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喜欢酒,更喜欢你的酒窝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我的孩子

第四十八章?我的孩子

        第五夏没有深究文学为什么会这样,也没有打算揭穿。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心里的秘密,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揭下别人面具,并不符合第五夏一酷到底的处世风格。

        要说微笑抑郁,第五夏是没有,她连笑都不会笑。

        要说爱无能,第五夏只怕比文学还要更加严重。

        文学就算是在十八岁的时候经历过家庭巨变,但在他十八岁之前,怎么都和文艺一样,是在爱里成长的。

        相比于第五夏,文学何其幸运?

        第五夏不同情文学,她没有资格去同情任何人。

        第五夏喜欢的,是文艺的脸上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光芒,而文学,显然不具备让第五夏喜欢的条件。

        在第五夏的世界里面,当她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在意那个人的一切,而她不在意的人,就一切都和她无关。

        第五夏不会爱屋及乌地喜欢文艺喜欢的一切。

        文艺喜欢的粉色,第五夏一点都不喜欢。

        文艺喜欢的撒娇,第五夏从来都不曾学会。

        文艺喜欢的哥哥,第五夏也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的感觉。

        对于第五夏来说,现在重要的,是她要回苏格兰。

        而她能回苏格兰的最佳方式,就是尽快结束和仝画、文艺还有文学的这次话别。

        第五夏不敢贪恋文艺给她精心营造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像家一样的体验。

        她从来都不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好人。

        仝画担心文化忽然离世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秘密。

        这些年,一直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有些危机意识超强的人,会因为担心一家人一起出事,即便是出去旅游,也不会全家人一起坐上同一架飞机,这样,即便有一架飞机出事了,也不可能全家人都没有了。

        仝画劫后余生的感应,比这些人的危机意识还要更强一些。

        仝画要求,文学尽量不要和文艺出现在同一片天空下。

        五年过去了,看着文学平平安安地把文化酒业打理得越来越好。

        仝画也就慢慢放下心来,同意让文艺在毕业以后,回到文化酒业工作。

        仝画的反应,或许是有点过激的,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唯有家人的幸福,才值得仝画的牵挂。

        在鬼门关转了好几圈的仝画,出院之后,就没有再管过公司的事情。

        一来,文学上手,比她想象的要快。

        二来,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养好身体,能够看着一对龙凤胎子女组建自己的家庭。

        如果能再早早地抱个孙子或者外孙女什么的,就更好了。

        文艺从好几年前开始计划把第五夏拐带回来。

        她使尽浑身解数的让第五夏学中文,就是为了这一天。

        文艺第一时间把布伦施威格威士忌带到中国,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

        她要让第五夏和中国产生联系,以达到把夏夏拐带回来的终极目标。

        从第五夏这么着急想要回去的实际情况来看,文艺离自己的中级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革命尚未成功,文艺仍需努力。

        第五夏拒绝了文艺陪着她一起回苏格兰的提议。

        文艺很久都没有回过国,友情这两个字,在第五夏的心里很重,重到她没有办法霸占自己的任何一个朋友。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有不愿意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第五夏不想再时时想起耶罗尼米斯,想起那段冰冷黑暗的童年时光。

        她决定要和过去告别,她自己一个人,回去面对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那些东西。

        去看一看该看的,去封存应该要封存的。

        至于未来要去到哪里,她还真的是没有想过。

        第五夏不想让文艺陪着,并不是觉得做空中飞人太累。

        而是因为,太阳只要再不被阻挡的时候,才能照亮周遭的时间。

        文艺被保护得那么好,她以前没有,以后也不应该目睹,人世间的任何黑暗。

        连第五夏自己都不太有信心去面对的那一段黑暗,让做不出来,让文艺陪着她经历这样的决定。

        或许,第五夏也是想要让自己尽快习惯,一个没有文艺的苏格兰。

        文化忽然离世,文学在自己回国的时候给文艺换学校,他反对文艺和所有以前的朋友联系,连家庭背景也要保密。

        第五夏和文艺在苏格兰的这些年,什么都说,就是没有说起过彼此的家庭。

        文艺对第五夏的成长背景全靠猜就连姓氏也是靠音译。

        第五夏更是从来没有问过文艺她家里是干什么的。

        独立装瓶威士忌酒标的设计,是第五夏现阶段主要是收入来源。

        第五夏不是不知道文艺的小心思,但她并没有想过要依附任何人的想法。

        文艺如果没有这么好的家世,如果文艺的酒文化大使真的只是随口自封的,那第五夏或许还就真的和她一起在中国打拼了。

        就像她们在苏格兰创立养生朋克协会一样。

        一个学校的小协会,几年的时间,从两个人,发展到两千人,一直到她们毕业,协会也还在继续发展壮大。

        …………………………

        耶罗尼米斯给第五夏留下了一封以sommer    diwu打头的亲笔信。

        以耶罗尼米斯的身体状况来说,写字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耶罗尼米斯用歪歪扭扭、辨认起来甚至都有一点点困难的英文写了整整一页纸。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感谢上帝,让你能够看到这封信。

        我的孩子,知道你厌恶我,憎恨我。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我已经下了属于我地狱。

        请你一定要继续憎恨我。

        我是一个生来就被诅咒的人。

        所有靠近我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我爸爸妈妈、我哥哥一家,还有你的妈妈。

        所以,请你一定要憎恨我这个不详的人。

        在你成长的过程里面,我选择尽量远离你。

        我不去你的学校,我怕我这个不详的人会带给你厄运,也怕我身体的残疾,会让你的同学对你有敌意。

        我动笔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十八岁了。

        你终于长大了,你顽强的生命力,是我对这个世界唯一的眷恋。

        我的孩子,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你的妈妈,她是我的徒弟,她是唯一一个有着卓越天分,还愿意成为我徒弟的人。

        我猜想,你小的时候,也听说过坊间的传闻,说我娶了你妈妈。

        在我想要否认的时候,你的妈妈也离奇去世了。

        我没有再否认。

        我是一个生来就残疾的人,如果我不承认和你妈妈的事实婚姻关系,我就不可能在你妈妈去世之后收养你。

        我时时为此感到后悔。

        每一次见到你,我都会想,我的孩子,你去孤儿院,会不会比跟着我这样一个不详的人,要来得开心。

        看到你自己一个人努力地长大,看到你像卷柏一样顽强的生命力,我感谢上帝。

        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让我下地狱,然后,你就可以生活在一个,永远也不会有诅咒的世界里。

        当这个世界不再有一个随时都可能诅咒到你的人,请你忘记过去,寻找未来的美好回忆。

        请原谅我这个不详的人。

        我的孩子,请原谅我在自己死后,才能在信里这样叫你。