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长嫂如母

第三十三章?长嫂如母

        “啊?好?嘿?”丘比特地球总代第一次震惊于自己的业务能力。

        第五夏回了一个成语,以确认她非常清楚文艺的意思:“长嫂如母。”

        她并不反对像妈妈一样照顾文艺,所以她说“好”的时候,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在苏格兰,第五夏一直都把文艺当成是“小孩子”在照顾的。

        说起来,第五夏比学艺兄妹都要小一岁,但人的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从来都不一定是不匹配的。

        一个在极度冷漠的环境里面长大女孩,要么自己成长,要么在绝望中走向死亡。

        在并不短暂的绝望过后,第五夏选择了让自己成长。

        嫂子这两个字,还没有进入到第五夏较为匮乏的中文词库。

        但这并不妨碍第五夏用她天人般的中文解读能力,把丘比特地球总代理嘴里的嫂子,跟文艺和文学通电话时,时不时要喊两嗓子的“长嫂如母”联系到一起。

        仅仅三秒的反应时间,第五夏就给出了“长嫂如母”的成语最优解——嫂子=母亲。

        在第五夏如此“卓越”的理解力之下,“给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艺艺做嫂子”,就变成了让第五夏即便是来到了中国,也要像在苏格兰的时候一样,继续把撒娇妖姬当“小孩子”照顾。

        保持“养娃”现状,对已经“养”了艺艺五年的夏夏来说,整个一个毫无压力。

        如此这般合情又合理的要求,第五夏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求之不得的事情。

        何乐而不为?

        如果,文艺换一个问法,比如问第五夏愿不愿意做文学的太太。

        那第五夏很有可能就知道文艺是在她的开玩笑,并且不会对这么无厘头的要求做出任何实质性回应的。

        当然,“很有可能”就代表和绝对还是有区别的。

        文艺即使当时选用了太太这个词,也不是百分百保险的。

        就在几分钟之前,第五夏还在文艺面前发出了“你妈”=“太太”的强烈信号,迫使文艺的叠字从“二次元”发展到了“三次元”。

        “就知道夏夏对艺艺最好了!啊夏夏可以再说一遍遍咩?艺艺要求用手机录一下下。”文艺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就算地球上的14亿人,都无法理解第五夏的语言表达方式,文艺也一定是第14亿零一个。

        在理解过后,要怎么处理第五夏的误解的问题?

        是正确引导,还是继续误导?

        丘比特的地球总代,好不容易在代理权被回收之前,有了一次这么完美的发挥。

        就算是一个误会,也不应该提供解开的机会。

        录下即是实锤。

        “好。”第五夏在文艺举起手机之后,依言重复了一遍,依然只有一个字。

        可一字诀根本就满足不了文艺想要实锤的临时起意。

        本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原则,文艺决定要抓住这个“五”载难逢的机会:“不是这样子的啦,夏夏不能这么敷衍艺艺,你要说认真一点,说一句完整话。”

        文艺清了清嗓子,举起发誓的手指,用比阳光还灿烂的笑容,给第五夏来了一次字正腔圆的示范:“我,第五夏,愿意给文艺做嫂子。”

        然后,第五夏就真的满足了文艺的愿望。

        再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文艺强忍着笑意,用《野蜂飞舞》的节奏,对着仝画眨眼睛。

        “艺艺宝贝儿,你的眼睛怎么了?”仝画没有接招。

        除了文艺这个始作俑者,在座的其他人,包括文学、仝画和等候在一旁的管家,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啊麻麻,你做的宵夜,形似而神散,等哪天艺艺的嫂~子空了,让嫂~子做给你尝尝!”文艺第一次觉得自己妈妈的理解能力有问题,但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现下最重要的,是把第五夏的新身份给坐实了:“嫂~子不会介意给艺艺做宵夜的时候在多做一份的吼?”

        文艺用同样的频率,对着第五夏眨眼睛。

        “嗯。”第五夏从仝画的反应,和文学的沉默里面,察觉出来了一些问题。

        又因为和他们两个人不熟,所以没办法确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第五夏并不是很在意,文艺刚刚让她说的那句话,是有还是没有问题。

        这个世界上,能让她在意的人和事,实在是太过稀少。

        第五夏一眼就能看得到藏在文学微笑底下抑郁。

        但可是,可但是,那又如何?

        第五夏从来都不认为,自己要对这个世界上,所有受困于抑郁症的人负责。

        受困于抑郁症的人那么多,她这么渺小的一个人,能耐几何?

        心理问题,从来是很个人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在第五夏看来,她能管好她自己,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如果,在漫长而又黑暗的成长道路上,第五夏也选择用微笑来化解整个世界的冷漠以待。

        那她现在应该已经在微笑中,抑郁而亡。

        有国民绅士那种,见了谁都在笑的,就有第五夏这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笑的。

        一直以来,第五夏都是冷酷的,并且不可接近的。

        她不愿意微笑,对着谁都是一样。

        就连撒娇妖姬,也没有见过第五夏真正笑起来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第五夏拥有什么样的笑容。

        相比于用微笑来隐藏,第五夏选择直面自己内心的阴郁。

        直面,然后战胜。

        再然后,她才能像现在这样,在一个能够看得到阳光的世界里面生活。

        生活在文艺如太阳般的光芒里。

        太阳,会带给阳光下的人温暖。

        却同样会刺伤身处黑暗之中的绝望。

        只有自己先走出来,才能慢慢适应太阳的光芒,才能在阳光下徜徉不被灼伤。

        文学并没有可能,通过短暂的几个小时的相处,就搞清楚第五夏的说话方式。

        却能够轻而易举地从文艺故意拖长的“嫂~子”里面,察觉到撒娇妖姬的小小心机。

        国民绅士极其罕见地对文艺说了四个不太宠溺的字眼:“适可而止。”

        有些玩笑,开一下可以说是可爱,但一直开下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尤其,文艺说的,又不真的是,多做还是少做一份宵夜,这样的日常小事。

        “遵命!哥哥~”文艺非常“懂事”地,没有在同一个“语言认知误差”上,继续闹下去。

        即将被收回大力全的丘比特地球总,想要趁着最后的任职时间,录下一段视频,以证明自己曾经有过的辉煌战绩。

        “怎么就形似而神散了?麻麻明明就做的很传神的!夏夏宝贝儿,你快来尝一尝。只有我喜的新才有发言权,艺艺那个已经厌了的旧,咱们两个才不要理她。”仝画也选择了不在这样的时候“趁火打劫”。

        文艺不牵扯到丘比特地球总代的时候,还是比较有分寸的,一旦牵扯到她的“职业梦想”,就会变得有些夸张。

        这种玩笑,第五夏要是永远都搞不明白还好,要是哪天弄清楚了……

        文学就是基于这样的担忧,才让文艺适可而止。

        国民绅士是有些多虑了。

        因为撒娇妖姬让第五夏“给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的艺艺做_____。”是一个系列。

        ____这个空格里面,曾经有过五花八门的内容。

        比如:大总管、暖宝宝,考拉熊、兰花草。

        再比如:男朋友、太爷爷,女朋友、太奶奶。

        甚至还有:亲闺女,表儿子。

        动物、植物,生物、非生物,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嫂子什么的,小意思。

        …………………………

        “我自己能搞得定,这边用餐的设施比医院还要齐全,你别为了管我,回头把你自己饿瘦了。”楼尚见到帅戈进来,颇为严肃地开起了玩笑。

        “你丫倒是吃看看啊?你丫是要用爪子扒啊,你丫就吃?”帅戈把勺子和叉子递给了文学,才接着道,“现在可以拿酒走人了,你丫走是不走?”

        楼尚知道又让自己的经纪人担心了,也很清楚帅戈用来表达关心的方式,总是会有些与众不同。

        “一切服从帅大经纪人的安排。”拥有1980万粉丝的被甩哥的态度,谦卑得和一个还没有正式出道的艺人似的。

        “那我让你丫去shi,你丫去是不去呢?”帅戈最受不了楼尚的谦卑,就好像这么个2000万的大v,稍微自恋两句,就有多膨胀似的。

        “去。让吃都行。去一下,又有何难?”楼尚大师的面无表情,让原本非常有气味的一句话,也变成了云淡风轻。

        这样的云淡和风轻,才是帅戈最最受不了楼尚的地方。

        打不得、骂不得,说两句还要自己把自己噎死。

        他到底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和这样的人,先是合住一间宿舍,后又合开一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