不好?”文学帮文艺拉了椅子,又在她坐下的时候,把椅子推回到最合适的位置。

        其他人的椅子,都是管家推的,唯独文艺,是文学亲自“服务”的。

        即便是在家里,文学对妹妹的绅士,也是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

        “还是哥哥最好了。”文艺对着文学甜甜的笑着,让文学觉得,人世间最大的美好,也不过如此。

        文学笑了,那是一个和文艺一样好看的笑容。

        都说,想要俏一身孝,这句话用在男人身上,多少都有些不合适。

        但文学和他身上的alexander    mcqueen白色双排扣西装,简直就是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

        从头到脚的白,连鞋子都是白色。

        文学的一身白,白得一点都不单调。

        超大尺寸的黑色花卉图案,抽象而又深邃地凸显了文学的英伦绅士气质。

        同款的西裤,以最为修身的版型,和比传统西裤更短的剪裁,让文学本就高挑修长的身材,拥有了腿长两米的既视感。

        白色,是不带一丝情绪的色彩,写意的黑色花卉,却完美点缀了文学的内心世界。

        在文学的世界里,世上只有一个女孩,是用来宠爱入骨的。

        范围从女孩升级为女人的话,就还要在加上他的妈妈仝画。

        其他的女性,都只适用于绅士且保持距离。

        国民绅士的微笑,是上过杂志封面的,被万千少女推崇为——世间最美的笑容。

        可每当这样的笑容出现,文艺的脑海里面,就会浮现一个奇奇怪怪的声音。

        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你为什么要微笑?你快乐吗?你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单身一辈子了。】

        文学选择忽略是不是冲击他脑海的不速之“音”。

        他为什么会不快乐?

        能像现在这样守护这妈妈和妹妹,单身一辈子,又有什么不好?

        文学喜欢并且渴望拥有这样的一辈子。

        但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和自己心里面的声音抗争,这个声音就越是会冒出来。

        而且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

        文学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心里面冒出来的那个声音,他为此还去看了医生。

        医生说他安全感缺失并且患有严重抑郁症。

        文学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去看医生,就遇到了一个庸医。

        一个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都在微笑的人,他,国民绅士,能有什么抑郁?

        然后,医生告诉文学,有一种抑郁症,它学名叫——微笑抑郁。

        文艺的笑像灿烂的太阳。

        文学的笑像温柔的月光。

        月色也能点亮夜晚,却融化不了夜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