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超级会翻译

第三十八章?超级会翻译

        文艺忽然想起了帅戈。

        她情不自禁地脑补着,超级凶凶的经纪人要是在的话,会不会还没有等被甩哥这么耐心地给出解释,就直接带离现场了。

        爱护“艺人”心切的经纪人,通常都见不得自己一手带出来的“艺人”,被冤枉和诋毁的吧?

        文艺越想越多,越多越急,越急就越崩溃。

        “没事。”第五夏留下的二字诀给楼尚,就直接转身开始安慰文艺:“不哭。”

        同样都是二字诀,同样都没有表情。

        没事,这两个字,是不带一丝情绪。

        不哭,这两个字,却充满了宠溺的意味。

        第五夏对于自己继承的威士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更没有那种爱到深处,不能忍受一丝诋毁的禁忌。

        她确确实实成长于一个古老威士忌家族,但一点都不懂酒,更谈不上热爱。

        第五夏有的只是超越常人的酒量,和非烈酒不喝的信仰。

        比起忽然出现在她生命里的威士忌,会不会被推介,第五夏更愿意在乎文艺会不会哭。

        她是想要和自己的过去,想要和这个世界和解,但这么多年的成长经历,又怎么可能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安慰还能忍者不哭,一安慰,原本只在眼眶聚集的泪水,就一滴接着一滴地滑落。

        撒娇妖姬最惯常的哭法,是抱着第五夏,一边撒娇,一边求安慰。

        眼泪虽然是真的,但哭却多半是假的。

        萝魔女孩从来都没有过,像现在这样,无声地流泪。

        第五夏见不得文艺在自己的面前崩溃,就像家长见不得自己小孩的眼泪。

        情急之下,中文只会二字诀的第五夏,直接飙了一段浓郁苏格兰口音的英文:

        {温馨提示:剧情需要,不看英文的可以跳过。}

        “i    don't    really    care    what    you    gonna    say    about    the    whiskey.”

        “you    could    have    just    blamed    it,    down    to    the    hell.”

        “say    whatever    you    wanna    say    about    it.”

        “say    why    you    don't    like    peat,    for    now,    for    this    moment,    or    forever.”

        “and    of    course,    just    bring    it    with    you,    to    the    live,    and    say,    not    even    a    word.”

        萝魔女孩捂着耳朵摇着脑袋:“啊夏夏,艺艺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和艺艺在一起的时候不能说英文!艺艺不听不听就不听。”

        文艺借着撒娇耍赖转移自己注意力,甩干眼角的泪水,以期达到关闭泪腺开关的目的。

        一整套“懂装不懂”的标准动作做完,才发第五夏的这段话,是说给楼尚听的。

        撒娇妖姬抬起泪眼朦胧的小脑袋,小心翼翼地抽泣着问出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楼……楼尚大师,你会……有需……需要翻译咩?”

        文艺的眼泪在此刻得到了救赎。

        婆娑着双眼,展露着笑颜:“艺艺超级会翻译的!”

        从超级会用勺子,到超级会翻译,不可谓不是一个质的飞跃。

        楼尚惊了。

        惊讶于第五夏对自己家族威士忌的敷衍态度。

        更惊讶于文艺变脸的速度。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情绪这么丰富的一个人?

        文化大使一天的心情波动,会不会比一般人一辈子的还要多?

        楼尚看向文艺,他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刺到了。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于是,楼尚稍微调转了一下视线,对第五夏刚刚的那段话做出了回应:

        “as    you    wish.”——如你所愿!

        ヾ(≧o≦)〃~纳尼~妈咪~呼哩~excuse    me!这就如你所愿了?

        “啊那个……呃……楼尚大师,夏夏可是说了好多种情况呢,你这是要如愿哪一个……嘿?”

        没有达成翻译成就的翻译大使,整个人都不好了。

        夏夏好不容易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正是艺艺改过自新,好好表现自己的上佳时机,怎么超级会翻译的艺艺都还没有开始翻译,就直接下岗岗了嘞?

        第五夏一共说了五句话:

        【我并不怎么关心你要如何评价这瓶威士忌。】

        【你蛮可以把它批斗到直接下地狱。】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泥煤风味,是现在,是此刻,抑或是永远。】

        【当然,你也可以只把威士忌带在身边,就在直播间放着,然后,一个字都不提及。】

        每一句话的意思好像都不太一样,这要是随便如愿,应该会出“酒命”的吧。

        楼尚并没有让这个悬念维持太久,他在离开学艺兄妹家里,坐上帅戈的gmc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not    even    a    word.“——一个字都不提及。

        楼尚的英文,没有任何口音,就是给常标准的,按照音标一个一个说出来的,有点像是电子字典的机器人发音,但胜在口齿清晰,不会有什么因为口音问题而产生的误解。

        楼尚走后,文艺很是有些失落。

        一个字都不提及,那不就是拒绝推介吗?

        她真的真的就这么把事情给彻彻底底地搞砸砸了。

        第五夏却在这样的时候,轻声细语地对着文艺说了一声:“谢谢。”

        夏夏的二字诀,让艺艺的失落指数急剧飙升。

        “啊讨厌啦,连夏夏都开始欺负艺艺了。”文艺很是内疚,内疚得又开始想哭。

        “没评论。最好的评论。”第五夏认真地擦干了文艺脸上的泪水。

        对第五夏来说,这绝对是非常长的一句中文了。

        文艺要是还哭,那就完全超出第五夏的中文解释能力了。

        国民绅士赶在第五夏再度飙英文之前,加入了劝解自家妹妹的行列:“夏夏的意思是说,没有评论就是最好的评论。我们文化大使确实促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呢。”

        文艺并没有马上被安慰到,反而又回到了下一秒眼泪就要决堤的架势:“啊哥哥,你就知道哄人家!艺艺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哥哥这次绝对没有在哄你。”文学温柔地笑着,深邃的眼眸,传递着无尽的真诚。

        “艺艺不信。”文艺嘴上说着不信,眼神却开始期待。

        “你认真想一下,你平时看直播的时候,画面里面都会出现什么?”文艺循循善诱:“哥哥是说除了主持人之外的。”

        “就赞助商的电脑啊……饮料啊……还有什么?”文艺听话地想了想。

        “啊对吼,只有战略级合作伙伴的产品,才会出现在直播间!啊哥哥,刚刚,刚刚楼尚大师的意思是说,他直播的时候,把夏夏的家族威士忌放在旁边,然后不做任何评论,是这个意思咩?!”

        文艺终于反应过来,但还是有些不确定:“楼尚大师他……会不会是没有听懂啊?”

        “不会。”文学非常笃定地给出了回应。

        “真的咩?真的嘿?真的真的是真的吼?”文艺又是兴奋又是不敢相信。

        太阳的光都没有文艺的笑脸这么耀眼。

        “是不是真的,明天不就知道了吗?”国民绅士伸手擦干,无意间从文艺的眼眶里面满出来的一滴泪,才微笑着问出了下一个问题:“夏夏坐了一天的飞机,你是不是应该先带她去休息?”

        “啊夏夏,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就那么刹那之间,就想到了要把最好的提议,放到最后。你一开始就想好了会是这样,对不对?”

        文艺又一次挂到了第五夏的身上:“啊夏夏,艺艺要是没有你的话,可真的就把事情给搞砸砸了,艺艺要是没有你,可怎么办呀。”

        第五夏没有说话,她就这么看着,看着萝魔女孩在放开她之后,如履平地地倒退着走进了自家的电梯。

        文艺一路倒退,带着第五夏到了二楼的客房。

        摔跤妖姬有一个和她的摔跤能力完全不匹配的特长,倒退着走路,基本不会摔跤。

        第五夏就这么看着,仿佛只要看得足够认真,就可以把自己没能表露的情绪,统统都交给文艺。

        把我心里的情绪倒空了给你,好让你脸上的笑容装满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