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往后余生,我来守护她(白银盟主@闲云驿站)

第四十五章?往后余生,我来守护她(白银盟主@闲云驿站)

        第五夏知道自己没有欧洲血统,这是肉眼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但她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在苏格兰有过妈妈。

        或许是出于自我保护,第五夏的记忆开始于四岁之后。

        这样一来,她就不需要记得,自己曾经在一具尸体的边上,拍门三个小时,直到晕厥。

        耶罗尼米斯原本就是个性格孤僻个“孤寡老人”,在第五绮雯死后,更是把孤僻这两个字演绎到了极致。

        因为全艾莱岛的人都说耶罗尼米斯娶了第五绮雯,又因为姓氏的不同,连第五夏自己都以为养父耶罗尼米斯是她的继父。

        第五夏对耶罗尼米斯一直以来的极度冷酷,是心怀抵触的。

        就算是继父,就算没有血缘关系,那也一样是有抚养义务的。

        冰冷至极,不闻不问,这绝对不是称呼里面带“父”子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第五夏的厨艺,就是从五岁的时候开始,踩着小板凳给自己做饭练出来的。

        五岁,别人的家小孩,都还在花园里面过家家,第五夏却已经学会了,冷饭热饭炒锅巴。

        耶罗尼米斯其实也不算完全不管她,至少第五夏从小到大,念的都是贵族学校。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可能在念书的时候,就认识文艺。

        第五夏在苏格兰成长的这十几年,布伦施威格家族已经穷得连房子都修不起了。

        按照这个逻辑,耶罗尼米斯对第五夏还是非常尽心尽力的,就像那些勒紧裤腰带也要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的中国家长。

        事实情况和这个逻辑,有着比较大的出入。

        欧洲的贵族学校,大多还是很看重传承的。

        布伦施威格家族的鼎盛时期,曾经给苏格兰的很多私立学校捐过钱。

        第五夏就是这样,凭借着“布伦施威格家族祖先”的庇佑,进了私立贵族学校,并且全程减免了学费。

        但是,减免学费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第五夏根本就不属于这个贵族群体,她连学校的制服都买不起,要靠别的同学的家长接济。

        这样的“特别关照”,对于一个刚刚开始上学的小孩来说,绝对是一种莫大的伤害伤害。

        那些家长接济第五夏的是什么目的?

        那些家长会怎么和自己的小孩说起?

        第五夏不止一次听到那些家长在做完好人好事之后,就劝自己的小孩,不要和第五夏这样出生的人在一起玩。

        如果可以,第五夏宁愿待在一个公立的、非贵族的学校。

        耶罗尼米斯根本不管第五夏能不能适应,他一次都没有出现在学校。

        第五夏在学校上学的整个过程里面,从来也没有过家长这个物种。

        即便是放假回家,第五夏也很少能够见到耶罗尼米斯。

        每一次见到,耶罗尼米斯都会拿一种让人毛骨悚眼的眼神看第五夏。

        这让第五夏觉得膈应,也是她在十三岁就选择自立的原因。

        耶罗尼米斯原本还曾寄希望于第五夏能够继承她妈妈在品酒和酿造方面的天赋。

        第五夏自小就展露无遗的,极不灵光的味觉和嗅觉,让耶罗尼米斯对这个养女,极度失望,没有任何的亲切可言。

        耶罗尼米斯终其一生,都没能找到第二个他看得上的,能够酿造布伦施威格威士忌的传承人。

        耶罗尼米斯的遗嘱里面给第五夏留下了四样东西:

        一本家谱——传承了五百年的布伦施威格家族和威士忌酿造技艺。

        一封信件——耶罗尼米斯和第五夏妈妈师徒关系的说明。

        一份调查——第五夏妈妈当年意外死亡的调查报告。

        最后一样,才是十万瓶酿造方式已经失传的布伦施威格威士忌。

        耶罗尼米斯留给第五夏的这四样东西,除了威士忌,无一不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

        …………………………

        楼尚从来都不会看帅戈的直播,但这一次,他偏偏就特地找司机要了手机来看。

        并不是楼尚知道自己真的很红之后,就彻底落入凡尘,开始关心起了帅戈直播的日常。

        而是一天之内,听帅戈和她吹嘘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今天要请一个唯粉吃饭。

        还每一次都特别强调:“是本帅的唯粉,不是被甩哥的。”

        帅戈的郑重其事,让楼尚没办法不关注,胖戈吨第一次请女孩子吃饭这件事。

        念书的时候,少女之友胖戈吨,比较囊中羞涩。

        女生们找他又多半是为了衬托自己的美。

        所以不管是吃饭还是奶茶,帅戈向来都不会主动埋单。

        胖戈吨没钱的时候,各种爱钱+小气。

        有了钱之后,这个习惯,也没有怎么改变。

        帅戈连面都没有见,就开始心痒要请吃饭的女孩,在楼尚的记忆里,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楼尚自己,是心结还没有打开。

        或许,找不到妈妈,楼尚就永远都放不下过去。

        或许,找不到妹妹,找不到照亮他心灵的那道光,楼尚就永远都没办法真正拥有自己的幸福。

        但楼尚没有理由,不希望帅戈能早日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胖戈吨在镜头面前谈笑风生的这五年,从21岁到26岁,早就到了应该好好谈一场恋爱的年纪。

        既然看了直播,楼尚肯定也听到了,孟千寻借着误入直播间的威士忌的脑补的那个故事。

        诋毁被甩哥的妈妈,在风华正茂地时候,嫁给了一个七十岁的残障人士。

        原本,楼尚听到这样的话,是应该生气的,谁能接受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妈妈呢?

        这也是帅戈后来有点不待见孟千寻的原因。

        但楼尚并没有生气。

        诚然,他一个字都没有提及的布伦施威格威士忌,如帅戈所言,是受人之托。

        也的的确确是帅戈先楼尚一步,放到直播间的。

        但这瓶威士忌和他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如帅戈所言,全是孟千寻脑补出来的?

        楼尚心里的答案,是否定的。

        孟千寻的这番推论,在楼尚的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他回想自己见到第五夏的第一眼。

        那时候他高烧到已经有点不太清醒了,可他就是一眼就确信,出现在他面前的第五夏,就是他的妹妹楼夏。

        他回想起文学的妈妈仝画见到自己的第一眼,说他和第五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冥冥之中,有太多的事情,把他和第五夏联系到了一起。

        因为最初的“车祸现场”,因为文艺解释说第五只是随口的音译,并不是真实的姓氏。

        楼尚才强逼着自己,把所有的预感都给压下了。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

        可是,第五夏和孟千寻,两个完全没有交集的女孩,在同一时间,带着两瓶一模一样的威士忌,来到同一座城市。

        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一切都是上天的指引吗?

        在所有的预感都归为之后,在知道布伦施威格是威士忌是以家族的姓氏命名之后,在知道第五夏和这个威士忌家族的传承人有着不一样的姓氏之后。

        楼尚几乎就已经可以确认,第五夏就是她的妹妹楼夏。

        他现在只需要确认,那个传闻中的那个要嫁给布伦施威格的亚洲女人,是不是姓第五。

        在回去樊老酒窖的路上,楼尚向帅戈提出了一个请求:“能不能麻烦你,找孟千寻问一下,她的爸爸,有没有听说,十九年前,准备重启布伦施威格酒厂的,那个极具酿酒天分的亚洲女性叫什么名字,哪怕没有全名,只有姓氏也可以。”

        “你丫烧都退了,脑子怎么还在蒸汽炉里面搁着呢?你丫到现在还没放弃?”

        “我当然没有放弃。而且我现在非常确定自己之前放弃错了。如果,布伦施威格才是第五夏嘴里,那个上个月去世的爸爸的姓氏,那么她的名字里的diwu,就肯定是妈妈的姓。文化大使既然说diwu是音译,那为什么就不能是第五呢?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这么确定你丫干嘛不直接去认亲啊?你丫回樊老那儿是要干嘛?”

        “辞行。我要去一趟苏格兰,你尽快帮我办签证。”

        “你丫脑子是有病吧?人都在这儿呢,你跑去苏格兰?”楼尚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去苏格兰,他要去艾莱岛,他要去布伦施威格酒厂。

        他要知道,十九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妈妈真的在十九年前就嫁给了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吗?

        布伦施威格酒厂又为什么没能在十九年前重启?

        太多的谜团,似乎都只有到了艾莱岛,到了布伦施威格酒厂,才能找到答案。

        “我确实有想过,直接冲去文总的家里,告诉她,她就是楼夏,就是我的妹妹。我找了妹妹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她了,我连鞋子都穿好了。”楼尚不可能没有过直接和楼夏相认的冲动,他当时如果有文学的电话号码,肯定就直接打过去了。

        但楼尚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了:“我不能急着在这个时候相认,我不想再一次吓到楼夏。”

        “没影的事儿,你丫就一口一个楼夏。你丫就这么去苏格兰,那樊老怎么办?樊老今年九十岁了,你丫说走就走?”

        “我只是想要去看一看楼夏成长的地方。我看一看就回来。”楼尚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一走了之:“你知道吗?如果孟千寻说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真的,那我的妹妹一定有着一个,比我还要更加黑暗的童年。我竟然会傻傻地以为,她肯定过得比我好。我还曾经不止一次地,嫉妒和埋怨过。”

        楼尚有点激动地拍了拍胖戈吨的肩膀:“帅戈!我要去苏格兰!我要知道楼夏到底发生了什么!楼夏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的性格!楼夏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我!”

        激动过后,楼尚收回了自己放在帅戈肩膀上的手。

        窗外,车流渐稀,霓虹渐灭,对着一个没有焦点的远方,楼尚淡淡地说出了,压在他心底的话——

        “往后余生,我来守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